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條悟重生文,還沒寫完不知道有幾章,全文五條悟第一人稱,保證ooc,慎入

我重生了,重生回到那年夏天…

上一世,我親手殺了叛逃的摯友後,不僅被套著摯友皮的縫線怪關進獄門疆,而後又被魔虛羅寶男宿儺腰斬,還成為了眾人口中的小丑,重活一次,我決定挽回漸行漸遠的摯友,找回屬於自己的青春,與摯友共同活出精彩的人生

一、
我在與宿儺的決鬥中,不慎被他腰斬,闔上雙眼前,我在機場見到了高專時期的校長、兩位學弟,還有…我的摯友,校長說過,咒術師不存在無悔的死亡,是啊…從十年前一路走來,我幾乎沒有停頓,咒術師的工作本就繁忙,何況我是特級,是最強,有了反轉術式後,我幾乎很少闔眼,為了不再讓前途無限光明的孩子,走向和我摯友一樣的道路,我再次穿上與高專制服相似的教師制服,成了咒術高專的老師,偶爾也會說一些我曾經討厭的正論,或是從爛橘子高層手裡搶來本要被執行秘密死刑的學生。我認為,奪走年輕人的青春是萬萬不能原諒的,因為我也曾經歷過那種感覺,看著摯友從我的眼前,漸漸的消失在人群中,龐大的無力感蓋過原本的憤怒,使我慢慢鬆開準備放出術式的雙手

“想殺就殺吧,你的選擇都有意義。”

摯友冷漠又苦澀的聲音迴盪在我的腦海中,整整十年

3 Likes

二、
再次與摯友相見,已經是十年後的訣別之時,我們雖然在無人的小巷裡,卻沒有時間話家常,摯友的右臂已經斷了,在小巷的地板與牆上留下鮮紅痕跡,我不禁感嘆里香的強大,也欣慰乙骨憂太的成長,我看學生的眼光果然沒錯,摯友說他和我不一樣,是很溫柔的人,他說的沒錯,摯友從前,就是個很溫柔的人,這一點我相信任他,才把狗卷和熊貓傳送回高專,作為乙骨的引爆劑…在親手結束摯友生命以前,我問他,在最後,還有什麼話想說的,摯友說…他沒有連高專的人也一起討厭,只不過他在這個世界上,沒辦法打從心底露出笑容…聽完,我感覺有一股強烈的情緒湧入心中,令我不禁喊出摯友的名字…傑…我蹲下身,與無力站起來的他平視,用我感覺最認真的語調,說出我此生覺得最難為情的話,這麼難為情的台詞,連我學生時期都沒說過呢…摯友聽完,忍不住笑出聲來“你最後好歹說一些詛咒人的話吧”他這麼對我說…隨後,我親手結束我摯友的生命。

那天之後,一切很快又回歸日常,我的行程依舊被任務塞滿,不過也遇到新一批的學生,虎杖悠仁,伏黑惠,和釘崎野薔薇,雖然他們中有些人感覺很討厭我,不過沒關係,我很看好他們的成長,尤其是伏黑惠,他的術式潛能甚至比悠仁還來得高,只不過…最後他被宿儺奪舍了,有潛力的術式和摩虛羅都用在了我身上…而我,在即將勝利的時刻卻被宿儺的一記空間斬殺死,結束了這短暫又坎坷的一生

我本以為,出生就在羅馬的我,是大家口中的最強,是學生口中的五條老師,是一些詛咒害怕又敬畏的存在,一路走來,我沒有遇到什麼天大的困難,也幾乎沒有敵人能難倒我,只不過,最後栽在千年前的詛咒之王宿儺手中,我也認了…我覺得,在最後,我應該要是沒有遺憾,瀟灑的走的,可是…在死之前,我竟然又看見高專時期的故人,和我的摯友,看見摯友含笑的眼神,我不禁想,要是在與宿儺決鬥中,拍著我的後背為我助威的人裡,也有我的摯友的話,那該有多好啊…如果能回到過去,如果有來生…我希望能夠找回本該燦爛的青春中,遺失的一角,享受生活,享受與摯友共度的那段時光,如果能重來一次,我會在摯友叛逃前努力挽回,在他動搖的時候與他並肩…如果…

叮!系統監測到您有重生的願望,重返人生系統,給您一次重來的機會,請好好珍惜

在將要嚥下最後一口氣的時候,我的腦中忽然想起人工智慧的系統聲音,
不過此刻我已無力思考它的來源,我慢慢的闔上雙眼…

1 Like

三、
再次睜眼,映入眼簾的是夏天茂盛的青蔥樹木,耳邊迴盪著此起彼落的蟬鳴

“悟?你怎麼愣在那裡?吃壞肚子了?”

聽見如此熟悉的聲音,我回過神來,
對上摯友擔心的眼神,頓時,三年間的青蔥歲月在我腦中,一幕幕的浮現
我突然想起…上次有這種感覺,還是在遇上抹布縫線怪的時候…而因此中了他的圈套,被關進獄門疆…

我再次愣住了,摯友這次搖晃我的肩膀一陣子,我才又回過神來

看見摯友那飄逸生動的瀏海,我才清楚這不是夢…我重生了,重生回到一切故事的開頭的,那年夏天…

那年夏天…我們被交付一項保護星漿體的任務,我們本以為,那是像往常一樣能輕鬆解決的任務,即使有些棘手,但只要我們並肩,也能輕鬆解決,畢竟,我們是最強的,那時的我是這麼認為的…可後來發生了許多事,任務失敗了,可我卻覺醒成為最強…到最後我只能聽從摯友的勸告,更改自稱,說了十年的“我是最強的”

“悟,你要不要讓硝子看一下,你是不是和我昨天打架時撞壞腦子了,不然怎麼一直恍神?”

雖然摯友的語氣是擔心的,但是話的內容卻容易讓人誤會,要是高專時期的我就會一拳揮過去了吧,不過此刻,我噗哧一聲笑了出來,笑得肚子發痛,忽略了眼角的水氣…

3 Likes

四、

我還是被摯友帶去硝子那裡了,硝子叨著沒點燃的菸一臉看智障的表情看著我們兩個

“所以你說,五條可能是因為你們昨天打架撞壞腦子,所以今天一直恍神?”

“嗯…”摯友一臉凝重

“那他沒救了,拖下去埋了吧”硝子揮揮手,叫我們不要打擾她的午休時間

硝子在十年後也會對我說一樣的話,只不過她說的不是夏油傑的屍體,屍體我處理了,沒讓她看見,所以她對我說,我無藥可救。

下午我們一如既往的翹課,去體育館打籃球,高專學生少,土地跟錢倒是很多,連體育館也是大又頂級

我開始習慣我穿越到十年後這件事,內心也輕鬆不少,能重回青春時光是好事,不管是不是夢,我決定此刻先盡情的享受,畢竟,現在還能看到摯友真心的笑容…

籃球場上只有我們兩個人,但並不妨礙我們來一場酣暢淋漓的比賽,雖然到最後都沒有分出輸贏,坐在地上休息一陣子,我們決定接下來玩比較輕鬆的投籃比賽

“悟,我昨天和你說的,你理解了嗎?”

“啊?什麼?”話說我剛重生來,根本不知道今天是哪一天,昨天又是哪一天

“咒術師是為了保護非術師而存在的”
摯友一臉認真的說

正論啊…我突然有點懷念會這樣認真的對我說正論的摯友,即使這些正論後來將他推向深淵,也深刻的影響我之後的人生,高專的我即使嘴上說討厭正論,但內心卻默默的受到摯友的引導,可以說,高專的摯友,是我善惡的指針,所以當我聽到叛逃的人是摯友時,我怎麼也無法相信,那個滿口正論,身體力行,一次次的將我拉向正軌的摯友,會做出殺光全村112名非術師而後叛逃的舉動…

“我理解喔…”這次我沒有和上一世說一樣的話,畢竟我沒有這麼喜歡打架,和比現在的他多活了十一年,經歷了許多事,我也慢慢懂了摯友會這麼想的理由,出生在非術師家庭的他,十五歲獨自一人踏入咒術界,凡事都要自己摸索,必須相信這樣的大道理,才能在黑暗的咒術界站穩腳步

“但是這是你內心真正的想法嗎?傑”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