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r 论最强挚友看不见了我该怎么办 dk苦夏时期,悟←夏,五条悟失明未交往前提 墙兼,口饺前提

dk苦夏时期,悟←夏,五条悟失明未交往前提
墙兼,口饺前提

因为某种原因,五条悟在之前的一次执行任务中受咒灵的影响突然失明,在咒灵被祓除的一瞬间,随着一堆灰烬在空气中消散之际,五条悟愣在原地,昔日闪烁的蓝瞳顿时变得暗淡无光,最开始夏油杰根本没注意到,心不在焉地走在前面,直到察觉到身边好像没什么动静了他才回头寻找,就看见五条悟依旧保持着之前的动作站在原地。

“悟?你在干嘛?”
五条悟从夏油杰的声音中反应过来,然后伸手在空中摸索了半天无果,他才很不情愿地开口:“杰,我好像……看不见了。”

六眼失明了,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能让五条悟觉得没面子的事吗?
因为这件事要是传出咒术界会产生很严重的影响,所以高专表示先不声张,如果有人问起来就找理由推脱过去就好了。

“应该没什么大碍,因为没看出来内部哪里受损,咒力也没有什么异常波动,以防万一还是让夜峨老师带你再出去看看吧,能对症下药就更好了。”

硝子看了看五条悟空洞的瞳孔,又看了看夏油杰,夏油杰看起来很疲惫的样子,神情里都透露着一丝丧气,因为最近可能失眠了眼下还挂着深深的黑眼圈。

“好。”
随着五条悟的应声,夏油杰有些放空的眼睛才逐渐回神,缓缓看向硝子,半天才笑着说:“麻烦了,硝子。”

“有些客气倒也不用说。”
硝子定定地看着夏油杰:“你怎么心不在焉的?累了就去睡觉啊。”

“嗯?杰难道昨天背着我熬夜打游戏了?”
五条悟的表情尽力表现的夸张,好像在刻意掩饰自己看不见了的事实,夏油杰见他这样,表情才逐渐缓和:“没事。”

事后五条悟又被夜峨带出去检查了,等检查反馈出来和硝子说的一样,内部和咒力都没有异样,可能复明也只是时间问题。

五条悟坐在床上一言不发,和平时比起来可真是天壤之别了,因为这件事不知怎的就传到了本家耳朵里,痛斥五条悟怎么这么不小心,真是自大过头了,既然这样了就赶紧回来别在外面丢脸了,可越是这样,五条悟就越要反着来,本来他都做好回家的心理准备了,结果一听到这,干脆直接放下行李不走了,既然这样,闹大了不好,他们又犟不过五条悟,索性只好让他留在高专了,当他们又说起:那如果你不回来也没人照顾你!
他却喊道:“我有杰照顾我就好了!”

夏油杰:?

倒也不是说不想照顾五条悟,身为五条悟唯一最信任最认可能比肩的最强搭档加挚友,五条悟失明了他照顾五条悟也是可以的。

五条悟手里握着衣角,闭着眼仔细靠听觉辨别夏油杰的方向,因为感觉口渴想招呼夏油杰帮他倒杯水,换作以前他肯定是想到就立马说了,但现在不一样了,处境很尴尬,因为他看不见了,连倒水这样的小事都做不了,更别说一个人正常走路了,如果每件事都拜托夏油杰的话,真的会显得他很没面子。

从“最强”变成“废人”,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估计在做梦时想起都会笑醒的吧?

想到这,五条悟凭借之前对夏油杰房间的印象试探着摸索周围,摸了摸床头柜上,什么也没有,于是他试着依靠床头柜站起来向前走,结果没走两下就差点被旁边的桌子差点绊倒。

“悟!”
五条悟听见夏油杰从前面传来的呼喊声,然后就是一阵急忙的脚步声,一双手就撑起了他。

“没事啦,我可以的。”
五条悟直起身子,对着声源处笑了笑,殊不知夏油杰其实早就走到他另一边了,等把手重新搭在五条悟身上时,他看到五条悟后知后觉地表情一顿,然后尴尬地把表情藏起来。

“你要干嘛?去洗手间?”
“没……没有。”
五条悟说着,继续往前走:“杰你去忙吧,我没事。”

夏油杰不语,继续扶着他向前走。

“杰?”
“我在。”
五条悟闻言,原本想推开夏油杰的想法瞬间被掩埋了。

“我想喝水。”
五条悟纠结着开口,夏油杰没觉得有什么,应声答应把五条悟重新带回床边,自己又去倒水。
“……”

五条悟觉得尴尬,要不是渴得不行他还真不想开口。
喝完水五条悟就把杯子递出去,又笑道:“谢啦杰。”

“以后我就把日常能用到的东西都放在床头柜,你一摸就能拿到。”
听到五条悟道谢夏油杰真心觉得不自在,重新倒好水又放到柜子上:“悟怎么突然这么客气了?那等好了之后可得好好谢谢我。”
果然,五条悟一听这话,顿时皱眉扯了扯笑脸:“那当然啦。”

“哈哈……”
夏油杰也笑了笑,突然意识到五条悟现在看不见没办法玩游戏什么的。

“呃……要不我给你讲个故事?折腾一天也累了,早点睡。”
看五条悟那表情,估计本来是想吐槽来着,但话一到嘴边就改成了:“好。”

五条悟躺在床上,夏油杰帮他掖好被子,用五条悟不会听到的音量叹了口很轻的气,看着五条悟闭着眼,乖巧可爱的样子竟然让夏油杰觉得压抑的心情好受多了,他整理好情绪,确认语气没有什么异样才缓缓开口:“从前……有座很高的山……”

“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
五条悟闭着眼打断他,夏油杰皱着眉笑道:“什么啊,悟你不要插嘴。”

“好好。”
五条悟点点头,闭嘴继续听。
“从前……有座很高的山,山上长满了蓝色的,不知名的花……村里的老人都叫它神花……”

“为什么?就因为它是蓝色的?”

“……”
夏油杰无语,他闭嘴盯着五条悟,盯了一会忍无可忍就把拳头砸到五条悟身上。

“哎呦!干嘛啊杰!我说的有错嘛?殴打伤员!你怎么能趁人之危呢?”

夏油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翻完才后知后觉五条悟现在看不见,只好威胁他:“你要是再张嘴说一句,我就把你扔到走廊自己去睡。”

“杰好无情哦!我都瞎了你……”
“三!”

一听夏油杰开始倒数,五条悟闭嘴了。

夏油杰见他终于安静下来了,半天才继续慢慢说:
“有天,一个小男孩听到别人说起这种花,心里不由产生好奇,于是晚上他自己就偷偷跑出来,一股劲跑向山,心里都是对外面的欣喜和激动,后来终于,他跑出了村子,发现村子外却是另一番天地,无数的妖怪和鬼影把他吓哭了,等他想回头逃离的时候他才发现,身后的路已经看不清了,于是他只能闭着眼向前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他终于来到了山脚,山脚下长着许多发光的幽草和萤火虫,眼前从未见过的景色顿时就让他忘掉了刚才的鬼怪,他踩着水坑向山上走去,不知走了多久,他抬头看了看天空,发现天还没亮,甚至和刚开始从村子里跑出来找他,
他有些害怕,怕天不亮自己会找不到路,怕天亮了村子里的人发现他不见就会来找他,想到这儿,他也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向前跑,跑到山腰,他见到了许多红色的怪鸟,尖锐的鸟叫声在他耳边频频炸开, 像刀一样锋利的羽毛和庞大有力的翅膀弄伤了他, 他畏缩了,蹲在地上不住的哭,突然不知道从哪儿跑出来另一个小男孩,拿着棒子赶走了怪鸟,安慰他不要哭,
后来,他就陪着他一起跑到了山顶,可到了山顶 ,原本一片湛蓝的花海上却什么也没有,小男孩很失望,他自己好不容易跑出来受了那么多苦 换来的竟然是一场空,但是他也很开心, 因为他收获了朋友, 他告诉朋友 山脚上有很多会发光的幽草,他答应他带他去看 ,
于是他们又原路返回,看了一路上不同的景色后, 小男孩想带他回到村庄 ,可刚踏出山脚, 小男孩身后的朋友就消失了 ,无论他怎么找 他都没有再找到 ,后来小男孩才在别人那 又知道原来那个男孩的名字就叫神花,他有一双湛蓝色的眼睛。”

讲完了故事,夏油杰早就看到五条悟的呼吸已经变得有规律,他轻轻放下支在下巴上的手,生怕幅度太大会吵到五条悟,看着五条悟平稳的睡着,心里莫名升起一种不知名的感觉,伸出手轻轻抚了抚五条悟的脸颊,然后独自出门散心。

因为一直都没能睡个好觉的原因,夏油杰从最开始的疲惫和无精打采已经变得消瘦了,他坐在五条悟旁边帮他削苹果,五条悟则是靠在他的肩膀上喝酸奶,眼神即便看起来很空间但习惯之后就没那么无神了:
“嗯……杰?你最近在减肥吗?”

夏油杰一边削苹果一边又心不在焉地问:“没有啊,怎么了?”
“总感觉你变瘦了,肩膀都变得单薄了。”
五条悟放下酸奶,转身开始伸手在好挚友身上摸来摸去。

“喂!你摸哪呢!”
夏油杰顿时心里一惊,赶紧拍来五条悟的手后退一点。
“真的瘦了唉,怎么了啊?跟个小姑娘是的,不都一样吗?有什么好害羞的。”

“……”
夏油杰不说话,把削到一半的苹果塞进五条悟嘴里。
“唔!”
五条悟险些被夏油杰整死,他把苹果拿在手上咬了一口,伸手刚想拍拍夏油杰发现身边已经没人了。

从车站回到高专之后就已经把精力用完了,夏油杰抬头看了看黑漆漆的天空,心里弄没觉得好多少,去了趟便利店刚踏进去也不知道有什么想买的,盯着货架看了半天才拿了一听咖啡,买完才反应过来现在已经晚上了,他无奈地叹气,买都买了,只好打开喝掉了。

回到宿舍,刚打开门夏油杰就看到五条悟自己摸着墙站在衣柜面前翻衣服,身上湿漉漉的看样子刚才是自己去浴室洗澡了,夏油杰吞了吞口水,看着水滴从五条悟白皙的腰际滑过,五条悟听到声音,转头对着他,用那双虽然空洞,但不影响美观的蓝眼睛说道:

“杰?你终于回来了!快帮我找件衣服!我跟你说,我找半天了,你都不知道,我刚才好不容易走到浴室……”

夏油杰压根听不进去五条悟的抱怨,眼睛里和脑子里全是五条悟那张白里透红还挂着水雾的脸和那具看起来虽然肌肉不怎么强壮但高挑有力还白到夸张的身体,夏油杰觉得自己的小腹似火烧般难耐,大概是累的被冲昏了头脑吧,我怎么会对悟有那种非分之想呢?不可能……一定是被最近的压力逼的,一定是……

“杰?杰?”
五条悟听对方许久没有动静,心里默默开始发慌,那双苍天之瞳里写满了不安的情绪,又很快被掩盖,这一切都让夏油杰尽收眼底。

果然看不见了就会有很多破绽被察觉出来吗?如果要不是我开门进来了吗,如果真的是别人,现在的五条悟会怎么办?那种不安是因为进来的可能不是我,那是我就会安心了?为什么是我?

夏油杰现在只觉得脑袋逐渐发痛,他揉了揉太阳穴,半天才缓了缓:
“是我。”
“是你啊,吓死我了,进来为什么不说话!”
五条悟像是松了口气般拍了拍胸口。

平时狂妄自大,嘴里嚷嚷着最强从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的五条悟,现在却因为不确定对方是谁而感到心慌。
这样的五条悟,他现在只能信任我。只能依靠我。不然不小心从外面走丢了会有生命危险。

夏油杰觉得自己一定是把咖啡买成了啤酒,不然他也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好想摸上去……然后让他哭出来。
话说五条悟都没哭过,好罕见。

“杰?帮我拿衣服啊,很冷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五条悟从最开始的礼貌和不好意思变成了日常的理所应当。
这应该也是喜欢他的缘由吧?夏油杰走上前,借着“酒劲”说道:
“不穿也行,很快就不冷了。”

“?”
五条悟疑惑,刚想问夏油杰是什么意思他就感觉到有双手摸上了他的腰间,一阵温热的鼻息喷洒在他的脖颈,应该是身体上的基本反应让他觉得脸有些烫,其中一只手游上了他的肩膀,再一路摸到下巴,被扶起后就感觉嘴唇一软。

这是杰?这是杰啊?是他没错啊?可他为什么……?
五条悟盲目推开他想扭头跑走,可自己什么都看不见还没穿衣服,即便能快速跑到门口也没用吧?

“杰?你怎么了?被咒灵附身了吗?你要干什么!”
不行!千万不行!如果真的被杰上了他会没面子的!
最强六眼被好挚友上了?虽然现在是瞎子那也不行!

“没有被附身……”
那就是自愿的?!
五条悟感觉到夏油杰抓他的力度更大了,手掌还很热,可能是因为刚才五条悟想跑让他看出来了,夏油杰直接直奔主题,把手伸进五条悟的后穴就开始扩张。

“不是,杰?你自己想发泄可以去卫生间啊!反正我也看不见,虽然能听见但我也理解你毕竟是男人,但你拿我发泄是不是有点过分了!谁规定做好挚友就要帮人解决生理问题的!”

趁人之危!这简直就是趁人之危!夏油杰把五条悟抱起,又放到床上,俯身用舌头堵住五条悟的嘴,手指在肠壁里咕弄着,因为没有无下限,五条悟的体术又没好好练过,自然拗不过夏油杰,他挣扎着扭动身体,嘴角流出一股津液,五条悟哼哼唧唧的,手里的床单都快被他抓烂了。

半天,夏油杰喘着粗气松开五条悟,此时的五条悟早就没了挣扎的欲望,恋爱经验为0的他压根就没想过和人接吻是什么感觉,更别说实战了,他张着嘴保持着夏油杰松开时的模样,眼睛因为失明了也没什么存在感所以一直睁着,清澈的蓝眼眸无神的望着天花板,后面被扩张的差不多了,五条悟被夏油杰拉开裤子拉链的声音找回了点意识,还没等开口他就感觉到身旁有股力量支在床上,然后就是身后的软肉被一下撑开。

“啊!”

五条悟感觉自己一瞬间被填满了,眼睛忍不住向上翻,一想到自己已经被上了没有回头路他就气急败坏地喊:
“干嘛啊夏油杰!你等着!你等着!老子以后不把你打死都我仁慈!!”

越想越生气,身体却因为被人肉还在不断颤抖,他只听见夏油杰俯身在他身边不断喷洒着滚烫的吐息,然后用一种很无能为力的语气说道:
“抱歉悟,抱歉……抱歉……我忍不住了……你不会介意的吧?”
“不介意你个大头鬼啊!又不是干别的!想干女人就去找一个啊你又不缺!偏偏要……偏偏要……”
偏偏要拿我来当女人干!

因为没有了无下限五条悟也没办法脱身,而且他被夏油杰弄得腿软也没办法跑,没有了观感之后五条悟的听觉和触觉的灵敏度被不断放大,他可以听到自己和夏油杰的喘息声混到一起,夏油杰每在他的身体里撞进去他都能感受到那根粗状的肉棒顶着他的敏感点,让人忍不住想扭腰配合他。

“不要女人……直接找悟就好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的意思是说我比女人好上是吗?!”
五条悟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夏油杰直接在体内夹断,可是夹断了可能会死吧?不对!他就是该死才对!

“不是……”
夏油杰低头吻了吻五条悟的眼睛,表面上看起来表情很纯真,但手却摸上了五条悟的胸肌,像揉玩偶一样揉起来:“喜欢悟……想带悟一起走……”

啥意思?
“要不是我没有感觉我就真信了啊!谢谢你!在说这种话之前能不能把手从我身上拿开!”

夏油杰压根就没在听,心不在焉地抱着五条悟,到后面五条悟都有些欲求不满了,直接在夏油杰耳边吼道:“他妈的!你要干就好好干啊!欺负我看不见也就算了!”

五条悟胡乱挠着夏油杰的后背,夏油杰吃痛地缓过神,起身看了看一脸潮红的五条悟,迷迷糊糊的说了声:“好。”

夏油杰狠狠又插弄了几下,五条悟忍不住放声喘了起来,第一次不用侍弄前面就射了出来。
“我说啊,你竟然没戴套的吗?我知道你射在里面了!你想干为什么没提前买啊!”
差评!一点都不专业!虽然是被强迫的!
烦死了!看不见又没有咒力!还很弱!结果还被自己最信任的好挚友好了!

“我没想过……”
“放屁!你肯定提前想过吧?”
你别说,五条悟平时猜不准人,今天挺准的。
夏油杰心虚的笑了笑,看着五条悟没神的眼睛越看越喜欢。

果然,心情压抑的时候转移注意力就好了。
如果悟可以一直看不见就好了。
不对!你想什么呢夏油杰!这对悟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不管,快带我去洗澡!等明天再找你算账!”
五条悟摸到夏油杰的肩膀就勾上去,自己窝进夏油杰怀里就睡上了。

事后第二天,夏油杰对于昨晚的记忆是非常深刻的,信息量非常大,大到他有些难以置信,五条悟还没有醒,可能是因为昨天睡的晚,夏油杰有一瞬间不由得很佩服自己。
就那么草率的做了?还是和五条悟!
要是别人倒也没有那么惊讶,可那是五条悟啊!那个号称自己是最强的六眼!就这么被人上了。
代入感很强,已经开始替悟怒了。

但夏油杰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做出那样的举动。
可能是压力太大了?还是馋悟身子。
还是后者更符合实际一点…

今天除了上课以外还是出任务,夏油杰被迫来到了一个偏僻的村庄,不但解决了咒灵还被迫处理了场民事纠纷,一天下来心情低落到谷底。
不想在高专了……

“……”
打开门之后五条悟没有像往常一样快乐的迎接夏油杰,夏油杰知道五条悟其实还在生他的气,夏油杰只说了一句:“我回来了。”
便没再说话,换下了校服之后就坐在凳子上发呆。

可能是五条悟也听他没了动静,心里忍不住有些在意,默默问了句:“杰?你怎么了?”
夏油杰没有说话。
“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啊?仗着我瞎看不见你现在的表情…”
“悟,给我口吧。”
“?”

五条悟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甚至不信邪地又问了一嘴:“啥?”
夏油杰没回应他,只是静静走到五条悟面前,然后喃喃道:“只要悟帮我……就不会去想那些事了……”

“什……”
五条悟大概也猜到了,他只听见夏油杰拉拉链的声音,然后就是感觉下巴被狠狠捏住,被迫撬开嘴然后嘴里一热。
?!我超!他往嘴里塞了个什么!

“嘶……悟……别咬……”
你觉得可能不咬吗!也不看看你往我嘴里塞的什么!没给你咬断不错了!
“悟,嘴张大一点,别咬。”
五条悟的表情很明显就是生气了,脖子上的青筋暴起,夏油杰真怕他下一秒把自己的命根子咬断了,为了保命,他内心不禁萌生了一个不好的想法。

他轻轻用另一只手抚着五条悟的头,细声说道:“悟……你也不想以后被人知道最强六眼五条悟其实不但瞎过,还被人上过吧?”

五条悟听到这个明显就愣住了,难以置信的神情挂在脸上。
杰为了这个,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可恶……看走眼了!老子怎么会找一个这样的人当朋友!

当下反抗只会被干的更惨,还不如等以后好了直接杀了他。
想到这五条悟只好忍着心中的怒火,学着曾经以前自己偶然在某学习资料上看到的片段,用嘴包裹住牙齿,把一整根吞下去。

“悟怎么知道这些的?一定有好好领教过吧?”
妈的等老子看得见了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五条悟翻了个白眼,他知道即便自己看不见夏油杰肯定也看得见,五条悟感觉到嘴里分泌了好多口水,口水和舌头一起包裹着夏油杰的肉棒,口水被舌头挤弄的没地方去,直接从嘴角流出来,一路滑向喉结……

夏油杰感受到口水扫过马眼,五条悟的舌头在他的每一个经络上游走,嗓子眼时不时吸着他,五条悟皱着眉,白色的睫毛在上面的角度看显得更多了,不得不说五条悟长得确实很帅。

五条悟现在可没心思想这些,下巴被撑得生疼,牙也觉得硌得慌,长时间张着嘴让人感到发酸,喉咙也好疼,舌头也抽筋了,呼吸顿时变得困难起来,五条悟皱眉推开他:“你自己弄吧,怎么还不射啊,我要累死了!”

“都怪悟技术不好。”
“你滚!”
夏油杰无奈,看着五条悟的脸上下套弄了几十下最后才射起来。
“我去!你是不是射我脸上了!”

五条悟立刻抬起手擦脸,惊讶到嘴边的精液不小心流到嘴里才后知后觉。
夏油杰看着他擦嘴擦脸的,脸上的红晕和精液的颜色分得格外明显,巨大的视觉冲击让他刚软下去就又硬起来了。

五条悟觉得自己手上脸上现在全是精液,根本擦不干净,他气呼呼地生抹在床单上以示报复,故意弄脏让夏油杰一脸事后洗,夏油杰掰起他的下巴和他接吻,嘴里为数不多的精液被稀释了,这几天通过和夏油杰“沟通”,五条悟觉得他现在闭着眼,哦不对,他现在本来也看不见,五条悟觉得他现在即便看不见,都能和夏油杰接吻的很熟练,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默契?

五条悟察觉到夏油杰的手在脱他的裤子,他也没反抗,反而抬起腿让夏油杰脱得更利索,他搂着夏油杰的脖子,两舌交缠在一起时发出啧啧的水声,分开时挂一条细细的银丝。

“悟这是?”
“反抗都反抗不了!你等着我复明的!暂时先让你嚣张几天!”
“所以你现在是同意了吗?”
“同意什么?”
“就……”

夏油杰纠结了半天,才小声继续道:“和我交往。”
“??你想的可真好啊夏油杰!你都把我强这么多次了还想着让我和你交往?”
夏油杰失落极了,像一只没人要的可怜小狗,如果五条悟要是看得见一定会被他的外表迷惑的。

夏油杰轻车熟路地找到敏感点,报复性地随意扩了扩就抽出手指,然后直接搬起五条悟的腿扛到肩上,挺起腰就一捅到底。
“哼嗯……”
五条悟没忍住娇喘出声,然后觉得丢面子就用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嘴。
“悟就这么舒服吗?都摆出那样的表情了。”
五条悟皱眉,伸出手摸索到夏油杰脸上让他别乱看。

全是精液味。
在手上干了之后味道虽然不明显但仔细闻还是有的,夏油杰抓起五条悟的手放在嘴边一节一节的亲,眼神就好像在看一个相处许久的恋人。
五条悟还是忍不住想叫出声来,最开始是为了和夏油杰赌气,到后来就直接叫出来了,可能是因为昨天做久了今天头有些晕乎乎的,五条悟盯着天花板,总感觉眼前一片模糊,等等……天花板……模糊……

五条悟的眼睛慢慢变得有聚焦,虽然视线还有些模糊但并不怎么影响他看东西,他向下瞟去,发现夏油杰正托着他的腰向前顶,眼神里都是欲火在燃烧,脸颊上的汗珠滑落挂在下巴上,轻微的红晕看起来让人觉得他整个人都充满着一股浓浓的色气。

五条悟看呆了,以至于夏油杰都发现他复明了他都没反应过来。
“悟?”
怎么说呢?要说之前五条悟看不见时眼神和表情都很诱人,但现在夏油杰才发现原来五条悟眼睛有神时其实更诱人。就像是星光中闪烁着的宝石,挂上了一层水雾和红晕,躲闪着视线自己偷偷藏起羞涩。

“我靠你是想到了什么啊!又变大了!”
五条悟自从看清了现在他和夏油杰的处境之后就觉得羞耻的不行,自己就这么和铁兄弟做了,还是好几次!还是对方先主动的!
“悟,你答应我别杀了我行吗?”
“不可能!”

五条悟刚说完就忍不住翻白眼,这姿势太深让还是新手的他有些吃力,夏油杰都看他爽到翻白眼了还想着杀他,还真是无情啊,干脆直接一通到胃,五条悟的表情在一瞬间崩坏,津液和眼泪一起从不同的地方流出来,加上视觉冲击让他忍不住潮吹了出来,一小股淫水从后穴喷出。
“悟怎么跟女人一样,是因为太爽了吗?”
“你他妈……”

五条悟忍不住发火,眼泪一股脑都从眼睛里流出来,五条悟控制不住委屈,还被自己的眼泪惊到了,夏油杰看他这样,不禁心疼起来,但又被五条悟的这副表情感到有很大的成就感。
他终于哭了!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看我哭你很高兴吗?”
“高兴。”
“?”
五条悟早就射了,他本来想自己爽完就推开夏油杰,让他自己哪凉快哪待着去,但他没想到,腰软了,腿软了,就连声音都变软了, 自己挪动一下都嫌累,更别说推开夏油杰了, 就算是平时都有可能不行。

最后五条悟受不了了,直接勾着夏油杰的脖子顶过去说让他快点射,的确,效果立竿见影,夏油杰起初很意外,后来又笑着说五条悟还真是适合当个魅魔。五条悟不知道他这是被夸了还是被骂了,恍神间就被内射了。

第二天,五条悟就搬出去住了,他突然发现以前和夏油杰住的时候还真是危险,还好以前没瞎,要是瞎了他估计早就动手了。
“你真的不留下来吗?”
仔细看夏油杰真的比他失明之前瘦了好多,再加上失落的表情就显得更可怜了。

“不,老子现在能和你说话,已经是对你最大的宽容了,你不用装可怜,要不是我经历过,还真就会信你这副表情。”
很好,老子现在没有朋友了,因为朋友背叛了老子!也不能说是背叛,这……这应该算侵犯!
从那时起,五条悟就再也没理过夏油杰,他心想可能以后也不会再有别的朋友了吧?毕竟夏油杰的确是一个无可挑剔的人,但除了那件事。

“所以你俩现在……绝交了?”
“是我的错。”
夏油杰突然有些后悔了,他不该那样对悟的,或许这个地方真的不适合他。
理子和灰原的死就是正确的吗?
“杰!”

夏油杰杰缓缓回头,就看见五条悟气急败坏的走过来,脸红着抓着衣角大喊:“都怪你,要不是因为你,我现在也不会变成这样!”

自从五条悟由两个人一起睡变成了一个人,起初觉得有些没劲,甚至是孤独,突然从两个人变成一个人,平时连一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晚上也睡不着,因为白天睡多了,晚上就容易想些别的,想着想着就硬了。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五条悟想靠自己和前面解决一下,结果哪个都不行,手冲技术是小事,但!射不出来!
对,射不出来,甚至想靠后面解决,但五条悟的尊严不允许,如果变成了习惯,就真的回不去了!

好想让杰……不!真是够烦的,怎么能被这种俗气的欲望冲昏了头脑?我五条悟,即便是忍着,在这高专宿舍楼跳下去,也不会去找他夏油杰说一句话!
“那你搬回来吧。”
很无奈,要想鱼和熊掌兼得,目前是不可能的事了,五条悟的内心,现在是又不爽又羞耻,明明说好了,自己永远不被俗气的欲望冲昏了头脑的不行,为了尊严也要用出我最强咒术师的强大意志力摧毁这凡人之躯带来的一切欲望!

“好。”

end

45 Likes

happy ending了,哇哦,所以果然只要小五主动一点,杰就不会有时间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也就可以白头偕老了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