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的幸福生活(猫猫夏五)

平安夜,宠物医院的所有人都放假了,只留家入医生值夜班。她一边面无表情地看搞笑综艺,一边开了今晚的第三罐啤酒,在易拉罐被拉开时发出小小的“砰”声的同时,她听见门口传来了猫叫,以及爪子刨门的声音。
家入硝子思考了一下,起身,开门,一只大白猫咪贴着她的小腿溜了进来,长毛柔软的触感让人不忍心拒绝。
大白猫不是一个猫来的,他灵活地跳到桌上,放下一直叼在嘴里的一只灰扑扑跟老鼠似的小猫,软乎乎地喵喵叫,用头去蹭家入硝子,仿佛在求她帮帮忙。
小猫看起来差不多三个月大,一只爪子受了伤,奄奄一息。家入硝子心想救了它也收不到医药费,但是……她看见大白猫焦急地舔着小黑猫,用毛茸茸软乎乎的肚皮去温暖小猫的身体。
好吧,放他们这样迎来圣诞节,而不施以援手,看起来会被神明降罪呢。
家入医生妙手回春,救治了小黑猫,还给小黑猫输了营养液,把它送进了观察室。
大白猫站在观察室外,着急地转圈圈。但是观察室里除了小黑猫还有其他猫咪病患,野猫不能进去,免得有疾病传染。
“不过你看起来很干净的样子啊。”家入医生把白猫抱起来。白猫有一身柔软顺滑的白毛毛,蓬松的大尾巴像一条上好的猫毯。他乖乖地躺在她怀里,小声地喵,仿佛在说:“我是一只超级乖、超级有礼貌的好猫!”
好猫被宠物医生洗了个澡又做了驱虫,放进观察室。他扒着小黑猫的观察笼看了好一会儿,确定小黑猫没事了,就跑过来贴着家入硝子躺倒,露出毛茸茸的肚皮表示感谢。
家入硝子撸了个爽。
大约是觉得自己付不起诊金只得以身相抵,白猫自觉充当起宠物医院的看板猫,每进来一个人,他都积极跑过去迎接。因为白猫有一双蓝宝石般的漂亮大眼睛,又毛茸茸雪白白的,非常美丽可爱,每个客人都忍不住要摸摸他。
几天后,在宠物医院打工的高中生伏黑惠回到宠物医院,一推门就看到一只蓬松的大猫歪着头,用蓝盈盈的眼睛看着他,娇滴滴地“喵”了一声。
“………………五条老师怎么会在这里啊?!”高中生瞳孔地震。
“诶呀,原来他是有名字吗?”家入硝子端着咖啡走过来,习惯性地摸了摸大猫的头,遗憾地说,“是家养的猫吗?难怪这么乖。啊,好可惜,我还说留下来做猫咪客服。”
“乖?不是,这个不是重点……”伏黑惠摇了摇头,把满脑子的吐槽甩出去,“他经常在一户姓五条的人家附近活动,平时会多管闲事地教导附近街区的小流浪猫生存技巧,所以才叫他五条老师。”
“原来如此,”家入硝子挠着白猫的下巴,白猫眯着眼睛大声呼噜,仿佛一辆小摩托车,“难怪他会带一只爪子受伤的小猫来向人类求助。如果你没有家,就做我的小猫好吗?”
五条猫猫嗲嗲地“喵”了一声,用毛茸茸的小脑袋蹭硝子的手心。
家入硝子为五条猫猫取名为“悟”。她本来以为这是一只很乖巧的漂亮猫咪,自己血赚,然而在确定自己有了长期饭票之后,白色的恶魔猫咪显露出他真实的性格:也称不上不乖,但是哪里有热闹,它都一定要去看看热闹、推波助澜一爪就是了。
“悟!松口!放杰下来自己走!”家人硝子一抬头看见白猫又叼着小黑猫走来走去,忍不住吼他。
“杰”是悟带来求医的小猫的名字,是一只短毛黑色公猫。他的左前爪被捕鼠夹夹住了,经过救治也保不住,只能截去,变成了一只残疾小猫。正因如此,悟对杰有些过度的保护欲,总是叼着他走来走去,给他舔毛,把它藏在自己软绵绵热乎乎的怀里睡觉,好吃的罐罐也都让给杰吃。
在悟的悉心照养下,杰很快就从灰扑扑的“小老鼠”变成了圆滚滚的小猫咪,柔软的骨骼也迅速拉长,渐渐显露出未来矫健的身姿和流畅结实的肌肉线条,证据就是现在悟叼着杰走来走去时,半大的黑猫尽管竭力将自己蜷缩起来,屁股和尾巴仍不免蹭着地面。
家入硝子从悟嘴里把杰解救出来,捏着后颈皮拎着不断挣扎以示不满的黑猫。
“喵喵喵!”大白猫着急地立起来,两只前爪搭在家入硝子身上,仿佛在催促她把自己的小猫还回来。
宠物医生无奈地把黑猫放在手边的桌子上,白猫立刻原地起跳,巨大的身体无声地落在桌面上。他绕着黑猫走了一圈,小心翼翼地嗅闻着,确定他没有沾染上什么危险的气息,才安心地卧下,把黑猫圈在自己怀里,细心地给他舔毛。
黑猫发出心满意足的呼噜声,缩在白猫怀里,在温暖柔软的毛肚皮上幸福地踩奶,很快就睡着了。
看着盘成一个颜色不太均匀、但都在均匀起伏的猫团,家入硝子毫不犹豫地把手塞进两只猫咪紧紧贴合的缝隙中。
啊,好温暖。
冬天过去,杰年岁见长,如今已有七个月大,身形也颇有大猫的模样,看起来将来不会比悟的体型小太多,十足又一辆猫猫车。同时,家入硝子惊讶地发现:原来小猫咪也是有叛逆期的。
猫咪喜欢高处,悟也不例外。不做看板工作时,他很喜欢趴在吊柜上俯瞰整个医院,偶尔还会抓准时机,从高处跳到伏黑惠头上,换来高中生不堪重负的一声怒吼,以此为乐、乐此不疲。但杰是一只残疾的小猫咪,很难像悟一样身手矫捷。奶猫时期的杰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不能像悟一样轻松跳到高处,但随着他渐渐长大,猫咪忽然发现,自己和悟是不一样的。
杰舔了舔自己残缺的前爪,金色的眼瞳一眨不眨。
夏天来临时,杰开始吃不下饭,就连过去最爱吃的罐罐也只是敷衍地舔两口,就找个角落卧着浅眠。家入硝子和悟都很着急,一个换着法儿做好吃的生骨肉,一个不时就用脑袋把黑猫拱到食盆前,“嗷嗷”叫着催他吃饭,最后甚至焦虑得自己也吃不下猫粮,大把大把掉毛,搞得宠物医院每天都跟下大雪似的。
“心疼心疼你爹,”家入硝子一边和黑猫谈心,一边发愁地撸着它失去光泽的黑毛毛,“那么肥的肚子都饿没了,我以后捏什么?”
杰不耐烦地用后脚踢开家入硝子的手,换了个方向埋头苦睡,也不知道是不爱听哪一句。
家入硝子叹了口气,报复性地捏了捏他黑色的肉垫。
猫咪也会苦夏么?
为了帮助杰打起精神,悟每天都跟杰贴在一起,坚持不懈地帮他舔毛,时不时用头去蹭蹭杰。
“他这是在做什么?”伏黑惠不解地问。
家入硝子回答:“猫咪头部会分泌表达积极情绪的荷尔蒙,大概是想把快乐分给杰一些吧。”
好在上天没有辜负苦心猫猫,随着夏末一场凉雨降下,黑猫杰恢复了胃口,开始正常进食,体重稳步回升。家入硝子也对医院做出一些小改装,加装了许多落脚点,让杰也能轻松跳到高处。与格外亲人、喜欢营业的悟不同,长大后的杰是完全不粘人的高冷酷猫咪,医院客人多一点,他就会沉默地跳到自己最高处的“王座”上,用金色的眼睛审视着整个空间,目光中充满猫猫的不屑。
外表是百分百酷哥的伏黑惠,内心还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孩子,从他会偷偷写《猫咪观察日记》一事中可见一斑。有一天,他一边给悟梳毛,一边装作若无其事地向家入硝子提起:“杰会给五条老师舔毛。”
他一直称呼悟为“五条老师”这件事也让家入硝子感叹这真是一个富有童心的孩子。
“很正常,感情好的猫猫就会互相舔毛。”
伏黑惠不解:“不是说地位高的猫才会舔地位低的猫吗?”
“猫咪的社会阶层比较复杂。”家入硝子说,“他们只是单纯感情好而已吧?”
好像有点好过头了——因高中生的话而留心起自家两只猫咪的行为的家入硝子,在经过几天的观察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两只猫咪不仅喜欢互相帮忙打理毛发,还总是贴在一起,并排前行,恨不得把尾巴搭在对方身上;玩耍时也很相亲相爱,只会象征性地打闹很短暂的时间,也不会互相抢玩具;悟工作时,杰就趴在高处看着他;吃饭时杰总会让悟先吃,而悟也会把最好吃的留给杰,从不争抢;睡觉也总要贴在一起,盘成漂亮的猫猫团……以家入硝子的专业目光来看,这有点像猫猫情侣的互动模式。
想多了吧。家入硝子故意把白猫抱走,行动不太方便的黑猫一跃而起,沉默地跟在她脚边,眼睛一眨不眨地仰头看着医生怀里快溢出来的大白猫。

52 Likes

天啊,太可爱了

哈特软软:yum::yum::yum:

太好了,吃到猫饭,再吃不到猫饭我的精神病要一触即发了 :face_holding_back_tears:

我去 我喜欢吃饭:heart_eyes::heart_eyes::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

哇啊啊啊好可爱 被杰咪悟咪萌晕~

天哪我也想揉营业中的五条猫猫……软绵绵又娇又甜的大猫猫,我亲亲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