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皆非》

        来了。夏油杰听到同学揶揄地提醒,并没有回头,继续和同门的四个人讨论课业。身后由远及近的脚步声随着靠近越来越快,如同磁铁的两极一样因为距离缩短引力增大,急速地接近。但是扑上来的怀抱声势浩大却小心翼翼,略带着寒气的胳膊从背后圈住他,兴高采烈地叫他名字:杰。

夏油杰没有回应,只是继续和同学们讨论小组任务的分工,就这样明目张胆地无视他。身后的人也没有任何被放置不满,用脑袋和跟他挥手的其他几个人招呼了一下,满足又亲昵地抱着夏油杰,手伸进前面羽绒服的口袋,一颗毛茸茸的脑袋搁在肩膀上,安静地听他们说话。这幅目若旁人的样子引起其他几个人的频频侧目,相互用眼神暗示着。夏油杰偏了偏头,躲开令人发痒的热气,说话的语速悄然加快,总结最后的要点。

夏油君,跟我们去不了KTV了吧?话音一落,先前那个出声的男生就问到,语气很明显是要把夏油杰推让出去。旁边几个人也跟着起哄,说有这么漂亮的小男友,哪还愿意跟我们这些人唱歌啊。说话时,眼神有意无意往黏在夏油杰身后的人上拱,得到五条悟俏皮的眨眼回应。这样的玩笑在其他人身上开过很多次,夏油杰也一向随和能玩得来,所以无伤大雅,而且二人能够相识,有一半功劳还在他们身上。因此他们没有多想,也不会多想,所以看到那张一向没什么表情但总体上称得上随和的脸皱起眉头才察觉事情也许不像是他们想的那样。是不是不小心说错了什么话。于是赶紧改口:啊说过了,我们不打扰你们了,好好玩,明天见。但是这也不对。夏油杰从那羡煞旁人的甜蜜怀抱里走出来,一只耳朵被冻成绛色,另一只则是柔软的潮红。他说:我跟你们一起去。

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脸上是相同的迷茫和窘色,谁都没敢先说话,然后一齐把视线落到五条悟身上。被人这么拒绝,会生气的吧。果然,五条悟一副不情不愿表情,埋怨道凡事要讲究个先来后到吧,我可是在外面等了你两个小时诶。但是不等其他人再打一个圆场,为这对不知道闹什么矛盾的小情侣找一个台阶,他就擅自把不开心的神情替换掉了,换上一张笑脸,很利索地放开了夏油杰:那我先走了,玩得开心呀,杰。

好像什么都不在意一样。


回想起夏油杰和五条悟的相识,还是三个月前。那时他们的项目攻克难关,几个年轻人激动难耐,挂着月亮大的黑眼圈去释放太阳般的兴奋。五条悟就是在那里遇见的。甚至用遇见这个词显得太过含蓄,他简直就是天生的焦点,在昏暗的环境里依旧像是在聚光灯下吸引着每个人的视线。几个人不约而同地哇哦了,但也并没有多余的想法,相互激动了一下之后找了空闲的卡座坐下。但是,很快,就有人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

他在看我们。

躁动在小群体里迅速传播。所有人不禁正襟危坐起来,用眼神和压低的声音交换着情绪。他在看谁。每个人都相互打量着,都想着成为这个意外之喜的得主。然后答案在夏油杰起身拿烟灰缸的时候得到揭晓,连肖想都时奢侈的美人的视线跟着夏油杰的起身、弓腰、落座移动着,目光灼灼,没有任何掩藏。几个人懊恼几声,但很快就抛开了落选的愁绪,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始为夏油杰筹划开了。夏油本来就是他们之中最受人欢迎的,身材和长相都出挑,眉眼之间气宇非凡。同行人得到青睐的让每一个人与有荣焉起来,纷纷赞同这个白发的人有眼光,看中了我们x大的高材生,顶梁骨。然后就怂恿着夏油杰,去呀,等着你呢。

夏油杰其实一进门就注意到了那股灼热的视线,像是漆胶一样黏到身上,把他从头打量到脚,这种直白的审视让夏油杰感到不适,却又无法躲避。虽然平日里受到的告白不在少数,再怎么激烈示爱的人都有过,但是这种热烈的、好像燃烧起来的视线也是第一次。似乎只是被盯着,就能被这沉重的爱意压垮一样。他推辞,说想要专注于学业。但是这种拙舌的理由很快就在众人的起哄声中变得单薄起来,平日里被项目压住的那些此时找到了释放的出口,夏油杰不想扫兴,无可奈何地站起来。在口哨、尖叫声和复杂又糙乱的摇滚乐鼓点里,他朝着一直在座位上的人走出去一步,然后,他看到那双眼睛亮了一下,嘴巴也张开。明明时一直是视线中心、从来不缺少邀请者的人,好像因为他的到来也感到惊喜,蓝色的眼睛里,闪烁着惊讶、兴奋和更多他看不清的情绪。

蓝的发亮,几乎要融化成一颗星球一样。好漂亮,夏油杰往前走去,但随着距离的接近,那抹蓝色显现出更加美丽和奇幻的色泽,像是云彩一样的纹路反射在对方的虹膜上,和天空一样。夏油杰不由感到目眩神迷、心驰神往,觉着这也不不是一个坏注意,但是下一秒,他感受到围绕在那颗玻璃融化的星球上的色泽:他好像很悲伤。


先前那事让所有人都摸不清头脑,支支吾吾几次不知道如何问起。夏油杰闭口不谈,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像平常一样主动帮忙点歌、点酒水,弄得其他人也不好再开口,只能也假装无事,咧开嗓子唱歌,试图用音量缓解尴尬。夏油杰也跟着唱了一首慢调的小情歌,唱的时候下面的人挤眉弄眼,用唇语说话。然后在夏油杰下来的时候拼命往他杯子里倒酒,恨不得直接让他对瓶吹,拍拍他的背递过来一个坚强的眼神。

半箱酒下肚,气氛也被打开来,由夏油杰的事情做引子,几个人也敞开了话题,开始追忆似水年华,长吁短叹自己逝去但又无法挽回的峥嵘往事。夏油杰坐在角落里,默默喝一杯酒,低垂的眼睫把大部分情绪都掩盖。所有人只当他是独自伤怀,没有在意他和平常不一样的额外沉默寡言。KTV包间里空调开的太足,几乎把人吹到喘不过气的程度。等有一个人一把鼻涕一把泪讲完自己的,夏油杰把酒杯放下,借口出去透气,走到吸烟区点起一根烟。

玻璃房门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呀声,有人进来了。夏油杰看着窗户外面的夜空,像是一张被糊在墙上的墨纸,没有任何景色可言。然后,温暖的呼吸喷在耳后,一双胳膊又顺着抬起的胳膊滑进来。夏油杰没有动作,淡漠地咬着一根烟,任由来人把他抱住。

静静的,没有任何言语。夏油杰听到身后的人发出满足的谓叹,好像只是这么靠着就能获得巨大的满足感一样。但是夏油杰知道,他并不会仅仅满足于一个拥抱。就像他每次装作害羞埋在自己颈间但是叼住皮肉的牙齿,每次揣进口袋但是沿着纹路抚摸的手指一样……不知名的、永远不会餍足的欲望在纵容中演变成吞噬人的黑洞。耳侧的呼吸越来越快,五条悟小幅度地在后面磨蹭着自己的胯部,毫无顾忌地发出像蜜糖一样甜腻地呻吟。夏油杰把烟蒂按灭在烟灰缸中,抓住对方的手腕用力把他扯到自己身前,望着对方睁大但没有任何惊恐的蓝色眸子,把他按倒墙上接吻。

然后他看到那双猫一样的眼睛满足地眯起来,像蛇一样地舌头迅速伸进来撬开自己的牙关,不留任何抗拒地开始掠夺。

 

起初,这个名为五条悟的男人是真的让夏油杰感到心动。在此之前,夏油杰也交往过几任女友,但最开始的新鲜感结束后很快就感到乏味起来。几段失败的恋情之后也就确定了独身主义,朋友们说他是没有遇见对的人,夏油杰一笑置之,表示并不是对爱情灰心丧气而是不想再在爱情上例行公事一样的浪费时间。五条悟的出现,像是一束光,最开始夏油杰以为是因为对方有着一张漂亮的过分的脸,但是只是短暂的相处一周之后,他就陷入无法自拔的爱情之中。吃到甜品时会露出的开心表情,恶作剧被发现时候那种死鸭子嘴硬……一举一动都令夏油杰感到前所未有的新潮澎拜。两个人是如此的契合,就好像是灵魂等待了百年才遇见的伴侣。在遇见五条悟之后,才发现灵魂的缺口,而对方正是那一块完美的拼图。

命中注定。夏油杰这么对他说,他的男朋友正窝在自己怀里打游戏,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只是简单嗯了一声,头都没有抬起来。夏油杰只当他沉迷游戏没听见,因为五条悟在喜欢他这一方面表现得不留余地,初见时候那股要被压死的狂热视线并非错觉,而是对方的真实反应。被说喜欢的时候眼里像是有光在闪烁,被亲吻的时候也会发出很满足的呼噜声,做爱的时候也很容易就达到高潮,他会因为夏油杰的每一次触碰、每一个亲吻、每一个拥抱而发出全身心的快乐,好像是就这样为他死掉也在所不惜。

但是这话太羞耻了,夏油杰没有再重复第二遍,只是更紧地揽住五条悟,低头在对方的发旋上落上一个吻。然后就被抓住了,五条悟把手中的游戏机扔到一边,手扣住夏油杰的脖子让这个吻停住,然后仰头去亲他。那种亮晶晶的光芒又出现在对方眼中,像是星星一样。夏油杰心里暖洋洋的,维持着这个不是很舒服的姿势和他接吻。game over的游戏提示音在耳畔响起,五条悟也没有在意,像个有皮肤饥渴症的人一般接吻、接吻、接吻。

等到夏油杰感觉呼吸都快被夺走的时候才把五条悟推开。一亲起来,五条悟从来不会主动停下,即使自己呼吸不畅了也会竭尽全力地接吻,有时候感觉就像要杀掉自己一样。夏油杰把五条悟推到在沙发上,五条悟漂亮的脸泛着缺氧的潮红。两个人都被亲出了感觉,但五条悟那一份格外大一些,就着夏油杰的大腿开始磨蹭。这么急。夏油杰笑着说你忍着点,然后去摸触手可及的润滑剂。

光是被进入,五条悟就颤抖着达到高潮。前面淅淅沥沥地射出精液,白皙的身体泛起薄粉,不停地打着颤。后面又湿又软,在正式扩张之前就溢出不少水液,此刻像一张多情的嘴一样因为高潮不断地挤压收缩。夏油杰被吸地腰眼发软,发出低沉的喘息,努力抑制才忍耐住不狠狠地插进去。但是不等他动作,五条悟就摆着腰在粗长的阴茎上套弄起来,拉着夏油杰的手放在乳肉上。夏油杰低头含住挺立起来的淡粉色乳头,拿回主动权温和地抽插着,不让对方在根本没有表现出来的不应期太过难受。

五条悟在性事上展现出非同一般的积极,对肢体接触有着奇怪的迷恋,两个人总是抱着抱着就滚到一块去。身体也异常敏感,有时候光靠接吻就能达到高潮。这样的身体怎么想都不会是第一次,但是五条悟信誓旦旦地表示只有过杰一个人。这样的谎言显而易见,夏油杰并不明白为什么五条悟要在这个事情上扯谎,自认识以来,两个人一向毫无隐瞒。但是看着这双明如清空的澄澈双眸,夏油杰无法对他说出任何反驳的话来。

所以,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呢?

事情要从半个月前开始说起。五条悟的生日那一天,实验室里的仪器出现了故障,为了抢救珍贵的实验数据,夏油杰不得不发消息告诉五条悟生日会可能会推迟。他一向粘人的男朋友在这件事情上表现出了十二分的理解,还反过来安慰夏油杰不用着急。数据终于抢救成功,夏油杰连实验服都没有脱,立刻往两人租住的公寓里赶。

从楼下看到灯还亮着,虽然五条悟一向作息混乱,这个时候很少入睡,但是夏油杰还是生出来对方在等自己的幸福感和没有赶得上对方生日会的愧疚感。打开门,叫对方的名字,但是并没有得到像往常一样迅速又高昂的回应。果然还是生气了吧。夏油杰脱下实验外套,换上家居鞋,在走出玄关的时候闻道空气里淡淡的酒味。走进看到五条悟瘫在沙发上,面前是他们打算庆祝时一起喝的红酒。

酒瓶里容量没有下降多少,但五条悟酒量一向很差,此刻已经完全喝醉了。夏油杰把酒从对方手里拿出来,准备把人清洗一下让他好好睡一觉。道歉的话,就留到明天再说吧。但是衣袖却被抓住了,五条悟嘟囔着喊他的名字,挣扎着抬起的脸上全是眼泪。

夏油杰一瞬间惊慌失措,赶紧蹲下身子抱住对方,语无伦次地道歉。

“杰……杰……”五条悟紧紧地抱住他,声音里带着巨大的委屈。恋人的拥抱让他情绪决堤,哭得甚至喘不过气来。夏油杰第一次见五条悟流露出脆弱的情绪,心里满是自责。五条悟在他怀里抽噎着,断断续续地喊夏油杰地名字,说喜欢,说不要离开我。夏油杰给他顺气,说我也喜欢悟,永远不会离开悟。

然后时间就好像静止了一样。刚才还在夏油杰怀里一副悲痛欲绝样子的五条悟一瞬间停止了所有动作和声音,就像是突然切断的视频一样停滞在这个怀抱里。夏油杰也疑惑地停下了动作,房间里只有石英钟滴答滴答地声音表明时间还在前进。

五条悟再一次抬起头,眼眶通红,脸颊上全是未干的泪痕。他看着面前的夏油杰,视线像是审判一般让人遍体生寒,然后夏油杰熟悉的那种依恋的神情又重新回到他的眼中。五条悟笑着埋到他怀里,语气里尽是亲昵的撒娇:是杰啊,你回来了。

第二天五条悟对此事决口不提,对夏油杰的提问装傻充楞,他捧起夏油杰的双手,把它们贴近自己心脏的位置。隔着薄薄的皮肉,夏油杰能感受到对方的心脏因为自己的触碰而加速跳动。他复杂地看向五条悟,五条悟的眼神从来没有回避,那双最为熟悉的蓝眼睛里充斥着不可诉说的深情爱意:我喜欢着杰,爱着杰,就算为杰死去也可以。

夏油杰的手在五条悟的心脏之上不自觉地颤抖着,难以置信地看着深爱的恋人,一种明确的、不容抗拒的预感像针一样告诉着他:五条悟并不是在对自己表白。

从KTV里出来之后,两个人并没有选择打车,而是牵着手一起走在光怪陆离灯光铺就的地面往回走。今天是平安夜,路边的琳琳朗朗的店铺挂出圣诞活动的展牌,音响里放着轻快喜悦的圣诞歌。街上全是洋溢着节日喜悦的行人,夏油杰和五条悟在一对对恩爱的情侣之中毫不突兀。五条悟像往常一样他和说着话,夏油杰起先还回应几句,到后面就完全噤声息语,一脸严肃地不知道在想什么。在三番两次没有得到回答之后五条悟也没有任何失落和生气的表现,情绪反而异常的高昂,跟着街边的圣诞歌开始哼唱。

走回两个人一同租住的公寓。五条悟亲了夏油杰一口,把他推到沙发上,表示今天辛苦了,就由我来做饭吧。而夏油杰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沉默之后,终于抬起头,露出一个笑容,说那就辛苦悟了。两个人在一起后,饭菜一直都是夏油杰负责,有时候实验室太忙,五条悟也是点外卖过。但他的厨艺却出乎意料的好,做的饭菜也都很符合夏油杰那些为了照顾五条悟口味很少表现出来的。两个人吃饭,看圣诞的电视节目,五条悟照例躺在夏油杰的怀里,而夏油杰一如既往温柔地揽住他,好像遗忘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一样。

离圣诞还有三十秒种时,窗外燃起烟花声,在烟花的爆炸声和主持人的倒计时声中,夏油杰低头吻向五条悟。这个吻史无前例的没有令人窒息的撕咬和舔舐,两个人慢慢地接吻,唇与舌缠绵交缠、交换着彼此的爱意。

十五秒。
五条悟把夏油杰推到沙发上,舔舐着夏油杰上下滑动的喉结,然后一路向上献吻。

十秒。
依次吻过夏油杰的下颌、鼻梁、脸颊、眼睛和眉毛,描绘他的每一寸轮廓,蓝色的眼睛里是燃烧一般的爱意。

一秒。
五条悟在额头上落下虔诚的一吻,撑起身子,看向夏油杰的眼睛,嘴唇一张一合:

零秒。
我爱你,杰。

然后,一把早就准备在沙发抱枕后面的刀猛然刺向夏油杰的颈动脉,他刚刚深情舔吻的地方。

但是预想之中的血液却没有飞溅,夏油杰死死擒住五条悟的手腕,眼里没有任何意外,反倒是一种笃定的平静。

“哇。”五条悟惊叹一声,“你是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也就回来的路上。”刺杀自己的力度没有任何减轻,夏油杰看了看近在咫尺的刀尖,挑了挑眉,“不放手吗?”

“你又不是我的杰。”

“但我的确也是夏油杰。”夏油杰手上用力,直接把五条悟反推回去,然后夺过对方手中的刀扔在地上。他骑在五条悟身上,把他压制住。

刺杀失败,五条悟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反倒是如释重负一般放松地躺着。

“我是第几个?”

“第四个。”

“前几个都不是。”

“有两个没有恢复记忆,但是我能看出,他们不是我的杰。”说到这里五条悟神情一黯,生日那一晚的伤心又回到他的脸上。

“这么认主啊。”夏油杰伸手擦掉他眼角的泪,被五条悟歪头闪开,“但就算找到你的杰又能怎样,看那一晚的情况……他放弃你了吧。”

五条悟没有回答,垂下的刘海遮住了的情绪:“反正我就是要找我的杰了,啰啰嗦嗦的干什么,就算是你那边的我也是会讨厌的!”

“哈哈,不会呢。”夏油杰干笑两声,“我的悟,已经被我杀死了,作为咒灵被祓除了,不会有轮回转世的。”

五条悟猛然回过头,蓝色的眼睛里全是不可思议。夏油杰附身,和他对视,狭长的眼睛是不容抗拒的占有:“反正你也是准备杀死我之后自杀的吧,与其这样没有结果的去找你的杰,不如先满足一下我吧。我不和你一样,只要是悟,我都可以。”

-完-

18 Likes

太喜欢这篇了!明明都是夏五,却有一种蟹脚又是绝配的感觉!

5 Likes

好带感的设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