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亡灵

歌词抽选于《风起之时》

今年的夏日如期而至。

那天并不是一个多么特别的日子,五条悟坐在前往任务地点的飞机上,难得没有使用瞬移,他细细品味着嘴里的草莓芭菲,哼着不知名不成调的小曲,懒洋洋倚在靠背上。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今天没有戴黑漆漆的眼罩,反而戴上了那副他二十多岁后几乎不曾戴过的小圆墨镜。半边轮廓精致的下颚匿在不断交错的光影中,薄唇渲上艳丽的色彩。

任务地点在冲绳岛,他下飞机后伸了个懒腰,才用瞬移去祓除了一只没成形多久的特级咒灵,这个咒灵杀害了两个一级咒术师,而五条悟却轻轻松松的弹了下手指,咒灵就被碾压得灰都不剩。

解决完任务,他给伊地知发了条信息,让好心的伊地知替自己写一份报告出来,他才不顾伊地知话里的为难,心情很好的把手机关掉,决定把身上黑不溜秋的制服给换下来,穿上冲绳夏威夷粉色花衬衫和短裤,就悠闲的跑到沙滩上玩去了。

他很擅长自娱自乐,玩乐的同时也不忘分享给他可爱的亲亲学生们,在摆了几个帅气的姿势拍完照后,就发在了群里,得意洋洋的看着瞬间被学生们回复的消息,完全不理会她们语言中的震惊与羡慕,还炫了一下买的黑糖蛋糕,随后问学生们想要什么特产,他回去之后带给他们。

几小只在群里热火朝天讨论起来。

五条悟漫不经心地回复同时,一口炫完了半个蛋糕。

他的外形很瞩目,坐在阴影处,白发蓝眼也格外突出,雪白眼睫裹着蔚蓝的大海,肌肤光洁如玉,嘴角的笑意使这张原本冷漠若冰的面孔生动起来,显得愈发漂亮年轻,一截修长有力的小腿露在外面,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

“帅哥,蛋糕好吃吗?”

一个长相明艳的女人走来,在他对面坐下。她视线扫过五条悟后落在蛋糕上面,仿佛真的对这块蛋糕很感兴趣一样。

五条悟笑着回了一句:“还不错。”

“会吃甜品的男人都很可爱,”女人笑意妩媚,“我叫麻生奈子,帅哥是一个人来冲绳的吗?”

“是哦。”

“我和我的朋友们今晚要在这边的别墅举办一个party,有兴趣的话可以来,我们很欢迎像你这样的优质男性呢。”麻生奈子从包中掏出一张名片放在桌上,顺便用根棒棒糖压住,站起身对五条悟抛了个媚眼,姿态窈窕的离开了。

五条悟挑眉,他吃完蛋糕将名片随手拿起来,一手插在兜里准备去给学生们买特产。

夏天的风拂面裹挟着温暖的干燥气息。

“初次见面,我叫夏油杰。”

穿着黑色制服灯笼裤的少年笑容温和礼貌,右额一撮刘海垂下,眉眼狭长透出几分莫名的亲和力,耳垂圆润戴着黑色耳扩,甚至还留着长发,扎成丸子头,明明是一副不良少年的打扮,却有种温良的气质。

骗子!一看就是个很会忽悠人的骗子。

五条悟一秒鉴定了他的本质,毫不犹豫地吐出令人不适的称谓,说:“喂,怪刘海,夜蛾在哪里?”

“哈?”夏油杰攒出一抹用力而显得狰狞的笑,淡淡地道,“我不知道呢,不然还是你自己去找吧?”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一动,在高专门口大打出手。

那一天那一面那个夏天,

你就这样出现在我跟前。

“惠不喜欢这个口味……那就来一份这个吧!”五条悟点了几个不同口味的冲糕蛋糕后,付完钱等着店主打包。

他在周围的美食街上买了好几袋特产,随着人流越来越多,六眼处理的信息繁杂起来,他便回了酒店。

说实话,五条悟这几周休息时间加起来都没有超过五个小时,此刻一沾床他累得直接闭眼睡了过去。明明在这种环境他是不可能睡着的,但他没有多想,而是放任了这次难得的休眠。

“五条悟,夏油杰,滚出教室站着!”

在又一次把夜蛾正道给气的七窍生烟后,鬼鬼祟祟传着纸条的DK们对视一眼,老实巴交的站起来,书也没拿走出教室,然而出门的那个瞬间五条悟露出张狂的笑容,用肩膀撞了下夏油杰,两人直接在走廊上奔跑起来,看样子是逃课。

夜蛾正道透过玻璃窗看见狂奔的两人,抄起黑板擦就跑出教室,在门口瞄了下准头扔过去,五条悟故意放慢速度还回过头,他右手一挥,黑板擦便被无形的空气弹了回去。

“五条悟!!”

“杰,我们去电玩城吧!”

夏油杰拒绝,“不是应该先去看看居间小姐的情况吗?”

居间姬是他们上次任务中救下的被害者,受伤后一直住在医院修养,期间听说她精神不济,整个人都变得疯疯癫癫。

五条悟不满的撇嘴,“有什么好看的?总归是被咒灵给吓出毛病了呗,我们已经把咒灵给祓除了,之后的事情明明无所谓吧?”

“悟。”夏油杰下意识皱眉,耐心地道,“强者应该保护弱者,这是我一直坚信的理论。同样,居间小姐若真的是因为看见咒灵的原因变成这样,我们有必要与她进行交涉安抚她。”

“真是有够麻烦。”五条悟抓了抓头发,明亮的蓝眼睛瞥过夏油杰,说,“那赶紧的!”

夏油杰好笑地看他将一头蓬松柔软白发抓成鸡窝,上手给他压平,指间纯白发丝细软,他从心的薅了几把,露出笑容。

“别过来…!别过来!”

居间姬缩在房间角落,怀中紧紧抱着花瓶,似乎他们一靠近就会砸过去。她头发乱糟糟的,面色苍白憔悴,身形瘦若枯槁,身体明显发颤,让人感受到她内心不知名的抗拒和惊恐。

夏油杰攒出安抚性质的笑容,往后退了几步,声音放轻,格外温和地问道:“居间小姐,你还记得我们吗?”

居间姬慢慢抬起头,脸从头发里露出来,目光胆怯的落在他身上,又看向他后面显眼的白发少年,咬着唇缓缓说:“我……我记得你们。”

夏油杰刚想松气,居间姬忽然神情狰狞,指着他们两人,大喊道:“你们是怪物!怪物!你们和那个怪物一样……!”

“喂。”五条悟不爽的上前,墨镜后的细长眉毛蹙在一起,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夏油杰在身侧拉住他的手腕,摇摇头,脸色淡淡,但没有因为诽谤而恼怒或倍感不适。

“悟,算了。”夏油杰说,“居间小姐的心情我能理解,很正常。”

一直到离开那个地方,夏油杰也没说话。

“杰,你曾经也被人这么骂过?”五条悟侧头。

夏油杰无奈地笑了笑,“不愧是悟,猜得真准啊。”

他没有多作解释,而是抬起下颚,看了眼蓝天。

五条悟走在他身侧,一手揽过他肩膀,两人挨得很近,“杰,在我的眼里,我从不认为咒术师是异于常人的怪物,相反,你不觉得我们就像不被世人所理解容纳的黑暗处的英雄吗?我们一直在很努力的祓除这个世界上的诅咒,给普通人建立起无形的安全的防护网。我们所做的已经够多了,我们背负的责任也够多了,为什么还要去在意那些心理脆弱的人的心情?”

“咒术师大多都活不过四十岁,很多咒术师在上学期间就死了,虽然我们是最强的,但背负这么多总会累吧?我才不要呢,我只信奉一条原则,那就是及时行乐!”五条悟笑颜恣意耀眼,光也偏爱眷恋他,大雪般的眼睫眉毛,沐浴在光中有种虚幻感,似乎随时会被风吹散。

“那就及时行乐吧。”夏油杰回头看他,说。

俩个及时行乐回来的少年被夜蛾暴揍一顿,罚写五千字检讨,各回各家各写各检讨。

这样的日子也不知道会持续多久,不过五条悟相信,这一定是他度过的最愉快的夏天。

当秋天将要来临时,他还恋恋不舍地说:“再见了,冰淇淋;再见了,我的假期;再见了,一切都再见了!”

家入硝子和夏油杰被他故作滑稽的模样给逗笑,纷纷伏倒在桌上。

“悟,你喜欢夏天?”

五条悟慢悠悠转着笔,收起搞笑的表情,笑着回应:“也不是啦,不过有杰和硝子的夏天,我非常非常喜欢哦!”

“笨蛋。”家入硝子眉眼舒展,“为什么不喜欢秋天?明明秋天才是最适合外出做任务的季节吧,夏天太热了。”

五条悟嗯嗯啊啊的应声,然后笑嘻嘻地说道:“因为我是在夏天遇见你们的啊。”

“悟。”夏油杰好笑地道,“我们会有很多个夏天的。”

“哪怕毕业了?”

“哪怕毕业了。”夏油杰肯定地说。

骗子。

“我就说吧,你一看就是个很会忽悠人的骗子。”五条悟面无表情地说。

他身侧的男人叹气,用一只手环过五条悟的肩膀,将人揽到怀中,温润的嗓音携着丝丝笑意,“抱歉啊悟,失约了这么多年。”

“你原来知道啊!”

五条悟泄愤的捏着拳头,作势要锤他,但落在夏油杰肩膀上,却成了轻轻的触碰,随后回抱住他,将毛茸茸脑袋蹭在他脖颈处,一只手不断抚摸着他的头发,低声呢喃了句什么。

“也许?”

夏油杰开着玩笑,“我成了一个夏日限定版亡灵,来履行我的誓约呢?”

五条悟嗓音闷闷的,“不,你只是我梦境中的幻影而已。”

夏油杰紧紧抱着他,侧头在他柔软的白发上亲吻一下,轻声道:“不是哦,我是来履行誓约的夏日亡灵,这一整个夏天,之后的每一个夏天,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

你看天空

起风了吗

停顿的梦

满天星光

散落在哪个角落

五条悟没有说话,抱住他一点声音再没有发出。他多么贪念这一瞬间的满足,但梦终会醒的,他从来不会沉迷在虚幻中,哪怕这个梦中有他最爱的人。

他睡了一天半。

在梦中遇见了最想见的人,看到了不想再回忆的事情。

拉开房间窗帘,天光如大海潮浪般涌进来。

“悟,你醒了。”

悠悠的熟悉声音从空气里传来,一个身形在身后逐渐显露,他一身五条袈裟,笑眼眯眯,目光专注地落在五条悟身上。

“…真的假的?”

五条悟勾下眼罩,震惊的瞪大眼睛。

夏油杰笑,“是真的呢。”

抬头恰如那时清澈的天晴。

7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