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入硝子的奇妙周六(大学生杰x店长悟)

无咒力,大学生杰x店长悟

毁灭吧。
20代独立女性家入硝子心想:如果我犯了罪,法律会惩罚我,而不是让我在不用考试的美好星期六上午,在没开门的咖啡店里,听恋爱脑文学男用十四行诗夸夸他的暗恋对象!
这一切的起点要追溯到三年前。
从小地方考入东京某大学文学院的夏油杰同学,作为社交能量极容易消耗殆尽的i人,在新生联谊会上溜去室外透气的时候,偶遇了医学院同样喜静不喜动的家入硝子。
当时家入硝子正想来跟烟解解乏,却因为换了没有口袋的连身裙,没带打火机。她“啧”了一声自认倒霉,却不料有人贴心地举着火递到了面前。
夏油杰本身是不抽烟的,他会带着打火机,纯粹是因为做手工需要点酒精灯,不知道什么时候随手揣口袋里了。他家境不错,但东京的消费水平更高,因此一入学就琢磨着怎样勤工俭学,捡起了中学时的手艺,卖点小手作。成为朋友后,家入硝子还从夏油杰那里顺过首饰。
不过那之后没多久,夏油杰就找到了学校附近一间咖啡店的兼职,一直工作到现在。
这间咖啡店,家入硝子也是久仰大名。这是一间颇有名气的网红小店,用点评软件上点赞最多的评论的话来说,就是:点心有着近乎艺术品的外观,出片绝美,就是含致死量糖分;但如果你因此生气,想要找店长理论的话,就会被他海伦级别的美貌击中意识,自动被打下“这么漂亮的人和这么漂亮的点心,要什么自行车”的思想钢印。
作为与美丽店长五条·海伦·悟朝夕相处的兼职生,夏油杰脑子里的思想钢印早已层层叠叠密密麻麻地搭成了钢筋堡垒,将男大学生一颗蠢蠢欲动的恋爱之心里三层外三层地囚禁其间。
而在跟家入硝子念叨了两年对五条悟的爱慕之情,却在店里连一句稍显暧昧的话都不敢多说的夏油杰,终于决定,在今天鼓起勇气向心爱之人告白,并且请见证了自己这段暗恋之旅的好友继续做现场见证。
“悟一般都会晚一点过来,等他来了我先向他介绍硝子,然后……”夏油杰焦虑到咬指甲,小声自言自语,在脑内安排着告白前的每一步行动,甚至精确到每句话该配怎样的动作,才会看起来潇洒又可靠,方便他自然而然、循序渐进地过度到告白环节。
然而在9点54分的时候,有人把咖啡店的大门猛地推开了。
“杰!早上好!”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的五条悟破天荒提早到店。他用高昂的语调快乐地跟夏油杰道早安,哼着歌蹦蹦跳跳地来到他面前,摘下那副有些滑稽的瞎子圆墨镜,露出一对钻石般璀璨的蓝眼睛,目光落在家入硝子身上:“咦?这不是……”
夏油杰猛地站了起来,对着家入硝子大声说:“客人您好请问您要点些什么!”
家入硝子:……
五条悟眨了眨大得仿佛开了美颜滤镜的蓝眼睛,一脸疑惑地歪头:“啊?”
什么情况?世界第一的店长大人五条悟心想:这个小姑娘不是杰的同学吗?之前他ins上明明有发聚会合照啊?
但是作为一名成熟的大人,他决定包容自己的小朋友:“诶,这么早就有客人啦?那杰好好接待哦,我先去后面换衣服,拜拜!”
夏油杰和家入硝子目送他迈着轻快的脚步进入员工区,然后同时转过头来,看向对方。夏油杰在家入硝子脸上明晃晃看到了“无语”两个字。
“抱、抱歉啊,硝子。”夏油杰自己也很尴尬,“悟突然回来了,我、我没做好准备……”
家入硝子小声骂他:“你是笨蛋吗?还没正式开始营业,怎么会有客人在店里坐着?除非五条悟也是笨蛋,不然他肯定知道有问题!赶快在他误会之前给我把事情说清楚!”
但好在五条悟似乎确实是个漂亮笨蛋。换好衣服的他哼着歌在柜台后面忙碌着,像童话故事里勤劳快乐的小精灵,好像一点没有起疑心,还很热情地问拖着步子向自己走来的夏油杰:“那位客人点了什么呀?”
夏油杰只好硬着头皮说:“草莓蛋糕和冰咖啡。”
“诶,品味好棒哦,我们的草莓蛋糕是最好吃的!”五条悟高兴地拍了拍手,回到后厨去制作客人的点单了。
夏油杰一脸抱歉地看向店里唯一的客人。家入硝子一脸阴森地缓缓举起手,做了个手刀抹脖子的动作:你等死吧。
夏油杰掏出手机给家入硝子发信息:硝子、硝子,怎么办,救救我!
家入硝子冷酷地回应:没救了,等死吧。
夏油杰从柜台后面冲了出来:“硝子,医者仁心,你不能见死不救!”
“学医救不了夏油杰。”家入硝子轻轻踹了他一脚,“他知道你暗恋他两年了吗?”
“不不不不不知道……吧?”夏油杰连连摆手,“悟很天真纯洁的。”像只小猫咪。
家入硝子干呕了一声:“你少恶心我了。”
夏油杰露出无辜被踹的小狗表情。
“嗯,那这样吧。”救苦救难、大慈大悲的家入硝子决定送佛送上西,“你等下跟他多说两句话,嗯……虽然有点难为你,但是说两句比较暧昧的话试试看?看看他的反应,就能知道他对你的看法了吧?”
“暧、暧昧?”夏油杰的脸一下子红了,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那、那不好吧?悟……”
家入硝子恨铁不成钢:“是让你说两句暧昧的话,不是让你耍流氓!你未成年吗?脸红什么啊?”
“可、可是,说什么呢?”夏油杰嗫喏着,看起来着实像个未成年。
家入硝子叹了口气:“比如说点你今天真好看之类的?”
“但是悟一直都很好看啊?”夏油杰理所当然地说。
家入硝子内心那把无名火不知怎的又烧了起来:“快去!”
恰好此时,五条悟端着做好的小蛋糕出来了。看着被家入硝子呵斥的夏油杰,关心地问:“杰,怎么啦?惹客人生气了吗?”
“没、没事!没有!”夏油杰慌张地说,他能感觉到自己脸上还有未消退的热度,“我来拿过去吧?”
五条悟把蛋糕交给他:“好呀。诶,杰没做咖啡吗?那我来做好了。”
“……悟!”意识到自己就这样带着蛋糕无功而返,家入硝子真的会毫不留情地杀掉自己,夏油杰鼓起勇气,喊住了要去做咖啡的五条悟。
五条悟看向他,一脸单纯:“怎么啦,杰?”
连假装玩手机实则在偷听的家入硝子都被夏油杰人为制造的紧张气氛感染,忍不住看向他们。
“我……”夏油杰看着五条悟,“你……”
五条悟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睛。
加油啊,夏油杰!你可以!夏油杰给自己加油,然后脱口而出的是:“你的围裙系歪了。”
他听到家入硝子一拳锤在桌上。
“我的蛋糕呢!”女同学咬牙切齿地高声说。
“啊,马上就来。”五条悟回应,然后轻轻推了夏油杰一把,“谢谢杰。快过去吧,不能让客人等哦。”自己背过手去重新系过围裙的腰带。
夏油杰顶着家入硝子要吃人的目光来到她面前,把蛋糕放在桌上,双手合十,真挚地道:“抱歉,硝子,这次算我请你。”
家入硝子用“本来就该你请”的眼神看向他。好在“外形简直就是艺术品”的蛋糕吃一次也不亏,家入硝子心情稍霁,调出相机拍了好几张。
“我该怎么办?”夏油杰低落地说,“今天是不是不适合向悟告白了?果然我还是……”
“不行!”然而家入硝子已经被他挑起了斗志,“今天这件事你必须办成!”不然再过三年你也说不出口吧。
“可是……”夏油杰尚未来得及为自己开脱,大门前挂着的猫咪形状的响铃就被推开的大门拨动,发出活泼清脆的响声。几个特意做过妆发的JK说说笑笑地进来了。
夏油杰只好先去迎接客人:“欢迎光临!”
家入硝子叹了口气:这间店生意这么好,等下人多起来,社交能量见底的夏油杰恐怕今天就真的没机会了。
她不再操心友人坎坷的追爱之旅,拿起精致的小银勺,准备尝尝传说中含致死量糖分的草莓蛋糕,一杯冰咖啡就被放在了她手边。
“冰咖啡,请。”五条悟直起腰来,冲她露出一个仿佛在发光的微笑。
“啊,谢谢。”
难怪雅典和特洛伊会因海伦陷入战争的泥淖,极致的美貌果然是一件利器。连家入硝子都忍不住恍神,夏油杰还保持着一颗纯爱之心,简直是修行人才有的好定力了。
然而下一秒,海伦在她面前变成了阿喀琉斯:“你是杰的朋友吧。”
家入硝子:“……啊?”
“哈哈,因为明明还没开门营业,你就进来了嘛。杰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五条悟笑嘻嘻地说,“而且他在ins上发过你们的合照,我有看到哦。”
家入硝子一阵无语,转而心头又忽然生出一种恶作剧的冲动:“……其实,我是他的女朋友呢。”
“哈,不可能的吧?”没想到五条悟的神色一派轻松,完全不相信她的鬼话,“毕竟,杰超——级——喜欢我的啊。”
家入硝子:什么啊这不是完全知道吗?
“……真是恶劣的大人啊。”家入硝子此时已经完全不为五条悟的美貌所动了,“那为什么不向他说明呢?夏油本来想今天向你告白,才请我来为他鼓气的,现在恐怕已经失去勇气了。”
“诶?那可不行啊!”五条悟大惊失色,“小姑娘,你一定要拼命鼓励杰和我告白呀!如果错过杰的告白,我会死不瞑目的!啊,这么说,还好我没有先跟杰告白呢。哼哼,不愧是我。”
家入硝子叹了口气,吃了一口蛋糕:“……这也太甜了吧?”
“甜品就是要甜呀,不然为什么要叫甜品?”五条悟油盐不进,只进糖和奶油,“鼓励杰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哦,今天可以免单呢。”
……这俩人倒确实是很合适一对。家入硝子心想。
一直在紧张地偷偷观察这边动静的夏油杰在五条悟看过点单回到后厨制作甜品时立刻冲了上来,紧张地问:“硝子,悟跟你说了什么啊?你没跟他说什么吧?他有没有误会什么?”
“什么也没有。”家入硝子不想理恋爱笨蛋,“我跟他说蛋糕太甜了,他说甜品就是要甜……”
“不然为什么是甜品,是吗?”夏油杰笑了起来,“悟总是这么说啦。”
“嗯哼。”家入硝子不置可否。
“哈哈,悟总是这样,说一些很任性的话、做一些看似很任性的事情,惹所有人生气。”夏油杰说,“但他其实是一个很好、很温柔、很成熟可靠的大人。”
家入硝子:“我也不是很想……”
“硝子,你知道吗?”夏油杰罕见地自顾自打断了她,“悟资助了好多孩子上学,有些是身体有问题,有些是孤儿,有些是被家庭抛弃了,他都承诺资助到他们能自食其力为止。”
家入硝子愣了一下,她知道夏油杰一直在用自己的力量资助老家一对曾饱受虐待的双胞胎姐妹,不由得露出了无奈又欣慰的笑容:“你们啊,还真的挺配的。”
这回换夏油杰呆了一下,然后连忙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好了,别废话了。”家入硝子一锤定音,“快去跟你的天使表白吧。我可不想把整个周末都耗在这里吃阿斯巴甜泡过蛋糕。说真的,夏油,太甜了。”她似是意有所指。
夏油杰则肉眼可见地慌乱:“我、我都不知道悟是怎么想的,如果……悟会很为难吧……”
家入硝子忍无可忍地捏了捏眉心:“你不是想知道他刚才和我说了什么吗?”
“嗯?”夏油杰傻乎乎地说,“不是在说蛋糕吗?”
家入硝子露出奇怪的微笑:“我跟他说,其实我是你的女朋友。”
夏油杰原本还挂着红的脸“唰”地一下白了,看得家入硝子啧啧称奇:“然后啊,他说……”
……
“悟!”
正在亲自给JK们上蛋糕和饮料,并且好脾气地与她们自拍合影的五条悟毫无防备地抬起头来,看着一脸视死如归、破釜沉舟的夏油杰,无辜地眨了眨蓝眼睛,像只什么坏事都没做过的猫咪:“怎么啦,杰?咖啡机坏掉了?”
这种时候说什么咖啡机啊!夏油杰心底那个小小的自己激动地打着空气拳,连带着他无意识紧紧攥着的拳头都因过分用力轻轻颤抖了起来。店里的JK们似乎担心他给五条悟一拳,偷偷举起手机开始录像,好到时候递交给警方当作暴力事件的证据。
夏油杰鼓起勇气开口,他觉得嗓子发紧,嘴唇又干又涩,出口的声音也变得有些奇形怪状:“悟,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五条悟直起身来:“什么事啊?杰看起来好正经。先说好,如果是要辞职我可不会答应哦?”
没想到夏油杰居然上前一步,两只手紧紧捏住了五条悟的肩头,闭上眼睛豁出去地大声说:“我……其实我一直……我喜欢悟已经很久了!虽然我现在还是学生,还不能给悟很多承诺,但是我是真心的!我想做悟的男朋友!”
围观的JK们爆发出一阵尖叫。
啊,说出来了……措辞很普通、很平常、很俗套,甚至有点渣男地说出来了……夏油杰的心脏跳到了嗓子眼儿,甚至连灵魂也随着这句话一并飞出了体外。
灵魂出窍间,他看见五条悟睁大了眼睛,漂亮的眼底满是幸福和喜悦。
“这是表白吗?这是表白吧!哈哈,杰主动跟我表白了耶!”白色的人型大猫身边仿佛瞬间盛开了一圈粉红色的小花。一片混乱中,他准确地指向那个早有先见之明的JK:“小妹妹你录像了是吗?发给我发给我一定要发给我!”
被点名的JK脸颊泛着激动的红晕,拼命点头。
夏油杰的心依然狂跳着,却奇异地从喉头落到了肚子里,连那急促的搏动都变得深沉而惬意,仿佛猫咪肚子里呼噜呼噜的小马达。于是,他松开五条悟的肩头,转而轻轻握住他的手,珍而重之地放在心口:“悟还没有答应我呢。”
答案是五条悟突然放大的完美的脸和唇上温柔湿润的触感:“请多指教咯,男朋友?”
“啧。”家入硝子丢下手中的银勺,很不讲究地把整杯冰咖啡一饮而尽——她再也不来了,这鬼地方真的甜死了!

34 Likes

甜死了x啊啊啊啊啊啊~~被他两甜死了

1 Like

全程姨母笑~太甜啦哈哈哈哈太好吃了

1 Like

今天摄入了足够的糖分(砸吧嘴)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