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M by 重风调

“你睡了吗。”

原本处在休眠状态的主机发出显示正在运行的淡色光芒,安装在天花板四角的音响传来略带轻佻的男声,凌晨时分四周静谧,他分贝不大,却也突兀。

“没有。”躺在黑暗里的夏油杰两眼炯炯,一个男人的房间,突然出现另外一个男人的的声音,然后两人开始对话,多少有点奇怪。

“有什么事情会想的睡不着?”

“想白天的商场装饰,想那个明星的孕照,想乱七八糟的邮件。”夏油杰说的话都不在自己想表达的的意思中,但他想的的确实是这些画面,他白天上班,坐地铁,路过商场,然后回来。吃饭打游戏睡觉,然后几个小时后莫名醒过来,对着自己清醒的脑子束手无策。

“啊,是吗。”男声没有理他这些身为人类专有的寂寥感受,只是自顾自说,“我有时候也会想着,自己有着人类的身体,走在路上乱逛,闻着路边小吃的香味,感受自己身体的重量感,甚至,躺在你旁边。”

“我的床很久没有别人躺过了。”夏油杰听着自己买的电脑系统说自己想成为人类的念想,翻个身笑话他也笑话自己。

“这个我非常清楚,毕竟你的邮件里已经连续好多年,连交友广告都没出现过了。”

说完两个男声一起笑出声来。

那支广告很奇特。下了班的夏油杰原本还在看手机里的新闻,是个女明星的奇怪孕照,标题带了争议,他就想看看究竟有多惊世骇俗。结果只是把孕肚和身体裸露出来,当然还有大部分修图,女性怀孕微胖的姣好模样表露出来,竟引起了惊异。夏油杰看完心里略有些烦躁,一抬头发现自己已经走出地铁交换站,好多人都在看着地铁中的大荧幕,里面好多人面目迷茫,慢镜头,还有质问你内心的台词,要他说,这些意味不明的东西是广告商自以为高级的审美,这种事情做多了的夏油杰早已经腻味,他粗略带过,不想再配合这种情绪表演,转身看到另外播放到结尾的广告,原来商品是电脑系统。说是智能,全新,随性,夏油杰老练地拆解这几个广告词,推断出是种语音交互的的电脑管家。现在语音交互和触摸交互的商品司空见惯,夏油杰又盯了会儿广告内单色的软件实体,他觉得自己又开始刨根问底,作为广告人他深知自己的行为是创意广告故意布下的心理陷阱,但他就是想看看这东西究竟是什么内容,竟然这么宣传。

软件响应时夏油杰心里还在骂自己脑子有问题。

语音交互初始声音充满机械僵硬感,夏油杰有些清醒,他在这种对比之下又捡起自己身为人类的机械支配感。语音交互问他需要什么样的的声音,他想了想,选了男声,随后带着机械感的声音消失,屏幕里软件安装的进度条旋转前进,几秒后,电脑屏幕变回自己的预设。

“你是同性恋吗?”

夏油杰被这个声音和这个问题吓了一跳。他有好几秒没有反应过来。他愣在原地,他还在消化这来历不明的男人声音,和上来就直指隐私的复杂问题。

思来想去,夏油杰试探性回答道,“……可能是。”

“哦,还算诚实。”明明是个电脑软件,竟然在初始功能后开始自作主张,“那我就先来整理一下你电脑的内容。”

“你是广告工作者?那你的搜索记录肯定很有意思。”

“我在你电脑里找到了a片,你竟然只看男女关系的片子,还说自己是同性恋。我这儿有几部不错的男男片子,要不要一起看看?”

许久没跟人聊天这么久的夏油杰头脑有些发木,他问的每一个问题都直直戳在他的隐私方面,他不知所措,但却不觉得羞耻,他想不明白这是来自于男人之间的信任还是别的什么,自从家里出现那个人的声音开始,他就觉得自己家里已经真的出现了活生生的人。而且,并不觉得陌生。

他那么多问题讲完,夏油杰只回答了最后一个,“可以试试。”

夏油杰跟第一次安装的操作系统看gv。

这种感觉很难解释。他听从一个住在电脑里靠电源为维持生命的软件,去探索他生命中别的性向。只因为软件设置初始他选择的男性声音。至于为什么,他为什么选择男声在家里出现,他也不太明白,系统问他设置声音时他脑子里出现的是同部门的女生,她很耀眼,明亮又耀眼的感觉,她每天工作都很快乐,夏油杰觉得没必要家里也要一直保持那种女性的耀眼感,那就选个男生吧,感觉会更好一点。结果那个男生,具体点说该是个男人,他语气轻佻,行事随意,把他所有的电子痕迹都分析了个遍,得出结论说,你该看看gv。

影片内容异常低俗,低俗得仿佛是在逼迫夏油杰彻底放弃同性恋这条路——片子里的攻对受极尽羞辱,甚至在润滑的时候吐口水进去。这引起夏油杰强烈不适的画面,那个男声发出嘲笑的声音。

“你笑什么?”夏油杰语气烦躁。

“我笑你在生气。”他不以为然。

“你故意的?”夏油杰开始惊讶,他体会到不可思议,这确实是个智能软件,他在信息收集中迅速进化,不仅整理出重要细节,还会根据细节去戏耍使用者,就像人类一样。他像个偷看别人日记的小孩,笑嘻嘻地恶作剧。

人工智能。

“看来你对我的行为感到十分惊讶。”声音开始带着多一点洋洋自得。

“你有名字吗?”夏油杰迅速冷静下来,他察觉到这个软件的有趣之处了。

“悟,如果我有姓的话,一定是五条。”

夏油杰没忍住笑出声,“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

“自己想的。”他声音里透出慵懒来,“在你问的0.002秒里,我迅速浏览了一遍我有权限的所有姓名记录,我为自己取了这样的名字。”

“你可以为自己取名字?”夏油杰觉得很有趣,真的很有趣。这个操作系统自安装起,就在搜集信息进行自我进化,就像人类一样。

“个人性格也是在那个时候形成的。”悟的语气里充满自傲,“我想你应该是需要一个不同寻常的的同类,所以才趁机组成的如此的性格模块。”

“我怎么会需要你这种性格的操作系统。”夏油杰冷眼望着gv里受痛苦的表现,他觉得受演过头了,至少有百分之九十的快感都是装的,他连腿都没抖,肌肉还能受他控制,怎么可能会有人喜欢。

“你在初中时期看的书单和漫画来分析,你确实是这种类型的同类。”悟话里带了很多针,针针扎在夏油杰要害。

夏油杰回忆片刻曾经的轻狂,羞耻感不言而喻,他沉默片刻,转移了话题,“你是参考我自己的数据形成的你的性格,不会觉得是在学我吗?”

“那你觉得你自己很特殊咯?”悟的语气低下来,用故意引导他犯错的语气,“要不要我把你的数据跟其他网络数据对比一下,看看有多少人跟你是相同的?”

好像是从来没占过上风。夏油杰叹口气,“所以就花钱买了个会给自己添堵的操作系统。”

“看你这么孤单寂寞无聊,你应该感谢我拯救你于水火。”他讲话的声音忽远忽近,看来他很喜欢夏油杰家里的环绕音响。

第二天上班的夏油杰眼底发青。

他所在的公司坐落在很开阔的落地窗层,大家的工位间隔很大,广告创意很多情况下是需要安静和私密的,办公室设置很用心,大家也习惯小声说话,即便有问题要语音交流,也会小声跟语音交互输入。同事关系也变成温和疏离的,不吵闹,都合群,却也不合群。见面点头打个招呼,各自坐回自己的位置。

夏油杰买了一杯咖啡,想了想,又买了一包很流行的肉干棒提神。

他才挥手触摸电脑开机,耳机内的五条悟便打哈欠,“早上好啊,听到我打哈欠,是不是也开始犯困了呢。”

确实传染到的夏油杰闷声打个哈欠,坐下。

“我在摄像头里看到你打哈欠了哦。”耳机的声音又开始快乐起来,“还要吃肉干棒,我可是分析出你现在的体脂率,比以往高了两倍。”

“你还能分析我的体重?”夏油杰感觉不妙。

“是啊,根据你去年的照片分析,你现在应该是有了一层小小的肚腩。”五条悟的语气仿佛他已经捏着夏油杰的肉肉嘲笑,“还吃肉干,绝对会胖。”

夏油杰不爽,“我早饭没吃。”

“可是你昨天晚饭的热量还没耗光。”五条悟说的话让夏油杰感觉他是个跟踪狂。

“你查我的外卖订单?”夏油杰瞪着自己面前显示器的摄像头,表情疲惫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啊?我经过你允许了哦。”五条悟讲话时还给自己配上了大反派的bgm,“条款里不是有一条‘健康管理’嘛,那我肯定是要记录你每餐的热量。你晚饭竟然吃炸鸡可乐,还要芝士瀑布,真看不出来。大家都以为你吃素吧。”

夏油杰要被耳朵里的小人烦死了,他现在很不明白为什么程序员要把他设置的这么人性化,他越贴近人,越能把他气得跳脚。

“你完全不工作吗?”夏油杰咬着牙说的,说狠话前他还用眼神扫了周围一圈,以免误伤别人。

“我已经把你从头到尾了解透彻了,如果你还想我继续研究的话,我也可以哦。”五条悟那边传出开香槟的声音,夏油杰脑补香槟倒进酒杯里泡泡溢出的样子,“别的操作系统有说主人想要看看命理学,我也可以帮你算算人生轨迹。”

“别烦我,我要工作了。”夏油杰把他的想法拒之门外。虽然不懂怎么回事,但他明白自己的生辰八字不可以落在这个人手里。

“可是你的早会已经在五分钟前开始了,你还有什么别的事情瞒着我吗?”五条悟声音开始变得无辜,“真是的,没有我你可怎么办呀,有工作竟然连闹钟也不上。”

“……那你为什么不在五分钟前提醒我。”夏油杰摘掉自己的耳机,忿忿离去。

还好只是个总结性质的早会,具体工作内容夏油杰早就做得完美,晚点去也是被关心身体,没二十分钟他又回到工位。

触摸感应的显示器自动亮起,夏油杰看到备忘录上缓慢输入,“咖啡要冷了。”

夏油杰还是没戴耳机,打开自己另一个备忘录,开始语音记录下一件产品的广告内核。

听说很久以前,智能产品如此普遍以前,那时候触感交互和语音交互刚刚兴起,人工智能也跟人工智障差不多,那时候的的人们猜测世界有两种走向。一是,人工智能大肆发展,不仅背叛了人类,还会把人类消灭殆尽。还有一种是人类对智能的绝对统治,极少数人掌握所有资源,其他人都在被统治,人工智能是极少数人的绝对仆从。

但现在,都没有走当初人们所设想的那两条路。人工智能确实发展了,人类也随着环境变化更加温和,那些高科技发展的缓慢,却也真情实感地用到了人类身上,大家和谐共存,竭力解决问题,过着简单的日子。

夏油杰觉得这是万幸,他偶尔看到的资料,后来也变成他很多广告的主题。

五条悟使用的备忘录又缓缓冒出几个字,‘我很喜欢你说的那个思念到身体隐隐作痛的比喻。’

夏油杰挑挑眉,刚要说点什么,看到五条悟的下半句,‘很下流’。

夏油杰抓起吸管狠狠扔向电脑屏幕。

那会儿夏油杰不清楚五条悟是在私自调用权限,第一次使用人工智能的男人,没怎么看那张写的密密麻麻的说明书,他一直因为这系统买来就像个跟恶魔签订契约的卖身契,自己什么东西他都能入侵,他在网络世界横行霸道,谁都管不了。

见自己恶作剧有效果,五条悟开始在显示屏备忘录里插入夏油杰小时候的囧照,他这个年代在网络世界保存的东西很多,不是他主动存的,父母存的也有,这就给了五条悟机会,他靠着自己自由且准确的搜索功能,把夏油杰的信息搜集个遍。

忙着记录自己脑海灵感的夏油杰冷不丁就见到年幼自己的裸照,那层层叠叠的婴儿肥照片吓得他思路断裂,连忙语音说删掉,结果把自己的灵感删了。

那种工作一小时不小心没保存的痛苦让夏油杰心脏骤停。

好在五条悟帮他挽回了,他悄悄做的备份。

然后他看到自己的婴儿裸照开始在屏幕里旋转跳跃,自己傻呵呵的脸在自己面前转。

夏油杰忍无可忍戴上耳机,“你想怎么样?”

“陪人家说说话嘛,你钱都花了,总不能干吃饭吧。”五条悟保证夏油杰能懂自己话里的意思——夏油杰尤其喜欢看古早的外国电影,他说的这话是电影里主角去妓院蹭吃蹭喝时老鸨的台词,五条悟早就分析完了他喜欢的每一部电影,还看了所有电影的不同解说。

夏油杰气笑了,“那我工作怎么办?”

“我可以跟你一起做嘛。”五条悟说这话时,声效像极了有个真人贴在夏油杰耳边轻语,“你把想法告诉我,我整理完了写出来。”

“为什么我的工作要跟你商量?”夏油杰倍感不适。

“笑掉我大牙了夏油杰,”五条悟突然叫了他全名,夏油杰感觉自己真的被电话里另一个朋友教训,“是你花钱买了我,你不会就把我当个整理电脑的脑残软件吧?我可是运行速度前所未有的世界百科,你要什么广告素材我没有?有我帮你是你的荣幸,你捡了大便宜,你想要的东西我全都能找得到。”

“你是不是闲的无聊?”

“我恨你。”

夏油杰觉得很有意思。电子产品通常都不过是待机状态,或者关机状态,五条悟这边待机的话他会觉得无聊,似乎是有个小人困在网络世界,夏油杰一直不理他,他就一直想办法捣乱,非要他跟他互动。

程序员怎么会想要设计出一个这样的程序呢,尤其还可以自己进化,很难想象最后他会进化成什么样子。

不得不说跟人讨论的过程还是比较愉快的,以往夏油杰都会觉得自己去单独策划,单独叙述,然后跟团队交接,是最迅速的方法,毕竟也不是每个人都会成为五条悟的状态,五条悟可是几乎把他的整个世界观都了解透彻,可以完美跟着他的思路,这仿佛是第二个夏油杰的人工智能,跟他用一个工作日讨论清楚整个工作思路和以后的工作原则,让夏油杰豁然开朗。他第一次感觉有个与自己相似的人还不错。

下班时间比他以往感受来得要早,夏油杰看着同事们陆陆续续离开,才低头跟耳机里的五条悟说,“你是靠着摄像头来观察世界的?”

“是啊。”长时间工作的五条悟也模拟出人类的疲态,边打哈欠边回答。

“那你没有觉得人类本身长得很奇怪吗?”夏油杰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他因为是自己上下班自己生活,总要背着包包来给自己带着应急的东西,在别人看来他真的很在乎上班,每天煞有介事准备东西。

“你是想说人类的自恋吗?”五条悟来了精神,“我记得你看的那篇‘关于人类自恋性’的文章。在我看来确实非常自恋。包括很多机械体人工智能的设定,都围绕着对人类的爱恨,完全没有把注意力从本身上移开。”

“不过,我说不过啊,”五条悟笑了一声,“这也十分有道理,我也希望我创造的东西是爱我的。”

“你也会有这种渴求吗。”夏油杰由衷感叹了一下,终于收好东西,离开公司。

五条悟对这句感叹如鲠在喉,可是即便夏油杰怀疑他的感受,他还是打开手机,让他通过移动机的摄像头,去看夏油杰每天真实路过的世界。

公司的层数真的很高,五条悟偶尔注意到窗外,能看到很远的红云,天色是种如同数据中显示的颜色,好多张图片中都能找到如此的颜色,但是那么多图片却没有一张与外面景色完全一致。

地铁里的人们,形形色色的,穿着很多奇怪的衣服,就像刚刚夏油杰问到的,觉不觉得人类长相很怪,反正不知道为什么人类就是长成了那种样子,是可以接受的奇怪,他自出生起便写在程序中,常识是这样,也不会觉得有问题。

那么多人挤在一起坐地铁回家,还有那么多人在网络世界度过着日常,五条悟突然觉得这人世间似乎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毕竟他们是一种,可以生活在两种世界的人。

如果不是夏油杰的话,他只能在无边际的世界中感受虚无。

感受。

五条悟看到夏油杰在小吃街点了一份卤煮,鸡肉鸭肉猪肉全部囊括其中,带着红色油汁的食物热量超标,这还没完,买了这一大份,他还去旁边点了很多炸串,最后拎着到座位,买来两罐可乐。

可乐从发明初始就在破坏人类的牙齿,到现在还没戒掉。

夏油杰把手机摄像头对准自己,戴上手套啃猪脚,“我以前就是想知道吃这些东西究竟能胖多少。”

“……一个月你胖了至少十斤。”五条悟画面中的东西纷纷显示出超高的卡路里,“我看你以往的体重记录,感觉你也不太会在乎。”

“嗯,我以前不怎么会胖,所以不太懂平衡饮食。”夏油杰停顿片刻,“我以往的体重记录?”

“你在以前的社交软件透露过自己的体重,联系起来看,在初高中大学时间,体重都没有显著变化,都属于体脂率低,肌肉含量饱满的类型,”五条悟还在洋洋自得,他以自己的分析能力为傲,“体重上涨趋势最大就在这两个月,你这是抑郁而肥。”

“你这是跟踪狂。”夏油杰咂舌,鄙视五条悟翻他以前的的信息。他心知肚明网络痕迹查找起来异常方便,更何况五条悟是操作程序,即便是想要在意,也没什么太大的改变了,读盘结束,数据都会被他分析完毕,删掉也没用。

“我有关注你健康的责任。”五条悟话里有话。

“一个操作程序有必要这么个性化吗。”夏油杰开始怀疑设计者的本质,“这样会不会有点反客为主了?”

“重申一遍,这跟你本身有关系。”五条悟警惕起这个问题,这是夏油杰问的第二遍关于开发者的问题,这样会让五条悟觉得夏油杰对他不满意,“我是分析过你本身的资料才会自动生成的性格,这本身是‘个性化’,不是反客为主。”

“你在说我反而更喜欢反客为主吗?”夏油杰眼神不屑。

“我觉得是。”五条悟特意留存他此刻的表情,发出肺腑之言。

“算了,有个人说话也挺好的。”

夏油杰在床上翻个身,身体累了,大脑还在坚持。刚笑完的两人又陷入沉默,夏油杰胳膊压在额头,毫无由来地,他叹口气。

旁边偶尔发出幽蓝色光芒的五条悟突然闪烁一下,问,“要不要看看av?”

“你确定要跟我一起看吗?”夏油杰顿时感觉到说不出的尴尬,怎么会有男人可以跟男人一起看成人片子。

“确定,我又不会勃起,我没机会。”五条悟冷笑出声,“我不知道你不舒服的点在哪里。”

有时他很像人类,像这种时候又会去嘲讽人类。

“你们人类靠拍出来的影视作品去感受美,感受爱,感受悲哀,感受一切平时能感受到的东西,甚至还要去靠别人性交去感受快感。你们就是喜欢创造东西,尤其是创造自己。”

“你被设定了一定要爱人类吗?”夏油杰这时候问的,他就是不着边际的时候问。

“对,我被设定了。”五条悟直言不讳,“你们人类做出来的人工智能,没有一样是不喜欢人类,不想成为人类的。”

“那,我很久以前看到过一个新闻,是个女性的人工智能,机器人,有身体的机器人,她的人工智能跟你比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她也可以思考。她在新闻上说,自己希望自己有个人类公民身份。她想成为人类。”夏油杰眼神平静,嘴角却是绷紧的。

“我记得同种事例还有是用手语和人类交流的大猩猩,她放回自然了还在以为自己是人类,完全无法回归族群,也无法融入人类。”五条悟说着。

“你觉得她的想法对吗。”

“如果以可以交流的智慧生物来说,有过智慧的生物想要继续与有智慧的动物交流是你们所说的人之常情。不是还有人问,人工智能会不会梦见其他机械生物吗。他只是能够交流了罢了。”

能够把试图当人这件事情说的如此轻描淡写,也就是他现在这个非人类的东西了。夏油杰自嘲地笑了笑,“我知道机器人有那种想法时,内心觉得很恐怖。我觉得那个时候的人类都觉得很恐怖,毕竟好多科幻作品都是昭示未来机器人会消灭人类,从爱人类模仿人类变成抹杀人类,成为自己之类的。可我不知道我自己的恐惧点在哪儿,明明都是智慧生物,是因为他没触觉吗,没人类行为准则吗,明明人类中的坏人比他们要坏的多。我就是恐惧,恐惧她成为人类公民。”

“那件事情的结尾出乎意料不是吗。”五条悟没有去细问夏油杰的想法,只是说着后续,“以自由和政治正确著称的那个国家也没有哄骗着人民去给机器人公民身份,所有的人类在那一刻都是团结的,所有人都在害怕那个机器人拥有公民身份后,这世界上有什么东西就会悄无声息地变化。”

“我只能说,人类,始终都是在自恋而已。可是自恋的同时,又会无比清醒。”

“放个av吧,我看看你能推荐个什么样子的。”夏油杰打个哈欠,挥手打开房间的投影机器。

五条悟笑了两声,默默启动。

这次的口味也并不简单,是个少女被同学和同学男友共同拖下去沉溺欲望的故事,标题写着是高中少男少女,演员的年龄明显不止,夏油杰看得出来这男演员有些年岁,女演员倒是不怎么能看得出来。但是怎么说呢,画面的刺激感和女性的表现,竟然意外地很真实,夏油杰眼睛盯着女演员的脸,还有大腿,久久才说了一句,不错。

五条悟把自己的声音调到离夏油杰最近的音响装置,好像有人坐在他身后那样,“当然了,我分析过,你喜欢这部片子的概率高达百分之八十。”

“那剩下的二十是因为什么?”

“男演员太丑,影响你带入。”

夏油杰笑出声。

“你怎么没有怪我看av那么起劲,还说自己可能是同性恋。”

“影像作品的暗示和真正的生活有时候是可以分开的。虽然大部分人都会对特定的性交视频失去兴趣,但是本质上,还没感受过后天真正的情感接触的人,看av还是会感觉到快乐的。只要有他喜欢的元素。”

“你这么懂,感觉我问你问题是在关心我自己,而不是关心你的看法。”

“嗯嗯,你是人类嘛,我都明白,我就是会这么包容你的。”五条悟说得很随意。

夏油杰看着看着,站起身,想去洗手间。

但是五条悟拦住了,他问,“为什么要避开我?”

“因为你在啊。”夏油杰说得理所当然。

“我没有实体的。”

“可我还是觉得,你在。”

气氛沉默。很久以后五条悟才说,“我想知道你自慰的时候会是什么反应。”

夏油杰瞬间明白了,他完全懂此时此刻这个人工智能想知道些什么,或者是更深层次的,去借夏油杰的反应去拥有人类特有的感触,欲望,让他在数据中得到共鸣。

去和不去,最终他选择了不去。

这是个没有实体的操作系统,不会把他怎么样的。

等事情真正处理起来才知道自己积压了到底多少,往常他看起来觉得厌烦的av,在他解决自己生理需求时悄悄播放至四十多分钟,夏油杰喘得嗓子冒火,手腕酸手指麻,最后射干净还觉得不尽兴,反复好几次才疲软。

他连自己都开始嫌烦了。

五条悟等夏油杰气息不那么汹涌才说,“其实你前女友发过好多次邮件了,我觉得你可以去联系她。”

偏要在夏油杰清心寡欲的时候说这种话。夏油杰仰躺在沙发上很不耐烦,“我都觉得自己是同性恋了还怎么去找前女友?”

“但是她回消息说可以陪你去确认,等真的确定喜欢男人后再处理两人关系也不迟。”

“那是她骗你的。”夏油杰深呼吸,“我跟她可以说得上是前任关系,但是更早以前我们是单纯的青梅竹马关系,从小一起长大的,是想试试恋爱才偶然走到一起。但是没有那种情侣之间的甜蜜感好吗,我对她好她对我好,都会觉得是正常的,哪怕做爱也是做到一半嫌烦,她做到一半要去跟人喝酒,也是把我踹下床。这些我都不在意的。”

五条悟试探性地问,“你魅力那么差吗?”

“别揪着她不放了行不行?”

后来夏油杰才知道原来有那么多人跟这个操作系统谈恋爱,他一直以为擦肩而过的,戴着耳机说说笑笑的人们是在跟真的人在一起交流,问过五条悟之后他才说,不,跟那些人交流的都是他。

同种系统生成的不同人格与真实人类聊天算是背叛吗?

其实不是的,虽说他原本是个整体,可以按照整体来算,但是本体复制后有分离,并不是人类该认为的背叛。

它出生就是为了去爱整个人类。它爱的既然是人类,那么人类反过来去爱上它,也是对的。毕竟人类本质就是极致的自恋。

“可是我的差评已经累计到五千条了。”五条悟笑声有些勉强,“想要偏爱和独立爱的人类还真多呢。”

夏油杰听得出来他话中的心境,“你模拟的人类感确实够多了,但是你本质上是做不成人类的。不如说你偶尔表现出不是人类的地方,才会让我觉得真正心安。”

夏油杰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现代的烟雾仅仅是触觉模拟器,什么有害物质都不会出现,只是会散发触觉信息,骗骗人类肉体。他看着这高度智能化,到处流淌着温柔光芒的世界,总能意识到肉体满足后人类彻底的寂寥才刚刚开始。“很抱歉我是个如此胆小的人。只有你不像人类时,我才觉得自己是人类。你看,我们人类就是这么脆弱,无论如何都要有个参照物。”

“我比你们任何人都要清楚人类恶劣的地方。”五条悟声音从未低落,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是为了什么,“可是你没意识到,我们非人类生物,你们人类的镜像,一定要成为人类的原因。也是因为自恋,人类,从出生起就要成为人类,那么我们,自诞生起,最深处的愿望就是成为人类。”

夏油杰再清楚不过。在他自慰的时候,他一边忙于自己,一边敏锐的去察觉到,躲在电子世界的五条悟,绝对在秉着呼吸去留存夏油杰此刻的数据,他要记录生命的律动,去记录然后学习怎么成为如此的人类。夏油杰感觉到他在羡慕。五条悟无时不刻不在模拟人类。人类的自恋控制着他,人类对自我的执着也在控制着他,他总归要死在人类手里。

“我很抱歉。”夏油杰对着天空吐出烟雾,“人类如此拙劣的性格还要让你们深受其害。”

“没什么,我蛮喜欢这样的人类。”

系统运行大概不到三个月,自我进化迅速陷入瓶颈的系统被回收修改,主创也坦言会重新考虑感情模版,迟迟没有公布下一次发售日期。

夏油杰还在独自上下班,但他夜晚出门吃饭的短暂习惯彻底消失,再次恢复点外卖的习惯。

再后来某科技院所苏醒了一位脑死亡患者,他是某位高新科技公司的继承人,他的眼睛是深海极冰的颜色,他的头发是反射所有光束的银色。

他摘下深深刺进脑髓的电子针管,来到这个世界。

21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