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夏油杰二三事(短篇合集)

是发在微博的几个小短篇,想了想搬过来存档一下,一共三个故事,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再写一点…希望有机会还能再写几篇写得真的很爽
三个互相独立的小故事,没有因果关系,怕影响阅读体验会分三天发这样
感谢大家能点进来!收获打发时间时的一点小乐趣,如果你能喜欢那就更好不过啦

4 Likes

【第一件事:夏油杰的学生证】

“五条,夜蛾让你过去把资料补了。”硝子抱着一大叠自己的资料,回来通知五条悟。

五条悟闻言“啊”了一声,不情不愿地起身往夜蛾办公室去。和资料有关的事他向来不爱做,战斗报告不爱写,毕业资料他也只是随便找了几张证明交上去。

其实现在好很多了,战斗报告还会糊几个字,起码他还能找出几张资料出来填了交上去。要搁以前他金贵的手是不愿在这上面多花功夫的。

夜蛾抽出他交的资料,摊开来了就四张纸,对着他说:“悟,你交这么点怎么给你开毕业证明?连个学生证都没有。”

咒术高专的管理比起一般的学校算松散很多了,但毕业这件大事也不是能随意糊弄的。显然五条悟就是懒散惯了。夜蛾就这事严肃地训了他好一会,最后把这四张纸往他怀里一塞,让他明天全补齐了再送过来。

五条悟掏了掏耳朵,往自己宿舍走去。真不明白毕个业怎么也这么麻烦?

他象征性地又填了几张夜蛾提到的要交的资料,这回一打纸总算有了点厚度,五条悟啧啧摇头,满意地欣赏自己奋斗二十分钟的成果。

哪用明天,五条悟拿起这堆纸就要往夜蛾办公室去。脚踏出门时一个激灵突然想起夜蛾说的什么学生证。

他想了好一会,也没想起这玩意在哪。其实大部分高专学生的学生证还是带在身上的,但五条悟任务多,四处跑,加上之前有一次不小心弄丢学生证后听说补办手续十分繁杂,他就再也没带在身上过了。

五条悟烦躁地回过身,在自己的房间里到处翻翻找找,半天愣是没找到。在他都想放弃去再补办一份的时候,脑子灵光一现,往衣柜里的的衣服口袋摸去。

感谢他突如其来的灵感,在几百年没穿过的外套口袋里摸到了一张硬硬的小卡片。

五条悟松了口气,他才不想真去补办,麻烦死了。他抽出那张卡片就带着自己的资料去找夜蛾。

夜蛾看到他没过多久又回来了,不确定地问了一句:“都齐了?”

五条悟胡乱点着头,把手里的一堆东西都递给他,想着这回总该可以了吧,迈开腿就往外走。

刚走到门口又被叫住:“悟。”

五条悟有点不耐烦地回头,“啊?还有缺的啊?”

夜蛾静静盯着他,没正面回答他的话,语气沉静:“你自己看看你交的东西。”

五条悟挠挠头,不解地走上前,在目光触及夜蛾手中的东西的时候,浑身一顿,所有表情都褪去了,只留下一副孩童般迷茫不知所措的神情。

所有思考的能力都被抽离了,他眨了眨眼,似乎是在确认自己有没有看错了,突如其来的思绪如同滚滚雷鸣炸在他的脑海里。

“……去换自己的来。”夜蛾叹了口气,半天说出了这么句话。

五条悟有些恍惚地接过了夏油杰的学生证,上面浅浅微笑的照片被岁月磨得都有些褪色,轻轻薄薄的一张卡片,像块石头压得他长久地沉默着。

仿佛游戏里碰到关键物品时弹出的提示,夏油杰的学生证怎么会在他的外套里呢。

当时他弄丢了学生证,拉着夏油杰找了半天无果,回去的路上郁闷地抱怨着一点也不想去补办。

学生证丢了会被夜蛾骂的,夏油杰提醒他。

五条悟本就苦闷的脸色又耷拉了下来,大叫着不公平,明明两个人一块出的任务怎么就他的学生证被弄丢了。

夏油杰被这毫无理由的迁怒逗笑了,还要落井下石,细数起五条悟的粗心来。

五条悟越听越烦心,趁着夏油杰说话的功夫,出其不意地把手伸进夏油杰的裤子口袋一掏,捞出了夏油杰的学生证揣自己兜里。

“现在我有学生证了,丢东西的人是杰。”他贼兮兮地笑着,手死死摁在放着夏油杰学生证的口袋以防夏油杰来争抢。

夏油杰被这一套搞得哭笑不得,无语地让他赶紧把学生证还回来。

五条悟装得头头是道:“杰想要那只能自己去补办了。”

闹了几轮,五条悟甚至连无下限都开了,就是不把卡还回去。最后夏油杰无可奈何地把他的卡给补办了,并恶狠狠地控诉办卡流程复杂,所以办好的卡归他了。

夏油杰可能抱着五条悟会把自己的新卡要回来的心情试图刺激他,没想到五条悟没脸没皮地哦了一声,大发慈悲地摆摆手,说杰想要就给杰好了,那么帅的照片天天被杰看到了真是便宜杰了。

夏油杰气得失语,差点拉着他出去比试比试。两个人吵吵闹闹了一会,最后的结果就是互相留着各自的学生证。

用到学生证的地方很少,可以说这就是一张证明身份的卡片,久而久之五条悟都快忘了这码事了。

那他的学生证就在夏油杰那了。

夏油杰的房间还留着原来布置,等他们毕业后估计就被一扫而空了。五条悟推开门,打量这个同样很熟悉的房间。夏油杰有强迫症一样,东西都桩桩件件的摆得清楚,相比之下五条悟的房间简直是乱七八糟。

夏油杰称自己一点都看不得五条悟杂乱无章的房间,最开始还会帮着收拾些,结果发现一点用都没有,过不了多久又恢复了原样,因此之前都是五条悟来夏油杰房间跑得积极。

五条悟开了几个抽屉就找到他的学生证了,好好地放在床头的小抽屉里,比夏油杰自己的新多了。

找到了自己的卡,五条悟三进夜蛾办公室,把学生证递给了他。夜蛾显然不放心他,这回细细地检查过了才放他离开。

“对了,杰的学生证……给他折了吧。”夜蛾在他身后出声。

五条悟点点头,回去的路上掏出夏油杰的学生证,他盯了很久,久到都不认识夏油杰这几个字了。

最后又把卡塞回口袋,学着夏油杰把卡放在自己床头的抽屉里。

干嘛要我来帮他折啊,自己弄去。五条悟合上抽屉前想着。

那张卡静静地待在抽屉里,丝毫不觉时间流逝。

再重见天日的时候,一个戴着眼罩的白发男人将它拿出,嘴里轻声说:“知道把别人的学生证捡回来,不记得把自己的给拿走?”

一张卡片当然说不出话。上面有着被岁月磨蚀过后看不太清的青涩脸颊,那个人笑得太过温柔,让五条悟恍惚觉得下一秒弯弯的嘴角就会泄出熟悉的音节。

“悟。”

19 Likes

是两篇刀一篇糖这种配置…玻珠是个很爱在短篇发刀子的人(心虚)(对手指)

1 Like

:melting_face::tired_face::smiling_face_with_tear::sob::pleading_face:下辈子再一起吧

1 Like

【第二件事:夏油杰有了男朋友】

这个消息传到五条悟耳朵里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今天是不是愚人节?

很遗憾,他把手机屏幕摁亮,发现不是。

第二个想法是什么?男朋友?男人和男人怎么能在一起?

这对于现在脑子里还残余着点封建思想的五条悟来说太过惊骇世俗了。他还问过夏油杰的理想型是什么样的,夏油杰当时看着他摇摇头,只是微笑,不说话,他还觉得奇怪呢。

现在看来,一切都有迹可循。

最后一个想法有点阴暗,有点意外,比男的和男的还能交往这件事更让五条悟感到无所适从。

他在想,如果能和男的在一起,杰怎么没想过和他在一起呢。

这个念头转瞬即逝,但多少在五条悟心里留了个影。使他由此产生的心酸,别扭都有了点可以追溯的苗头。

灰原看他半天没反应,紧张兮兮地说:“学长,你别对夏油学长有偏见。”

这事是怎么传到五条悟这的呢?真的是意外。

今天夏油杰说出去有事,五条悟没放在心上。但没了他的陪伴,五条悟只能一个人在高专消磨时光。

把能烦的人都烦了个遍,夏油杰还没回来。五条悟不肯承认自己心里呼之欲出的思念,在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时候眼里揣着期待八百次往高专门口瞟去。

结果看到了慌里慌张的灰原出任务,没来得及打招呼,灰原就直奔角落的七海而去。

五条悟挑了挑眉,正是没事干找乐子的时候,一点没有冒犯他人隐私的自觉,悄无声息出现在两人身旁。

“七海,你说夏油学长怎么交了个男朋友呢……啊!五条学长?!”灰原正说着话,看到一旁脸色不太好的五条悟,被吓了一大跳。

这事他还没打算和五条悟说,来找七海是因为心里实在惊吓太过,拿不定主意,只能来问问自己这位靠谱的同窗。

但在五条悟的威逼利诱下,这事的知情者又多出一位。他只得把来龙去脉一点一点地说清楚。

今天他出任务归来,刚好在东京市区碰上了夏油杰。走近后还没等他问个好,就看见夏油杰跟前有个男孩,原来他是在和别人说话。

当然不能上前打扰,他快靠近夏油杰的步伐顿了,接着就听见夏油杰说:

“谈恋爱?我是没问题,但得藏好了,别让我爸妈知道了。”

灰原在原地愣住了,消化这话的功夫就被夏油杰看见了。夏油杰一点没有东窗事发的觉悟,反倒如往常般温和地笑了笑,说:“是灰原啊?好巧。”

灰原僵硬地点了点头,也扯出笑,突然变得很客气,说:“学长,我先回学校了,你先忙你的,再见!”

脚底抹油似的就跑了,他没忍住好奇,回头一看,夏油杰温温柔柔地摸了摸男孩的头,男孩更直接,在大街上就抱住了夏油杰。没看错的话他还在夏油杰怀里蹭了蹭,而夏油杰回抱住了他。

妈呀。

灰原的心仿若雷劈,他见证了什么……

夏油学长……原来是个同性恋?!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就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正在和男朋友互诉衷肠。

他把这些小心翼翼地对五条悟说了,五条悟脸色空白一瞬后比他当时还精彩,灰原顿时就松了口气,果然不是他反应太大,这事儿连和夏油学长天天走一块的五条学长都得愣半天呢。

他一向崇拜夏油杰,此刻意识到自己把这事讲出来也许会对他造成不好的影响,看五条悟迟迟不回应,他心里有点慌,反倒像个经验者一般劝道:“五条学长,夏油学长……虽然比较特殊,但我们还是好朋友,我们不支持他还能怎么办呢?”

他偷偷看了眼七海,看到七海对他翻了个白眼,紧张自己是不是什么话没说好。

五条悟回过神来,突然有点较劲,再怎么样夏油杰竟然一点没告诉他,最后还是从灰原这得知的,他作为夏油杰的好朋友连这点知情权都保不住那还算什么好朋友?

一想到他在夏油杰那甚至被排除好朋友这个可能性了,心里堵得难受,大着声音,不知道要说给谁听:“那肯定,这算什么?哈哈,我回头问问他去。”

五条悟这笑声干巴巴的,没多说什么就离开了。灰原拉着七海,担心地看着五条悟,有个大胆的猜测:“不会是五条学长失恋了看夏油学长谈恋爱心里难受吧?怎么这个表情……唉,我是不是不该在背后乱说这些的……”

七海让他别想那么多,这事也就当没见到过。

五条悟没了玩的心思,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夏油杰的房间。

他后知后觉感到有点生气,他在夏油杰面前什么事都抖出去了,一点秘密都没给自己藏。结果夏油杰闷声干大事,他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谈恋爱,还是交了个男朋友。

但他残存的理智也告诉他,万不能拿“男朋友”这三个有别于社会认知的字刺激夏油杰,夏油杰绝对会不好受的。

他是什么殿堂级别的好朋友,这时候竟然还在想这些。

夏油杰是什么不合格的朋友,竟然让他一个人在这琢磨这些。

就这样,毫无所知的夏油杰回来了。

“悟?怎么在这?”夏油杰打开房门,有点惊讶地问道。

按他的认知,五条悟应该在外面随便哪里玩才对,他是决计受不了一个人坐在宿舍里的。

“呵,你还知道回来。”五条悟看着他,面色冷淡。

夏油杰当即花了两秒想自己又是哪里惹到他了,搜索无果,他只能向五条悟寻求答案:“怎么了?”

“这话应该我问杰才对吧?”

“啊?”

“我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

夏油杰是真的摸不着头脑,一脸迷惑地看向五条悟。

“你今天出去干嘛,我都知道了!”五条悟看夏油杰还在装傻,更觉友情遭到了挑战。瞧瞧,夏油杰还想瞒他。

“哦。”夏油杰平淡地点了点头,还是很奇怪地看着五条悟。

五条悟恨铁不成钢,说:“这事又没啥,我又不会怎么你。你怎么都不告诉我?”

你怎么能不告诉我?而是让我从别人那得知关于你的消息?

最后一句话才是他想问的,说完他隐秘地瞄了眼夏油杰,刚好和夏油杰的视线撞了个满怀。

……

夏油杰不解,但还是很实诚地收下同窗的关心:“就是一点家事,没什么好说的。”

瞧瞧,家事。

五条悟心里燃起种莫名的情绪,燎得他喘不过气。夏油杰极具领土意识地将男朋友划入家庭的范围,而他五条悟只是一个外人。这个区别让五条悟很不快。

“你和他才认识多久?”他忍不住情绪,问了句。他和夏油杰相处一年多,就没见夏油杰身边有这号男的,说明两人可能刚认识没多久,夏油杰竟然就能说这是家里人。而他们刚认识的时候还在天天打架。

五条悟心里很不舒服。

“肯定很久了啊,悟,你今天好奇怪。”夏油杰答道,还是一脸莫名地看着五条悟。

很久。

这个词通过耳蜗砸在五条悟的脑袋里,砸得嗡嗡作响。他不合时宜地想,原来有一个人和杰相处了这么久,见识过杰那么多时光。

五条悟和夏油杰莫名其妙冷战了。

两个当事人还没说什么,灰原就心惊胆战起来。他先去找了五条悟,诚惶诚恐地问:“五条学长,还是因为那件事吗?”

五条悟没心思想多的,敷衍道:“没事,因为别的。”

灰原放不下心,又去找了夏油杰,愧疚道:“夏油学长……那天对不起,是我把你的事告诉了五条学长,但我没再说了,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夏油杰没什么反应,和气地说:“噢,我说悟怎么知道。没事。”

灰原更觉得夏油学长真是个好人。

而五条悟觉得夏油杰真不是个人。

他们已经很久没这样过了。会打架,但不会吵架,还是吵的冷架。

除了刚开始那会,吵完架通常是他先低头更多,他早已把夏油杰看作自己人,脸面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他喜欢抬杠,看夏油杰露出不同平常的愤怒模样,也可以低头,哄得夏油杰不着南北。

哈哈,好吧,夏油杰哄他比较多,他只负责低头。

所以夏油杰怎么还不来哄他?已经一天了。

五条悟愤愤地想着,夏油杰不仅没来哄他,反而又跑去了市区,据他推测,估计又去找小男朋友去了。

夏油杰已经有了比他们更亲密的关系,所以夏油杰以后会哄别的男人而不是他。五条悟更不可能低头了,因为夏油杰很可能不会哄他。

搞笑,显得他多在意似的。

作为好朋友,夏油杰不应该回以一个同等重要的地位给他吗?

有一点点难过,一点点而已。五条悟又想。

这么一个大帅哥在夏油杰跟前,夏油杰眼瞎了吧怎么不来追求他?要是夏油杰追他的话他也是可以勉强同意的。

有一点点嫉妒,一点点不甘,一点点委屈。一点点而已。

上层没去关注他们之间的貌合神离,转头派了个双人任务下来,指定五条悟和夏油杰去。

于是夏油杰回到高专后又去找了五条悟,如同之前一般询问过事前准备。

五条悟明显缺乏交流兴趣,“嗯”“哦”“啊”“知道了”,寥寥几句回应了夏油杰对于任务的长篇大论。

这让夏油杰有些不爽,他俩之间现在已经很少有隔夜仇了,五条悟这幅不配合的态度让他恼火。而且他都不知道这次又是怎么吵起来的。

因为他扔下五条悟下山处理自己的事了?

但即使是好朋友也应该有自己的时间不是吗?

夏油杰直接问了:“悟,要怎样?”

要怎样?

闻言,五条悟的反应比刚刚生动多了:“你还知道有我这个人啊。”

五条悟勾了勾嘴角,欠欠地笑了一下,吊儿郎当的,眼里却没有一丝笑意,上下半张脸如同分了家般泾渭分明。

“你什么意思?”

“就这个意思。”

讲不下去了。

夏油杰抬手召唤出咒灵,朝窗外扬了扬下巴,“走吧。”

行了,现在是不一样了。对他只知道打打杀杀,对小男朋友百般呵护。连同这两天压抑的怒火一块燃烧,以摧枯拉朽之势经过五条悟的大脑。心里太不是滋味了,酸的,苦的,啥调料罐都打翻在里边了。

正好,他得发泄发泄。

五条悟闷声就往下跳,手臂一撑,腰带着身体一扭,人就不见了踪影。夏油杰动作顿了,随即坐着咒灵快步飞了出去,看到五条悟安稳地落在了地上才安心降落。

五条悟不讲章法地随意使用术式,属于是在耍无赖了。夏油杰咒灵数量庞大,但登记的只在少数,架不住五条悟这样的攻势,他到底没有气到失去理智地大放咒灵,渐渐落到了下风。

他认命地抬手认输,使得五条悟即将喷薄而出的咒力将将转弯,打向身后的空地处。

不解气。五条悟看着夏油杰朝他走过来,想,心里还是闷。

夏油杰把宿舍偷藏的饮料都拿了出来递给五条悟,求和意味明显,“喏,说说吧,我又怎么你了?”

五条悟接过饮料,不说话,不是在生气,是后知后觉这场闹剧太尴尬。

全然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他该怎么说?知道别人的秘密不道德,自己不爽就对夏油杰甩脸色不理智。最重要的是,五条悟突然想到,自己为什么怒火滔天?

这个反应……

只是因为夏油杰不告诉他?这个借口拙劣得站不住脚。

但五条悟不是个擅长自我纠结的人。

他说:“杰,我发现我好像接受不了。”

这话来得突然,夏油杰疑惑地问:“接受不了什么?”

“你怎么突然有了男朋友。”

“我怎么突然有了男朋友?”

“啊。”

“啊?”

两个鸡同鸭讲的人大眼瞪小眼一阵,夏油杰的反应出乎五条悟的想象,面色惊讶不似作伪,“不是,我是在问,我哪来的男朋友?”

“我怎么知道?问你啊。”

“我……”夏油杰噎了一下,一字一句认真澄清:“我没有男朋友啊,我又不是gay。”

“你为什么会这样想啊??”夏油杰目带怀疑地打量着五条悟,似乎还没从刚刚的惊愕中回过神来。

“啊?”五条悟愣愣地回望他,复制粘贴般重复着几秒前夏油杰的反应。

“悟,你是不是得给我好好解释一下?”这几天五条悟的古怪举动终于有了原因,夏油杰哭笑不得,又匪夷所思。

五条悟终于意识到自己好像是误会了,在面对夏油杰的逼问时,他反而悄然松了口气,同时一抹纳罕的失落淡淡飘过。

原来夏油杰不喜欢男的啊。

五条悟好好解释了一番,夏油杰也好好解释了一番。

原来那个男孩是他表弟,上国中的年纪就偷偷谈了恋爱,和女朋友在这附近游玩约会,便顺便来找了趟夏油杰。

是亲戚啊。

五条悟当即眉开眼笑:“表弟啊,有什么好藏的?下次我也要和你一起出去。”

“没下次了,他们都回家了。”夏油杰扶额。

“那也太可惜了,我还没见到表弟呢。”

“那是我表弟吧。”

“有什么区别?”五条悟睨他。

夏油杰无奈地胡乱点头附和。

五条悟这人吧,有时候脑回路挺清奇的。

他突发奇想,问夏油杰:“杰要真是gay的话肯定会第一个来追我对吧?”

听到这种臭屁自恋的话,夏油杰翻了个白眼,“你想多了。”

“我就知道啊……”五条悟还没来得及继续沾沾自喜下去,就听夏油杰毫不留情地拒绝,大受震撼,“啊?”

“有什么好啊的?别说是gay,我是女生也不会来追你。”夏油杰笑眯眯地继续打击道,故意报复着五条悟对他的误会和冷淡。

“你真是最没品的人,杰。”五条悟撇撇嘴,叹了口气,夏油杰油盐不进,虽然早知听不到想要的答案,但内心还是失望一瞬。

如果变成gay,如果他会有一个男朋友,那一定,不,现在变成可能了,会是夏油杰。

这确实是他问出这个问题时心里自然而然产生的想法。

五条悟低迷的样子让夏油杰有些举棋不定了,什么时候五条悟还会这么伤春悲秋了?

夏油杰想戳戳他,没想到五条悟还开了无下限。感受到他的靠近,五条悟抬了抬眼皮,凉凉地说道:“呵呵,我不跟欣赏不了我的人接触。”

“你幼不幼稚啊。”夏油杰无语地收回手。

“我幼稚啊,总有人喜欢幼稚的。有人没品味,我太可怜他了。”五条悟阴阳怪气,冷哼一声。

“你怎么知道他不喜欢幼稚的?”夏油杰没忍住,话不过大脑。

结果就是五条悟眼睛一瞬亮起,嘴角快压不住,冲夏油杰抛了好几个媚眼,“呦,这么有品味?我就知道我的魅力……”

夏油杰冷笑两声,把桌上空了的易拉罐砸向他,这回无下限解开了,易拉罐精准落在五条悟怀里。

“原来是这样,对、对不起夏油学长!”灰原脸涨得通红,后悔自己前几天一时冲动口吐狂言。

“没事,下次注意点就好了。”夏油杰摇摇头,语气轻柔。

五条悟探了个头,笑嘻嘻道:“夏油学长不会计较这些的。”

夏油杰收了平和的模样,转过头瞪了五条悟一眼,五条悟靠在他肩上笑得更欢了。

灰原的眼珠溜溜在两人间打转,心想,夏油学长真的没有男朋友吗?

他突然想到之前五条悟不寻常的反应,顺便关心道:“五条学长,你之前没失恋吧?看你当时好像很难过的样子。”

闭嘴吧灰原。

五条悟止住了笑,回答时还不忘调侃夏油杰,“我可不像某人,没有男朋友。”

至于很难过什么的,都是放屁。

夏油杰显然被他的话吸引了注意,没多关注灰原的后半段话。

“老师有对象了吗?”虎杖兴奋地盯着五条悟,身旁的钉崎同样兴趣十足,后面的伏黑显然不想参与到这个话题当中,独自出神。

“对象啊……”五条悟重复着,眨了眨眼,像是想到什么开心的事,嘴角不自觉上扬,“肯定有啊。”

“谁啊?”

“在哪在哪?”

“不在这。”五条悟的回答一下浇灭了大家的热情,又进一步勾起了两人的好奇心。

钉崎追问道:“那夏油老师呢?他有女朋友吗?”

五条悟这回笑得很贼:“他有个男朋友。”

钉崎:“……哦。”

虎杖:“……哇。”

伏黑:“……”

“怎么是这个反应?!”五条悟不满地大喊道。

“我说,要骗人也找个好点的理由吧。”钉崎说,虎杖在一旁点点头表示自己的支持。

伏黑动了动唇,似乎想说点什么,看了眼五条悟,又放弃了。

“算了算了。”钉崎挥挥手,转身走去,“没意思,购物去了。你俩,帮我拿东西。”

五条悟周围一下子空空荡荡。

他拿出电话,熟练地拨出一个号码,短暂的等待后电话就被接通,他迫不及待地抱怨道:“杰!我刚刚告诉一年级你有个男朋友,他们都不信!”

电话传过来的声音有点失真,听得出笑意满满:“那怎么办?我的男朋友要没有名分了。”

“哎呀,你赶紧回来,什么破任务啊还有多久才能结束?你的男朋友要等急了。”

“快了,这次想要什么样的伴手礼?”

10.番外.道听途说

后来,一年级不知从哪听说的,夏油老师有个男朋友。

最可怕的是。

那个人是五条悟。

据知情人爆料,这件事早在十一年前就有了眉目。

知情人家入医生透露,当年她听说夏油杰有男朋友这事的时候,已经不是个乌龙了,而是真的!

吓得她当天眉头紧锁满带愁容地多抽了两根烟。

人渣也有迷途知返的权利,她决定看看怎么回事。同性恋可不是什么小事啊夏油。

她怀抱着担忧去了同窗的宿舍。

据家入硝子转述,她最后悔的就是那天去找了夏油杰。

宿舍门虚掩着,家入硝子推门而入,看见她要找的人腿上坐了另一个高大的身影,有一头张扬的白发。夏油搂着五条,两个人亲得难舍难分。

家入硝子沉默了两秒,出去又抽了根烟,在白雾中思考自己能不能跳级,留级也行。

一年级又找到了位知情人士,七海先生。

七海先生也听说了一些事情。

当年他的同窗灰原过意不去,要请夏油和再次前来的表弟吃饭,当然,五条悟也死皮赖脸跟着了,并且趁时间还早拉着夏油杰先去买了限量甜品。

灰原先过去了,发现表弟也到了。灰原是个认真的人,诚挚地与表弟道了个歉,在表弟一头雾水的时候解释了当初对他和夏油学长的误会。

表弟摸摸头,一摆手,笑,这有啥的。

夏油杰和五条悟提着大包甜品归来,五条悟热情地将袋子里的东西分给表弟。

表弟拿着精致的小蛋糕,脱口而出:“谢谢表嫂!”

在场所有人都愣了。

最后五条悟反应过来,嬉皮笑脸地应了声:“诶!不用谢!”

夏油杰掐了他一把,什么也没说。

灰原尴尬地连摆手,“不……不不,我刚刚说啦,夏油学长没男朋友,是我误会了。”

表弟:啊?

这顿饭吃得挺不自在的。

五条悟除外。

他看上去好像心情很好。

6 Likes

【第三件事:夏油杰的提问箱】

这里是 夏油杰 的主页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说…

[匿名]2014.03.26
夏油大人!你也开始玩这个啦!
[夏油杰]
被菜菜子推荐了,很有意思。
[追问]2014.03.26
:laughing::laughing:

[匿名]2014.03.27
夏油大人!你今天想吃鲷鱼烧了对吧对吧?!xx街的超级好吃!
[夏油杰]
你们两个啊,等我忙完就一起去买吧。
[追问]2014.03.27
哦耶!夏油大人加油!

[匿名]2014.05.19
夏油大人,记得报销单反。对了,让我下午先探索一下,为了以后能拍出美美的照片~
[夏油杰]
哈哈,知道了,放你一下午的假。这季度猴子的账单整理好了吧?
[追问]2014.05.19
放心吧~都在你桌子上了。

[匿名]2014.07.28
夏油……日本太无聊了,我回非洲去给你带点特产。
[夏油杰]
记得回来就行。

[匿名]2015.09.06
大帅哥^^
[夏油杰]
谢谢^^

[匿名]2015.12.27
夏油大人,今天出去碰到了传说中的最强咒术师!!吓死啦。
赞:1
[夏油杰]
这样啊。
[追问]2015.12.27
诶?不愧是夏油大人!好平淡的反应,果然夏油大人才是最强!
踩:1

[匿名]2016.01.03
夏油大人,今天又碰到他了,好奇怪,他盯着我们看了好久。
[夏油杰]
没事,别在意。
踩:1
[追问]2016.01.03
是叫五条悟吗?到底是什么人啊……
[夏油杰]
先回来吧。

[匿名]2016.01.03

[夏油杰]

[匿名]2016.01.04

[夏油杰]

[匿名]2016.01.05
你好无聊,还玩这个。

[匿名]2016.01.06
你们盘星教真闲。

[匿名]2016.01.07
干嘛不理我?

[匿名]2016.01.08
鲷鱼烧好吃吗?
[夏油杰]
还可以。
[追问]2016.01.08
还以为你变哑巴了。
[追问]2016.01.08
你不是不喜欢吃甜的吗?
[夏油杰]
陪她们去吃。
[追问]2016.01.09
哦。

[匿名]2016.01.11
味道就那样吧,还不如xx的喜久福。
[夏油杰]
我会向她们推荐的。
[追问]2016.01.12
还有xx,xx……,这些都还可以吧。
[夏油杰]
甜的吃多了会蛀牙。
[追问]2016.01.13
要你管。
[夏油杰]
我说菜菜子和美美子。
踩:1
[追问]2016.01.13
和你一起吃甜品简直是在玷污美好心情。
赞:1

[匿名]2016.01.20
换手机号了?
[夏油杰]
嗯。
[追问]2016.01.20
之前那个呢。
[夏油杰]
没用了,扔了。

[匿名]2016.01.21
那想联系以前的人怎么办?
[夏油杰]
没有想联系的人。
踩:1

[匿名]2016.01.23
一个都没有?
[夏油杰]
没什么好联系的。

[匿名]2016.01.25
他们想找你怎么办?
[夏油杰]
没人想找我。

[匿名]2016.01.26
有。

[匿名]2016.02.02
酒好难喝。
[夏油杰]
喝不了别喝。
[追问]2016.02.02
夏油杰好傻逼。
[夏油杰]
……浇一盆冷水能醒酒。
[追问]2016.02.02
谁醉了?
[夏油杰]
问你呢,谁醉了?
[追问]2016.02.02
我有一个朋友,他的朋友和他吵了一架,他觉得他朋友是不识好歹的大傻逼,我也这么觉得。
[夏油杰]
……
[追问]2016.02.02
明明是之前那个路边摊子的鲷鱼烧比较好吃。
[夏油杰]
……
[追问]2016.02.02
我说的那些东西都是他和我一起吃过的。
[夏油杰]
是挺好吃的。
[追问]2016.02.02
是吧,但我感觉现在的味道没之前好了,不知道为什么。
[夏油杰]
一样的味道吧。
[追问]2016.02.02
我朋友的那个朋友其实是他男朋友。
[夏油杰]
哦。
[追问]2016.02.02
吵架算分手吗?
[夏油杰]
回答已删除

[匿名]2016.02.03
昨天喝醉了,手机被人拿走了,不知道那人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夏油杰]
嗯。
[追问]2016.02.03
删了什么?
[夏油杰]
没什么。
[追问]2016.02.03
生日快乐。
[夏油杰]
谢谢。

[匿名]2016.03.15
好奇你的感情经历。
[夏油杰]
空白。
[追问]2016.03.16
放屁。

[匿名]2016.03.26
喜欢什么类型?我猜下,感觉是又高又帅,又强又聪明的那种,唉,全身都是优点呢。
[夏油杰]
喜欢笨点的。
[追问]2016.03.27
你有病。

[匿名]2016.04.01
理想型什么样?
[夏油杰]
就那样。
[追问]2016.04.01
就那样是哪样?
[夏油杰]
嗯……五条悟认识吗,就他那样吧。
[追问]2016.04.01
真的假的呀?
[夏油杰]
愚人节快乐。
[追问]2016.04.01
想掐死你。

[匿名]2016.04.03
肯定谈过恋爱吧,对方是什么样的人?

[匿名]2016.04.07
对象生气了一般会怎么哄呢?

[匿名]2016.06.30
这不是提问箱吗?问你话怎么不回答?

[匿名]2016.07.01
飞欧洲了。

[匿名]2016.07.03
不喜欢吃甜的一个人来买什么喜久福?还说带小孩买的,骗子。
[夏油杰]
?你不是去欧洲了
[追问]2016.07.03
回来了。

[匿名]2016.07.04
你在喜久福这充会员干嘛?
[夏油杰]
密码1207。
[追问]2016.07.04
谁要刷你的卡,你这密码怎么回事?
[夏油杰]
随便设的。

[匿名]2016.07.05
充这么多钱,你对象知道不会生气吧?
[夏油杰]
他不喜欢吃这个。
[追问]2016.07.05

[匿名]2016.07.06

[匿名]2016.07.07

[匿名]2016.07.09
你对象谁啊?
[夏油杰]
我还以为你知道。
[追问]2016.07.09
谁啊?

[匿名]2016.07.11
谁啊?

[匿名]2016.07.15
夏油大人!今天看到白头发超级大帅哥五条悟了,他说他和你认识,他是你的谁啊?
[夏油杰]
以前一个同学。
[追问]2016.07.15
?不是吧
[追问]2016.07.16
真的吗?
[追问]2016.07.17
可他好像和你很熟,只是同学而已吗?
[夏油杰]
一起上过学不就是同学。
[追问]2016.07.17
那一起上过床的是什么?

[匿名]2016.07.18
你是在害羞还是干嘛?

[匿名]2016.07.20
告诉你个劲爆的八卦。
[夏油杰]

[追问]2016.07.21
我朋友男朋友养胃。
[夏油杰]
那你每次还爽得嗷嗷叫?
[追问]2016.07.21
装的。
[追问]2016.07.21
你没搞错吧,是我朋友,不是我。
[夏油杰]
你朋友挺有趣的,该装的东西每次都说装不下了,只靠后面就射出来也能装?看来我国的gv产业即将繁荣发展了。
[追问]2016.07.22
哇哦,你第一次说这么多话。

[匿名]2016.07.25
那你顺便给我解释解释吵架就算分手了吗?
[夏油杰]
你觉得呢。
[追问]2016.07.26
看情况吧,看对方是怎么想的。
[夏油杰]
好巧,我也这么觉得。
踩:1

[匿名]2016.12.07
hi
[夏油杰]
hi

[匿名]2016.12.07
然后呢?
[夏油杰]
什么然后?

[匿名]2016.12.07
你干嘛把会员卡密码设成今天?
[夏油杰]
想设就设了。

[匿名]2016.12.07
感觉邪教把你害得不轻,你真的有病。
[夏油杰]
今天好像是我初恋生日。
[追问]2016.12.07
什么叫好像?你连这都记不清你有认真谈恋爱吗??
[夏油杰]
有吧。
[追问]2016.12.07
不想和渣男说话。

[匿名]2016.12.07
初恋是个什么样的人?
[夏油杰]
挺可爱的人。

[匿名]2016.12.07
可爱在哪里?
[夏油杰]
爱问乱七八糟的问题。

[匿名]2016.12.07
什么问题乱七八糟了,是你不好好回答。
[夏油杰]
我不是在好好回答吗?
[追问]2016.12.07
撒谎精。
[夏油杰]
生日快乐,我不骗你。

[匿名]2016.12.20
问个真心的问题。
[夏油杰]
什么?
[追问]2016.12.20
你要认真回答。
[夏油杰]
你说。
[追问]2016.12.20
我今天吃黄油土豆还是三方六呢?北海道的黄油土豆超棒,不过三方六也不错呢。
[夏油杰]
……黄油土豆。和东京的有什么区别?
[追问]2016.12.20
那不一样,北海道的黄油超级香。

[匿名]2017.01.01
新年快乐。
[夏油杰]
新年快乐。

[匿名]2017.11.05
你又搞什么花招?

[匿名]2017.11.06
竹下通的可丽饼好吃吗。
[夏油杰]
一般。
[追问]2017.11.07
为什么这么爱找麻烦,爱出风头的家伙。

[匿名]2017.12.23
……
[夏油杰]

[追问]2017.12.23
今天还有心情上线,很有信心?
[夏油杰]
哈哈,上来注销账号。

[匿名]2017.12.23
注不注销有什么区别,看不下去自己的满屏谎话了?
[夏油杰]
哪有谎话?
[追问]2017.12.23
也是,你这个人最擅长的是装聋作哑,不管什么时候在哪里都是这样。
[夏油杰]
之前的手机卡扔了是因为有个傻瓜一直发短信,不是不想联系,不能联系,没必要联系,怎么说都行。谈过一场恋爱,对方说他是个全身都是优点的人,哈哈,他说这话的样子很可爱。闹脾气的时候会哄他,买个甜品就消气了。吵架应该算分手吧,没必要和与你敌对的人继续下去,他应该也会这么想。没有对象,只有一个傻乎乎的前任。这么说你又要生气了,好吧,是个很聪明的前任,不然也不会找到这来。还有什么吗……没了吧。那么明天见,悟。

[匿名]2017.12.23
……谁问你话了?自以为是。

这里是 夏油杰 的主页。

确认注销该账号?
确认。
……
返回。

1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