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次每分钟

1

一秒大概能让子弹飞上200到970米,伏黑甚尔用的手枪是黑色的,子弹是古铜色的,只要一秒就能飞三四百米左右。他手里握着的不是没被按动的扳机,是命运的转盘。

2

“砰——”

3

“你看,我说了没事吧!”
五条悟拿起飞过来但被无下限截住的圆珠笔和刚砸到他额头上的橡皮。

在堆积着无数练习控制无下限和反转术式的夏天,衣服湿得太透了,蝉鸣太吵了,夏天太热了。可是他停不下来,好像地球只是一块小小的球型巧克力,从某时刻跑到了五条悟的手掌里。

“悟, 你没事吧?”硝子问他。
五条悟岂止是没事。
硝子伸出食指指着他:“你流鼻血了。”
脑袋里运行着数十个公式的五条拿手蹭了一下鼻子下面,他开心得快爆炸了。连看到拇指上鼻血的鲜红色都是。

“没事没事!”他笑着说道。
然后他们去医务室了,家入硝子拉着五条悟一起。

4

…五条老师有女朋友吗?偶尔会有学生问这个问题,家入硝子是被问最频繁的那个,因为她是五条那届唯一的女生嘛。

“哈?”
这是硝子的反应,露出了那种熟人之间格外嫌弃的脸。

可是隔几天就有人给他送花啊。学生说。
她停顿了几秒。
“他自己买的呗。”

家入硝子瞄到过几次,因为五条自己买的玻璃花瓶很好看,也很贵,这也正好证实了学生注意到花这一点不合理的原因。
因为二十块钱一平方厘米的花瓶里装着几十块只能活几天廉价的花。三四天换一次。

干嘛要自己买花送给自己啊?家入硝子知道他们会好奇这个问题。
于是她说,等棘手的这段处理完吧,如果他能从涉谷里顺利回来,某个时刻能想起为什么的话,那我也能知道了。

5

天空是黑压压的一片,五条悟的眼前也是,但他活跃着几乎快溢出七彩颜料的大脑不是。
哦哦,那边不是有个好苗子嘛。六眼这么说着。

可惜现在不是拉新生入学的时候,有人故意逼他进入这场盛宴,还在一旁幸灾乐祸。
但他可是五条悟,只要他愿意就能擅长做好所有事的完美的五条悟,三秒祓除数百咒灵的神。

手里拿着一堆咒灵的残骸,他的脑海里莫名浮现出句话来,无缘无故的,这个问题是好久之前一个朋友问他的,问他五条悟有什么做不到的事情吗。
五条悟打趣笑着打哈哈说,变成女人呗。
家入硝子打岔道:幸亏不是,男生都被家里宠成这样。
“五条公主会被五条家拿轿子抬到高专—”另个人跟着硝子开玩笑起哄。
真的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五条悟也记不得是谁问他的来着了。真的就是不清楚为什么突然想起来了,比手里咒灵残骸更沉重的部分。
照常来说,在战场上发呆三分钟五条悟而言都没什么问题,他能吃完一块甜甜圈,看着对手浑身解数都碰不到他身上一点。

甜甜圈都能吃完一盒了。五条心想这些人还能有什么花招
有人叫你的名字,和你打招呼,转身回头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而且无论是敌是友,对方都碰不到他一下。

于是五条悟就转头了,他看见一颗子弹穿过一个少女的头。

6

硝子和夜蛾讨论过这个问题,要不要和五条悟谈一谈。
“他记到什么程度啊?”
“伏黑甚尔死了。 ”
“没了?”
“…前因后果都不记得了?”
“我确认过是真的不记得。 ”

夜蛾捂着额头一直叹气。
家入硝子不觉得这是五条大脑的被动自我防范措施,只是他太开心了,人脑是装不下那么多东西的,是六眼选择了五条悟。因为是最强,所以才是五条悟。

“估计以后也不会记得吧…真到不得不的那一步的时候。”家入硝子掐灭一根烟。
“那时候估计就真是大脑自我保护性的被动了。”

7

自行车沿着这条小路一直往前骑,大约三百米的时候在十字路口的位置向南转个弯,然后有段下坡路有很多石子要注意,再直行个二三百米就能到了,能在夏天闻到最香的花的花店,能看到整个夏天最蓝的眼睛。
这个花啊,那个花啊。他俩都认不清是什么,五条悟蹲在地上在花群里这闻一下那闻一下。
脱口而出!不会有更适合当时场面的词了。

“你要是喜欢的话我每天都送你一束。”夏油说。
时间了停止半秒。
五条悟故意用很恶心人的语调说:“哈哈哈哈哈,我是你的什么小女朋友嘛?”
然后夏油杰用更恶心的语气说对啊对啊,和平时一样,和普通男高中生和最好的朋友开的玩笑一样。
听说那部分道路整修了,所以他们两个再没路过那家花店。

8

五条悟面前站着不是夏油杰的人。
“啊,杰。别太努力了,现在还没到我生日呢。”五条在对他好朋友的一只手说话,“礼物送太早了。”

“别用他的声音跟我说话“和“拜托再让我多听几句吧”,两种想法同时存在与此刻并不矛盾。

五条悟很聪明,只要说几句难听话,就又能听到那个声音了。
比如,“我养的郁金香比你活得久,笨—蛋—”

那个知道夏油杰和五条悟两人故事的躯壳又发出声音了,他说没想到你这么喜欢夏油杰。
“比我想象中的成功更迅速。”

“对啊,因为你没把那束郁金香拿给我。”五条悟说。
“然后我们会交往然后和平时一样吵架然后和好但不同的是你会嫌麻烦为了堵住我的嘴亲我,然后会发现在性一点不协调。
“然后我们吵了一年又一年,终于有一天你或是我受不了了,我们不合适,我们分手了,故事结束,我也不用假装把所有事都忘了。我也不用一遍又一遍地幻想没发生的故事能有多美好了。
”但是你没把那束郁金香拿给我。
“我应该知道有多糟糕才对。
“可能我就没那么喜欢你了。”

就像那家不会再路过的花店一样,五条悟说这些话的时候断头的蜻蜓早就不再动了。可是对活着的人来说,没被忘记的人永远死不了。

悲剧原来是由最美好阳光亮晶晶的东西组成的。这句话羂索倒是不会和真人当作话题讨论。

1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