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我们之间(夏油杰死前回穿

*【回光返照】:指人死前的最后挣扎

*summary:

夏油杰在死前的某一刹那意外掉入了时间缝隙回到了过去,去了却执念,也是重温旧梦.

*适配bgm:《glow》

3 Likes

“我们之间是什么……?”

“杰。”

“喂,醒一醒啊。”

“别装了杰,我知道你醒了。”

“杰……快醒醒,醒……”

“夏油杰———”

夏油杰混沌的思绪在梦与现实间游离不定,耳边那道声音却始终聒噪不停,并且越发不耐烦起来。

那道未睡醒的低哑声线还带着稚气,与梦境中那缠着白色绷带的青年毫不相符。梦中的人唇瓣开合,仿佛吐露出了什么极其重要的话语,可他一个字都听不见。

他说了什么,究竟是什么。

“夏油杰!”

掌心与拳头相撞发出沉闷的响声。夏油杰半梦半醒间的敏锐地伸出手,精准且迅猛地接住了即将落在他脸上的拳头。

夏油杰缓缓睁眼,梦中之人的身形渐渐淡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头白发睡得乱翘的少年,和那片霸道闯入视野,侵占所有色感的静谧蓝大海与天。

差点得手的五条悟明显还在状况外,震惊于夏油杰迅猛的反应:“你不是睡着了吗?”

因为这样的情况,未来还会发生许多次啊。

他早已习惯了这个人的一举一动,连他坏心眼的捉弄都能预判一二,像是刻进骨子里的肌肉记忆。

夏油杰忍不住收紧握住五条悟拳头的手,直至微微颤抖。

太好了,是十五岁的五条悟,干净得如同一张白纸,还未被他玷污半点的悟。

这其实是夏油杰灵魂回溯的第二天。

因为前一天晚上担心再睁眼就会回到未来而迟迟不敢入睡,再加上和悟打了一架后太消耗体力,他几乎被梦魇缠了整个晚上。

梦中全是铺天盖地的雪白,和巷口那如血般的残阳。

他那时正要和悟做最后的临别,他开玩笑似的,向他索要最后的诅咒。然而下一秒便突然被拉入了一个时空缝隙,只记得那人开合的薄唇,和未来得及听清的话语。

这些画面一遍又一遍重现,无限循环,夏油杰的魇也越来越深,导致五条悟一直以为他睡梦间嘴里喊的人是他。

的确是他,但又不是他。

“我听你断断续续一直叫我,还以为你早醒了想捉弄我,谁知道你是真不清醒,”五条悟一边穿着衣服一边不停地抱怨着,丝毫听不出对自己冲动出手的行为有半分愧疚。他转头朝夏油杰狡黠一笑,少年无拘无束的肆意模样看得夏油杰心口发烫:“还以为你是爱上了老子,苦于相思,夜有所梦呢~”

夏油杰不幸地被说中,思索着该如何回话才不至于刚来就掉马,幸而五条悟并未好奇他的反应,推着他就往山下赶。

“快点儿啦,杰明明答应给我买红豆饼的,看在杰做了噩梦的份上,就勉为其难地先原谅你一下吧。”

夏油杰踏出宿舍大门,看见楼外被风吹了一夜,早已散作一地的樱花花瓣堆,又想起了昨天他问悟的那个问题。

“悟,你觉得我们之间,是什么?”

他问出这个问题时,他们正坐在一家装潢少女的甜品店内,俩人脸上都挂了点彩,很明显是打完架并且刚从夜蛾办公室里出来。

想来这还是记忆中他们第一次动手,容易冲动的年纪总是会因为一些没头没脑的小事产生口角。

但那都是小事,还可以用打架这种方式解决。

“同期生啊,不然还能是什么?”五条悟舔了舔沾满糖霜的手指,狐疑地看向对面只点了一杯冰咖啡,含着虚伪笑容的夏油杰。

“情感方面。”

“……死对头?”

“死对头会共享一个甜品桌?”夏油杰笑着示意悟手中的甜点。

“那当然了,你可别指望请我吃一次甜点就能收买我!!”五条悟面露不屑,似乎很不满意夏油杰的不识好歹。

“好好好,那就死对头吧。”夏油杰举双手表示投降,笑得无可奈何。

悟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

彼时,五条悟拖着夏油杰风风火火地跑下山,又路过了那家甜品店。

夏油杰余光瞥见门口的招牌换了新,好像在搞什么活动,上面贴满了精美漂亮的甜品。

不好。夏油杰心道,他还没来得及侧身挡住五条悟的视线,后者已经敏锐地捕捉到那抹特惠活动专用色彩,然后自然连贯地调转方向,不带任何停顿地拉着夏油杰在那个招牌前刹住了脚。

果然啊……夏油杰汗颜。五条悟俨然已经成了甜品敏感体。

“哇塞,本周限定双层草莓芒果舒芙蕾松饼哎!!”

五条悟第一注意力果然被印在上面精致的甜点吸引,然后他才看见特大的手写标题。

“……情侣活动?”

夏油杰心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趁五条悟拽着他的手松劲,准备悄悄跑路,然而一只脚还没迈出去就被五条悟一把拖住,扭头便对上了他扑闪扑闪的星星眼:

“杰……”

“如果是想让我陪你假扮情侣那还是别想了,悟。”

“不要嘛……这可是情侣限定哎!!杰最好啦———”五条悟委屈巴巴地用星星眼闪着电。

“不可以哦,就算假扮也拿不出证据来啊悟。”夏油杰扭头拒绝眼神交流,心想不可能当众来个兄弟间纯净的友谊吻吧。

“杰,我真的会伤心的哦……”

“请便吧。”

“真的会哭出来哦……”五条悟眨巴眨巴眼也挤不出一滴泪水。

“………”

———

结果夏油杰最后还是在五条悟的死缠烂打下屈服了,放任对方将自己托进隔壁照相馆拍情侣照。

“悟,现在你还觉得我们是死对头?”

换衣服时,夏油杰突然又问出了那个问题。

“啊?杰怎么像个追着男友讨要名份的女高中生一样婆婆妈妈的,还要亲口说出的承诺?”五条悟受不了般一脸嫌弃地望向夏油杰。

然而对上了对方的眼睛后五条悟却噤了声。

又是那样的神情……在甜品店也是这样的,每次触及的刹那间总是会被异样的情绪击中,五条悟心想。

搞什么啊还认真的?

“算是……朋友吧。”

虽然表面是那么回事实际上还是思考了一下认真回答的五条悟别扭地回答。他本就毫无社交经验,被问到这种情感方面的问题,竟也显露出几分少年人应有的青涩。

好可爱。

心里这般想着的夏油杰只是故作惊讶地挑眉调侃道:

“算是……?朋友?会有朋友和你一起拍情侣照片?”

这很明显触及到了五条悟这种粗神经怪的知识盲区。

这不是朋友间的互帮互助吗?为什么重点会在拍情侣照?等等,为什么这些问题越来越怪了?

五条悟一头问号,好在他隐约察觉出了点儿什么,潜意识告诉他应该收住这个走向。

“好嘛,挚友,挚友总行了吧。”

“挚友”这个词,对于认识不到一个月甚至还打了一架的他们俩来说确实显得过于苍白无力,几乎称得上扯淡。五条悟硬尬着等待夏油杰的嘲讽,然而夏油杰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好像得到了令他满意的答案,转身向更衣室外走去。

挚友啊,那倒是。

毕竟,我们可是当了一辈子的挚友。

后来的一切都如夏油杰预料的那般如期进行着,他们在短短三年间成了“最强”、“问题学生头号组合”,以及,彼此间不可替代的挚友。

一转眼,这已经是第三年了,夏油杰比谁都清楚这一年的到来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他很快就要告别眼前这个不属于他的悟,迎接另一个时空,属于他的死亡。

黄粱一梦也罢,总得带点儿什么回去吧。夏油杰这般想着。

———

有一天,他们接了个非市区的任务,完事后夏油杰硬是被五条悟大半夜拽上山去看星星。

这要放在以前,夏油杰一定会被悟的任性和死缠烂打撒娇行为给烦得不行。

但现在,他反而希望悟能多搞点这种幺蛾子,再任性一点,对他的依赖再多一点。

然而铁打的咒术师也敌不过夜晚山上的寒风,夏油杰看着冷得抖成筛子的五条悟,无奈之下只得硬着头皮在寒夜中勉强收集了一些树枝,又唤出一只火系小咒灵点火,支起一小簇火。

“杰,星星真的好美。”两人坐在火堆旁,五条悟抬头望着头顶的星空迟迟回不了神。夏油杰在一旁往火堆里添加柴火,头都不抬一下。

“嗯,我知道。”

“太敷衍了吧杰,好歹保持一点少年人应有的——哎”

五条悟十分不满地转过头来,正准备数落夏油杰不懂浪漫。结果下一秒就因为仰头时间过长而有些短暂眩晕,身体失衡作势向后倒去。

然而想象中的痛感却并为到来,他被人眼疾手快地伸手接住,顺着惯性撞进了对方温暖的怀抱。

而当夏油杰把他从后方整个揽住,无比清晰感觉到五条悟温热的呼吸擦过他的侧颈,和自己漏跳一拍的心脏时,便觉得这下是玩完了。

“杰?”

五条悟见夏油杰迟迟未放开他,便抬头去看,却一不小心闯进了一汪从未见过的寒潭。他从来没见过夏油杰露出这样的表情,像是无可奈何,又更像是忍无可忍。有种奇怪的感觉自五条悟心口蔓延,密密麻麻遍及全身。

他不知道的是,夏油杰此刻深陷于怎样要命的挣扎中;他不知道的是,他抬眸的那一瞬间所展露的,是任何一片璀璨星河都无法比拟的碧蓝色风光。

肢体接触这种事,不论是在以前还是“现在”,都是难以避免且时时都有的,从前是因为他那时也年少,不懂情与爱,总是把这样或那样的感觉归结于青春期。而当他终于成长到足以正视自己的“爱”时,早已为时过晚。

至于现在,夏油杰是来了却执念的,而不是来给悟徒增烦恼的,不论是哪一个时间段,多少个平行时空的悟,他都希望悟能无忧无虑地走过这三年。所以他小心翼翼,克制而谨慎,哪怕是朋友间正常的接触,他也不超过五秒便借口挣脱。

可如今,这样好的时机,这样让人沉醉的梦中之景,几乎就要脱口而出的话和下意识想要做点儿什么的冲动,都变作枪口抵在夏油杰脑门上,一旦扣下扳机,一切就都化作了乌有。

从挚友变成爱人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夏油杰不知道,但绝不可能比现如今更好。

比起让悟平白承受这爱的枷锁,他宁愿不去说不去做,如此便可扼杀掉他们若有若无的朦胧爱意。即使它早已在它他心中肆意盛开,绽放的玫瑰荆棘将他囚禁于此,永远也不能脱身。

短短几秒沉默的时间,夏油杰恢复平静。

“没事,悟,要不然枕在我腿上看?”

“行啊。”免费的人肉靠垫,不枕白不枕。五条悟欢呼着“杰最好啦”,毫无负担地枕在了夏油杰腿上。

然而困意很快便取代了兴奋感,漫天星光逐渐变得模糊,五条悟枕着温暖的火光,睡着了。

夏油杰垂眼细细端详着五条悟的睡颜,看他睡着后变得更加柔和的眉眼,蝴蝶翅膀般微微颤动的雪白睫毛,微张的粉唇看上去十分柔软。

夏油杰俯身在五条悟唇间犹豫片刻,最终还是落在了他额间的雪白发丝上。

悟,至少这一刻,我们也算是爱人了吧?

下一秒,五条悟毫无征兆地睁开了眼,碧蓝的眼眸中带着点计划得逞的狡猾,漫天繁星点缀在里面,灿烂地近乎夺目。

“被我逮到了吧,杰~”

夏油杰瞪大双眼,根本没想过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还未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就猛然察觉到有一股不容抗拒的力量拉扯着他,要将他拉回那黑夜的间隙。

执念了却,回溯结束。

时间,空间都瞬间慢了下来,扭曲着要转回正轨,然而夏油杰却始终瞪大眼睛,硬是将眨眼间的空间时间延长了数秒。

因为那一刻,他分明看见五条悟的唇瓣又一次开合,却依旧听不见;放慢数拍的凝结画面中,只有那一双蓝宝石般的眼睛,岿然不动地用那存在穿越上亿光年的星河浪漫,向他传递着爱的信息。

爱,爱,全都是爱,全部都是爱。

夏油杰又回到了未来的那个时间节点。

他依旧瞪大双眼,不过从俯视变为了仰视;眼间缠着绷带的五条悟,站在背光巷口,依旧开口说着什么。

两种场景下的他们微妙地重合在了一起,不同的是他血染全身,也始终无法看清那人湛蓝的眼眸。

原来他所有美好与执念都藏在了那三年。三年,黄粱一梦,不过弹指挥间,最终还是回到了他原本要走的路上来。

夏油杰两次都未能听清五条悟说的话,可他忽然间觉得,他好像知道悟说了什么了。

五条悟,我可太爱你了啊。夏油杰想。

于是下一秒,五条悟便看见,那个曾口口声声说着“无法真心笑出来”的人,在那一刻,露出了一个久违的,有些傻气的笑容。与那年他脱口而出“挚友”时所绽放的笑颜如出一辙。

就好像这十年从未有过,他们还是从前的他们,还停留在那个冲动、热烈的年纪,肆意张扬。

他说:“悟早就知道了吧。”

他说:“下辈子做恋人吧。”

原来是这样。

五条悟缓缓蹲下身,揽过夏油杰冰冷的残躯。

因为是杰,所以,

下辈子一定要做恋人啊……

【尾声】

我们之间是什么?

你中生我,我中生你。我的爱与青春,都和你有关。

-END-

8 Likes

【感谢观看!第一次发论坛,下面是无意义碎碎念】

·剧情相关:

1.杰的心理描写部分仅我个人理解,仅作参考;悟的也是,最后悟所说的话,我也不敢妄加揣测,但站在cp粉的观点上,夏油杰最后一定是感受到了五条悟的爱,因此在尾声加了两句夏油的话。

2.由于留白和发散很多(说实话我也写得很迷糊)比如两个空间的交错和五条悟究竟是否有过去的那段记忆……但这种模糊我擅自将它定义为夏五戳死我的磕点()

·瞎扯淡部分(全为个人单方面解读):

这篇真的是浓缩了所有夏五最戳我的点,算是对他们的解读吧。

在我看来,他们都是不曾后悔的,心里门儿清,所以哪怕有再大的对立面和隔阂也无法斩断他们之间的感情。

个人觉得他们之间所拥有的是超脱友谊、爱情、亲情,高于一切的宝贵之物;所以他们走在各自的路上难有交集,也再无法回到过去,但爱始终藏在心底。

于是又联系到夏油杰死前的笑,我想出了这种回忆杀式了却执念的叙述方式,且尽力让它变得连贯且合理,想重点突出那种“早已存在的爱却充满遗憾”(可能不太成功,因为确实有很多漏洞,但已经是我的水平上限了OTZ)

这种感觉就很像飞蛾扑火那样义无反顾又轰轰烈烈,假设他们就这样循环,杰进入时空缝隙将“爱”提前植入五条悟到脑中,于是有了尾声那里“悟早就知道了吧”【关于爱,关于我们】,于是形成闭环。但哪怕重来一万个一模一样的结局我也甘之如饴,因为这就是爱。

这也是我磕夏五磕的如此坚决又长久的原因,在他们身上感觉找到了人与人之间情感羁绊的最高点,那就是超脱一切,无关一切的真挚,这样致命的吸引力让我为之而狂。

(好像说了看上去很高尚的话)实际上我想表达的只有三点:1.我的cp是真的 2.我的cp天下第一 3.我爱他们

【以上全都是2022年写的,说实话这篇有很多东西要改但将就了。今年是搞夏五的第四年了,很遗憾由于种种原因只有这一篇能发TT】

如果看到这里,真的非常感谢:sob: (鞠躬)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