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老师/问题阴暗优等生夏✖年上老师五

, ,

问题阴暗优等生夏:heavy_multiplication_x:年上老师五

13 Likes

夏油杰水光淋淋的性器置在眼前人艳红色的穴口处,邪邪地在白发男人的耳旁吹气
“老师,为何不摆出那一副严厉的姿态来训斥我审判我?而是像现在跪在我的胯间,像一只母狗一样寻欢求爱呢?我亲爱的五条悟老师。”
五条悟显然已经被夏油杰操的神智不清,只是呜呜地吞咽着夏油杰塞进他嘴里的手指,本能的去追寻快感的来源。
那是一副后穴大开的模样,任谁看了都要唾弃一声淫荡。
“想要……杰的鸡巴插进我的后穴里……把我草成杰的专属母狗……”五条悟扭动着臀部,试图将抵在穴口处的男根吃下,白净的皮肤早已沾染了各式各样的情液,五条悟是绯红的,像春日他们校园里五条悟与夏油杰初见的樱花的颜色。此时五条悟的阴茎早已吐不出一滴精水,只能半硬地擦着床单吐着一点可怜的前列腺液。
夏油杰俯身,一寸一寸地吻过五条悟的臀部,腰间,背部直至耳垂,“老师,你好淫荡。”说罢粗涨的阴茎便整根滑进五条悟的后穴,一直顶到乙状结肠处,肠液又一次开闸,滚烫地浇在夏油杰的男根上,接着是肠肉不受遏制的痉挛,五条悟仅仅因为夏油杰的一次插入又攀上了高潮,前面的阴茎也淅淅沥沥地淌下淡黄色的水液,五条悟潮吹了。夏油杰水光淋淋的性器置在眼前人艳红色的穴口处,邪邪地在白发男人的耳旁吹气
“老师,为何不摆出那一副严厉的姿态来训斥我审判我?而是像现在跪在我的胯间,像一只母狗一样寻欢求爱呢?我亲爱的五条悟老师。”
五条悟显然已经被夏油杰操的神智不清,只是呜呜地吞咽着夏油杰塞进他嘴里的手指,本能的去追寻快感的来源。
那是一副后穴大开的模样,任谁看了都要唾弃一声淫荡。
“想要……杰的鸡巴插进我的后穴里……把我草成杰的专属母狗……”五条悟扭动着臀部,试图将抵在穴口处的男根吃下,白净的皮肤早已沾染了各式各样的情液,五条悟是绯红的,像春日他们校园里五条悟与夏油杰初见的樱花的颜色。此时五条悟的阴茎早已吐不出一滴精水,只能半硬地擦着床单吐着一点可怜的前列腺液。
夏油杰俯身,一寸一寸地吻过五条悟的臀部,腰间,背部直至耳垂,“老师,你好淫荡。”说罢粗涨的阴茎便整根滑进五条悟的后穴,一直顶到乙状结肠处,肠液又一次开闸,滚烫地浇在夏油杰的男根上,接着是肠肉不受遏制的痉挛,五条悟仅仅因为夏油杰的一次插入又攀上了高潮,前面的阴茎也淅淅沥沥地淌下淡黄色的水液,五条悟潮吹了。夏油杰水光淋淋的性器置在眼前人艳红色的穴口处,邪邪地在白发男人的耳旁吹气
“老师,为何不摆出那一副严厉的姿态来训斥我审判我?而是像现在跪在我的胯间,像一只母狗一样寻欢求爱呢?我亲爱的五条悟老师。”
五条悟显然已经被夏油杰操的神智不清,只是呜呜地吞咽着夏油杰塞进他嘴里的手指,本能的去追寻快感的来源。
那是一副后穴大开的模样,任谁看了都要唾弃一声淫荡。
“想要……杰的鸡巴插进我的后穴里……把我草成杰的专属母狗……”五条悟扭动着臀部,试图将抵在穴口处的男根吃下,白净的皮肤早已沾染了各式各样的情液,五条悟是绯红的,像春日他们校园里五条悟与夏油杰初见的樱花的颜色。此时五条悟的阴茎早已吐不出一滴精水,只能半硬地擦着床单吐着一点可怜的前列腺液。
夏油杰俯身,一寸一寸地吻过五条悟的臀部,腰间,背部直至耳垂,“老师,你好淫荡。”说罢粗涨的阴茎便整根滑进五条悟的后穴,一直顶到乙状结肠处,肠液又一次开闸,滚烫地浇在夏油杰的男根上,接着是肠肉不受遏制的痉挛,五条悟仅仅因为夏油杰的一次插入又攀上了高潮,前面的阴茎也淅淅沥沥地淌下淡黄色的水液,五条悟潮吹了。夏油杰微笑,大力操干着五条悟,交合的皮肉相撞声与咕叽咕叽的水声在暖黄色的静谧室内显得尤为刺耳,交杂着五条悟早已叫哑的呜咽与夏油杰最后冲刺的低喘。
浓精播撒在后穴深处,夏油杰喘息着抱着战栗的五条老师,终了,揩净五条悟满脸的泪渍,用着平生最为温柔的语句吻着五条悟的耳垂额角。
“老师,老师。
为我生个孩子吧……”

16 Likes

五条悟脱离了本家的束缚。
离家出走,揣着一张个人名义的银行卡独自一人去了东京,选了一处还算可以的loft小公寓,就近散播自己还算厉害的简历,于是终于在附近的高中当上了一名老师。五条悟对做老师不反感,临近三十岁,成年人早该稳重些了。
只不过当了老师就该有老师的样子,应该耐心一点,得体一点,不要再耍小孩子脾气,不要再调皮,于是四年里五条悟成功地被这所高中塑造成了一个得体的老师,一个温柔耐心的老师。
当然本家也不是没找过他,说他耍脾气离家出走之后家主的位置谁来顶替,他笑着回复爱找哪位找哪位,给我足够的经济供给就够了,我日子过的很好,以及,别再来烦我了。面前的的茶水喝下肚是腻人的甜,除了五条悟之外没有人会喜欢在茶里加上这么多的糖,对面的长老喝了一口眉头紧锁被甜的发晕,于是便装模作样叹了两口气摇摇头便慌忙离开了五条悟的公寓。
五条悟是天才,要他学什么他便像什么,他能装个耐心的老师,自然也能装个成熟的大人。
五条悟记得他是在校门口外的樱花树下遇见那个黑头发小孩的,他一眼便认出来那是他班里的夏油杰,优等生,十分省心也很少言语,因此五条悟不甚关注这个寡言的孩子。
出于老师的关心,五条悟蹲下身,堆着满脸的关切。
如果是五条悟还没做老师之前自己那副跋扈的少年意气看到现在的这么一副笑眯眯的五条悟怕是要作呕的。
“不关你的事。” 沉沉的嗓音自樱花树底升起,夏油杰头发上全是飘落的樱花花瓣。
年轻人毫不在意地用手拂去发丝间麻烦的花瓣,然后起身,向五条悟面门吹了一口呛人的烟气。香烟,学校的禁物,此时正夹在夏油杰的食指与中指之间,他看着眼前老师的笑容不自觉地想要压住翻腾的胃酸,他从没有习惯别人对他带来的莫名其妙的笑脸相迎。
五条悟糟了冷遇,扯出的笑容面具自然是有些难堪的。
初春,东京还是微冷,而年轻的小孩就这么穿着一条T恤,单薄的可怜,或许五条悟实现再下移一些就可以看到大敞开的领口锁骨上的大小伤疤,深褐色,手臂上大大小小的青紫肿块彰显着这个小孩的与众不同。
夏油杰的父亲死了,大概是醉死的,酗酒成性,前不久刚刚因为酗酒杀了他的妻子也试图杀了他的儿子,后而用烟头与小刀向儿子身上发泄着自己的怒气。于是优等生的家庭里恨意滋长,悄然无声地为他父亲送了最后一程。
夏油杰只觉得畅快。

五条悟看着眼前的男孩,自己冰凉的双手触上男孩热气的后颈。
“能不能告诉老师,你怎么了?”
夏油杰不喜欢说话,很少向别人谈起自己。
但眼前的老师的蓝眸似乎格外清澈,于是他想,或许告诉给这位没有朋友的也无妨。

五条悟久违的善心爆发,牵着小孩的手,跟他说“以后我家就是你家了”
“夏油杰,你可以有一个家了。”
或许是那种久违的倔强让他回忆起自己反叛的年少了吧。

12 Likes

好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