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快乐(DK清晨口交,69)

 

一个周日清晨。

五条悟在喉咙里模糊咕哝了一声,从光怪陆离的梦里挣扎出逐渐清醒的神志、在过量的信息涌入中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夏油杰还很安详的睡脸。

 

他的挚友的黑色长发散在洁白的枕头上,额发略微有些凌乱地搭在舒展的细长眉眼上,一副沉眠在梦中没有醒来的样子。五条悟在被窝里伸了个懒腰,有小心注意到没有打扰到夏油杰,将睡意驱散了几分之后,开始很新奇地凝视着面前的夏油杰的睡颜。

 

休息日早晨他比夏油杰早醒的机会并不多,一般醒了也会窝回去睡回笼觉,这个视角可以说算是比较难得。

 

昨夜夏油杰出了一个单人任务回来,又陪着他在宿舍里滚了一晚上的床单,出活又出力,善后也是他来的,五条悟缠着他要到凌晨,两个人在纠缠在被褥里精疲力竭地沉沉睡去,现在夏油杰脸上隐约的一丝疲惫感也是有所由来的,只能说,生活将这位小哥压榨得不轻,也难怪他现在睡得很沉。

 

而五条悟越看自己男朋友越满意,心想这英俊脸蛋可真是世间罕有,闭上眼睛看起来更帅了,简直就比我差了那么一丝丝。他满心欣赏恋人晨间睡颜的甜蜜,看了一会儿就情不自禁地上前“啾”地亲了亲夏油杰的鼻尖。

 

夏油杰的呼吸顿了一下,若有所觉地微微皱起眉头,但很快就舒展开来,继续沉睡着,呼吸均匀,没有苏醒的迹象。五条悟看得有趣,索性又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很轻,只在鼻子上留下一点湿痕,夏油杰连眉头都没有皱,继续沉沉睡着。

 

五条悟又盯了一会儿,目光灼灼,苍蓝色的眼瞳里闪着光芒。

他似乎是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像是潜水一样一躬身、直接向被窝里钻了下去。

 

 

 

 

夏油杰醒过来的时候,没想到会是这副光景。

他只感觉身下有一股热意传来,妥帖地包裹着自己的下体。双腿之间传来满含湿润的热量,有什么柔软湿滑的东西深深地缠裹着他下腹的那份昂扬的重量,情欲如蚀骨之蛆般麻痒,大腿中间却凉飕飕的,稍微下意识地夹紧大腿之后,大腿内侧却传来暖绒绒的触感和轻微的瘙痒,好像还有些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模糊的“唔唔”哼叫声……?

 

夏油杰霍然睁开眼睛。他有些搞不清楚地看着天花板,意识还在朦胧的状态里,却莫名地感觉到了不对。手臂向着旁边下意识地伸出去,摸了个空。没人,而且连被褥都变凉了。

 

但是,下半身的这个热度——

 

夏油杰低头看见两腿间凸起的那一大坨被被子蒙住的,身体先于大脑,反应迅速地一把把被子掀开。

 

 

 

 

五条悟钻到被子里,鼻子在夏油杰的大腿根部拱了拱,循着气味嗅了一下,六眼在昏暗的环境里晶亮,很快就隔着内裤寻到了目的地。可能是早上的缘故,昨夜在他屁股里射了好几次的那根鸡巴正鼓起一包,像是处在晨勃的阶段,不软不硬的,虽然没有完全硬起来、捅到他屁股里的状态那么可观,但也不可小觑。

 

五条悟隔着内裤舔了两口,尝到一点咸味。阴茎在他似有似无的挑弄下似乎胀大了一点,五条悟含着裹在内裤布料里的龟头,双手将被子悄悄掀起了一点,去看这个正在他嘴巴里胀大的大家伙的主人。还在熟睡,呼吸沉沉,没有什么苏醒的迹象。

 

于是五条悟用舌尖弹了弹嘴巴里的那颗圆润的龟头,脸上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再次把被子蒙上了,扑在夏油杰的两腿之间专心玩他的阴茎。

他平常其实不怎么给夏油杰口交,技术远远没有擅长用喉咙吞东西的夏油杰那么纯熟又细致,但也不至于无从下手。实践出真知,夏油杰算是好老师,那五条悟也一定是好学生,虽然他天生嘴巴小喉咙也浅,但这点称不上先天劣势的小难处可难不住最强。

五条悟摸黑把夏油杰的内裤从胯骨上褪下来,趴在他完全赤裸的胯间,终于跟这根鸡巴零距离接触。说起来,平常做爱的时候,五条悟还真没有几次跟这家伙认真地打过几次招呼,倒是被操得迷惑的时候被夏油杰用拔出来的鸡巴拍脸、叫他舔,那时候的五条悟早就被操得迷迷糊糊,夏油杰说要他口他就去口了,还真没有怎么认真仔细地观察过这根总是把他操得欲仙欲死的鸡巴。

 

五条悟将鼻尖先埋在根部上方的阴毛里,感受着熟悉的恋人私处的气味。夏油杰是体毛比较旺盛的类型——五条悟也没有见过其他人的,但比起他自己来讲,夏油杰算是毛比较多的类型,下腹的阴毛茂盛,跟他本身的发质一样并不算柔顺,总是桀骜地翘起来,有时候操得狠了,就算沾染了润滑剂和淫水,一样会把五条悟被操肿的肛口扎得刺麻发痒。

 

五条悟回忆着之前性事的细节,感觉自己的小腹有点开始发烫起来。他被夏油杰的阴毛扎得抽了抽鼻子,倒也不觉得还没正式含上男友的鸡巴就先把自己给闻硬了是什么怪事,用脸蛋蹭着茎身跟半勃的大家伙打了个招呼,然后轻轻把阴茎抬起来一点,将脸埋下去,用鼻尖去顶了顶根部两颗沉甸甸的囊袋,感受着它们轻微又不可忽略的重量,以及那处皮肤上面些微的褶皱。五条悟伸出舌头去顶的囊袋晃动,颇有童心地玩了一会儿后,才凑近含了进去,小心地收起牙齿吸着囊袋,还有闲心觉得有点像吃奶油大福。

 

可能是他下口有点重,五条悟模糊之间听见了上方好像传来了夏油杰轻微的闷哼声,脑袋两侧的大腿也不自觉地动了一下。

 

喂喂,不会还没有开始正题杰就要醒了吧,这可不行。

 

还没有玩够的五条悟不舍地舔了舔下面的两颗蛋蛋,舌面绕着茎身,从根部开始向顶端进发,像是平常舔冰淇淋一样,用舌面裹缠着筋络突起的茎身舔了上去。

 

夏油杰已经完全硬了起来,隔着被子听见的从上方传来的呼吸声也变得有些急促,但是还没有醒来,勃起的阴茎很粗很长的一根,沉甸甸的,前段微微翘起,有点吓人。但这根尺寸上佳到几乎有点可怖的阴茎在五条悟看来却是上好的玩具,曾经无数次给他带来将灵魂和身体都抛上情欲高潮的快乐,自然不会有任何的惧怕,而是怀着一点恶作剧将要得逞的、作弄恋人的欣喜,舔到上方后就将最为敏感的龟头含进了嘴里,闷头津津有味地吸了起来。

 

白发少年小心地包住牙齿,像是含着糖果一样将圆润的龟头含在嘴里,用舌尖绕过冠状沟,点了点顶端的精孔,然后将它整个含在嘴里,用口腔壁和舌头裹住,大力撮吸。夏油杰的鸡巴本来就在晨勃,吸了一吸,硬度和热度就很快上来了,像是有生命一样在他的口腔里轻微地弹跳。五条悟舔着,鼻翼微微翕动了一下,嗅到了前液流出来的味道。

 

时间不多了——

 

六眼向上看,透过被子黑暗的空间看见了夏油杰身体里热度的反应。

五条悟更加用力地撮吸着,努力将粗长的阴茎将喉咙的更深处纳入,湿滑的舌面被压在底下,却还是挣扎着动起来去舔舐茎身的部分。在他将夏油杰的龟头纳入好不容易敞开的喉咙深处的时候,在清晨被作弄的恋人终于醒来。

 

“……悟?!”

 

伴随着被子被掀开,闷热和充满情欲气味的空气一扫而空,清晨的阳光洒落进来。

五条悟趴在夏油杰的双腿之间,含着他的鸡巴,向他抬起苍蓝色的眼瞳,神清气爽地露出了灿烂的晨间笑颜,然后来了个wink:

 

“surprise!早上好哦,杰!”

 

嘴里因为吞着阴茎不愿意吐出来,说话还含含糊糊的,唇瓣和嘴角都是亮晶晶的涎液。脸上因为轻度的缺氧被闷到发红,耳朵都是红的,一脸恶作剧成功的得意表情。

 

刚刚被吸醒的夏油杰掀开被子看见的就是这个景象,未免有些挑战心脏。

但夏油杰可不是常人,他作为搭档和恋人比谁都适应和了解五条悟的别出心裁和离谱程度,并且自己有的时候也不遑多让。黑色长发的DK眯着细长的眼眸,脸上还残余着刚起床的低气压,用手臂支起上半身、发呆似地盯了五条悟一阵子。

 

“……?”

五条悟与他对视,脑门上浮现出问号,心想我这么卖力,如此隆重的早安仪式,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好在夏油杰因为起床气而产生的低气压只有一小阵子。

黑色长发的DK单手揉了揉自己凌乱的额发,索性维持着这个姿势动了动腰部,将完全勃起的阴茎更深地顶了进去。

 

五条悟本来还在力所能及地浅尝辄止,准备来个循序渐进的,结果夏油杰这下深顶完全把他的计划打乱了,直接快进到了最后一步,强制深喉。

 

五条悟喉咙浅,又没怎么含过东西,一下子被顶得犯呕,生理眼泪差点就涌出眼眶,眼角被顶了这一下就红了,鲜艳的虹膜也变得湿润。夏油杰却没有管他,支起身子赖着久经锻炼的腰力向前连续顶腰,像是平常操他的后穴一样在他的喉咙深处抽插起来,直顶得那边的软肉因为生理反应开始抽搐地收紧,非自愿地含吮着侵犯到深处的阴茎。

 

五条悟被顶得喉咙深处发烫,脖颈突出一块,被晃着腰操他的夏油杰伸出手去摸,还按了按。

 

五条悟差点大骂出声,夏油杰却笑了笑,那笑脸在清晨的阳光里看起来有点错觉般的温柔清爽,好看到几乎让人感觉到甜蜜,又是如此可恨地具有蛊惑力:

 

“悟也硬了吧?要不要我也给你帮帮忙?”

 

 

这就是他们现在换成了69式的原因。

五条悟用手肘撑着自己的身体,俯在夏油杰的身上,含吮着他的鸡巴,还在努力地想要整根吞下,但发现自己还是做不到,被顶得都要犯呕了,根部还剩了好一截在外面。

 

夏油杰扶着他的腰臀,人躺在另一头,有一下没一下地舔着五条悟垂落下来的鸡巴,五条悟看不见他的表情,却从他的动作中感觉到了几分敷衍,心中纳闷,不知道这个人早上起来怎么回事,却在下一秒才发现了夏油杰的打算。

 

夏油杰用嘴唇碰了碰他的鸡巴,伸出舌头舔了舔,才吞进去,与此同时,他本来还在一下又一下捏握着五条悟紧实的臀肉的手指在同样敏感的肛口打转了一圈,比较粗的大拇指一下子就捅了进去。

 

后穴昨晚才被狠狠地操过好几轮,休息了一个晚上还是红肿又敏感。

 

五条悟一下子软了腰,差点丢脸地趴了下去。

 

夏油杰的大拇指在肛口按了两下后,立刻就换成了两根手指,在里面摸索了两秒就准确地找到了他的敏感点,用力地抖着手腕快速地在上面按压,过于汹涌的快感一下子就把他搞得腰软脚软,差点整个人趴到夏油杰身上。阴茎还在夏油杰的嘴巴里被狠狠地吸,五条悟还吞着夏油杰的鸡巴的喉咙不由自主地收紧,含糊地想要骂人却咕哝不出来,又因为身体的下跌把那根东西吞到了更深的、都没有进去过的地方,犯呕的感觉异常强烈,和舒服到几乎要潮吹的下半身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穴口一抽一抽地缩紧,噗嗤噗嗤地分泌出肠液,搅出一片水声。

 

夏油杰边指奸着五条悟的后穴边含着那根粉色的粗长笔直的阴茎抬眼去看那边,只能看见趴在他胯间的五条悟整个人都在细细地发抖,耳朵背后不知道是因为快感还是因为口交缺氧到一片通红,连耳廓都在烧,晚霞般的情动红晕一直晕到后颈上,后面看起来再玩一会儿也要喷了——

 

夏油杰念及这点,狠狠地收紧了自己的嘴巴,给五条悟的阴茎来了个深喉。

 

跪趴在他上方的腰臀漂亮的雪白身体立刻从发抖变得开始抽搐起来,后穴随着阴茎的高潮不堪重负地于指奸之中潮吹,飞溅出的肠液简直就像女人的潮喷,一下子都溅到了夏油杰的脸上,顺着他的手指和手腕滴了下来。

 

五条悟痴痴地张大嘴巴,夏油杰的阴茎从他嘴巴里滑落。他不由自主地跌坐到了夏油杰的下半张脸上,一脸空白地发了一会儿抖,才找回神智回首去看后方的夏油杰,夏油杰却已经将他的腰臀抬起来,挪开并且摆成撅起来的位置,在他看过来的时候跪立在他被抬高的臀瓣后面对他微笑,像是吃早餐的时候彬彬有礼又有点促狭地对他说了一句“我开动了”,然后直接操了进去,开始享用起他已经潮喷过一次、水润柔软的后穴来。

 

 

 

END.

 

 

 

 

 

 

不要怪五条悟,大家应该都看出来他的口交技术是真的不太行。

毕竟还是DK,嗯。最后还是用屁股帮忙去了。

 

写了非常想写的清晨口交和69!食用愉快!

 

 

 

 

 

 

 

 

 

 

 

 

 

 

 

 

 

 

 

 

36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