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知识运用与纸牌游戏对高中生身心健康发展的促进作用

一共分两部分,开了两篇自认为挺好玩的车
①学习研究
“我说,悟,你认真的?”老师面前的乖乖学生此时散下了平时扎地中规中矩的丸子头,一头长发落在后背,高专制服被他稀里糊涂地扔在椅背上,平时要扣到最上面那颗纽扣的衬衫此刻大敞,露出锻炼地超格的胸肌。

丹凤眼眯起,夏油杰夹着烟,看着五条悟。

近乎完美的身材和周身成熟稳重的气质令人难以想象他今年才18岁,还是鲜活青涩的高中生一枚。

五条悟仿佛也觉得自己有些无理,但谁叫他脸皮厚呢,他十分自然地拽着夏油杰的一簇长发,在手里绕来绕去,“行不行嘛,杰~”

夏油杰受不了五条悟这种撒娇一般的语气,每每这种时候他平时建设地牢固完美的底线都会为对方一降再降。夏油杰把头发从对方手中扯回来重新盘好,微抿着唇,权衡着利弊。

夏天的午后燥热地要命,无休无止的蝉鸣在绿色海洋般的树冠上聒噪个不停,五条悟手贱弄散了夏油杰绑地规规矩矩的丸子头,并趁机拍了对方衣衫不整的吸烟照威胁他陪自己翘课去打电玩。

夏油杰是所有老师眼里的乖乖优等生,但只有和他玩的好的才知道私底下他究竟有多恶劣,抽烟喝酒打架早恋泡网吧,一切与“好学生”不沾边的事夏油杰做的只多不少。

今天周五,他本打算趁着双休去图书馆借阅几本哲学书,最近他对哲学痴迷地厉害,但五条悟亮着眼睛期待地看着他,夏油杰拒绝的话到嘴边变成了“要是你把地理作业写完,我就陪你去。”

五条悟闻言垮着个脸,“啊——可是地理好难,要不我写化学?这个写着又简单又快。”

“不行。”夏油杰懒得和对方讨价还价,吸完最后一口烟后徒手掐灭烟头,确认彻底熄灭后用纸包好扔进垃圾桶。

五条悟瘪瘪嘴,“啊啊,真是麻烦死了。”他一边抱怨着夏油杰的古板死正经,一边认命般翻开地理作业。

五条悟认真看了半晌,发现平时地理课只会走神的他连一个字都看不懂,更不知道那些示意图究竟画了些什么给他这个最强大脑看。看来他的大脑只适合用来分析游戏战略和研究数学物理化学。

心中老是想着新开的那家电玩店,没到几分钟五条悟就耐心告罄,扔下笔求救,“杰,教我。”

夏油杰叹了口气,任劳任怨地坐到五条悟身边,看了眼作业本,问,“哪里不懂?”

“都不懂,你从头开始讲起吧。”五条悟理直气壮,丝毫没有一点愧疚感。

夏油杰无语凝噎,按了按太阳穴,“你上课至少尊重一下地理老师吧,但凡稍微听一点都不会这样。”

教室里没有开空调,现在闷热地要死,他一边拿着书扇风一边翻着课本,“那我从地质作用讲起吧。”

五条悟嗯嗯地点着头,往夏油杰那边靠近,这样就可以蹭到凉爽的风。

夏油杰埋着头在纸上写写画画,五条悟视线落在对方新盘的丸子头上。许是头发太长的缘故,杰的丸子头很大,五条悟觉得叫包子头更合适。

很大……五条悟突然想到两人一起洗澡时夏油杰露出的唧吧,脸色爆红。

夏油杰察觉到五条悟根本没认真听,搁下笔皱眉,“悟?又走神了?”

五条悟啊了一声,慌乱地将注意力重新转回草稿纸上,欲盖弥彰道:“没……没有啊。”

听他结结巴巴的语气夏油杰就知道这人在撒谎,他仔细盯着对方红透了的脸,眯起细长的眼睛,心想五条悟不对劲。

就算是平时打篮球热到赤裸上身,五条悟的脸也不会红成这样,更别说只是张开嘴撒撒慌了。

因此夏油杰断定五条悟有事瞒着自己。

五条悟顶着夏油杰的眼神攻击,脑海中又浮现对方裸身淋浴的画面,长发湿淋淋地贴在后背上,勾勒出上身线条流畅形状优美的肌肉……还有形状同样优美的唧吧。

五条悟咕咚一声咽了咽口水,无视夏油杰的眼神凑近,对着那张俊脸鬼使神差道:“杰,亲亲我。”两人的鼻尖几乎贴在一块。

本想直接开口询问的夏油杰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两人靠地有多近,他对五条悟可疑的脸红恍然大悟,不由得笑起来,“悟,学习要专心。”

尽管五条悟长了一张极其优越的脸,在校园里人气也很高,但他骨子里是个既纯情又开放的人。开放时会主动提出做爱,纯情时连夏油杰吻他都会不好意思地红了耳垂。

夏油杰的拒绝让五条悟着急起来,“我不管,我就要你亲我!立刻!现在!”

“可是这里是教室,我们说好了的不能在教室……”话音未落,五条悟就起身拽着夏油杰的包子头迫使对方抬头,重重地吻了下去。

两片柔软的唇瓣毫不留情地咬着夏油杰的嘴唇,磕碰地有些痛,五条悟急不可耐地撬开夏油杰的牙齿,探入柔软的舌头笨拙地和夏油杰纠缠在一起。

夏油杰的手情不自禁地按在五条悟腰上,埋着头脖子太辛苦,五条悟干脆顺势跨坐在夏油杰腿上,捧着对方的脸笨拙地亲吻。

接吻是门技术活,以前都是夏油杰主动,今天小猫着急地自己动手,夏油杰意外之余又颇有些循循善诱地引导对方。

空气中接吻的声音持续了好几分钟,衣料摩擦下两人无可避免地起了反应,五条悟作为始作俑者此刻被吻有些窒息,靠在夏油杰肩膀上小口呼吸着。

夏油杰舔了舔五条悟的耳垂,后者润白的耳垂敏感地泛起一层薄薄的粉红,“悟这是在干什么?”

好一个明知故问,五条悟不打算回答,恶劣地用下体蹭了蹭夏油杰顶在自己胯下的坚硬物体,惹地对方倒吸一口凉气。

两人硬地不分上下,夏油杰手拉开五条悟的裤拉链,将手指伸进去拉扯对方富有弹性的内裤,啪地一声布料回弹,打在五条悟皮肤上以示惩罚,怪异的爽感和轻微的痛感混杂在一起让埋在夏油杰肩上的五条悟哼了一声。

受不了了……五条悟本意是挑逗一下夏油杰就结束,结果却搞地两人都勃起,秉持着玩火灭火的负责任精神,他从夏油杰身上下来,跪在对方两腿之间,娴熟地拉开夏油杰的拉链。薄薄布料包裹下的那团早就鼓起一个包,内裤勒出阴茎的形状,铃口那一块的布料湿了一小块,五条悟学着对方,弹了一下内裤,挠了挠夏油杰敏感的小腹,这才掏出对方硕大的性器。

又硬又烫的阴茎支棱着,在脱离内裤桎梏高高挺立起来的过程中弹打在五条悟脸上,滚烫的热气扑面而来,五条悟一手握住夏油杰的唧吧,大拇指在铃口轻蹭,将少量湿润的液体抹开。一阵酥痒裹挟着细密的爽感传进夏油杰的大脑,全身热血直直地往下身早就高抬头的地方倒流,硬生生让自己又硬了几分。

五条悟感受手中巨物硬度的变化,“我来帮杰。”他扶起夏油杰直挺挺的阴茎上下撸动,手指碾过狰狞的青筋,舒展着里面奔流狂躁的欲望,指甲在一上一下间不小心剐蹭到夏油杰敏感的龟头,快感刺激地夏油杰发出舒服的喟叹,完全忘记了这里是传授知识的圣洁之地,而高处的摄像头还兢兢业业地亮着红光运作。

五条悟的动作越来越快,但手指根本满足不了年轻身体喷薄而出的欲望,哪怕箍地再紧,手指的拟态与五条悟掌控地不甚娴熟的速度也难以满足夏油杰旺盛的需求,五条悟或是手累了,或是理解了夏油杰的想法,他骤然松手,徒留夏油杰收束着不完全释放的快感,戛然而止间那根挺立的阴茎颤颤巍巍地摇晃。

下一秒就被五条悟柔软的口腔包裹住,五条悟尽量克制自己的牙齿与夏油杰的阴茎磕碰,但很少帮男友口的小猫在这方面的经验少地可怜,越是注重牙齿与阴茎的躲避,越是显得二者难以避免的磕碰明显,夏油杰忍着疼痛被五条悟口着泄欲,但这还是远远不够,他总觉得自己应该在更深更紧致的地方驰骋,而不是耐着性子在逗弄一般的安抚下产生被压制的爽感。

怎么想就怎么做,在追求完全快感的驱使下,夏油杰不自觉地扣着五条悟的后脑往自己腿间推,在猝不及防的力道下五条悟头部被迫前倾,粗壮的阴茎深深卡进咽喉,窄小的呼吸口承接如此巨物,被迫挤压出阴茎的形状,夹地夏油杰的快感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被捅进如此深的地方,五条悟生理性地干呕,呼吸道收缩地更紧,而最窄小的那个口子恰好夹在夏油杰的龟头上,爽地他不知天南地北。

五条悟被扣着脑袋,一次次深喉刺激下渐渐习惯了口腔的胀满,他收缩着两颊,含着粗壮的性器,在一进一出间讨好俯视自己的夏油杰。

他的下颔因长时间张大而发酸,兜不住的口水拉成丝状落下,在唧吧的一进一出间发出奇怪的水声,他的嘴唇被磨地嫣红,脸颊挤出龟头圆滚滚的形状,夏油杰居高临下地看五条悟涩情吞吐的脸和他下巴上不停滴落的涎水。

“悟,好了。”夏油杰声音沙哑,将唧吧从五条悟口中抽出,沾满口水的性器亮晶晶的,显地那几根狰狞突出的青筋颜色浓郁。

这里是教室……快感的暂停使意识渐渐回清,夏油杰不停地警告自己,还在犹豫间,五条悟就主动脱了裤子坐了上来,两人性器相互抵在一起,蹭地双方燃起更盛的欲火,他一口啵在夏油杰脸上,“杰,没问题的。”

夏油杰最后一丝理智在看见五条悟白皙修长的双腿后彻底崩塌,他将五条悟抱起放在课桌上,又拉来附近一张桌子临时组搭成一张简易又狭窄的平台,他抬起五条悟的腿,五条悟粉红的后穴完全暴露在夏油杰眼里。

   夏油杰将自己的唧吧抵在五条悟的后穴上,稍微蹭了几下后顺利进入,后穴的褶皱一层层展开,在异物入侵后狠狠吸收,紧紧夹住夏油杰滚烫的阴茎,五条悟哼了一声,情不自禁地后仰,可是一个一米九几的男高张开长腿坐在课桌上实在是为难,他顺势将双手分别撑在身旁另一张课桌上,为自己找了支点以便夏油杰随之而来的猛烈撞击。

   粉红的穴口被撑地有些发白,在夏油杰的快速进出间吸紧了那根侵入的巨物,五条悟仰头,喉结在薄薄皮肤包裹下突兀,他忍不住随着身下的抽插而呻吟,裸露在外的皮肤泛起一层暧昧的绯色。

   几个来回间穴口处就已经蒙上了一层水渍,随着富有节律的运动而越溢越多,啾咕啾咕的水声愈发明显。夏油杰借着天然的润滑液整根没入,从未吃入过完整一根的五条悟惊呼一声,肠道深处从未被光临过的地方被摩擦地又麻又痛,但快感胜过痛感,五条悟感觉下腹汪了一泡水,在抽插间越积越多。手臂支撑太久酸疼地厉害,不自觉地颤抖着,仿佛下一秒就会撑不住而松开。

   皮肉啪啪地相撞,课桌在两人剧烈的运动下砰砰作响,五条悟不堪入耳的喘息在夏油杰耳边浪荡,仿佛可疑挑逗一般让夏油杰越战越勇,他干脆直接将五条悟双腿缠在自己腰间,五条悟小腿交叉着夹住夏油杰的腰,抱住夏油杰,解放了的手臂软地只能松松地挂在夏油杰背上,夏油杰干脆托住五条悟的大腿将人抱起摁在墙上,又开始新一轮的运动。

    五条悟整个人悬空,唯一的借力点只有身后的墙壁,他不得不让还没从酸软中恢复过来的手臂再次用力紧紧抱住夏油杰以防掉下去。不过五条悟的担心完全多余,夏油杰的一次次冲撞加之掌心往上的托力让五条悟被牢牢摁在墙上。

肉体的碰撞磨地五条悟翘起的唧吧又痛又爽,端口流出浅淡的液体,立着的唧吧颤抖着,和后穴一起流着水,一甩一甩的,甚至有几滴液体甩到了夏油杰的腹肌上,顺着对方的肌肉线条缓缓地流下,最后在挤压中消失,润在对方的皮肤上,结出一小片晶亮的水膜。

   几乎要掀掉头皮的舒适感冲击着五条悟的大脑,性爱的快乐把他一次次送上云端,五条悟脑门渗出细密的汗珠,情不自禁地吐出一截粉嫩的舌头,哼哼唧唧地娇媚喘息。

  “地质作用分为内力作用和外力作用,如果要探讨对地表形态的塑造作用的话,那么内力作用使地表高低不平。”夏油杰下身不停歇,伸手捏了捏五条悟红润的脸,掰着他的下巴迫使对方低头看向二者的连接处。

   五条悟苍蓝的眼睛湿漉漉的,视线蒙上一层模糊的水雾,他在对方的引导下低头,模糊间看见夏油杰的阴茎推进去,抽出来,推进去,抽出来……即便看不见自己的后穴,五条悟还是感觉到了自己下体的翕张收缩,在夏油杰退出的时候讨好似的含住对方,在一次次力道不轻的撞击中分泌出更多的淫水,一部分顺着肠壁从下体流出,打湿了大腿根,一部分不知蓄积在何处,汪在体内随着律动荡漾着,等待在某个时刻一次性倾泻而出。

   五条悟爽地头脑发懵,根本没有理解夏油杰在说什么,只是一边伏在夏油杰耳边娇喘着,一边用腿夹紧对方的腰身,全身感觉都在身下那口喂不饱的小穴上,被夏油杰满满当当占领的充实感让他飘飘欲仙。

    夏油杰见某人表情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唧吧,脸色潮红,额头和鼻尖布满细密的汗珠,被自己操地露出涩情至极的表情,一下子玩心大起,他突然放下五条悟的左腿,一只手臂抬着五条悟右腿的膝弯,强硬地让五条悟的股沟分开地更明显,被撑满的穴口被迫抬升。

   五条悟本来就被操地全身绵软无力,现在被迫放下左腿支撑自己站立,而夏油杰抬高了他的右条腿,相当于全身重量都依附在触地的左腿上,他左腿打颤,强行聚了力绷直,抬起脸迷蒙着双眼,委委屈屈地对夏油杰撒娇,“杰,我站不住。”

    “忍忍,悟可是最强。”夏油杰内心被五条悟那句话击地一塌糊涂,但他有更好玩的要和五条悟做,只能拒绝五条悟的请求。

    夏油杰食指和中指夹着五条悟挺立的阴茎,上下撸动,前面和后面都被照顾到了,五条悟舒服地叫出声,夏油杰改夹为圈,握着五条悟的阴茎一边上下撸动,自己一边缓慢地插进紧致的后穴。

    双倍快乐如洪水般淹没五条悟,五条悟铃口溢出半透明的液体,稀释了的精液一股股涌出,强烈快感下小腹蓄积的一汪春水克制不住地倾泻而出,一股暖流撞到夏油杰深入的龟头上,敏感的龟头被预料之外的滚烫袭击,原本精准的撞击歪向一边,恰好狠狠撞在五条悟的G点上,五条悟刚刚高潮的后穴敏感地不像话,在几乎无缝衔接的快乐中猛烈收缩,夹地夏油杰吃痛,五条悟眼白上翻,从嗓子里发出一声淫荡至极的浪叫,前面也随之射了出来,浓稠的精液全喷在夏油杰小腹处,白浊缓慢地下滑,渗在两人大腿的交界处。夏油杰止住进攻,卡在五条悟的穴口,偏偏依旧整根没入,留着囊袋贴在五条悟腿根,五条悟一腔水就那么被堵在里面,放不出来,只能顺着肠壁和夏油杰唧吧间窄小的缝隙渗出,打湿了夏油杰的囊袋,连滴都滴不出几滴。

    夏油杰将五条悟疲软下垂的唧吧拨向一边,按着五条悟的脑袋,又顶了几下,五条悟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丧失了思考能力,在下体咕啾咕啾的水声中机械地低头,看见自己的小腹被夏油杰顶地一凸一凸的,唧吧在自己里面运动的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透明的液体终于滴出来一部分,而腿上的精液也在动作间被擦到了双方更大面积的皮肤上。

    哪怕是五条悟,看见自己被操成这样的高清画面也会害臊,他从快感中慢慢抽离,瘫软着身子被夏油杰已经硬地要死的唧吧钉在墙上,左腿还用力绷直撑着身子,右腿高抬,这个高难度的动作在高潮后显得格外困难,他软着声音,问:“杰,你好坏哦,故意让我看自己是怎么被你操的吗?”

    夏油杰笑了一下,止住动作,被含住却不能动的感受真的很不好受,但夏油杰秉持着一日为夫终身为师的原则指着五条悟的小腹说:“这就是内力作用,内力作用让地表高低不平。”

    “啊?”五条悟很懵逼,他为什么要在这种场合学地理?模板还是自己的裸体。

   夏油杰突然拔了出来,被堵住的水哗啦啦地下落,五条悟啊了一声,咬住嘴唇不忍直视,他左腿颤抖着,脚踝上淋上不少自己的液体。

    夏油杰吻了吻五条悟,顶着那张俊美的脸说着骚话,“悟的水还是不够多,如果像河流一样多的话就能侵蚀掉柔软的土壤,让本来高低不平的地表趋于平坦,这就是外力作用。”

   说罢他又重新插了进去,空虚了一瞬的小穴再度被撑地满满当当,五条悟现在浑身上下敏感地不行,在被填满的瞬间又硬了。

    “所以说,外力作用使地表趋于平坦。”夏油杰没有再让小猫为难,重新抄起五条悟的双腿摁墙上加大马力输出,撞地墙壁咚咚作响,五条悟搂着夏油杰的脖子,小穴被操地又辣又爽,只知道一刻不停地收缩,夹紧,吞吐来配合夏油杰,“嗯……啊!杰,懂了懂了!”

    五条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真的理解地质作用,但他是真的懂夏油杰的内力有多厉害了,一下下跟打桩机似的,故意顶在自己那个点位,五条悟全身瘫软地和烂泥一般,紧紧贴在夏油杰身上发出好听的娇喘,眼泪不争气地夺眶而出,他忍不住埋在夏油杰肩膀上呜咽,带着哭腔求饶。

   后穴的水只多不少,五条悟有些受不了,却在夏油杰唧吧抽出体内的同时主动抬高屁股含住,舍不得它的离开,水滴滴答答地流下,五条悟腿根处精液混着淫水黏黏腻腻地粘在皮肤上,在夏油杰的撞击中发出粘连撕扯的声音。

     五条悟的后穴被完全操开,犹如一朵糜烂的花般又软又红,吞吐能力大大提升,吸地夏油杰觉得今天就要爽死在五条悟身上,五条悟小口吐出一股股暖水,润润的,附在五条悟娇嫩的后穴上显得格外好看。

    五条悟在不可承受的快感中再次潮吹,前端也几乎在同时射出,夏油杰还不停,五条悟感觉自己要被玩坏了,可他现在连求饶的声音也发不出来,只能嗯啊地浪叫,在一节更比一节强的快感中越陷越深,几乎丧失全部力气,全靠夏油杰托着屁股才没掉下去。

    五条悟觉得自己要被操昏过去了,不知过了多久,夏油杰最后一次狠狠插入,闷哼一声射了出来,这个过程持续了好几秒,

滚烫又浓稠的精液射在五条悟体内,敏感地不行的后穴清晰地感受到精液从体内缓慢流出的过程,刺激地全身兴奋地泛粉的五条悟颤抖不已。
夏油杰抱着五条悟靠在墙壁上喘气,空气中弥漫着挥之不去的咸腥味,地板被各种液体弄地脏污不堪,墙壁上的水渍洇开,留下一团阴影。

   进入贤者时刻的二人此时都没有说话,忙着平复呼吸,夏油杰的头发早就在剧烈运动中散开了,他亲了亲五条悟嫣红的嘴唇,“悟,我们完了,监控开着呢。”

    五条悟软成一滩水,双腿大张开,合都合不拢,任由翕张的后穴和沾满精液和淫水的下体暴露在空气中,声音微弱,“没事……嗯……上次我和硝子不小心把监控打坏了,就……就买了个只会发出红外线的假的装上去了。”

    夏油杰失笑,再次吻了吻五条悟,“下次别在教室了。”


    “……好。”五条悟累地只用气音说话。

     果然,搞学习的时候不能分心
31 Likes

纸牌游戏关键词:戏服,口红,镜子,牌塔

6 Likes

老师要不要重新排一下版:cry:有几段看得时候要左右滑……

5 Likes

香香!

香香!太太更的好勤啊,辛苦啦

应该是电脑编辑后上传手机,我又在手机上编辑了一部分,复制粘贴发出来就变成这样了,试过重发但效果大同小异,我下次注意:heart:(我还以为只有我自己手机上看着是这样呢)

1 Like

秉持工匠精神,发挥劳模示范作用,争取成为产粮大户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