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第一次和最后一次

【前面是小情侣怎么在一起的铺垫,看车请直接跳到第二段,大爱前戏和细节描写,注意避雷】
-------------------------------------
年轻人的爱恋是青涩,热烈,冲动且美好的。他们的感情不加掩饰,不经修饰,不像成年人,会有各种各样的顾虑,他们仅凭浓烈的爱意缠绵到一起,对对方袒露自己的真心。普通的少年尚且如此,更何况是意气风发的五条悟。六眼神子自出生起就被捧在手心上,他漠然存于世上,随着年岁的增加,恶劣性格也油然而生。五条悟大概从来没有考虑过,或者说不理解感情这类的东西,猫猫只知道和杰待在一起很开心而已。不过好在他们有一个通情达理的女同期,在五条悟无数次跑去医务室拉着硝子大肆宣扬杰对他有多好,自己想和杰怎么怎么样,要是能一辈子待在杰身边多好诸如此类的话以后,家入硝子终于对自己的人渣同期发出来真挚的建议“你要是喜欢夏油我建议你趁早告白,他那种人宁愿藏在心里也不会主动说的”猫猫听见,猫猫疑惑,猫猫思考。经过长达两分半的沉默之后,五条悟悟了“杰——————————!”少年dk一把拉开医务室的大门向教室冲去。正在教室半梦半醒的夏油被吓得一激灵,随后就被猫猫漂亮的脸占据了视线“老子喜欢你!”“我知道,悟你说过了”“不是那个意思!杰你听老子说!就是,就是那些给你递情书的女生的那种喜欢!”夏油杰的脑子一下子宕机了,他确实暗恋他的男同学很久了,但是对方确实好像只把他当挚友。这样就好吧,夏油杰想,别等下真说得了连朋友都做不成。于是他就默默收起了自己内心翻涌的想法,直到今天,被五条悟一句莫名其妙的告白砸懵在原地,原来他暗恋这么久感情是双箭头!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少年,面对喜欢的人的告白,夏油杰没有理由拒绝,于是这俩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不过只是比之前更粘糊了一点,二人貌似没有更进一步的行为。
-------------------------------------
很显然,五条悟也意识到了这点,他明明已经和杰在一起了,对方却还对他相敬如宾(?),甚至都不敢和之前一样有更大的肢体接触,五条悟非常不爽,所以他在一个月光明朗的晚上,一把推开了男朋友的宿舍门,开始抱怨杰最近感觉都疏离他了。只是因为自家男友太可爱忍不住想东想西的正常人类男性夏油杰,感到一阵头疼,虽然已经是情侣了但是对方显然在情爱方面一窍不通,在他斟酌了半天好不容易准备开口时先一步被五条悟打断了,“杰,要做吗?”夏油杰的思维支离破碎,艰难的辨认着这句话的含义,半晌他才开口,声音已经不可控制的带上了低沉“悟,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猫猫一脸无辜的眨巴着眼睛,认真的开口“我会对杰负责的,当然啦杰要是不愿意当我没……”五条悟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堵上了嘴,好软,贴上五条悟嘴唇的一瞬间夏油杰想。他很早就想亲亲看悟的唇了,比想象中的还美好,舔坻之后似乎还带着草莓棒棒糖的甜味,被突然亲住的五条悟显然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一会后张嘴刚想夺回主导权,就被对方恶劣的将舌头伸进了口腔。毕竟是第一次,夏油杰并没有那么熟练,他照着幻想和之前看片的经验尝试去缠绕对方的软舌,五条悟瑟缩的想往后逃,显然夏油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一把按住了对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生涩的吻,两条舌在追逐着,纠缠着,收不回去的唾液顺着五条悟的嘴角流了下来,这个吻持续的时间很长,直到五条悟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夏油杰才堪堪放开了他,暧昧的粘液在两人之前拉出了一条银丝,五条悟大口大口喘着气,眼角甚至被逼出了生理性泛红,还没等五条悟整理完混沌的头脑,夏油杰已经一把把人压在了床上,他抱紧自家男友的腰肢,头埋在对方颈肩磨蹭,手却不老实的伸向了五条悟的校服下摆,“悟,可以的吧?”五条悟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得到准确回答的夏油杰像是打开了开关,把五条悟脸上的墨镜放到床头柜是他最后的耐心,随机他解开了对方的校服,撩起贴身的里衣,让五条悟将近整个上半身暴露在空气中,夏油杰的手从五条悟手感极好的胸肌一路向下抚摸至腰腹,最后用手指勾下了他的外裤。指尖粗糙的磨砺感和乳珠暴露在微凉的空气时的感受,让五条悟不自觉的轻颤,好奇怪的感觉,在他试图抬手遮住自己的脸时夏油杰也没闲着,扒拉完对方的外裤便开始亵玩五条悟胸前的红缨,先是在乳珠周围转圈打磨,再轻轻按压,拉扯,略过一丝丝的疼痛五条悟只感觉酥酥麻麻从胸前一路传到大脑,他试图开口阻止,却被对方先一步含住了另一边的乳珠,他只得惊呼出声,夏油杰卖力的吮吸着,好像真能从这得到点什么似的,两边的乳珠同时得到照顾,五条悟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他拼命压抑着声音不让他从唇间漏出,但是他的身体很诚实的给出了反应,是舒服的,甚至让他兴奋起来了。夏油杰当然也感受到了身下人的变化,他会心的把手塞进了五条悟的腿间,抓住阴茎开始上下抚摸,五条悟哪里受过这种刺激,被激的抬了下腰,只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热起来了,明知对方甚至很少手淫,但是夏油杰还是恶劣的用手指摩擦五条悟的马眼,从下往上仔细的套弄着对方的性器,嘴上也不停的舔咬,五条悟连连摇头,混乱的呼吸着,想让自己的男友放过他,对方却熟视无睹,甚至加快了速度,五条悟只得仰起脖颈,咬住下唇,就这么没志气的把第一发交代在了夏油杰手里。高潮的感觉太过美妙,五条悟半瘫软在床上,平复自己的气息,突然他想起什么似的,从床上爬起,靠近夏油杰,试图伸手去扒他裤子,被对方眼疾手快一把按住,猫猫委屈的控诉“杰太过分了!我都被扒成这个样子了杰还穿戴整齐,跟个没事人一样”猫猫突然笑了笑,凑近对方耳边低语“还是说,杰,你不行?”夏油杰被勾的青筋直跳,恨不得现在就把人操死在床上让他说不出来话,气极反笑的夏油杰恶狠狠的推倒了五条悟,“悟,接下来,就不是由你说了算了”还没等五条悟开口嘲讽两句,夏油杰的手指已经探到了他隐秘的后穴,然后从床头柜轻车熟路的摸出了润滑剂,这下可给五条悟逮到把柄了,“没想到啊杰,原来你也很想要啊,甚至都做了准备呢,我是不是该夸夸你还挺能忍。。。唔!”夏油杰是个实干派,他不像五条悟,嘴上说说还行,到了实操不行的比谁都快,在五条悟绞尽脑汁想台词的时候,他已经挤好了润滑剂准备开干,直到后穴被手指探进来后五条悟才意识到大事不妙。夏油杰艰难的往后穴里塞进手指,里面实在是太紧了,就算用了润滑还是很难进入,这等下怎么进去,夏油杰开始担心。刚进去一个指节就被对方绞的动弹不得的夏油杰轻轻叹了口气,安抚出声“悟,放松点,这样我进不去的”五条悟整个人都泛起了粉红,显得异常色情,听到话后自暴自弃的把头埋进了被子里试图逃避,在感受到后穴略有放松后夏油杰毫不犹豫的把手指插到了底,“嗯——————!哈————”五条悟再也忍不住了,他放纵的喊叫出声,夏油杰感觉自己快要硬的爆炸了,要不是担心会把人操坏他早就插进去了。但是他现在只得加快手指抽插的节奏,后穴开始分泌出蜜液,这使得他方便了许多,在五条悟小声的喘息中,他塞进了第二根手指。好涨,后处的异物感让五条悟不太适应,不过他很快便把这个想法抛诸脑后,因为夏油杰确实是学什么都很快,在摸索了一会之后夏油杰顺利的在肠壁内找到一块凸起,他毫不犹豫的按压了下去。“咦诶!等。。。不是那里!杰!。。。哈————”摁下去的一瞬间夏油杰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五条悟甜腻的叫床声,手下的身体猛的开始颤抖,五条悟扭腰想要摆脱快要溺死他的快感,却被夏油杰狠狠拖了回来,手指不断的抽插后穴,每次都从敏感点上重重磨过,五条悟感觉快感不受控制的刺激着他的大脑,刚射过没多久的阴茎颤颤巍巍的又挺立了起来,这种快感太超过了,在他马上要被抽送到高潮时夏油杰却看准时机一把抽出了手指,准备攀上极乐的猫猫硬生生被拉了回来瞬间委屈的不行,颤抖着手准备自己喂饱自己,夏油杰哪里会让他得逞,他一把把猫猫拽到怀里,让对方整个人坐在自己硬的发烫的阴茎上,却只是搁着布料摩擦穴口,穴口的嫩肉何其敏感,蜜液不断从后穴洞口流出,洞口不断收缩,饥渴难耐的需要什么东西狠狠贯穿才好,五条悟被磨的受不了,手又被人控制住,无可奈何,他只得低声下气恳请夏油杰放过他,“杰。。。别蹭了。。。进来”说一个字他的声音就越小一分,脸也红成了煮熟的虾,但是夏油杰还是一直不落的听见了他的邀请,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夏油杰一把拉下自己的裤子露出狰狞的性器,虽然不是没见过,但是想到这个东西要进入自己五条悟还是缩了缩脖子,这简直是凶器吧。。。硕大的龟头堪堪挤进吞吐的小穴,夏油杰憋着一口气才没有放任自己一插到底,实在是太紧太热了,“悟。。。让我进去”他诱惑着。猫猫已经快要神志不清了,在夏油刚进来的时候他的后穴就分泌出了一大股水,淅淅沥沥的全浇在对方的性器上,还没等他缓过来,夏油杰已经开始缓慢的往里边塞边抽送,时不时碰到那要命的敏感点,甚至还趁机玩弄五条悟的阴茎,“哈————啊————别。。啊!”还没等他喘完,夏油杰就在摸清规律后果断的抽送到底,五条悟激烈的抖动着,舒服的不能自己,他干脆抱住夏油杰的脖子开始叫床,“太深了!啊哈——那里不行!唔——杰。。。好棒。。”控制不住的生理盐水在他脸上滑过,混着唾液一起滴到了他们泥泞不堪的交汇处,夏油杰感觉自己有硬了一点,实在是太色了,蓝色天空般的眼睛里染上了情欲的色彩,朦朦胧胧蒙上了一层水雾白色的睫毛上挂着泪滴,白皙的脸庞因为快感泛起异样的红晕,果然就该操死他,夏油杰想。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他加快速度的同时还加大了力度,因为五条悟是骑坐在他身上的,本来就这这个姿势已经插的很深了,现在他彻底被订在了夏油杰的几把上,随着对方的动作上下起伏,他哭喊的叫出声,在狠狠倒弄了数十下后尖叫的射了出来。高潮后的后穴实在美妙,死死咬住夏油杰让他头皮发麻,他发狠般的吻住了对方的唇,不顾刚高潮完的猫敏感的可怕,又不知疲劳似的卖力贯穿着猫,五条悟这下是彻底被玩坏了,在夏油杰放开他的唇之后他连舌头都收不回去,翻着白眼吐着舌头甜腻的呻吟着,咕叽咕叽的水声还不断传来,在五条悟彻底昏死过去之前夏油杰良心发现,最后冲刺了几下才恋恋不舍的射了出来,直到五条悟被微凉的精液再次刺激到小高潮后,哑着嗓子瘫倒过去,他才放过了猫,把凶器从体内抽出,眷念的吻着爱人的眼睑,沉沉睡去,哦,清理什么的,一会再说吧,主要。。。他怕自己忍不住
(呃呃呃呃刀子和教祖教师的各种play都在后面,我写个作业回来写呃呃呃呃呃呃)

1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