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醉酒(狐狸花魁夏x叛逆家主五,封建pa,伪露出,脐橙,更了番外)by一条裤子

不算pwp但仍旧很黄的一篇……也许会补新的play(吧

*补了2k的第一人称偷窥视角番外,十分色情,有塞毛笔以及淫水磨墨等玩法,请确保能接受再阅读……。

————————————————

00

檐廊,两个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的小姑娘低眉顺眼地趴跪在地上,身后的尾巴不受控制地发着抖。旁边那位身居高位的老头正一脸谄媚地将她们当做货物推销,而作为被推销对象的五条家家主,对二人的留意甚至不如一只恰好掠过的蜻蜓。

她们不过是为了让神子开窍、或者说繁衍后代献上的礼物,自然没资格抬头观察五条悟表情。作为被五条家捉住的弱小狐妖,如果不能让家主收下,她们的下场不会好到哪去。

五条悟自始至终都没有将目光落在她们身上,只是六眼敏锐地捕捉到了那滴无声落下的泪,他最终还是兴致缺缺地点了头。

01

五条悟没去数这是第几波来探听他床上那点事的人。那些老不死的被他当面下了好几次脸后,转而自以为隐蔽地询问他的侍从。六眼总是不可避免地观察到他们的神情,像是苍蝇,令五条悟心烦。

他准备找个一劳永逸的办法,而花街正是他想到的好去处。

偷溜出门的五条悟坐在茶屋二楼临窗的位置,这是观赏花魁游街的绝佳地点。茶屋女隐晦地打量了下五条悟的穿戴,视线从那双难得未被遮掩的蓝眸上扫过。在确认这面嫩少年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家主后,茶屋女热情地介绍起如今风头正盛的花魁夏油杰。

五条悟随便听了听,只觉得这位的吸金能力实在不可小觑,就是传闻有些夸张到违和。没等他细想,楼下传来一阵骚动。五条悟偏头去看,远处身形高挑的狐狸眼花魁正迈着外八文字步款款走来。明明没有什么表情,却勾得人心神荡漾。

只一眼,五条悟就确认了这是一只修炼有成的、拥有怪异刘海的公狐狸,普通人看到的应该只是幻象。不过比起那些或循规蹈矩、或千娇百媚、总之能让长老们开心的女人,眼前这难以控制的男性大妖明显更合他的意。五条悟与夏油杰遥遥对视,向茶屋女报出一个令她惊呼的高价。

只是听完五条悟的要求后她有些为难地蹙起眉:“大人,一般来说,至少要见三次面才能获得花魁的服务,更别提她们几乎不会上别人家门,您的要求恐怕……”

“把这个给她,她会答应的。”

02

被茶屋女偷偷掂了小半天的钱袋,确实如她揣测的那般,是被小判塞得鼓鼓囊囊。出乎她意料的是,本不该被普通金钱打动的夏油杰同意了五条悟那有些无理的请求。

茶屋女走后,夏油杰将小判倒在桌上,对着空空如也的钱袋仔细嗅了嗅:这确实是族里走失的夏夏子和美美子的味道。

孩子们倒没有太傻,知道把人哄来花街,用这样的方式向他们报信。只不过多少有些低估五条悟,反而被人将计就计。

夏油杰的兴致被挑了起来,然而得知此事后,遊廓名义上的太夫、同为狐狸的菅田真奈美却有些担忧:“那毕竟是令所有妖都唯恐避之不及的五条家,贸然前去会不会太冒险?”

夏油杰敢如此高调地在这满地除妖师的京都做花魁,自然是因为足够强。如果是六眼神子诞生前的五条家,真奈美并不会提出异议。只是五条悟实在太特殊了,随着他的出生,除妖师势力都进行了大洗牌。

“五条悟不一定站在我们对立面……或者,可以想办法让他失去战斗力。”

03

让人失去战斗力的方法有很多,酒精是其中最方便快捷的那一个。眼前极端精致的怀石料理只配了上好的玉露,夏油杰猜测五条悟对酒精并不热衷。好在他早有准备,在开席前拿出了被風呂敷包好的、用德利装的酒,哄着五条悟喝了一小杯。

一小杯——对于夏油杰而言只能算是润润喉。或许是因为量不多,五条悟只略微犹豫了一下,便遂了他的意。

夏油杰并不喜欢这种耗时长量却少的料理,尤其是大家族还有食不语的规矩。一直到侍从端上作为第十道菜的强肴,他都没能找到一个劝酒的契机。

好消息是五条家的厨子水平一流,夏油杰夹起炙烤得恰到好处的鱼肉放入口中。五条悟此时突然出声,语气也与之前有些微妙的不同:“第二十四个了,比上的菜还要多,这些人到底有完没完。”

夏油杰敏锐地捕捉到了这细微的差距,弯了弯眼。他自然也注意到了那些借着园艺遮挡,向庭座敷内窥视的身影。五条悟特意选这样开阔的地点自然有其用意,夏油杰顺着往下说:“毕竟花魁孤身赴宴的情况实属罕见,而在下又不巧是一只狐妖。”为了避免牵连其他族人,他拒绝了真奈美的安排,只由四名轿夫一路抬着那华丽繁复的轿子行至五条家……这个普通人的作用自然不是代步。

五条悟对于夏油杰的来意心知肚明。这人仗着高超的幻术,只穿了方便行动的浴衣,显然是做好了开战的准备。他开门见山:“那两只小狐狸可以离开。”

“代价是?”

“我需要你留下来。”五条悟顿了顿,“作为家主夫人。”

夏油杰神色不变,挂着那浮于表面的笑跪行至五条悟身侧,轻柔地将酒倒至盃的四分之三处。他的手和他的心态一样稳:“家主真会说笑。”

他如同游女那般贴近五条悟,将酒杯端至后者唇边。五条悟就着他的手一饮而尽:“我是真心的。”

夏油杰垂眸把盃放在矮桌上,错开五条悟探寻的视线,动作流畅地去倒第二杯。酒精起了作用,而且远比想象中更起作用。五条悟大约是受不了家里希望他当种马的态度,一时冲动想拿他当挡箭牌。

这种醉话听听就算,夏油杰将靠近五条悟的那只手虚虚撑在对方大腿上,糊弄了一句“承蒙家主厚爱”。这个答案显然没能让五条悟满意,夏油杰喂酒的手被捉住。

他没有试图挣脱,反而就着这个投怀送抱一般的姿势凑近。本就穿得松垮的浴衣被蹭得更开,不需要六眼,五条悟就能轻易地看见一片光裸的前胸。

“家主大人,知道男性之间要怎么做吗?”夏油杰身后浮现一条巨大狐尾。他用尾尖点上五条悟的肩胛骨,再顺着挺得笔直的脊柱缓缓向下,最后陷入五条悟双股之间,来回暧昧地隔着浴衣扫过后穴,“用这里。”

即使五条家为了让五条悟繁衍后代,并未教授过男子之间该如何行事,此刻也被示意得明明白白。

“我没兴趣做下面那个。”

夏油杰不想过多纠缠,随口说了个最简单的理由。他察觉到五条悟身体微僵,似是受到冲击,心下不免有些好笑。虽然五条悟确实是他喜欢的那一款,但如今也不过是个年纪还没有他零头大的小鬼……

咚——

思绪被眼前旋转的景象打乱,夏油杰被五条悟扣着手按在榻榻米上,后脑磕出一声闷响。

“是吗。”始作俑者俯身毫无章法地亲了过来,另一只手探进浴衣去摸他的性器,“那这样就行了吧。”

04

在有人偷窥的情况下交配,对于纯粹利用术法当上花魁的夏油杰来说有些过于刺激,很快他就在五条悟的撸动下兴奋起来。五条悟的技术出奇的好,看来六眼神子的学习能力在各个方面都很拔尖。尽管已经爽得在流前列腺液,夏油杰仍端着那副游刃有余的姿态与五条悟对视。

“家主大人不怕被发现吗?”

“我相信阁下的幻术。”

五条悟说得太理所当然,配上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实在不像是正扶着夏油杰性器准备往下坐的样子。夏油杰有些无奈,该说五条悟太信任他的能力吗……在性欲上头的情况下,维持精细的、能骗过其他除妖师的幻术可并不容易。

很快他就没有空去想这种细枝末节的事。被他性器抵住的入口十分干燥紧致,意识到不对的夏油杰还没来得及喊停,就被五条悟强行坐了下去。

……应该是很痛的。夏油杰没有错过五条悟脸上一闪而过的吃痛表情,他掐住五条悟的腰,阻止后者进一步动作:“……就算是女性,进入之前也要有足够的润滑,更何况原本不是用来做这事的后穴……”

“流出的血液可以用来润滑。”

“我会反转术式,伤口不到一秒就可以消失。”

酒精麻痹了很大一部分痛觉和蚕食了相当一部分理智。对此时的五条悟而言,只要能达成自己的目的,这点痛实在算不得什么,反正——

“之后会爽的,不是吗?”

05

夏油杰承认,再刺激的场景都不如五条悟的这一席话来得让他兴奋,但他到底还是没有那么禽兽。二人位置对换,夏油杰低头将五条悟的性器吞到底,学着听来的理论用喉咙挤压。他的尾巴一直在五条悟的大腿根部游走,激起一阵阵颤栗。第一次被人这么伺候,五条悟的脸染上粉意,驱散了他身上那股非人感。

五条悟很快就在夏油杰的口舌攻势下败下阵来。夏油杰抬起头,向五条悟展示被他含在口中的白浊:“看,家主大人作为童贞射出的最后一次精。”

他表演式的用食指与中指蘸取过量的精液,一小部分精液被重力牵扯着,滴在五条悟的小腹上。五条悟的后穴已经被反转术式治疗完毕,干涸的血液融在被用来扩张的精液中,看得夏油杰在心底叹了口气。

真是个完全没有经验的醉鬼……

夏油杰越发轻柔的动作引得五条悟不满,夏油杰用吻堵住他的催促。他的吻与五条悟的不同,五条悟只会舔夏油杰的唇,再用唇与他相贴,而夏油杰会用舌头描摹五条悟口腔的每一处,再勾着五条悟的舌头与它共舞。

被吻到有津液顺着嘴角流出后,五条悟无师自通了如何换气。趁着五条悟沉浸在吻里,夏油杰的性器再一次抵住他的后穴。被扩张过的后穴这一次温顺地吞入夏油杰的性器,使得它的主人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五条悟的性器又立了起来。

06

或许是酒精激发了更多的快感,五条悟有些受不了夏油杰那温吞的动作,按住那条在自己胸前作弄的毛尾,反将夏油杰压在身下。

夏油杰没有跟醉鬼计较,他不过是怕五条悟不适应才特意放慢了速度,如今五条悟的后穴已经被他顶弄得分泌出淫液,随便怎么骑都不会再受伤。

夏油杰的技术也很生涩,但胜在性器足够大,随随便便就能碾过五条悟的敏感点。五条悟在夏油杰的胯部借力,用力上下吞吐着,忽然听到脚步声靠近。

夏油杰被忽然绞禁的后穴夹得闷哼一声,差点射出来,好在五条悟及时停止动作。一位侍者垂着头进入庭座敷,夏油杰坏心眼地用尾巴尖扫过五条悟的性器,五条悟抖了一下,拽住作乱的尾巴。

夏油杰支起上身,插入角度的变换让五条悟发出一声低喘。五条悟不确定会不会被听见,只能咬住自己手臂,防止再次发出声音。谁料这人竟用尾巴环住五条悟的腰,就这么当着侍从的面插了起来。

侍从迎着淫靡的水声膝行至二人身侧,五条悟甚至怀疑对方余光能看见二人的交合处。侍从说了句什么,可他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和夏油杰大力抽插带出的响。

五条悟有些受不住地在夏油杰背上留下两道红痕,夏油杰低笑一声,故意停下动作,贴在五条悟耳边:“他在等你回话呢,家主大人。”

五条悟如同捕猎一般咬住夏油杰的颈侧,似是准备再听到多余的话就咬断他的动脉。夏油杰也意识到自己欺负得有些过分,伸手揉了揉五条悟被蹭得乱糟糟的白毛:“好了好了,我让他们将席撤掉,不会有人再进来了。”

他放弃了那个让五条悟双腿打开正对着侍从挨操的想法,直到侍从退出庭座敷,才再度开始抽插。五条悟显然比之前更兴奋,性器顶端不住的流水,顺着身体的起伏被甩在夏油杰的腹部。

夏油杰注意到这一点,忽然抱着五条悟站了起来,一边插一边向外走去。

“庭院里偷窥的人,增加到二十六个了哦。”

“他们都在看着这里。”

07

五条悟醒来时似乎还能感受到高潮的余韵,而始作俑者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的枕头旁摆着一张眼熟的、应该是从他书斋出来的纸。

上面写着两个歪七扭八的“谢谢”,和一句“七日后见”。

94 Likes

花魁夏艹人也太合适了吧…天呢
好爱太太文风,非常香我哐哐炫饭

4 Likes

夏油狐是一款非常好的家主夫人(安详)

4 Likes

夏油杰蛊王狐狸真是。。。(´つヮ⊂︎)

1 Like

我超好香的饭:heart:

Warning: 第一人称偷窥视角番外,十分色情,有塞毛笔以及淫水磨墨等玩法,请确保能接受再阅读……。

————————————————

我是五条家某位长老的侍从兼心腹。最近,我的任务变得有些怪。

我在当阴沟里的老鼠,偷窥家主与他的俏花魁。

尽管长老警告过我,夏油杰是只公狐狸精,让我万事小心。可看他黏着家主逗他笑的样子,还是让我忍不住心生艳羡。

家主在认识夏油杰后,变得比之前有人味许多。我向长老回话:我还是第一次见家主这么笑。

没想到,这句话在某一天会变成“我还是第一次见家主这么叫”。当然,我没敢真的告诉长老,家主也没有真的发出那种叫……只是那不小心泄露出来的低吟,确实惊得我连忙低头控制自己的表情。

长老们的算盘打偏了,这公狐狸确实能让家主开窍,只不过开的是后面那个窍。夏油杰下面那根大得让我自惭形秽,将我那冷面家主的后穴撑得满满当当,甚至维持不住他一贯的面无表情。

不得不说,我受到了极大的冲击。长老们都默认家主是上面那个(我也这么以为),所以对他与公狐狸厮混这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有性欲总比没性欲强。等家主腻了夏油杰,他们自然会献上各式各样的美女供其享用。

但但但……但现在,被压在身下,被玩得出水,被疯狂打桩的……是我们家主啊!

……其他人就没发现吗?!!我瞟过周围面色如常的弟兄们,有些恍惚地忆起那句“小心狐狸伪造的幻象”。

大概连正在交媾的两位最强都没想到,这世上会有人突然间变得能看破这些幻象。夏油杰抱着家主往我藏身的地方边插边走,好在他们是正面相拥,让我不至于头一回看人野战,就看到家主被操得性器乱甩的场面。

他们在我前方停了下来。我用尽全力才能让自己紧盯室内,假装只能看见幻象。淫靡的水声在我耳边回响,刺激得我忍不住立了起来。还好我的衣服足够宽大,不然我非得被自己的命根子出卖。

家主被刺激得颤着声命令“杰,回去”,那花魁还在调笑“悟明明咬得这么紧”。我回想起刚刚看见的被撑得发白的后穴,觉得夏油杰定是在污蔑我们家主。可惜家主被操得没有力气反驳,只能充满警告意味地叫公狐狸的全名。

这回狐狸离开了,留下一地水渍,隐约还能听见他对家主说,下次要让家主当着侍从的面射出来。

我在内心唾弃他。

公狐狸睡完家主美滋滋地走了,我也下班了。敷衍完长老,我回到房间,总算能露出一点属于自己的表情。我算了算花魁上门的频率,开始无声尖叫——

长老们想让家主留下后代的愿望注定要落空。按次数来看,家主那口穴都快被操熟了,难怪流了那么多水。

为了阻止自己发表更多不尊重家主的言论,我决定去吃饭。谁知边上那兄弟带着猥琐的笑,开口就是一句“你瞅见花魁给家主喂酒了吗”。我心道不好,又来不及跑,只能坐那听其他人搭腔:

“家主不是不能喝酒?”

“花魁亲口喂的,这哪能一样?”

“说起来我上周去找了个游女,比起这位可差远了……”

这些人明明没喝酒,说的却是醉话,甚至还有人说从没见过这么主动的花魁,会不会哪天给家主生个一儿半女。这场讨论最终以“五条家不可能让她当家主夫人”结束。

他们不是长老心腹,所以不知道夏油杰真身。而我听得越发沉默,因为我得出了与他们完全相反的结论。

我的猜想很快就得到了应验。公狐狸又上门来找家主,一头钻进书斋说陪家主练字。起先他也确实是在磨墨,只是磨着磨着行为便轻佻了起来,身体贴了过去,一手在家主腰上摩挲,另一只握住家主执笔的手,附在家主耳边说要与他一同写字。

我拉长耳朵,听到他们在讨论写“结纳书”。还没等我从今后看不到小家主的绝望中挣脱,就听这狐狸抱怨说水不够。

水不够,叫侍从去打不就是了?五条家还能少你这点水吗?即使知道是故意找的借口,我也十分不爽。

可我不爽没有用,家主爽了。公狐狸的爪子揉上了家主的性器,尾巴探入身后,玩得家主直皱眉。随即公狐狸熟练地将家主的浴衣拉扯散了,去给家主深喉。

好歹也算是伺候家主了……我苦中作乐地想。夏油杰一边口一边用尾巴玩弄家主后面,等家主射出来后,他选了一支新开的毛笔含入口中,再拿出时带出一笔精液。我暗道不好,果然看见他将毛笔抵在家主穴口。

家主提脚踹他,被他握住把玩,还偏头亲吻家主小腿。大概是他的下流程度震住了家主,家主默许了他进一步的动作。

一根、两根……四根毛笔被塞进家主后穴,而砚台被放在家主屁股下方,夏油杰一副真的只是在想办法取水磨墨的模样。我倒有些佩服起家主来,就算这样也没有发出一声淫叫。

家主被玩得又射了一回,精液不小心落在他们刚写的结纳书上,被狐狸拎在家主面前扮委屈。接着夏油杰以要补偿为由,从后握住家主的手,如同刚才那般又写了一封。只是这回他的性器插在家主后穴,蘸的也是家主淫水磨出的墨。

我被眼前景象刺激得有些尴尬的移开了眼。那边夏油杰仍不满意,将家主按在书写台上,用尾巴尖蘸了墨,在家主背上写了什么。湿润毛发的触感让家主绷紧了他的背,腰塌得愈发漂亮。

家主被玩得无力反抗,也可能是不想反抗。夏油杰就着这个姿势,插得他不自觉张了唇。我知道他的状态,与我那天在房间无声尖叫相同。如果不是性格使然,可能家主已经叫得隔了两个院子的长老都听见了。

我有些恨铁不成钢,又觉得不愧是连长老都要避让三分的狐妖,确实花样繁多。最终家主被夏油杰玩到睡了过去,由他抱着回了寝室。临走前,他还不忘将那封新写的结纳书贴身放好。

我几乎都能想象到二人婚后夏油杰拿着它耀武扬威的场景,多少有些同情家主。等到家主向长老们提出让夏油杰当家主夫人的那一天,我一定会帮忙劝劝长老的……

可惜他们还没挑明,所以明天也是偷窥的一天。

73 Likes

吃得开心就好 :drooling_face:我真的好爱花魁夏,这是我唯一一个想要继续添加各种play的(你

3 Likes

把我们家主伺候得明明白白……!

2 Likes

很会玩的一只狐狸(点头

3 Likes

多吃吃 多吃吃 还有番外(端碗

妈呀太香艳了,坏狐狸好家主,花魁把家主吃得死死地:drooling_face:

(叼着玫瑰)(炫酷闪现)(先摘下墨迹抛媚眼)(投掷飞吻一枚)(托马斯全旋华丽滑跪)(老师我爱你:heart:)可以点菜吗?人家想看狐妖夏使劲浑身解数勾引家主悟,日式聂小倩版:hot_face:老师这是我一生一次的请求,我保证躲在被窝悄悄看

:drooling_face:狐狸精太会玩了

我可以用偷窥视角写个短的(你

狐狸精勾的家主好赢荡的感觉……边看边想这文真的太香了:drooling_face:裤子老师我看了你好多文了好喜欢…:pleading_face:

1 Like

天呐简直是仙品……花魁狐狸夏什么的实在是太香了,带着邪气的魅力……老师好牛:sob:

好喜欢,色晕了:drooling_face:老师好会写,我吃吃吃吃吃:drooling_face:好色情好香艳:drooling_face:

1 Like

要要要谢谢劳斯

:drooling_face:喜欢就好!!!喜欢多吃(端出锅来

嘿嘿嘿我们夏就是这样把五钓成翘嘴了x

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