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哨(未完结……)

(第一次发文,还未完结有点怪不好意思的。
文笔不好,ooc属于我。)

一.

夏油杰分化成向导时,东京咒术高专的人就找来了。

夏油杰夫妇都很意外,一方面是祖上下来都是普通人,并没有什么人分化成向导的记录,更何况还是个S级;一方面又是东京咒术高专。

十五岁的夏油杰早就知道自己与其他小孩不一样,从小就能看到那些别人看不见的怪物,从开始的害怕到后面能够坦然面对,再到后来发现能够对付一些怪物……事实上,他还挺意外的,居然还有和他一样的人。

但总而言之,他是想去的,夏油夫妇再不舍,也拗不过十几岁的儿子,虽说儿子平时也很懂事听话,但这件事,他是怎么也不松口。

但最终,夏油杰踏上了一条鲜为人知的道路。

春日和煦的阳光照耀下,树荫斑斑点点。五条家的六眼黑暗哨兵来到了这所“平民学校”。其实五条家完全有能力教好他,但拗不过这位少爷。他们好说歹说,外面很吵,你会受不了的,在家里好啊,在家里还随时有向导可以帮你做精神梳理……没吃过苦的哨兵是一个字也听不下去,依旧张狂的说,不需要。

是啊,他可是黑暗哨兵啊,他可以是五条悟啊。

“啊吵死了!”从五条家一出来,各种信息争先恐后的进入了六眼哨兵的脑海中。哨兵五感本来就异于常人,六眼黑暗哨兵更甚。说实话,这还是他第一次离开白噪音实。

夏油杰刚一脚踏入教室,就听到这么一句,他寻思这不挺安静吗?周围只有风声,这学校还是在深山老林里……但很快,他又想不出什么来了。

三张桌椅整齐的摆在教室前,有一个已经有人坐了。

那人很…很漂亮。夏油杰实在想不到有什么词来形容他了。

那人真的很票啦,长到过分的双腿交叠着,有一头惹眼的白发,漏出来的皮肤是雪白的。整个人像最完美的上帝最完美的造物,与周围的一切都那么格格不入。

那人似乎感受到他的存在,抬头瞥了一眼,但又很快闭上了眼睛,低下了头。

他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蓝色的,纯粹的蓝像天空像大海。夏油杰由衷地想。

短暂感叹后,夏油杰走了进去,随意拉开了一个座位,坐了下去,不动声色的开始打量身旁这人。

他眉毛也是白色的,很细很细,舒展开应该会很好看,但此时应是有什么烦心事,拧在了一起,但也丝毫不影响夏油杰的观察兴致。

“喂,怪刘海,你还要打量多久?”

哦,性格似乎也很恶劣,但也在意料之中。

“因为你很好看。”夏油杰真诚地说。

那人顿住了,显然也没料到夏油杰的回答,空气开始陷入了某种僵持。

夏油杰没那么自讨没趣,收回了视线,想着这的老师什么时候来。

“喂,你是向导吗?”

夏油杰楞了一下,刚想问我没告诉你吧?还是我长得就像一个向导……

“你想说 ‘ 你怎么知道吧? ’ 因为这。”他用漂亮修长的食指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这是六眼,它能洞察到所有事,比如你的咒力残秽,也能预判你的动作。”他顿了顿,“说白点,没有什么能瞒过我。”

夏油杰点了点头,“嗯。”

漂亮人:……

“我说了那么多,你就一句 ‘ 嗯’? ”

“那不然呢?”

“你难道不应该说,‘谢谢五条大人的解惑’ 吗?”

“我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

对方漂亮的眼睛瞪大了看向他,充满了不可置信。

“你不知道我?”拜托他是谁?他可是现代唯一六眼无下限术式和黑暗哨兵。

“我应该知道你吗?”

这双眼睛又瞪大了一点,依然不可置信,可见这个咪咪笑的怪刘海也真诚地回望着他,似乎真不认识他。

他深吸了一口气,“我叫五条悟。”

“夏油杰,幸识哦五条同学。”

五条悟“哦”了一声,“言归正传。”

“洗耳恭听。”

“给我做精神梳理。”语气很生硬也很理直气壮。

“精神梳理?你也没怎么样吧?”

“管那么多做什么?做不做就一句话。 ”

好吧,夏油杰决定善解人意一回。

他拉近了和五条悟的距离,触丝慢慢探进了五条悟的精神内,似乎是方便他做梳理,他并没有遇到什么障碍,反而一路顺畅。五条悟精神垃圾很多,他一边清理者一边感叹于垃圾之多,他是没人帮他打理吗?

清理完后,他退了出来,五条悟抓着他的小臂,紧张地小口呼着气。

五条悟立马撤回了抓着他的手。

二.

男生之间都熟的快。从那之后,他们都熟了很多。

这一届有三个,他,五条悟,还有个女生,家入硝子,也是个向导,术式是反转术式。

到了这夏油杰才知道,他可以把打败的咒灵吸收成一个小球吞下去的能力叫咒灵操术。嗯,挺酷的。

至于五条悟的术式,说麻烦也麻烦,六眼接收的垃圾信息很多,还要从中筛选出有用的信息真的很麻烦,至少对每次做完任务都要帮五条悟做精神梳理的夏油杰来说确实很麻烦。但简单也是简单,至少听五条悟的解释来说,确实简单。

“就是这样!”五条悟比划着。

“嗯嗯 。”夏油杰站在他面前给他擦着头发。

“嗯什么嗯!杰到底明不明白!”五条悟仰着脸瞪着他。

“明白,特别明白。”

“扯蛋!你给我复述一遍。”

夏油杰打算蒙混过关,“啊就是……!”

五条悟拉住他的衣领直接贴了上去。五条悟强行破开了他的精神屏障,瞬间,铺天盖地的信息涌入他的脑海。

夏油杰瞪大了眼睛,一只手扶着快要爆炸的脑子一只扶着沙发躺下。

缓了好久才缓了过来。

五条悟有些慌张的脸清晰的出现在他眼前,太近了,他甚至能从他的眼睛看到自己。

“杰,没事吧?”

他听见自己说,“没事 。”

四.

日子也就那么不咸不淡的过着。出完任务就给五条悟做精神梳理,做完五条悟就要吃甜品,美名其曰,补充能量。

“糖类是人类最重要的能量,像我用脑这么频繁的人,就该多吃,还补脑,杰这都不懂吗?”

夏油杰想说,嗯嗯道理都懂都明白,但没有悟这样当饭吃的吧?一顿三餐都要吃,正餐都可以不吃,但甜点是必须吃的。

可看别方亮晶晶的眼神,他又说不出口了。

于是话到嘴边,又改成,好,我帮悟买。

五条悟跳了起来,好耶!

那家的人很多,五条悟先太晒了,就在不远处树荫的长凳坐了下来等着,夏油杰就在太阳夏排着队。

咒术师+S级向导其实是很忙的,每天都有新的任务和委托——帮别的哨兵做精神梳理。夏油杰其实也无所谓,毕竟只是随手的事。但某个白色的家伙会很不乐意地说,杰,他们这是想把私有变成公有。

他问,为什么是私有变成公有?

五条悟说,因为杰是个个体,很多事应该经过杰的同意,而不是直接派发给你,如果对方是那种不稳定的哨兵该怎么办?

我想没有谁会比悟还不稳定了。他说这话时,是笑着的。

五条悟没说话了。

夏油杰一边排队一边给辅助监督掐谎,说什么还没结束,你等会儿再来。我最近精神很不稳定,不方便给别人做梳理……敲完字后,他扭过头向五条悟的方向看了一眼,五条悟有所感应的向他挥手,露出了一个笑。
“咻”消息发送成功。

五.

五条悟原本在长凳上等着夏油杰的投喂,眼睛一直盯着夏油杰的人,眼巴巴终于等到付钱拿到甜品像自己走过来,然后,然后被人截胡了。

五条悟很生气,五条悟委屈,五条悟忍不了了。

六眼哨兵很不客气的上前揽过搭档的肩,瞥着那个上前搭话的女孩,“找他有什么事吗?”

女孩显然被吓到了,结结巴巴说“夏油君……”

夏油杰表情没什么表情,像是习惯了一样,“你怎么过来了?”

我不过来等着你和旧情人旧情复燃然后卷着我的小蛋糕跑路吗?是这么想的,但面上,五条悟并没有回答。

“抱歉哦幸子,改天再说吧,留个联系方式?”夏油杰出声打破了僵局。

“哦……哦……好。”女孩连忙把手机递给他。

女孩真的觉得没什么时候比现在还难熬了,揽着夏油君的那个男生看起来是他的同学,长的好高,比夏油君都高,虽然很好看,但看起来真的好凶。

感觉能把他吃了。

夏油杰把手机递给她时,她立马接过,“谢谢夏油君!”鞠了几个躬后,紧紧揣好手机跑路。

看着女生走远,夏油杰把手上的小蛋糕递给五条悟,“走吧,悟。”

五条悟没理我,也没接小蛋糕,手揣裤兜里就打算走了。夏油杰抓住他的手,拉到长凳旁坐下,把小蛋糕放在一旁。

“很晒,在这坐一会儿,一会监督来接我们。”夏油杰拉他一起坐下,轻声轻语地哄着,“要吃甜品吗?你不是想吃很久了吗?我排很久了不吃一口吗?再不吃要坏了,要喝冰可乐吗?”

五条悟看了一眼他,又看了眼包装精致的小蛋糕,接过了,但也没吃。

没吃也行,接了就好。夏油杰想,现在解释他肯定不听,等任务忙完了回高专再给他解释,要带点喜九福,要不然不肯坐下来乖乖听话的……

五条悟自己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那个女生是夏油杰的国中同学,再次见到夏油杰很激动,因为夏油杰之前帮过他。虽然明面上是这么说的,但五条悟看的出来。

什么同学要单独请吃饭?还要挑周末?而且女生喏喏的撩头发红着一张小脸。

有些事并不需要摊明的讲。

五条悟看了眼怀里的小蛋糕,又看了眼旁边的夏油杰。

黑发搭档在回着辅助监督的消息,目光聚集在手机屏上,那搓怪刘海垂了下来,碎发贴在额间,流畅锋利的下颚线,连接着的耳垂上有一个黑色耳扩。

夏油杰长的很好看其实,狭长的眼睛向上挑了一点,眉毛又细又长,宽阔饱满的额头,按道理说,应该会很媚,但中庭过长,鼻子高挺,薄唇抿着,却显得硬朗。又因为自身气质,看向别人的时候很温和,笑起来也是。无论是做事还是处理人情世故都很有一套,夏油杰身上有很多闪光点,别人喜欢他,好像,也没什么。

可他还是不爽,别人喜欢夏油杰他觉得没什么,但不可以走那么近。太近了,他总觉得夏油杰会走。他就是不高兴,哪怕知道夏油杰留的那个电话号码是假的,也不高兴。

敢留真的,那他是真的要闹了。

“悟,该走了。”说话间吐露的气息附在耳畔,哨兵无感本来就异于常人。

好近太近了,五条悟心怦怦跳着。

夏油杰一只手揽过他的肩,一只手撑着下巴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五条悟一只手条件反射的捂住耳朵,一只手还抱着小蛋糕,“你干什么! 离那么近做什么! 好痒啊你好烦啊!”

“我在跟你说话啊。”耳朵红到脸上了哦。

“说话就说好,离那么近做什么!”好烦啊。

“教过你,但你想什么太入迷里,没听到。”

“我没听过你就不能大声一点吗?”脸上的绯红又加深了一点。

夏油杰拉过五条悟捂住耳朵的手,“走啦。”

五条悟跟着他起来,低着头红着脸,一只手还抓着那盒小蛋糕。夏油杰勾了勾唇。

六.

“我要出门咯,拜拜。”家入硝子收拾了一下东西,向他们挥了挥手。

“拜拜,硝子。”

随着教室门关上,偌大的教室只剩下他们两个了。

夏油杰转头看着五条悟,他趴着,露出一截白净的后劲,白色头发乱乱的翘着,因为阳光的反射,显得乖乖的。

“悟,还没生气吗?”

白色脑袋没动。

“幸子是我国中同学,遇到也是意外,我不好直接拒绝她,给她的电话号码也是假的。”

五条悟“嗯”了一声。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他想,我不想听这个。他感到夏油杰走到他面前,温和却不容拒绝的话传来,“悟,抬头。”

五条悟慢吞吞从桌子上爬起来,心里滴哩咕噜的想,你要说什么。

下一秒,夏油杰双手撑着桌沿,附下身吻了下来。

五条悟瞪大了眼睛。

他们没有吻太久,几秒钟夏油杰冰凉的唇就离开了。

10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