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8|肌肉痛 by 森林之王林死鱼

到运动的时间了。夏油杰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

自从自己进入高专以来,就一直保持着健身的习惯。了解自己的身体,充分锻炼身上的每一块肌肉,是在练习体术时让战斗力发挥到极致的基础。深知自己天赋的才能比不上某些人的夏油杰明白,自己只能在自己的量级上把战斗力最大化。

没有任务的日子,比起一下课就回宿舍打游戏的五条悟,夏油杰必须要付出更多的心力。健身,就是其中重要的一环。当然他并不对五条悟的天赋有什么阴暗的嫉妒心理,相比起勉强还算是普通人的自己,身为六眼出生的五条悟生来就比自己背负更多,想必今后也会,在咒术界承担起更多更大的责任。正因为是咒术师,才深知普通的可贵。

夏油杰一边热身一边无声地笑了笑,肌肉的酸胀程度恰到好处。对于勤于训练的他来说,这样的酸胀感让人觉得安心。

热身的有氧运动完毕,夏油杰觉得自己的脊背已经逐渐打开了。他把身上的T恤脱了,打开了房间的窗户。

咒术高专里什么都有,健身当然也不用出去,夏油杰每次训练的这栋楼就在他的宿舍对面。

夏油杰刚想把哑铃取出来,就听到手机响了起来,是五条悟自己在他手机上设置的专属铃声。他放下手上的哑铃,接起电话。

“杰,快回来!”五条悟的语气虽然平静,但是这种着急的召唤句式还是让夏油杰一惊。

“什么?你不是在宿舍打游戏吗?”夏油杰朝着宿舍方向看了一眼,虽然床就在窗边,但是夏油杰并没有看到五条悟的身影。

“总之,快回来。”说完五条悟就挂了电话。

虽然夏油杰想象不出五条悟能有什么着急的事情需要他,但是既然对方这么说了……夏油杰皱了皱眉头,对面楼的窗边还是看不到人影。万一出了什么事呢……夏油杰收起自己的毛巾水壶,直接拎起包就往宿舍楼跑。

于是,当五条悟在床头柜上放下手里的可乐时,转头就看到了裸着上身,气喘吁吁地在床前看着自己的夏油杰。

“啊啦,好快!”他拿起手机一看,“离我给你打电话才过去一分半耶~你这100米速度得有多少啊?”

夏油杰眯起眼:“你……打电话给我到底干嘛?”

“啊,”五条悟似乎才想起自己好像在电话里说了些不明不白让人担心的话,“我把游戏打通关了。突然没事干了,好无聊啊!”

夏油杰紧绷的肩膀这才垂了下来,虽然无语,但是他也大概猜到了这家伙估计是在耍自己,他抹了把额头上的汗,心里对于自己平静地接受被五条悟耍的事情而感到深深的忧虑。

五条悟还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丝毫没有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问题,他靠在床边,露出一截白嫩细腻的腰线,问道:“你刚才是在那边的健身房?练完了吗?”

“才刚开始呢!话说你不是能看到吗?”夏油杰放下包,想看看五条悟到底还想怎么消遣。

“真的耶~我刚才就看到对面窗边有个男人在运动,过了一会儿居然还把衣服脱了!”五条悟讲得眉飞色舞,一边还偷瞄床边的夏油杰。

夏油杰翻了个不太明显的白眼,内心吐槽:你说的不就是我吗……

“然后呀,我看对面那个男人,身材真好诶!”五条悟讲着讲着还来劲了,一扑腾直接站在了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面前的夏油杰。

夏油杰笑了一声,配合地问道:“然后呢?”

“然后啊,然后我就……”五条悟踩在不太软的床板上,低头看着夏油杰,“我就突然觉得性欲高涨了……”

“整个身体都蠢蠢欲动了……”夏油杰现在算是听明白了,不过他目前只能面对着五条悟的腹部。

他抬起头来,露出一脸不想配合的微笑:“不过我今天还得运动哦~”

五条悟直接抬腿卡上夏油杰的腰,整个人都脱离了床板,把体重全放在夏油杰身上,说:“上我也是很好的运动哦~”

五条悟都凑到怀里了当然没有不抱住的道理,不过夏油杰还是很想提醒一下对方有一米九的事实。夏油杰托住五条悟的屁股,顺势还捏了捏,但并没有摸到内裤边边的凸起。

“杰好下流哦~”五条悟做作地在夏油杰怀里扭了扭。

夏油杰的个子虽然比自己矮上几公分,但是肩膀和胸肌都比五条悟宽阔不少,尤其是待在对方怀中欣赏的时候,更能看清他绷紧的手臂肌肉。

“内裤没穿?”夏油杰托着怀里的人,虽然分量不轻但也没打算放下,在这样鼻尖碰鼻尖的距离下说话,空气一下子就变得粘稠起来。

“不是……”五条悟好像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你自己看嘛……”

“……”

夏油杰也不知道这个姿势要怎么看。不过既然五条悟都说了,想必是有值得一看的东西。他小声提醒五条悟把腿夹紧,然后有些艰难地用一只手托住五条悟,另一只手绕到五条悟腰前面把裤子解开。

前面的裆门刚打开,夏油杰就摸到了裤子里面不太寻常的手感,那是一小片滑溜溜的黑色布料,十分勉强地包裹着五条悟勃起的下体。

“你早上穿的不是这个吧?”夏油杰有些疑惑。

“刚才你跑过来的时候换的……”五条悟声音又低了几分,“谁知道你跑这么快,换内裤急死我了……”

夏油杰忍不住笑出声来,抬头对着五条悟的嘴唇就贴了上去。像小孩儿似的被抱在手中的感觉,对于五条悟来说有些新鲜,感觉像是和对方的距离更近了一些,将全部重量都托付给对方,夏油杰也用双手稳稳承接。

夏油杰一边沉浸于亲吻之中,一边抓住五条悟的裤腰往下扒。当他重新用手触碰到五条悟的臀部时,却发现自己和柔软的臀肉之间已经没有了任何阻隔,五条悟光溜溜的屁股直接被自己端在手里了。

他甩开五条悟的长裤低头一看,这不是丁字裤是什么。虽然正面的一小块布料还坚挺地挡着五条悟的三角区,只是露出了一点点蜷曲的阴毛,但是背面,显然已经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了。

五条悟的脸已经完全变红了,他别过脸去,小声嗫嚅:“后面直接……扒开来就能进去……”

你自己穿的丁字裤你害羞啥。夏油杰觉得自己现在十分需要吐槽这一点,但是谁让他就是吃五条悟这一套,一开始坦荡得像是身经百战的男妓,真枪实弹地开干时又害羞得像个雏儿。

“你想让我直接扒开来干你吗?”夏油杰不让他避开自己的视线,五条悟把头偏向哪边,他也就转向哪边。

五条悟觉得躲闪不过,只能轻轻用额头磕了一下夏油杰的额头,小声地说:“我都说了……肯定就是……想让你直接干啊……”

夏油杰微微地勾了一下嘴角,没有答话,左手拉开深深陷进五条悟臀沟里面的那根细绳,就用右手指尖探进了五条悟穴口的褶皱处。小口紧紧地闭合着,夏油杰像是在抚摸什么珍贵的宝物似的用指尖最柔软的地方,轻轻地在褶皱上打着圈。

“昨天做过之后还很软呢……”夏油杰小声说话时嘴唇还贴着五条悟的脸颊,他感觉到五条悟的脸上又热了一些。

不知是不是被男人干多了,五条悟总觉得自己仅仅是被夏油杰摸着穴口,就已经开始觉得爽了,下腹兴奋得发酸。他想要让夏油杰用力一些,试图摇摆自己的腰,但却因为两腿都悬空了所以借不上力,看上去只是像在欲求不满地磨蹭着夏油杰赤裸的上身。

五条悟光滑的大腿蹭着腰两侧的感觉分外催情,夏油杰稳住挂在身上的人,飞快地把手伸下去解开了裤腰:“嗯……别乱动……待会儿抱不住你了。”

五条悟也一点儿不觉得轻松,夏油杰一只手的力量当然不足以托住他一米九的大个子,还得靠五条悟双手双脚缠着男人的身体。这样无助的状态五条悟还真没感受过,只觉得焦急,想让夏油杰快点插进来,用下面往上狠狠地往自己身体里面顶。

夏油杰用龟头顶着五条悟的穴口,轻轻地松了松手劲,就借着五条悟自己的体重把下体顶了进去。虽说两人前一晚刚做过,五条悟的屁股里还是软的,但是丝毫没有润滑,连前戏几乎来不及做的情况下,后穴被破开的感觉还是相当鲜明。丁字裤的细绳被拉到一边之后,勒在五条悟饱满的臀肉上,甚至有些微微陷进肉里。夏油杰一边摸着那处的手感,一边可惜自己看不到。

五条悟觉得自己身体内部紧紧贴合的粘膜正在被外物打开,那根东西又粗又热,仔细感受一下,甚至还能感觉到上面崎岖的青筋。这样的异物感虽然不算舒服,但是这种被直接的被插入感,还是让五条悟觉得既羞耻又兴奋。

前几下插入对两人来说都还比较艰难,夏油杰看着五条悟紧紧皱眉,闭着眼像是在忍受着痛苦,虽然心疼但也知道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了,只能不停地亲吻五条悟的脸,腾出一只手从他的耳垂一路抚摸到胸前。软软的乳头被夹在两人身体之间不停磨蹭,也开始挺立起来。

乳头被揉捏的感觉总是能够最快地刺激五条悟的身体,不多会儿,夏油杰就感觉到自己的肉棒开始被一股潮气包裹了。

“放松得真好……”夏油杰托着五条悟的后脑勺轻轻舔他的嘴唇,“乖……”

五条悟一边感受着后穴处逐渐高涨的快感,一边眯着眼看近在咫尺的夏油杰。刚才还在运动的男人,头发扎得高高的,一向凌厉的双眼里现在却盛满了如水般满溢的爱意,相比同龄人来说过于成熟的脸上,却因为亲吻和性爱而有些发红。五条悟抬起搭在夏油杰肩膀上的手,抓着他脑后的皮筋,轻轻一拽,男人的长发便披散下来,落在他宽阔的肩膀上。

“你真是……”夏油杰知道他喜欢玩自己的头发,所以也没说什么。

“啊……啊……啊嗯……”五条悟一边被男人抱着操得浑身发颤,一边抓了夏油杰的一小撮头发在手心里,用发尖轻轻扫过自己的鼻尖。夏油杰看着他鼻子轻轻一动的样子,实在是像极了学校附近总会遇见的那只小猫,只觉得心里软到不行,下身硬到发疯。

五条悟觉得大脑里面一团浆糊,双手已经脱力了,只能勉强地搭在夏油杰肩上。他从来不知道自己身体里能流出这么多水,被夏油杰操一操之后甚至能发出湿泞又淫乱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响亮。

夏油杰也觉得这次五条悟好像特别湿,操出来的液体甚至顺着自己的下体流到了后面的囊袋上,最后滴在了床边的地上。不仅如此,五条悟虽然已经是完全放松挨操的状态,但是后穴还是吸得紧紧的,那里面的软肉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不仅吞吐着透明的淫液,还紧紧地裹着夏油杰的肉棒不放。

五条悟仰着头双唇微张,在极大的快感之下,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嘴角有晶莹的津液滑落。夏油杰对着那又湿又红的嘴唇,忍不住又亲吻上去,这次亲吻比刚才还要浓厚的多。五条悟的嘴被紧紧封住,口腔内被男人细细舔过一遍,又被人家纠缠着舌头不放,连又娇又软的叫床声都发不出来。

这个吻一直持续到两人最后高潮都没有分开,当夏油杰清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射在五条悟屁股里的精液已经慢慢地滑落出来,滴在了自己的拖鞋上。五条悟则是痛痛快快地射在了两个人胸腹上,前后两面全是湿漉漉的体液。

“还不下来吗?”夏油杰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手还是稳稳地托着怀里的人。

“好害羞……”五条悟小声道。

“害羞?是因为哪个部分害羞?是你看到我在对面运动就忍不住发情,还是你特地把我骗过来和你做爱,还是你特地换了丁字裤,又或者,是你像个小孩一样被人抱在怀里操?”射完之后的夏油杰讲话格外硬气。

五条悟头一偏,说了句:“够了,闭嘴……”

“好了……去洗澡吗?”夏油杰看他真的害羞了,又放软了声音,贴着他的耳朵问道。

“你还是抱我去?”五条悟还是没有转过头来。

“好啦……”夏油杰有些无奈地笑起来。

明天又要浑身酸痛了啊。夏油杰心想。

21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