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仓皇

Beta夏Alpha五
特别短小。废话连篇,一发完。

1 Like

你知道吗,我在分化之前,从来不知道信息素这么折磨人,然而我又闻不到你的信息素。

我们两个是在学校里不打不相识,当我从教导处出来踏进教室再度看见你的那一刻,我就在想,完了,难道小爷我遇上魔星了。不过我看你也一副便秘的表情,我心里又舒坦了。

还好救苦救难的班主任听到了我内心的祷告,至少我们不是同一个宿舍。

你是个奇怪的家伙。奇怪的刘海,奇怪的丸子头,奇怪的耳钉,奇怪的灯笼裤。太奇怪了,你就像热血高校里面随时会干架的不良,可是你为什么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为什么好学生会在入学第一天把我揍得流鼻血?就因为我说了一句眯眯眼都是怪物?

直到有次我在翻阅女同学那里借来的星座书,原来你是水瓶座啊?那你就不奇怪了!当时我们俩坐在楼顶的乒乓球台上,我一边翻书一边吃零食,你听见这句话突然转过头来,咽进嘴里的烟雾终于过了肺,眯着眼睛对我说,你在说什么屁话。

太过分了,我也没说什么。就算我是刻板印象,这也算刻板印象吗?

三月的时候学校组织踏青,我是不想去的,我哼哼唧唧说不完的借口,你一把把我嘴巴捏成鸭子嘴,叫我少说几句。这个时候的我们已经成了同甘共苦、臭味相投的好兄弟,你皱着眉头说臭味相投不是这么用的。哦。

我记得那天微风和煦,天气挺好的。就是隔壁班的女同学太热情了,谁知道我们是几个班一起去啊!我知道我帅气迷人,但没想到我这么受欢迎。你却说你那是迷人吗,你那是气人。就因为这句话,我又和你扭打在一起,害得我崴了脚。我不想走了,干脆歇在石凳上耍赖,原本以为你又要挖苦我几句,你却很局促的蹲下来说我背你吧,虽然我都是个大男子汉了,这点小伤算不得什么,但是看见你吃瘪我就很开心,于是我不客气的爬了上去,还顺手捏了一把你的耳垂,你突然站在那里顿了下,一声不吭的背着我继续前进。嗯,耳朵更红了。你说你惹我干嘛。

我知道你经常主动帮忙打扫教室和办公室,收拾里面的旧书籍旧报纸。你的家庭很普通,所以你很努力的争取奖学金和助学补助,平时周末也不回家,因为你家在很远的地方,这些我都知道。原本我以为你收集这些废弃物是准备卖钱,结果某个星期六,我正陪着我妈逛街苦不堪言,我水灵灵的蓝眼睛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知道你从哪里搞了一辆三轮车,拉着一车书和报纸,大热天的,从城南到城北,送到了图书馆捐书处。做好事居然不叫我,可我更想给你买根冰棍。

学校后门我们经常逃课翻墙的地方,梧桐树的叶子枯败落光的那天,我感冒了。喷嚏一个接一个。你劝我说要不今天就不出去了吧,你生病了少爷。我说不行,天王老子来了都不能阻止我每个星期出去买甜甜圈吃。你翻了个白眼,叫我回宿舍躺着,你一个人去就行了。我说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嘛你就一个人去,你的声音越离越远,我只听见你嘀嘀咕咕说什么有的吃就不错了。真是岂有此理。等我吃了药睡了一觉出完汗醒来,桌子上放着两盒甜甜圈,白巧和草莓味,你怎么知道我只吃这两种味道?不过为什么旁边还有一碗温热的栗子粥?这时候收到了你的短信,百度:生病可以选择吃粥类、蔬菜类以及水果类等清淡的食物.jpg

来这里上学之前,我因为信息素紊乱迟迟没有分化的原因,都是在家里由私教进行辅导和学习。所以这是我第一次踏入校园生活。所以你要和我好好相处,多一点善意和忍让。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你又祭出了你的招牌白眼。我想起来了,我还没问过你你分化没有,信息素什么味道。你说分化了,但是什么味道我不能告诉你,我只告诉我的Omega。呵呵,这次轮到我翻白眼了。

我感觉这种话题就不能乱聊,聊了你又不告诉我,严重激起了我的好奇心。

还没满足我的好奇心,更倒霉的是,我在我生日,十二月七日那天,分化了。

原本约定好中午一起吃饭,然后去玩街机,去看蜡笔小新新出的剧场版电影,再买上蛋糕去游乐场玩,全都泡汤了。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就有点迷迷糊糊神志不清,浑身使不上劲,还以为是自己昨晚太亢奋了没休息好。我埋在被窝里,心里莫名的躁动不安,顺便还抱怨你为什么还不给我打电话,短信也没有。再次醒来的时候我闻到了一股味道,松香味,又有点酸酸甜甜的柑橘味,所以这是我的信息素味道吗?然后接到了我妈的电话,一个在楼下,一个在楼上,就挺好笑的。我妈说,恭喜你啊宝贝你分化了,你是Alpha哦,信息素没错的话应该是琥珀。我嗯嗯啊啊心不在焉的听着挂断了电话,突然看到床头的闹钟,已经快要七点了。我一看手机,全是你的未接来电和语音提示。我给你打电话,满怀歉意的道歉,告诉你我今天分化了,人都弄糊涂了,才醒过来。你说我没事就好,一直没联系到我挺着急的,现在没事了,那就好好休息吧。

我不知道哪里不对,但就是不对。你怎么回事,你一点都不关心我。你过了好一会儿才问我,那我分化成什么了,信息素是什么。我说我是Alpha,但是什么味道我不能告诉你,我只告诉我的Omega。说完以后我听到你轻轻地笑了,然后说,生日快乐,晚安。

第三年的时候我们已经在认真的交往,说起这件事我就生气,你还有脸笑。分化以后,我的宿舍要重新调配,按照规定,只能A搭A或者A搭B,AO还有BO是不允许分到一起的。那天我回到宿舍,我是知道新舍友已经搬进来了,我一看见你就一副见鬼了的表情,还以为你是专门有事来找我的。你却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直接躺回了床上,留我一个人在原地干瞪眼。那时候我心里想,A就A吧。第一次易感期来的时候,是在课间休息时间,我大感不妙,想回宿舍打抑制剂,你把我拉到了楼顶,说你带了,然后很熟练的给了我一针。第二次易感期来的时候,我窝在自己卧室,虽然已经打了抑制剂还是无法压制那股莫名的躁动,整个屋子都是我的信息素味道,我实在难捱,还是给你打了电话,你是不是在便利店做兼职,我听到了叮叮当当开门和结账的声音,不知道聊了多久,聊着聊着我睡着了。第三次易感期,嗯,第三次易感期是在宿舍,我不知道怎么了,我一看见你就想抱着你啃,你受不了了给我打了一针,然后自己进了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发现我不在床上,找了半天原来我蹲到了你的衣柜里,你的表情又心疼又无奈,是的,我就是无赖!你把我拉出来,问我要不要给我个临时标记,我伸着脖子等你,轻轻地,一点都不疼,就像一片羽毛在脖子上拂了一下。我说为什么我还是闻不到你的信息素。你愣了一下,你说你是Beta,基本没有信息素,只有在你主动发情的时候才能闻到。我窝在你怀里没头没脑的问了句,那你什么时候发情啊。易感期结束以后,本少爷就大胆示爱,勇敢表白,一鼓作气将你拿下。可为什么不是你先表白啊?

哦,还有一件事。生日过了不久就是圣诞节,你送我一个礼物。一支特别贵重的手表。你说是生日礼物,但是我那天分化没来得及送我,现在变成圣诞礼物啦。希望我看见表和指针就能想起自己放你鸽子了,以后做一个遵守约定的人。什么啊,气得我追着你在操场跑了三圈。

我还以为日子就这样了,天天和你黏在一起,上课,下课,吃饭,标记,睡觉,打游戏,一直到毕业,到工作,到我们相互去见家长。

突然有一天,你就那样消失了。电话从不在服务区变成了空号,毕业考试缺考,毕业典礼也没有参加。我联系不到你,你老家也人去楼空。毫无征兆的,你就像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一样,只有看见那支手表和柜子里的抑制剂的时候,我才能感觉到,你是真实存在过。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我早就该在易感期的时候和你一做到底,现在好了,到你死了我都不知道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

你怎么这么狠。

我一空下来就会恨你,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我最恨的人就是你。不是最恨带走你的人,不是最恨伤害你的人,不是最恨现在和你在一起的人。是你。我恨你走就走了,居然不告诉我要不要等你。然而我才是那个白痴。

你知道吗,我已经不记得我们有多少年没见了,也不知道你是不是还活着,但是我都没闻过你的信息素。

二十九岁生日那天,我接到了女同学的电话。就是那位借我星座书的女同学。

她说她知道你的消息,问我要不要听。我说我不。我不听。拜拜晚安。

她说那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我没出声。

从前有个傻瓜,是一个叛逆又充满克制的傻瓜。他喜欢上了自己的男同学,可是男同学是个迟钝的小傻瓜,一直没有察觉出来。但是他还是毫无保留的去喜欢他,陪伴他,看见他生病会着急,默默记住男同学的喜好,提前为他准备生日礼物,男同学分化成了Alpha,这个傻瓜是个Beta,他就在想这样我们是不是就不能在一起了。他很失落,他去找了博学多识的女同学,提出了他的困惑,女同学告诉他,即使是这样,还能克制最原始的欲望真诚的喜欢着彼此,这不是很了不起吗。他向女同学表示感谢,然后和小傻瓜在一起了。毕业季那年真的很忙,忙着备考,忙着学习,忙着在匆忙的间隙停下来看一眼心爱的人。那个傻瓜在放假期间回了一趟老家,还在和男同学发短信问他要些什么特产。回来的路上很英勇的救了两个被贩卖的Omega女孩,以为是盖世英雄,结果被黑帮组织报复性的打成了狗熊。腺体受损,间歇性失忆。父母为了让他好好养病,躲避二次报复,也搬离了老家。等这个傻瓜恢复记忆以后,他早就肄业了,男同学也毕业了,腺体也没修复好,他已经没有勇气再站在他面前了。

女同学说完就挂了电话。你说她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我的心早已坚如磐石。

工作以后,我以自己是个成熟大人的名义搬离了家里的别墅区。我现在一个人居住。

我并不觉得孤独,我很享受这种状态。

今天是我的生日,说什么我都要给自己倒一杯百利甜。虽然我的酒量很差。

夜风寂寂,有雨滴滑落到窗户上,然后越坠越多,我放的爵士乐被一阵“唰”的雨声掩盖,突然下起了暴雨。

我好像听见了按门铃的声音,我不确定。是不是我喝醉了。

我趴在吧台上继续抱着百利甜豪饮。

怎么还有门铃声响。

烦死了。我一边抱怨一边去开门。

你怎么在这里。你怎么一身都被雨淋透了。你怎么用那种湿漉漉的被抛弃的小狗眼神看着我。

明明被抛弃的人是我。我恨你。

我最爱的也是你。

我把你抓进房间,用毛巾给你擦头发,给你换上干净的睡衣。

你的额头为什么这么烫,是不是雨淋多了。你突然紧紧的抱住我,你的骨头咯得我好疼,你廋了好多。你把脖颈移到我眼前,你的腺体突突肿起,还有一个很丑的缝合线。我明白了,原来你是发情了。我闻到了一股味道,好熟悉,我又想不起来这是什么。

此刻的你和我躺在我的大床上,你窝在我怀里。我累了,一点也不想起身清理下体,脖子也被你啃出了血,你还吻了我的蓝色眼睛,你睡着了。我看着窗外的雨。我想起来了,这就是你的信息素。

你的信息素是雨水味的。

12 Likes

:s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