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

:heavy_minus_sign:教祖夏x六眼悟

:heavy_minus_sign:年龄差 年上 转世PA 诱奸

:heavy_minus_sign:变小play 雷点自避 无咒力提及 ooc注 意避雷

:heavy_minus_sign:只为开车 剧情什么的别细究因为我根本

没想写剧情

灵感来自夏五本《再生》

大致剧情:转生,但因夏油杰比五条悟死的早,因此比五条悟大,(我们杰哥不炼恋童,只是悟性恋罢了 听懂掌声:ok_hand:)转生后听说夏油杰在这个世界还活着,五条悟就去找了,然后解开矛盾,甜甜蜜蜜酝酝酿酿

夏油杰还在睡梦中的时候突然感觉脸颊被用力拍打了几下,教祖大人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撑起身体强制开机,仿佛人已经醒了魂还在睡。坐在旁边的罪魁祸首不愉快的拿着那双湛蓝色的眼睛瞅着自己,不管是哪一世,总摆脱不了被早起的悟叫起的命运,之前是有仆人会唯唯诺诺的提醒,而自从在这一世遇到五条悟之后就日复一日的被这样暴力叫醒服务着。

五条悟白嫩的脸蛋像剥了壳的鸡蛋一样干净光滑,银白色的头发柔软的贴在鬓边,“你睡傻了吗?”五条悟微微皱起眉毛,语气却是跟大人一样绰绰逼人,不爽的盯着面前神游的教祖。

“…悟,我都说了不要七点就叫我了,困死了。”夏油杰顺势想要躺下接着补一个回笼觉,顺带着揉了揉对方软软的头发。

“那你还要选择当这个假正经和尚,真是没救了。”五条悟闷闷的别过头躲开了夏油杰的手,仿佛变小了之后更喜欢撒娇闹脾气了,毕竟夏油杰会一直宠着他。

听不到回复的五条悟狐疑的探过头去查看,对方果然又合上了眼,五条悟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也就随他去了。

等到将近快中午,夏油杰终于睡饱了,躺在床上享受着难得的安静,不对,这小子什么时候会这么老实了?像是猛的想到了什么一样,夏油杰立马坐起身,速度之快完全不像是刚睡醒的模样,甚至鞋都没穿就往外跑,扒开门后迎面和一个仆人撞到,夏油杰看到对方脸上闪过一丝惊慌,和……笑意?什么意思,夏油杰不明所以,立马装出假惺惺的狐狸嘴脸问对方怎么了,在对方指了指自己的头发后,他明白了。

臭小子,还知道躲出门,夏油杰一边拆头上绑的五花八门的辫子一边压制火气,等他回来一定要狠狠的打他的屁股,反正现在的他对于自己来说只是个小屁孩而已。

在盘星教的任务跟上辈子一样的繁多,等完全忙完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夏油杰回到房间,推开门看到五条悟正坐在自己家庭办公桌上,小手忙忙乎乎的鼓弄一桌子收获来的甜品,甚至给它们分了类,两只够不到地板的小脚也晃来晃去。夏油杰靠在墙边瞅了两眼,白天的怒火也早已磨灭完了,不知道是被任务压的,还是看对方看的没脾气了。

五条悟知道夏油杰回来了,但他没有声张,直到对方端来一杯热牛奶放在自己面前。

“你干什么?我不喜欢喝这个。”五条悟有点不爽的抬起头看着对方,夏油杰装作大人的模样笑了笑。

“小孩子睡前不都要喝杯热牛奶吗?”夏油杰狐狸一样的笑容让五条悟看的想揍他,无奈体术差距太大了,也约定了在盘星教不允许使用咒力攻击破坏,真是委屈坏了…!

一股火窜上心头,五条悟瞬间垮起一张脸,他知道夏油杰在故意报复自己早上做的事情,但无奈现在毫无威胁可言,他沉默了一会。

“就没有别的牛奶喝吗?”

五条悟迈起小巧的脚丫大跨步走向坐在床边的夏油杰,抬腿跨坐到夏油杰的腿上,扯住对方的衣领往下压,强迫他和自己对视,小到能被夏油杰一手攥住的手掌狠狠按在对方的裆部揉了揉,戏弄般的看着他面部表情逐渐失控。

“悟…别闹了,快去睡觉。”

夏油杰抓住作恶的小猫爪子,摆出一副大人的模样教训五条悟,但对方也不是吃素的,从小便是叛逆儿童怎么可能一句话就听对方的,五条悟蓝色纯净的眼眸猛的贴近,让夏油杰仿佛整个人都溺亡于对方那无尽的海洋中。

五条悟趁此甩开了桎梏,双手环上对方的脖颈往下压,夏油杰皱了皱眉头,自己可不想背一个强奸儿童罪,想要掐着五条悟的腰身抱起,对方白嫩的脸蛋突然凑近夏油杰,柔软可爱的唇瓣轻轻贴上男人的嘴说道:“杰…想要……”然后故意吐出一截粉红的舌头展示给对方。

调戏的意思太过明显让夏油杰一时没把持住,胯下的巨物精神抖擞,一颤一颤的宣誓着自己的存在,夏油杰无奈的扶额,浴火烧的太阳穴突突的,感觉心脏也想是被小猫舔过般痒痒的,他掐住五条悟一手就能环住的大腿,粗壮有力的手臂揽住对方的腰身圈在自己怀里,此时再忍就不是男人了。

夏油杰把舌头伸进对方的小嘴里,粗糙的舌面舔过小孩柔软的口腔,嘴里的空气都被不断掠夺着,五条悟有些失力的推搡身上的人,他被亲吻搞的浑身发软提不上力气,唇齿间不断漏出几声似猫儿般的呜咽。

等夏油杰终于舍得放五条悟一马的时候,后者早已失神的不断喘气,白皙的脸蛋此时也被憋的通红,五条悟抬起蓝色的眸子幽幽的瞪着夏油杰,却因为眼眶里的泪水而使得没有任何威慑力。

“够了吧?”

夏油杰像只狐狸一样贱兮兮的笑着,如果真是动物世界,五条悟早能看到对方教袍后面的狐狸尾巴了。

五条悟没有说话,夏油杰顺势要把对方从腿上抱下去的时候,却被对方抓住衣角,夏油杰狐疑的将视线重新转到五条身上,只见对方抓住自己宽松的和服内衬往外扯,露出青涩可爱的胸部,虽然没有18岁的敏感,也没有28岁时的丰满性感,独属于小孩的乳肉却又白又软,两颗樱色微微受到冷风微微翘起,点缀在纯白无暇的身体上,活像是办公桌上漂亮可口的糖霜樱桃蛋糕。

“摸我,杰。”

五条悟微微歪头,像大人一样引诱对方进一步动作,夏油杰感觉自己一个脑袋两个大了,他闭上眼睛,脑子里疯狂念着佛经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努力把小孩两团可爱的乳肉从自己脑子里甩出去,然而对方却不准备给予对方缓冲的时间,他拉过夏油杰的手就摸向自己的胸,带着它们上下揉搓,边动作还漏出一些呻吟。

夏油杰又不是阳痿,瞬间被惹火了再也不忍了,他展开天性般用两根手指夹起五条悟的乳头往外扯,对方立刻仰着头无声淫叫,小小的身体完全受不住以往的做爱方式,新生般的身体敏感而细嫩,仅仅是被夏油杰玩了乳头,身下的穴就已经发大水般开始流出淫液。

虽然在看见五条悟的那一刻开始夏油杰就做好了决心,不要对小孩子的对方出手,但还是抵挡不住昔日情人的磨合诱惑,就比如现在,五条悟正趴在床边,扒开了自己的裤子,猛然蹦发而出的粗大肉棒狠狠拍在对方的脸上,留下了淡淡的一层红痕,在白皙透亮的脸颊上倒也显眼。

就算换做之前的五条悟也不可能完全吞下这个巨物,而如今变成小孩子连吞下龟头都困难,只能吐出红艳的舌头对着柱身来回舔弄,等到五条悟感觉都快脱水而死的时候,他感觉到身上的人猛的一颤,然后屁股就被扇了一巴掌,五条悟被打的浑身一抖,恼羞成怒的用小猫脸瞪着对方,不看还不要紧,这一看直接解锁夏油杰的新xp,“怪刘海!死变态!干嘛打我屁股。”

夏油杰粗喘一口气没有理会对方的闹脾气,他一手就罩住了五条的屁股,像和面一样大力揉搓着,对方慢慢找到了快感,哼哼唧唧的想要对方赶紧进来,腰身要随着夏油杰的揉捏而摆动。

夏油杰一手就撑开了五条悟的臀缝,露出了那未曾有人造访过的密地,用中指轻轻按压了几下便流出了水,夏油杰心里感叹这是被操熟了啊,就算变成小孩也会流水,真是淫荡。

没揉一会五条悟就双腿开始打颤,不认输的死死咬住下唇不想发出声音,但剧烈收缩的后穴却暴露了他。就在五条悟马上就快要被一根手指操射的时候,对方却突然抽出,然后就感觉到一条更湿润更灵活的东西重新挨上自己的穴口,意识到是什么在舔的时候,五条悟惊得全身都弹了一下,不自控的颤抖。

“呃…!杰!夏油杰!等…!呜……等一下…”

五条悟扭过头满脸通红的瞪着对方,慌张的两只手一起并住想要阻止对方再侵犯自己的小穴,夏油杰只是挑了挑眉,示威般的一手就压住五条悟,五条悟的呼吸越来越短促,身后的快感不断积累,如同潮水般一股一股的浇到头上,意识也变得迷糊不清,上半身都没有力气了,却还被对方提着腰继续用舌头操弄,不一会就双眼上翻高潮了。

五条悟还没从高潮的余韵走出来,夏油杰用手指轻轻的重新摸向敏感的穴口,“啊嗯…”五条悟无力的声音像是被大雨淋透奄奄一息的猫崽子,任由对方胡乱作为。

穴里的手指不断搅动,那双手的主人早已对这幅身体的敏感点摸的一清二楚了,不一会就找到了能让自己快乐的点,湿热的软肉紧紧的绞着对方的手指,夏油杰摸着那点狠狠用力,猛然的刺激让怀里的小孩突然弓起身体,肠壁也无规律的收缩绞紧。

“悟,放松。”

夏油杰的声音像是有蛊惑力一样,五条悟身体麻酥酥的,努力放松肉穴想让对方进去的更深一些。

“乖。”

夏油杰奖励般的亲了亲五条悟的脸颊,不知是变成小孩子的缘故还是本身就喜欢被夸奖,五条悟被对方的行为搞的脸色发红,后穴也咕噜的吐出一波水淋在夏油杰的手指上。

小孩子的穴道果然还是太狭窄,仅仅扩张到第二根就已经受不了了,五条悟紧紧抱住夏油杰的手臂,后者看到对方吃痛的脸,于心不忍的叹了口气,准备把穴里的手指都拔出来,“好了悟,放松吧,我拔出来,在做下去你会受伤的。”

五条悟懵懵的,眼眶间还泛着泪花,不过却不做任何回应,夏油杰以为对方被吓到了,连忙俯下身子安抚。

五条悟略带哭腔的抓着还放在穴里的那条手臂,“不…不要抽出去…我想要杰……”

夏油杰看的心都化了,只好耐着性子慢慢扩张,等到终于扩张到可以容纳自己的时候,如释重负般的喘了口气,他到底还是没能抵抗住未成年人的诱奸,抚着早已软了身子的五条悟,挺胯插进了朝思暮想的温柔乡里。

“呜!呃啊……啊…杰……”

五条悟脸色潮红的蹭着床单,小孩被刺激的浑身发颤,意想不到的快感冲刷大脑,浑身想被抽到骨头一样发软无力,只能任由身后的人操弄着,要不是被夏油杰扶着,他估计早瘫在床上动弹不得了。

夏油杰快速挺动着操干可爱紧致的小穴,一手罩住两边的乳肉狠狠揉搓,直到都变为樱色才勉强放过。

全身的敏感点都被对方掌控着,五条悟全身抖的像大雨中的漂泊树叶一样,还没长开的身体就在无休止的承欢,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淫娃。

15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