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柑橘之夜

cp 夏五

xp 吃醋 微强制的纯爱 笨蛋dk he

:tangerine:五条悟口无遮拦 但私设只会口嗨没有实操的雏儿

:tangerine:夏油杰微浪荡公子人设 注意避雷

:tangerine:无咒力提及,只为写车,高中生活

杰以为自己是直男,所以有女朋友(也可以说女朋友死缠赖打追求的)!!杰对女朋友没感觉!!

:tangerine:杰和悟双向暗恋(但无意识)笨蛋dk都说腻了……

“我喜欢他只有在我面前才会露出的笑容,喜欢他的逞强,喜欢他泛红的眼眶。”

“喜欢他对我无条件的依赖。”

——

“杰——”

五条悟像条没有脊椎的软体动物一般搭在夏油杰的肩上,猫咪挑战主人底线一样摸摸这里又戳戳那里,在对方身上四处点火,夏油杰额头青筋都起来了,真想一巴掌拍过去让他消停消停,但又肯定免不了一场大战,还是作业更重要一些。

见对方没有反应,五条悟也算是觉得无聊了,顺势像液体般滑下去,半趴着搂住夏油杰的腰,张嘴就在对方腰间留了一个印子。

“嘶…!悟!你到底干什么!闲的话,出去打一架吧?”

夏油杰不悦的用拇指怼向门外,苦夏的烈阳似火般燃尽世间万物,成股的热浪拍打到宿舍门上,远处树上传出一声声鸣亮的蝉叫声。

“杰真是小气,笨蛋一样…!傻瓜,大猩猩,怪刘海!”

五条悟撅着嘴转过身子不再理夏油杰,后者狐疑的皱了皱眉头不懂对方的意思,叹了口气便接着完成教案了,毕竟还要把悟的那一份也写了,再顾不上钻研对方在想什么了。

不知不觉抬眼门外已经黄昏,气温总算是下降了一些,但变得闷闷的,像是在人心口堵了一团棉花,夏油杰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发麻酸痛的手臂,开始疑惑为什么这么安静,走进床边才发现,噪音制作者已经睡着了,睡着的五条悟像是一座完美无瑕的古希腊雕塑,整个人都是挑不出一点毛病的,美丽?夏油杰被他这种想法吓到了,摇了摇头蹲下身,平视着难得安静的五条,细长的睫毛随着呼吸一颤一颤的,唇间微张着,嘟囔着像是在说什么梦话,夏油杰看得出神,后惊醒般的拍了拍头,迅速站起身想要离开。

“…杰”

夏油杰被吓了一跳,难道悟已经醒了?!

“呃……杰…笨蛋”

夏油杰僵硬的回头看,发现对方眼睛仍然是闭紧的,原来是梦话,他可不想让悟知道到自己因为偷看而脸红这件事,不然会被笑一辈子吧。

夏油杰走出门后缓缓蹲下,试图让微风吹散脸上的红晕,但无济于事,直到内心慢慢开始冷静下来,他才开始思考自己,今晚该睡哪。

虽然他完全可以直接睡到隔壁五条悟的房间,毕竟这小混蛋也天天睡自己的床,可毕竟也是没有经过对方同意的,而且,他根本不知道他宿舍门钥匙在哪…!靠北啦,要死了,住酒店?还是要流浪街头啊??在夏油杰还在犹豫纠结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为什么不能睡自己房间呢,可是五条悟那小子占的自己的房间啊!不,这个想法立马被夏油杰抹去了,仅仅是看了几眼就脸红心跳的,要是真和他一起躺在床上,估计一晚上都别想睡了。

就在内心“天使”“恶魔”还在争论的时候,手机“叮”的一声发来一条消息。

[真砂遥:杰君——现在方便吗?]

——

习惯早起的五条悟舒适的伸了个懒腰,闹钟都还没响,毕竟昨晚睡得太早了,迷迷糊糊的大脑都开机就开始思考杰去哪里了。

“杰…?”

意识到杰不在房间里的时候,五条悟立马清醒了,一通电话立马打过去了,在漫长的等待中,电话被接起了,不过话筒中是萌系女性的声音,似乎是夏油杰喜欢的那种类型。

“你好?杰君在睡觉哦,有事我帮你传话?”

几句话如同从天而降劈下来的闪电将五条悟打成一地碎片,震惊夏油杰什么时候有的对象和为什么会跑出去和别人睡一晚上,起床气,疑惑,以及愤怒如同雏芽破土而出,失控的手指慢慢攥紧床褥。

“……没事,告诉他别再回来了!”

然后挂断了电话,坐在地上迟迟缓不过来,他不清楚对方为什么瞒着他谈恋爱,这就算了,为什么还抛弃我一个人拜托了处男这个身份…!五条悟感觉内心一阵阵钝痛,不同于之前做大大小小课外任务或者打架造成的表面伤害,这种痛是似乎是来源于更深层,像是每一个细胞每一个组织都在作痛然后反应给大脑。

自己是因为夏油杰谈恋爱了才会难受吗?仅仅是这样?感觉好自私,但是他控制不了这种感觉,我不清楚这是为什么,是什么情感,我只觉得自己很难过。

五条悟抹了抹出冷汗的胳膊,缓缓站起身走向卫生间,简单洗簌后也彻底赶走了起床气,床头上的闹钟在此刻响了,放在之前就是这时候自己才起床,然后闯进夏油杰的房间叫他起床,再去犯贱胡闹一段时间一起去学校的。

五条悟拍了拍脸颊强迫自己不去想,他怎么样自己干嘛要在意!真是可恶。

到了学校后甚至还有半个小时才上课,刚到教室门口的硝子震惊了一下,“来这么早?另外一个人渣呢?没和你一起?”

五条悟无精打采的哼了一声,他现在一点也不想听到关于对方的一点消息,皱着眉头往旁边桌兜掏糖吃,大大小小各式各样各种口味的糖被自己一把抓出来,但是柑橘味的糖居多,因为自己喜欢吃,刚剥开准备抛到嘴里突然想到是夏油杰放的,心情稍微好点的五条悟瞬间拉下了脸,但都剥开了也不好扔掉,只好把其他抓出来的重新放回去,只留下手心里被剥开的柑橘糖。

不出所料,没有五条悟人性闹钟的夏油杰迟到了,头发微炸,一看就是着急没有怎么认真打理就出门了,夜蛾老师看了他一眼就准备训他一顿再让他站到教室后边去,突然门后又出现了一个同样迟到的学生,正是真砂遥。

同学们都嘘嘘起哄拍手开始八卦,就连夜蛾也愣住了,毕竟夏油杰的颜值可是非常能打的,堪比校草的存在了,校草谈恋爱可不是让人吃惊,周围人起哄的声音越大五条悟嘴中的柑橘糖就越苦,他甚至感觉是不是吃错了什么包着柑橘糖的中药粒,视线重新回到夏油杰身上,后者自觉慢悠悠的走向教室后,不作任何解释,衣襟不整,头发微乱,后面还跟着一位害羞可怜的女同学,是个人就知道两人干了什么。两个人站在一起活像是在拍结婚照一般。

“啧,老师,还不上课吗?烦哎?”

五条悟舌腹上含着金黄色亮晶晶的柑橘糖,他双眼微微上翻吐出舌头,做出一副受不了的表情,就连让坐在左边的硝子都大吃一惊,吃惊的不止她一人,全班都安静了下来,因为五条悟虽然成绩很好,但上课从来不听,开小差睡觉都是小的,他和他同桌夏油杰几乎天天逃课出去玩。夜蛾也返过神拍了拍桌子,让夏油杰课后去找他,然后接着上课了。

这节课上的格外漫长,口中的柑橘糖不知道什么时候化了,舌根仍留有苦涩的味道,五条悟并不是想听课,只是不想再看这场闹剧了,他咂了咂嘴,用书挡着去鼓捣那柑橘糖皮。

教室后离五条悟挺近的,夏油杰缓缓回神后,仗着五条悟看不到自己就肆意妄为视奸着对方,视线贪婪的吞噬那人,那头白色在阳光下被镀上淡淡金色的头发,比女孩子还要柔软细致的白皙皮肤,纤细但有力的腰肢,无不让他着迷。

下篇——

[突然感觉夏油杰有点临近苦夏的感觉,脾气有点不稳定了呃啊啊啊但是不会苦夏的就好了]

久违的下课铃声终于响了,刺在五条悟的耳朵里,却没有以往的如释重负般的轻松,他开始担心该怎么面对夏油杰,该怎么解释面对他的态度,不对,应该是他跟我解释,他跟我道歉!自己有没有做的不对的地方。

夏油杰明显就是想和五条悟说话,但是被后者假装犯困为由巧妙的避免了,而且他还要赶去夜蛾的办公室解释一切,免得被造谣。无奈,夏油杰轻轻的叹了口气就起身走出门,五条悟闷闷的躲在自己的胳膊腕里,睁开眼是自己的桌面,呼吸打在上面,让自己有些喘不过气,靠近窗户的位置能聆听夏天的声音,微风细细的敲打窗户,烈日被玻璃挡在外面,照进来的时候变成了暖阳,细细的淋在五条悟的发尾,温柔又温暖,像是夏油杰的手掌。

等到再一次见到夏油杰已经是第二节课了,五条悟还是无精打采的模样,随便拿起一本大书挡着自己昏昏欲睡,夏油杰轻轻的推开椅子坐在旁边,因为已经上课的缘故不能讲话,只能用手肘碰了碰左边的人,五条悟却像是木头一样一动不动,这绝对不是没有感觉,换做之前肯定会闹的被老师发现然后一起出去罚站的。

奇怪,非常奇怪。

夏油杰不明所以,打开课本准备进入状态,五条悟越想越委屈,他是不是早就觉得我很烦了,很无理取闹。无数条信息猛的冲向大脑让他有些捋不清,对于情感他真是应付不来,似乎任何沾上“情感”的事情他都没有准确的判断。

一整天闷热的气氛始终在教室里蔓延,五条悟一直有意无意的躲避着和夏油杰交流,夏油杰被惹的有些烦,他不明白为什么对方在这方面会这么执着,为什么不听他讲清楚,“我和她真的没做什么啊,你到底怎么了?我们不是挚友吗?”

不知是哪句话把五条悟也惹毛了,手掌拍到桌子上就喊,“对啊!我们是挚友啊!那你为什么要和别人一起走,和别人一起说话,和别人一起睡觉!”

夏油杰额头上青筋微起,他用拇指轻轻的按压太阳穴试图让自己冷静,“虽然我们是挚友,但悟也没必要什么都干涉吧?很烦啊,我一定要按你说的来吗?大少爷。”

五条悟明显是被震惊到了,打开窗户热气一股一股的往他脸颊上打,他感觉一点也呼吸不上来,似乎是没有被这么对待过,站起身后猛的推了一下桌子,“对啊!我就是小气鬼,我很幼稚行了吧!”

夏油杰一看惹毛了对方,刚想再和对方平静的交谈一下,五条悟就夺门而出了,还有一节课没上夏油杰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反正就是夏油杰在楼下又和五条悟吵了一架,一直拉扯到宿舍楼的剧情]

[真的好不喜欢写剧情…逻辑不好文笔也不好,,直接开车吧]

夏油杰点了支烟趴到窗台口,目视着烟雾随着微风散去,显得特别悠闲,五条悟这边就略显狼狈了,嘴里半掉不掉的柑橘糖,控制不住的涎水都被染上了些淡橘色挂在下巴上,估计是已经说开了,但是五条悟心里还是有气,明明可以和自己一起睡的为什么要跑别人那里!

夏油杰叹了口气,不能直接说我喜欢你吧!不知道说什么也有可能已经解释累了,他扭身将嘴里的烟吐到五条悟的脸上,后者防不胜防的被呛了一大口,脸色变得潮红,吸入的气体充斥着灼热干燥的烟味,如同被迫咽下了一口带火的棉花。

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非常暧昧的姿势了,明明是炎夏,空气中都像点燃了一团火,夏油杰的胸脯紧紧的贴着五条悟的后背,下腹稍微远离,避免被发现的尴尬,但还是被对方感觉出来了。

五条悟后腰微微向后顶,主动贴上对方炽热的凸起,夏油杰浑身一僵,被柔软细嫩的屁股按着摩擦,他不自控的低低粗喘一声,让五条也变得兴奋起来,像一个玩性大开的孩子,似乎是觉得对方的反应很好玩,便加快了摩擦的频率和力度,夏油杰一瞬间的清醒然后猛的坐起身,右手掌心微微推开黏在自己胯下的屁股。

“嘶…悟,别这样,会后悔的。”

夏油杰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就这么安静了像是半个世纪一样,五条悟恼羞成怒,像被占了便宜还被抛弃的女人一样,一言不发就踹开压在被子上的夏油杰,把自己包成粽子然后迅速躺下了,就这么一动不动的像一颗蚕蛹。

夏油杰按了按眉心,胯下灼热的兄弟还在暗示自己的存在,可当务之急还是要哄这个祖宗,这场面看着就有些滑稽可笑。一次次伸到对方身上的手被无下限排开,就算求饶让对方关掉也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突然,五条悟感觉自己的腰被用力的钳住了,然后他就听到:

“悟,是你讨苦吃的,我本来想温柔对待你的。”

灼热的呼吸喷洒在自己脆弱的脖颈处,因为姿势的不同,五条悟彻底被身后的男人包裹住,一点点剥开身上的被子,白皙的身体暴露在空气里,夏油杰看的喉头一紧,下身猛的挺进,甚至没有任何扩张和爱抚,已经忍到极限了。

五条悟全身被控制着,无助的钉在男人粗壮的肉棒上,毫无躲避的余地,夏油杰无视身下人的低低求饶与哀鸣,这家伙可是仗着自己对他的信任骗了不知道多少次了,而且,这次是他自找的。

每一次抽送几乎全部拔出再整根没入,湿热的穴肉温顺地包裹着硬挺滚烫的柱身,五条悟或许是天赋异禀,操了没多长时间竟自己开始主动分泌肠液,两人的交合处汁水泛滥,半干的精液凝固在他腿间,还有暗红的血渍混着淫水滴到地面上。夏油杰宽大的手掌抚上五条悟剧烈起伏的胸部,然后慢慢的往下移动着,时重时轻的按压身体的每一处,对方临近高潮时整个身体都向前弯折,强烈的窒息感让他湛蓝如天空般的眼球微微上翻,整个人像濒死一样张大嘴想要呼吸,凌乱的银白色头发被汗水浸透,微微粘在前额上,泪腺像是被损害了,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涌。

夏油杰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下身的撞击愈发强烈,变着法子的想让对方高潮,那只手从腹部一直往下摸,摸到含有粗大性器的小腹,轻轻按压那层皮肤时,拉起对方的手附在上面,滚烫到不容忽视的肉棒破开了层层穴肉捅到了一个全新的深度,手掌隔着腹部的肉与肉棒相碰。

“看样子都捅到胃里了啊?悟真是厉害呢,不愧是最强。”

夏油杰细细的欣赏着对方那张被快感逼失控的脸,混杂着委屈与舒爽的复杂情绪,眼尾也泛起了一片红晕,让夏油杰看的感觉自己的兄弟又精神了许多。

五条悟感觉到后颈的皮肤被尖利的牙齿咬住,他剧烈颤抖着,发出类似啜泣般的呻吟,因为时常要用到咒具的原因,夏油杰的手远比五条悟的要粗糙,在此时也变成了让对方失控高潮的另一有利部位,带有老茧的手抚上对方的胸口,修剪平整的指甲刮过樱色的乳肉,接着是感觉到舌头缠上乳头,绕着顶端逗弄了几下后狠狠的吮吸,让是要从里面吸出奶水一样野蛮,五条悟倒吸了一口气,胸前又痛又麻,让硬挺着的腰瞬间塌下来,彻底被情欲所控制了。

几次猛烈的抽插后,夏油杰意犹未尽的尽数释放在对方温热的穴里,性器从穴口拔出时发出“啵”的一声,刚灌进去的精液混杂着血迹缓缓流出,一直顺着大腿流向床褥上。

大战三百回合后五条悟感觉下半身都没知觉了,导致他这样的混蛋“自自在在”的又抽起了烟!或许是感受到了对方强烈的视线,夏油杰转过头与他对视,不过再没了之前那样羞涩,变为了尽数的爱与柔情。

“我有随身带糖,要吃吗?补充一下体力吧”

五条悟接过对方伸过来的柑橘糖放到口中,和教室里吃的一样的,却没有那样苦了。

12 Likes

好喜欢好喜欢,想看爱看:heart_eyes:

dk小情侣是最美好的,,我还有狼人夏,人鱼悟,鸟化三个梗文没写

2 Likes

期待太太的大作!:heartpulse:

好的兄弟,兄弟爱你

香!太香了!今天又幸福了:heart_eyes::heart_eyes::heart_eyes:

谢谢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