新生 -Rebirth- by诗织

*转生if,小夏大五的故事

*年下,师生恋&养父子

*内含小杰“我醋我自己”的各种胡思乱想

23 Likes

01

“真的假的。”

白发高挑的男生踏入幽闭黑暗的室内时,他淡然的面容瞬间被不敢置信的神情覆盖,鲜少失态的他将内心的惊讶脱口而出,他忍不住轻咬下唇,墨镜后的双眼以一种可以堪称是恐怖的眼神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昏暗的地下室里,木料腐朽糜烂的味道在近乎密封的空间中弥漫,让人心头一闷,变得难以呼吸,而更令五条悟呼吸一滞的是,隔着木板围起的栅栏,他无比清晰地看到,牢笼里的角落正蜷缩着一个瘦小的孩童。

那是一个年龄介乎五岁和六岁的孩子,他正虚弱地坐在脏兮兮的地面上,倚靠着发黑的墙面,低垂着头颅,发尾枯黄的黑色头发犹如杂草一样凌乱地披散在他脸上,将他脸上的表情掩盖,发缝间露出的皮肤正透出不正常的潮红,瘦小的四肢隐隐约约能看到青紫色的一片,是疑似被人殴打的痕迹。

小孩就像是一只瘦骨嶙峋的幼猫,生命正悄然地从他身上一点一点流逝,死神的镰刀即将割向他的喉咙。他默不作声,没有求救,或许他也没有力气求救,那双波澜无惊的眼眸只是在静静地注视着五条悟,似乎在等待着自己死亡的降临。

一度被五条悟封印在内心深处的记忆如同潮水般袭击了他的大脑,眼前的一幕几乎和记忆中的某个身影重叠,大脑剧烈的疼痛令他无法思考。

无名的怒火霎时间从心底滋生,没有人在看到孩子被关进笼子里虐待而不生气,更何况,在五条悟看到这张稚嫩但又熟悉的脸时,他不可能不为之而动摇。于是他抱着些许泄愤的心情,向着前方伸出手,五指合拢,一股无形的气压瞬间将眼前的牢笼打碎,木屑飘落一地,却没有一丝尘埃沾到他的身上,走了进去,而站在他身后的人看到五条悟这般超越常理的力量后,便开始吱哇吱哇地发出各种尖叫,本来围在五条悟身边的一群人炸开花似的躲得远远的。

“啊啊啊啊!”

“你在干什么!他是个怪物,不能放出来!”

“不,不对,他也一样是怪物!”

吵死了。

五条悟被耳边的杂音炸得嗡嗡作响,但他无暇去管那些无关之人,也没有管小孩的身上有多脏,他直接卸掉了无下限术式,轻柔地将小孩抱进自己怀里。小孩并不是完全失去意识,被五条悟抱起来的瞬间他显然有点局促不安,小手下意识地抓住了五条悟的衣服,五条悟见状,便一只手托着小孩的屁股,另一只手抚摸着他的脑袋安抚着他。

明明是轻得像一张薄纸的重量,五条悟抱在怀里却觉得沉甸甸的,空虚了许久的心瞬间被这轻飘飘的小孩填满,他也没想到,本以为此生再也无法相见的人,竟然以这种姿态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曾一度见证了这个灵魂在这个世界上消逝,那时候的他无可奈何,无能为力,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想要经历第二次同样的事情,所以,这次的他无论如何都要将这个灵魂挽留下来。

五条悟将下巴搁在小孩的脑袋上,感受着对方逐渐平缓的呼吸和温热的体温,他无视村民的阻拦,一步一步踏出了昏暗的地下室,外面的阳光正好,他将手虚虚地挡在小孩头上,挡掉多余的光线。

他说:“杰,我们回家吧。”

02

倘若将整个世界看作是一场盛大的游戏,那么毫无疑问的,五条悟就是这场游戏的主角。没人跟他打过招呼,他眼睛一睁一闭,人生便开启了二周目。

往事不可追,既然人生已经重置,那么重回幼儿时期的五条悟也不再去回想那个糟糕至极的一周目,遗憾是有,但他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后悔是距离他最遥远的情感,比起关注这些,他还不如还是把目光都集中在他现在的人生吧。

二周目的人生其实没有多少变化,对于已经知晓未来的五条悟来说,他的人生宛如开启了简单模式那般轻松,只要稍微展露些力量,家里的老橘子便跪地痛哭流涕地感慨五条家振兴有望,恨不得五条悟早日成为家主带领家族走向光辉未来。

五条悟暗地里翻了个白眼。不过嘛,他也没有对未来做出太多的变动,过度干涉未来容易产生蝴蝶效应,万一他的动作太大导致未来往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那就得不偿失了。毕竟敌明我暗,优势在他,所以五条悟只需要掌握大致的方向,做点未雨绸缪的事情便足够了。

一切准备就绪,接下来的他只需要按照上辈子那样按部就班地入学高专,成为教师就可以了。

未进入高专前的生活枯燥无味,也就进入高专后生活才稍微变得有趣起来。虽然这段时间只是占据了他人生长度的一小截,而且结局并不美好,但他仍然认为那是他人生中最浓烈的一抹色彩,是他最恣意欢笑的一段时光,最重要的是,那里有他唯一的挚友,夏油杰。

即便是要他再经历一遍同样的经历,他仍然会对那样的生活产生憧憬。他想要再一次和某个人相遇相识,再一次与他共同度过那一段美好的时光,而这次,一定会是与上辈子不一样的结局,五条悟就是这样坚信着的。

所以,五条悟耐着性子,等待着重逢的那一天到来。

和上辈子一样,神子大人要去上高专这件事在五条家里引起了轩然大波,长老们各种引经据论地想要阻止五条悟上高专,他们认为五条家的资源足够教育五条悟,没必要自降身份去接受那些野生咒术师的教育,再加上,五条悟只是觉得好玩才去上那个高专,这样的心态便更加让他们反对五条悟上高专了。

一周目的五条悟可是被这群顽固的老橘子烦了好几个星期,不过,五条悟的顽固程度也一点都不输给他们,在两方僵持许久后,老橘子们还是拗不过五条悟,只能由着他上了高专。既然五条少爷决意要上高专,那他们自然得好好给少爷准备好一切,于是家中长老以“担忧高专环境太差,无法满足少爷需求”的理由,派了一堆仆从乌泱泱地缀在五条大少爷身后,拎着大包小包地搬进宿舍。

这件事还被刚认识没多久的夏油杰挂嘴边调侃了一番,那时心智尚未成熟的五条悟被小伙伴这么一说,内心的羞耻油然而生,便张牙舞爪地和夏油杰滚作一团,打起了架。

而这次嘛,早就开始掌权的五条悟说一不二,直接无视长老们的意见,用着完全是通知的语气宣布他要去高专上学,老橘子们虽有微词,但不敢直言,紧接着五条悟还从容地补充了一句“和有天赋的咒术师打好关系也是很有必要的,这可是为了五条家的未来”,领悟到其中深意的长老们便不再有反对的意见。

当然,五条悟还是觉得一堆人跟着他实在太傻,所以他早早地把自己的东西全部寄到自己的宿舍,甚至还比一周目时候准备的东西还多。他到处收罗了许多好玩的游戏和好看的电影,这次的他们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可以在一起,他们可以把上辈子没玩完的游戏全部玩一遍,一起到很多很多的地方,好好享受属于他们的青春。

五条悟无数次在脑海里预演着他见到夏油杰应该是怎样的表情,第一句话应该说什么,幻想着对方会有怎样的反应。

不过,在和夏油杰重逢之前,他第一个见到的“熟人”,是家入硝子。

还留着中短长度棕发的女同期脸上尚未留着浓厚的黑眼圈,但是吸烟这个习惯在未就读高专前便早早沾上,此时的她正娴熟地在自动贩卖机旁边吸着烟,双眼放空靠在墙边,修长的手指夹着的香烟,将那个空间熏得一股焦油和烟草燃烧的气味,俨然就是一副生人勿近的酷姐形象。

五条悟当然是不会被吓退,他熟练地给自己套了层无下限把烟味隔绝在外面,直接很自来熟地上前挥手对硝子打了个招呼,脸上挂着笑容大大咧咧地说:“好久不见啊,硝子。”

五条悟的语气相当熟稔,完全不像是在和初次见面的人打招呼,一般人听了大概会眉头一皱,一副“你谁啊”之类的表情,然而出乎五条悟意料的是,硝子淡定地把烟头摁灭在旁边的垃圾桶,波澜不惊的眼眸瞥了五条悟一样,然后咂舌了一声,说:“我就知道这种事情肯定和你有关系。”

哎呀,莫非硝子也……?

心领神会的五条悟一下子就想到了什么,带着浮夸的惊讶表情把脸凑近了硝子用六眼上上下下扫射了一遍,然后他就被硝子嫌弃地推开了脸,五条悟雀跃地说:“原来硝子也重生了啊,真巧呢!”

“巧什么啊……简直就是孽缘啊。”硝子无力地回答。

“别这么说嘛,硝子。”五条悟笑嘻嘻,语气轻松地说:“高兴点啊,我们三个人又能聚在一起呢!”

“三个……看来你还不知道啊。”硝子喃喃自语道,只是声音小到近乎听不清,五条悟稍微疑惑了一下,但是他没有询问硝子说了什么,然后他开始四处张望,寻找着某个丸子头男生。

寻找无果后,他带着埋怨的语气,询问着比他更早来的硝子:“对了,硝子你有看到杰吗?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他呢。”

“他不在这里。”硝子冷不丁地回了一句。

“杰好慢啊,这么久都还没到吗?”

“哈……我的意思是,夏油他根本就没有来高专,所以他不在这里。”硝子似乎若有所思地感叹了一声,她双眼牢牢地注视着五条悟墨镜后的眼睛,不悲不喜地说:“或者这么说吧——”

“夏油杰,根本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11 Likes

在硝子说出了这一句话后,空气似乎瞬间凝固了一样,安静得掉一根针都能听到,硝子用余光扫过五条悟的表情,倘若他还是那个喜怒形于色的高中生,听到这句话后一定会是抑制不住的错愕和震惊,大喊着“这怎么可能”。

但很显然,硝子注定是看不到这样的场景了,因为现在栖息在这副高中生的躯壳里,是一个成熟大人的灵魂,倒不如说,安静过头了。

“诶,是吗?”五条悟漫不经心地回应着,他面容平静,双手插着裤兜,挺着腰杆,还是那一副坚不可摧的模样,轻飘飘地发出提问:“顺便再确认一下,这句话不单单是指杰没有就读高专吧?”

“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咒术界这十多年来都没有发掘到拥有咒灵操术的咒术师苗子,那毕竟是相当珍贵的术式,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

“至于咒灵操术‘消失’的原因,到底是夏油和我们一样有记忆,选择远离咒术界呢,还是说他根本就不存在这个世界呢,那我就不清楚了。”

说完后,硝子还补充了一句:“我还以为你会知道的。”

“毕竟我也没特意去打听啊,确实有点出乎我意料了呢。”

五条悟没有特意去打听熟人的消息,主要是因为他从小在咒术界就是个引人瞩目的存在,他有自己的考量,不希望自己的一些举动对未来产生不好的影响。而他从未设想过夏油杰不存在的未来,但是当事实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又很平静地接受了,毕竟那可是在弥留之际说出“我无法在这样的世界笑出来”的人啊,选择这个世界上“消失”,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随了他的愿吧?

悲伤是不存在的,五条悟可以亲手杀死自己的挚友,那他当然也可以接受夏油杰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事实。

五条悟像是在谈论着什么轻松的话题,很浮夸地耸了一下肩,感叹道:“哎呀,杰不在真可惜啊,我这次可是苦练了好久的技术,打算这次在游戏上狠狠地挫他的锐气,谁让他上辈子让我输得这么惨呢。”

“可惜,现在他不在了,我就没办法报仇了啊。”

明明还有很多话可以讲,五条悟偏偏选择了最无关紧要的事情来结束这个话题,就像当年那样,他也是用着同样的语气说“对不起呢,硝子,杰我就不带回来了,你会伤心的”。

硝子很难形容那时候五条悟的表情,成熟的大人早就学会了隐藏自己的情绪,他笑得一脸轻松,似乎已经释怀,不再会像稚嫩的小孩那样因为丢了某样东西大哭大闹,这大概便是成长吧。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即便这一周目他们的身边没有了夏油杰,对他们来说其实没什么太大的影响,他们平淡无奇地度过了三年,成为高专三年级生。

说到底,他们三人在一起的时间不过是短短的三年,那段时光当然是很快乐的,但是再快乐的时光也总是敌不过时间的冲刷,他们二人早已习惯了夏油杰不在他们身边的生活,十年,或者说更长远的未来里,他们都是这般走下去。

过去的遗憾和悲伤,总是会被源源不断的新事物所覆盖,甚至会在逐渐忙碌的生活中淡忘,毕竟他们并不是没有了谁就会活不下去的那种人,他们还要继续生活下去。

不过偶尔嘛,他们也会想念这位同期,五条悟嘴里会突然冒出类似“杰之前好像做过某件事情,说过某句话”这样的句式,而硝子则会在旁边发出“他好像确实做过”之类的附和,同样拥有上辈子记忆的两人能够做到的,大概只有这样了。

既然和夏油杰关系更好的五条悟都是这般淡然的态度,那么和夏油杰“没有这么熟”的硝子,自然也不会有更多感性的情绪,她打算让夏油杰就这样存活于他们的记忆中。

虽然她有的时候会陷入沉思,会想“凭什么让她承受这种沉重的感情呢”之类的事情,但是她的抱怨也只是一时,下一次的她还会以朋友的身份,与五条悟共同回忆另一位朋友。

然而,当硝子看到五条悟抱着一个瘦弱的黑发小孩急冲冲地闯进医务室,大声呼喊她名字时,她端详着对方少有的失态模样,从中品到了些许异样的情绪,于是她明白了,洒脱只是他的一层保护色,至始至终,五条悟都从未舍弃过那一个人。

03

“皮外伤我都治疗好了,幸好只是看着严重,估计是因为那群人也不敢闹出人命吧。除此以外,他的身体严重营养不良,肠胃因为饮食不规律比较脆弱,这些都得好好养着。”站在床边的硝子单手拿着小孩的身体报告扫视了一番,然后漫不经心地补充道:“不过你也知道,反转术式能够治疗的,就只有外伤。”

硝子的话似乎在暗示着什么。自幼父母双亡,没了大人的照护和关爱,又因为暴露了作为咒术师的天赋,被非咒术师当作异类,并遭到虐待,这种事情对一个孩子来说完全就是灾难,连大人也未必能承受,更何况是一个小孩,说不定已经留下了心理阴影,而这些,恰恰是反转术式无能为力的地方。

五条悟自然能够读懂她的意思,他不动声色地“嗯”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听入耳,那双湛蓝色的眼眸隔着墨镜在一动不动地望着正躺在床上陷入昏睡的小孩。

即便年纪尚幼,脸部线条还很稚嫩,脸颊因为长期饥饿而凹陷,丝毫没有高中生那般的凌冽,黑色的头发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有点枯黄毛糙,也没有记忆中那般顺滑细腻的手感,从他身上似乎完全看不出来有夏油杰的影子,但是五条悟还是能够通过这些描绘出他长大成人的模样,他的灵魂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就在喧嚣着,这就是杰。

五条悟小心翼翼地用手背触碰小孩的脸颊,在感受到连接处传来的体温时,他的心才变得踏实下来,松了一口气。

这副模样倒是让硝子有点大开眼界了,拜五条悟这番姿态所赐,又让她更加确认了内心的某个想法。

“虽然我从你的态度我大概能猜出来这是谁,但是你真的能够确定,这就是夏油吗?”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杰可是我的挚友啊,我怎么会认错呢?”

“你的六眼没有这种功能的吧,我知道,这长相确实看着挺像的,但你又怎么能够确定他就是那个夏油杰呢?”

“万一他只是长得像——”

“没有万一,硝子,他就是夏油杰。”五条悟摘下了墨镜,露出那双绝世无双的蓝色眼眸,他轻笑了一下,说:“因为,我的灵魂是不会认错人的。”

这种宛如标榜自己和同性朋友是灵魂伴侣的发言让硝子一顿语塞,她欲言又止,平复了心情后才缓缓地开口:“你……算了,我也不想管你们那什么玄乎的心灵感应。那之后你打算怎么做呢——小孩,要养吗?”

“当然,这可是能够把杰小时候的黑历史一网尽收的机会啊!”五条悟嘴角上扬,呲起大白牙摆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直接向皱着眉头看他的硝子比了个大拇指,用着轻松调侃的语气说:“没事的硝子,别看我这样,养小孩这方面我可是有经验哦!”

“你应该知道这可不是你把他扔在空荡荡的房子里,随便给点钱给点吃的就能养活的事情吧?”

“我不至于没常识到这种程度啦,我肯定会好好做啦。毕竟——”五条悟将目光转移到小孩的睡脸上,内心似乎在描绘着十分美妙的事情,脸上不自主流露出了笑容,说:“这可是杰的‘新生’啊。

“希望他从此刻开始,延展至长远的未来,都能够真心地笑出来,我可是抱着这样的觉悟在努力的哦。”

“好吧,既然你是这样想的,那我也不阻止你了。”被这两人的挚友情“感动”到的硝子不再劝阻,反正她作为旁观者,从过去到未来她都无法参与到他们二人之间,她的意见是不会动摇到他们的决定,但万一有什么问题,她就跟在他们身后补补坑吧,她都习惯了,再怎么说,他们也是她的朋友啊。

不过硝子还是意有所指地补充了一句:“别做过头啊,到时候麻烦的是我。”

正当五条悟还想回点什么,床边突然传来了一声痛苦的呻吟,他便连忙转过头去看小孩,硝子见状暗地里翻了个白眼。

周边亮堂的白色医务室让小孩一愣,长期生活在阴暗环境下的他似乎还不太适应这样刺眼的光,刚醒来的他嘴里下意识地泄出了一点声响,将在场的另外两位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你们是……?”或许是因为他太久没有开口说话,小孩被自己沙哑得像砂纸摩擦一样的声音吓到,他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脸上显露出不自然的羞赧。

“这里是咒术高专,你已经安全了哟。”

“?”小孩一脸疑惑,显然是不太能理解五条悟话语里的“咒术高专”是什么地方,但是他还是知道大概是眼前这人救了他,所以还是向五条悟道谢了。

然后五条悟便顺手推舟地说:“鉴于你大概已经没什么亲戚可以抚养你了,而你又有着咒术方面的天赋,所以接下来我会作为你的监护人抚养你长大成人。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是什么?”

“名字……”小孩陷入了沉思,但是他怎么想脑海里都是一片空白,所以他只能回答:“对不起,我忘记了,好像之前的事情我也记得不太清楚了。”

“大概是创伤后导致的失忆症状,会选择性遗忘不好的记忆。”硝子在旁边补充道。

硝子想,不仅丢掉了记忆,看样子,这个夏油杰多半也没有前世的记忆,不然也不会任人宰割到这种程度。

那群混蛋!五条悟现在恨不得回头去把那群人揍一遍。唉,算了算了,忘掉也好,反正都不是什么好的记忆,这一片空白的画布,就用更多美好快乐的时光填满吧。

五条悟坐在床边,湛蓝色的眼眸直视着琥珀色的眼眸,仿佛在看着对方的灵魂,他带着淡淡的笑意说:“没关系,既然忘记了过去,就把此刻当作你的新生,让我们便一切重头开始吧。”

“名字,就叫夏油杰吧。”五条悟伸出手,揉了揉小孩的头,一头打理好的黑发被幼稚的高中生揉成炸毛的毛球,他说:“我叫五条悟哦,请多多指教啦,杰。”

小杰一边整理自己的头发,什么都不知道的他没法参透这个名字背后所代表的意义,寄人于篱下的他只能木讷地点了点头,轻声“哦”了一声。

五条悟似乎看透了小孩眼中的迷茫,他又掐了一把小孩的脸,让小孩把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

“没关系,一切都会变好的。”五条悟挂着浅笑走到了窗边拉开窗帘,把窗户打开,医务室的位置相当好,刚好能够看到外面中庭的景色。

盎然的春色透过窗户投进室内,连带着站在窗边的五条悟都被这片春色映衬得人面桃花,小杰顿时有点愣神。

“你看,春天已经到了。”

“杰,祝你新生快乐。”

30 Likes

04

正如五条悟所说的那样,养小孩这种事情他有足够的“经验”,可惜他忘记了,一周目的他抚养那两个可是身体健康,性格独立的孩子。早熟的小惠和津美纪会好好照顾自己,基本不需要他操心太多,所以他确实会像硝子所说的那样,在给予了最基础的关心下,只需要提供了住处给钱给吃就能养活他们。

然而,夏油杰是一个类型和他们不太一样的孩子。当然,这并不是说夏油杰性格不独立或者很糟糕之类的,倒不如说是独立过头,也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

因为之前长时间的虐待,夏油杰现在的身体还处于比较孱弱的状态,虽然硝子给五条悟列了很多营养品的清单,以五条悟的财力来说肯定能供给得上,但是要恢复到健康的身体还需要点时间。再加上五条悟也不清楚那段糟糕的经历是否在年幼的孩子心里留下什么不好的东西,所以就更需要大人好好关注。

然而小孩大概是因为出于寄人篱下的想法,即便有任何不适他也硬撑着不愿说出口,直到超过了他所能承受的阈值后才会露出些许端倪,让五条悟察觉到。

一天,正在上课的五条悟敏锐地察觉到,自家小孩有些精神不振。自从五条悟成为夏油杰的监护人后,教导咒术知识的重任也直接被他揽了过去,毕竟他也不想自己养的小孩被别人灌输了什么奇怪的想法,自然还是他亲自教导比较稳妥,所以只要五条悟没有任务,他就会花一两小时给夏油杰上课,这时候的五条悟倒是认真得像一个正经的老师。

老师这边倒是蛮认真的,就是学生这边,好像不太认真啊。五条悟把脸凑到夏油杰面前,叫唤了夏油杰的名字好几次都没有得到任何反应,小孩双眼发愣地望着前方,或许是眼睛太小,眼皮子都快闭合起来,于是他只好再提升了好几个度的音量:“杰!”

五条悟的声音像天边的一声惊雷,神游天外的夏油杰终于被叫回神,意识到自己上课走神的他脸上立马露出羞愧的表情,带着抱歉的语气说:“对不起,悟,我走神了,如果你要罚我的话我也可以——”

“诶诶。”五条悟制止住夏油杰想要继续说下去的话,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啦,杰是不舒服吗?感觉精神不太好啊。”

“我没事,只是不小心睡着了而已,我下次会注意的,对不起……”

“杰,你应该知道,我想要听到的并不是这种话吧。”五条悟双手捧起了夏油杰的脸,强迫他抬头看着自己,掌心紧贴着小孩的脸颊肉,稍微长了肉的小孩脸蛋软乎乎的,传来了温热的感觉。刚开始捡回来的小孩瘦骨嶙峋,脸上捏起来都没什么肉的,更别说身体还有胃病,属于是吃什么就吐什么,五条悟可是花了好多心思去研究食谱,亲自下厨做饭,明明他好不容易把小孩一点点喂起来,结果短短的几天,小孩竟然又像是要瘦回去的样子。

五条悟用大拇指轻抚着眼角下的那一道不甚明显的青黑,澄蓝色的眼眸里泄出了些许不满,这种不满针对的不仅是让夏油杰精神不振的各种因素,还有夏油杰不愿意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想方设法地隐瞒自己的这种行为。

“杰喜欢什么,想要什么,有什么困扰的事情,这些东西如果你不说,我这一辈子都不会知道,我会很困扰的。”

如果要像过去那样,你什么都没说,就自顾自地走远了,把我留在原地,为了得到答案,只能茫然地去解开你留下的谜题,这种感觉实在太糟糕了。

夏油杰被这样一双绚丽夺目的蓝眼睛注视着,便感觉自己好像置身于浩瀚的海洋中,一切的情绪都变得无处可逃,完全失去抵抗能力,最后,他面露迟疑,说:“我最近只是……在做噩梦。”

诚然,他已挣脱了那个囚禁他的牢笼,但是过去的阴影挥之不去,在渐渐安稳的日子里,他反倒回想起往事,只要闭上眼睛他就会做梦。

那是一个怎样的梦呢?是永无止尽的黑暗。大人把他关进笼子,指责他是祸星、怪胎,将不好的东西引来,说他的父母就是因为他才会遇害的,时不时还会被大人们踹上几脚来发泄。渐渐的,梦里的大人们逐渐扭曲成黑漆漆的怪物,变得更加肆无忌惮地伤害他,辱骂他,而他也变得越来越痛苦,他不解,他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遭受这些事情呢?或许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他强忍着痛苦,陷入漫长的等待,等待能够解脱的那一天,然后他等来了苍蓝色的火焰,将这一切丑恶燃烧殆尽,他从梦中醒来了。

柔软的床铺,舒适的衣服,温暖的被窝,都在向他诉说着他过去的黑暗不复存在,但是他反而陷入了惶惶不安的状态。小孩思绪过重,开始想了很多不太好的事情——倘若现在的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一个梦呢?他害怕了,他害怕自己有一天睁开眼睛时,发现他仍然身处地狱,从未逃离,那他该如何是好呢?于是,他开始不敢睡觉,生怕一睡觉就开始做梦,对于他而已,做梦了就意味着要梦醒。

听完了小孩的内心想法,五条悟没想太多,他只是一下子把夏油杰提溜进自己的怀里,小孩坐在五条悟的大腿上,面露慌乱,显然有点手无足措的模样,手里紧紧地抓住了五条悟的衣服,随后五条悟握着夏油杰的手一路缓慢抚摸自己的眼睛、鼻子、嘴巴,挺翘的睫毛像羽毛那般翕动,挠得指腹发痒,夏油杰能清晰地感受到指腹下细腻嫩滑的皮肤传来了温热的体温,而嘴唇上的水光也在不经意间沾到夏油杰的手上,做的那个人大概内心没有半点旖旎,但是落在别有心思的夏油杰眼里,显然他们之间是有点过于暧昧,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触碰到五条悟的夏油杰瞬间红了一张脸。

五条悟握着夏油杰的手一直摸到了心脏的位置才停了下来,眼里带着笑意的他说:“杰能摸到我是有体温的吧?这里也是会跳动的哦,这下能证明我都是真实的吧?”

五条悟双手一揽,直接把人抱了个满怀,让小孩整张脸埋进自己的怀里,他的脸蛋紧贴着心脏的位置,让夏油杰更加真切地感受到五条悟的存在。感受到对方身上柔软的夏油杰几乎要被溺死在这样温柔的怀抱,他嗅着五条悟身上传来好闻的味道,听着对方心脏跳动的声音,小孩的脑袋几乎要宕机了。

而一心只想安慰小孩的五条悟没有察觉夏油杰的异样,他继续轻拍夏油杰的后背,说:“所以,杰不用害怕,我会在你身边的。”

“……悟,真的会一直在我身边吗?”夏油杰犹豫地询问道。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我可是最强,怎么会食言呢?”

“我不明白……为什么悟会对我这么好。”夏油杰挣扎地抬起了头,脸上带着复杂和苦涩的表情,小小的脸蛋皱成一团,说:“我的存在总是让身边很多人遭遇不幸,我不理解我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意义,或许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出生……”

“意义,意义这种东西当然有啊。”五条悟揉了揉夏油杰的头发,透过小孩琥珀色的双眼,似乎在看着他深处的灵魂,轻声说:“这个世界上一定会有谁期盼着你的降临,期盼着和你相遇。”

“杰,你的存在是有意义的。”

“悟……也是这么认为的吗?”

在小孩期盼的眼神中,五条悟点了点头,轻快地说:“当然,能够和你相遇真的是太好了。”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这个想法都从未动摇过。

“好了好了,小孩子就不要想那么多了。”五条悟嘴里喊了一声“嘿咻”,抱着小孩站了起来,扶住了因为突然升起的高度而坐不稳的夏油杰,然后抱着他来到了自己的房间,把小孩塞进被窝后,他自己也一起躺了进去,他的身子侧躺,一只手轻轻地搭在小孩的腰上,似乎想要哄小孩睡觉。

“悟?”

“既然杰没睡好,那就不要上课了,小孩子嘛,就好好休息吧。”五条悟想了一下,似乎下了一个决定,说:“要不之后我都跟杰一起睡好了,这样杰就不用担心做噩梦了吧?”

“不……不要把我当小孩,我没有这么脆弱。”

“杰就是小孩啊。”看见小孩板起了一张脸,五条悟像是被逗笑了一样,他轻拍了几下夏油杰的背部,说:“杰就安心睡吧,我会一直在这里的。即便做了噩梦也不用怕,你睁开眼睛的时候就会看到我,最强的五条悟会为你驱散噩梦的。”

“……嗯。”夏油杰红着脸不知道想什么,手一拉把被子拉上挡住了自己的脸,他沉默了许久,最后还是妥协了,然后五条悟就笑嘻嘻地把像暖水袋一样温暖的小孩抱进自己怀里,挣扎无效的夏油杰只好闭上眼睛,逐渐沉入了梦乡。

从那以后,夏油杰果然再也没有做噩梦了。

05

身边多了一个豆丁大的小孩,五条悟突然感觉生活变得有趣了许多,他年纪轻轻就去当了“爸爸”(虽然夏油杰一次都不承认五条悟是他爸爸),过上了日常养小孩逗小孩的快活生活。因为目前五条悟还是高专学生,他的吃喝都在高专,他又不想把小孩放到五条家养出个小古板,所以他直接无视夜蛾老师反对的意见,把小孩养在了高专宿舍,反正空宿舍多得是,再之后,因为夏油杰的状态不佳,他不放心夏油杰一个人呆着,干脆就连房间都省了,直接两个人一个房间,他们就这样开始了真正的同居生活。

高专在生活方面不会亏待学生,房间不算小,设施也比较齐全,一个大人一个小孩住一个房间绰绰有余。但是毕竟两人之间存在年龄差,刚开始一起生活还感觉有一点尴尬(基本上只有夏油杰在尴尬),但是或许是因为交换了一些心里话,再加上五条悟本身自来熟的性格,一下子将关系拉进,两人之间仅剩的一些隔阂也在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变得亲密无间起来,他们之间相处起来不像是只同居一两周的样子,更像是同居了十年以上那般融洽和默契。

五条悟这边因为有上辈子的记忆作弊,从一开始他就没把夏油杰当外人,和夏油杰一起生活他怎么可能会觉得尴尬呢?即便现在的挚友是个小孩,在他的认知里,无论是怎样的他,夏油杰就是夏油杰,和对方在一起总会让他满心欢喜,心情也变得轻松愉快了许多。

但是对于夏油杰来说,就多少感觉到古怪了,五条悟那过于熟稔的态度,导致他常常出现很多没有边界感的行为,而夏油杰内心并不觉得反感,虽然可以用五条悟把他当成小孩子才会这般亲昵的理由来解释,但是他还是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古怪。

信息差的存在让夏油杰根本没办法琢磨出正确的答案,最后他也只能将这一切归功于或许他们就是有这样的缘分,他是遇上了那个对的人,暗地里也让他更加坚定了某种想法——他喜欢五条悟。

可以说是一见钟情都不为过。宛如天神一般降临在他的面前,将他带离了地狱,那双苍色的瞳孔总是以温柔的目光注视着他,他几乎就是在最脆弱的时候遇到了这样会真心对他好的人,一下子喜欢上也不奇怪吧?

当然,对于现在的夏油杰来说,他的“喜欢”还没到更深入的层次,很难说夏油杰是否在五条悟身上寄托了什么情感,这种喜欢到底是对长辈的孺慕之情亦或者是别的情感,现在年纪尚轻阅历还浅的夏油杰是无法分辨出来的,但是喜欢就是没有道理的,他单纯就是对五条悟非常有好感,他可以确定的一点是,他和五条悟在一起的时候会很开心,萌生出想和他一直这样生活下去的想法。

不过,两人同居的生活似乎和夏油杰想象的不太一样。

初次见面留下的美好印象碎得满地都是,所谓温柔可靠的大人形象不复存在,呈现在夏油杰面前的就是一个热衷于逗弄小孩,心智不超过三岁的撒娇鬼。

“悟,起床了,早餐已经做好了。”夏油杰走进了房间,拉开窗帘,让窗外的阳光洒落在房间的每个角落里。他推了推床上卷成白色大虫蛹的监护人提醒对方该起床了,结果只是传来了几句意义不明的嘟囔声,“大虫蛹”缓慢地在床上蠕动了一下似乎在挣扎着要起床,但很快又一动不动,启动失败了。

“悟,快起来啦,再不起来上课就要迟到了喔。”一开始的夏油杰还算是在温柔地在呼唤五条悟起床,但是效果实在不佳,于是他干脆爬上了床,抓着被子一角,用力一掀,被剥去“外壳”的五条悟似乎被窗外的阳光刺激到,在床上发出了长长的一段哀嚎声,他立马双手捂着脸,拖长了语调像是在撒娇一样地说:“那就不要上了……我要翘课。”

五条悟眼睛完全没有睁开的打算,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了手往身旁摸索着,在摸到夏油杰的小腿后,他的手肘抵着床单缓慢往夏油杰的方向挪动,然后他一把抱住了小孩,把小孩当作是一个柔软的抱枕,脑袋埋进了小孩的怀里,说:“杰就陪我再睡一会吧。”

“不行。”七岁的夏油杰捏了一把怀里监护人的脸蛋,言辞义正地拒绝了。即便这是一张带着婴儿肥还很稚嫩的脸,一板起脸来也不失一分气势,完全是“小大人”模样的他对着比自己年长十一岁的监护人开始说教:“悟好歹是个成年人了,不要像小孩子一样赖床啊,要好好去上课啊,这可是学生的本分啊。”

“正论……讨厌……杰……讨厌……”

“既然悟讨厌我的话,那做好的枫糖松饼我就不能给悟吃了。”

“诶诶,这可不行!杰昨晚说好要做给我吃的。”五条悟立马坐了起来。

夏油杰会心一笑地说:“既然想吃,那就起床吧,悟。”

五条悟像是被抓住弱点一样满脸不高兴,故意踢着拖鞋发出巨大的噪音,啪嗒啪嗒地走去洗漱了,这般孩子气的表现总会让夏油杰感觉他和五条悟的关系是不是错位了,为什么一个大人要这么向一个小孩撒娇啊,到底谁才是监护人啊?

这样的日常时不时会在两人的生活里上演,作为大人的那个不害臊,小孩倒是觉得有一点点害臊,但他很快又接受良好,尝试去满足大人的一切需求,甚至慢慢地成为了一种习惯,他还是有那么一点乐在其中的。

夏油杰的“新生”确实很美好,他想,就这样和悟一起生活下去也无妨。

只是,他们之间相处的时间越长,夏油杰似乎越能从五条悟那古怪又亲密的态度察觉到一些蛛丝马迹,瞬间让他的小脑瓜运转了起来,最终得到了一个他不愿意去细想的答案,轻易地击碎了他那宛如泡沫一样的愿望。

他之前所产生的一切疑问,都指向了一个答案:他这个被命名为“夏油杰”的个体,不过是一个用来追逐旧日残影的替身罢了。

——TBC——

一些喜闻乐见的事情正在发生(嘿嘿)

62 Likes

补药啊啊啊啊,请小杰住脑住脑

好喜欢

好喜欢,好好看

写的太好了吧,喜欢这个设定,这样悟就可以陪杰走完从童年到长大,但是感觉后面是不是会有点小虐(也还是喜欢看的),比如这两个杰性格上其实有点不一样的,然后小杰发现自己是替身就感觉伤心了,觉得悟对自己不是真的喜欢什么的,呜呜,老师加油更新呀,想看

2 Likes

妈妈说,一天看不到喜闻乐见的后文,我就一天不能吃饭,为了活下去,我要撒泼打滚.跪求后文
老师,你是我的神!写的太好啦,坐等二周目小悟被“制裁”:joy::smirk::heart_eyes:

1 Like

小杰好萌!猫猫二周目捡人自己养啦o(^▽^)o

1 Like

天啦 好想看下文

很好看蹲

蹲蹲

好像没沙发了搬个板凳坐坐

小杰好可愛啊

啊啊啊一回家看到这么好吃的饭我的天啊,我是享了八辈子的福啊,童养夫hhhhhh老师的文笔真的太好了,杰宝宝真的太可爱了

期待后文 好可爱

超可爱

童养夫可太好了…

大大想看后续啊啊啊啊啊写的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