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蓝月亮爱人(连载中)

东京男大夏油杰20岁×高专教师五条悟25岁
ooc致歉;
HE请放心,文笔简陋自行避雷


“夏油前辈,我喜欢你。”女孩子的一句话震惊住了面前的两位大学生,夏油杰看着女孩弯着腰递到面前的情书,直截了当了拒绝了“抱歉,我不喜欢你。”
女孩子直起身子,眼中满是错愕,她低下头将情书紧紧抓在手里转身就跑开了。
铃木向太揽过夏油杰的肩膀说:“你小子可以呀,自从你替我打了那场篮球赛之后,天天都有人给你表白,你是不是该感谢感谢我呢。”说完铃木向太用身体轻轻撞了一下夏油杰。
夏油杰将他搭在自己肩膀的手拍掉后说:“我谢你什么,谢谢你让我感到很苦恼?”
铃木向太不以为然将两只手手揣进裤兜里,转到夏油杰前面倒着行走:“这有什么可苦恼的,你趁机还能找个自己喜欢的,开展一段甜蜜恋爱呢,你说是不是,夏油宝贝。”说完铃木向太朝夏油杰抛了个媚眼。
夏油杰直接无视掉他的话直接从他身边绕过去继续向前走去,铃木向太停在原地朝夏油杰背影说道:“喂,阿杰,等等我啊。”


铃木向太在夏油杰旁边问道:“为什么要拒绝呢?”
“因为不喜欢。”
铃木向将双手枕在脑后,“你喜欢什么样的,也没有听你说过,主要是也没见过你喜欢哪个女孩子,真是奇怪。”铃木向太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下脚步:“你不会喜欢男的吧!”说完他抱住自己上下打连着夏油杰。
夏油杰无语道:“我不喜欢男的,只是没遇到心动的人而已。”
铃木向太似信非信点了点头:“下午没课,要不要吃完午饭去打台球?”
“不,我要去兼职了。”夏油杰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那好吧。”铃木向太掏出手机跟其他人发去了邀请信息。


夏油杰骑着单车行驶在去兼职的路上
『今天应该就会发工资了,晚上吃点什么呢,买点荞麦面,冰箱里还有一些菜,回去时候得买些鸡蛋…』
正当夏油杰想着午饭要吃什么时候,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夏油杰的大脑没有转过来,身体已经开始行动了,他猛地一拐单车把手失去了平衡直接摔在了地上,夏油杰忍着膝盖传来的疼痛站了起来,看着眼前比自己还要高一些的背影。
他一头竖起来的白发,夏油杰并未注意到脑后的绷带,满脸担忧的询问道:“先生,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了?”
那个人听到声音转过了身,当夏油杰看到他眼上缠着绷带时明显愣了一下,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差点撞到一个盲人。
那个人轻轻开口:“你在跟我说话?”
夏油杰看着他淡粉色的唇瓣张张合合,语毕微微上翘的嘴角散发一种勾人的魔力。夏油杰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失态了,微微发烫的脸颊让他羞耻的低下了头,连忙道歉道:“对不起先生,我不是有意一直看着你的,刚才我骑车时候走神了,并未注意到你,不知道有没有伤到你。”
夏油杰见他并未回答,从兜里掏出纸和笔写上自己的联系方式,微微鞠躬双手举到他的面前:“这是我的电话,如果你那里感觉不舒服随时联系我,我会负责的。”
对方伸手拿走了夏油杰手中的便签,当夏油杰抬起头时候面前已经没有人了。
夏油杰在原地往四周看了一圈也没有看到那位盲人,正当夏油杰以为自己刚才出现了幻觉时候,眼睛瞥到了地上的工作证,夏油杰弯腰捡了起来。
上面是照片就是他刚才见到的那个盲人,旁边就是其他信息,“五条悟,咒术高专老师。”夏油杰在脑子搜索这个学校,他不知道东京还有这种学校。
他把工作证放在兜里想着下次见面还给五条悟。
在他扶起单车时候突然想起来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五条先生是盲人,我还给他留便签!!!他怎么看我的联系方式!!我太蠢了吧,天呐。』夏油杰又往乐观的方向想着『五条先生应该有家人或者朋友,他们会告诉他我的电话的,所以不用太担心了,得快点去兼职了,快要迟到了。』
说着夏油杰揉了揉膝盖,骑上了单车。


夏油杰把垃圾扔到后门的垃圾桶里,回到了更衣室脱下工作服,店长走进来:“辛苦了,夏油君。”
“不辛苦,店长。”夏油杰穿上自己的外套,背上书包朝店长说:“我走了,明天见。”
“好,路上慢点。”


夏油杰回到家,已经晚上九点半了,夏油杰从冰箱里拿出来剩余的菜,煮了一碗荞麦面。
吃完后,简单洗了个澡,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想到了五条悟直接坐起身,从外套口袋里拿出五条悟的工作证,他拿出手机搜索咒术高专。
“咒术师教育机构。”夏油杰读着手机百度搜的信息,他盯着屏幕片刻后将其息屏放在一旁。
躺在床上看着五条悟工作证上面的照片。
他很好奇绷带下面是怎么样的眼睛,就算看不到眼睛,他感觉五条悟也一定长得很俊美,毕竟那么高的身高还有跟模特一样的身材,夏油杰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夏油杰感觉有人站在自己的床边,迷迷糊糊看到一个人影,瞬间脑子清醒睁开眼睛连忙打开床边的台灯,看清楚来人是五条悟。
“五条先生?”夏油杰坐起身诧异的接着问道:“你怎么来了?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家,怎么进来的啊?”
五条悟迈开长腿直接跨坐在夏油杰身上:“我自有我的办法。”
“你有事吗?五条先生。”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五条悟反问道。
夏油杰摇了摇头:“不是。”
五条悟手指轻抚着夏油杰的嘴唇,“我看你今天一直看着我的嘴唇。”手离开对方的嘴唇后,又将手指放在了自己的唇上接着说道:“你想和我接吻?”
夏油杰感觉自己的脸发烫,他没想到对方这么直白,五条悟见他不说话,一只手拖起来他的脸,从脸往下移动,轻轻拂过他的脖颈胸膛直到下面。
五条悟调侃道:“嘴上不说,下面可比上面诚实的多。”说完他就贴上了夏油杰的嘴唇。
夏油杰一时间瞪大的眼睛忘记了呼吸,五条悟与他拉开一段距离,从他身上下面移到他的双腿中间。
夏油杰缓过劲后疑惑的问道:“五条先生,你要干什么?”
五条悟拉下他的短裤说道:“做更快乐的事情。”说完他就张开了嘴,夏油杰慌乱的喊道:“不行,五条先生。”

“五条先生。”夏油杰被闹钟吵醒,想起来自己做的梦,猛地坐起身掀开被子,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低声骂了一句混蛋。
夏油杰冲了个澡,将自己脏掉的内裤洗干净挂在阳台,他站在洗漱间的镜子前看着自己的嘴唇,他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下唇,回味着梦里的触感,五条先生的嘴唇就像棉花糖一样。
“我在想什么啊?”夏油杰拧开手龙头捧起水扑向自己的脸。
『才见过一面就做这样的梦,还梦/遗了,夏油杰你真是个混蛋』夏油杰在心里暗暗骂道。


一切收拾完毕后,夏油杰背起书包出了门

15 Likes

蹲蹲

蹲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