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我们共淋暴雨

有私设。

1—

爱情就像是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吹得你猝不及防,还没来得及让潜意识的避险发挥作用就被声势浩大的卷入其中,最后却落得支离破碎的下场。

夏油杰和五条悟是在第一场大雨中遇见的。

那场暴雨不可谓不盛大。

夏油杰匆匆忙忙的跑进遮雨的屋檐下,皱着眉头拧干白衬衫上的水。低垂下的眉眼弧度细长雅致,原本饱满的丸子头也被雨淋湿,发丝从发绳中翘出来,他便抬手勾下发绳套在了手腕上。

谁也不知道这场雨会持续多久,实在不行的话,夏油杰打算就这样淋着雨跑回家。乌云密布的天色昏暗,灰蒙蒙的光微弱到可以忽略,唯有街上的路灯还在闪烁,但夏油杰怀疑它下一秒就可能会熄灭。

因为这场大雨,很多店铺都关门了。

夏油杰想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眼看着天色越来越黑,他的忍耐也达到极限,双眼透过屋檐下的雨帘朝对面的街上望去——

他看见了一个人。

多亏他的眼力好,因此就算在透明雨滴的遮掩下,他也能清晰瞧见那人的身形。高挑挺拔,穿着一身黑色制服,包裹着的身体很瘦长,在混沌的环境中,透明伞下的白发犹如灯光般耀眼,像是倾泻的一沓纯白月光。

那人脚步轻快,像一只轻盈的鸟儿。

夏油杰有些怔愣的没有移开视线。白发的少年注意到了,略微抬高伞面,扭头看了过来。

大雨是透明的,乏味的,纯净的,一滴一滴砸落下来的。而那双青蓝色的眼睛像是晴空下的浩瀚汪洋,笼着细碎的幽蓝色光点,美得令人窒息。

白发的少年与他对视了几秒,接着便抬脚走了过来。夏油杰回神,他几乎是有些恼,放在平常,他根本不会这样失礼的去注视别人甚至到了出神的地步。他不动声色收回目光,眉眼微微敛起,没再看少年逐渐靠近的脚步。

“嘿!”白发少年撕破雨帘闯入屋檐下,惊破了这一方小小的寂静,他雪白睫毛长的像把小扇子,嘴唇包括鼻梁到眉眼都是优美精致且利落自然的雕刻。

夏油杰看他。

“你家在哪儿?”这个陌生少年提出的第一个问题让夏油杰大惑不解。

“……我家?”

少年嗯嗯应着,头也跟着点了点,说:“顺路的话,我可以送你回去嘛!”

哈?

夏油杰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如此自来熟的类型,他怀疑的看着对方,少年笑嘻嘻朝他眨了眨漂亮的眼睛,一抹蓝层层叠叠的涣散着浅浅的浪花,澄澈而没有杂质。于是夏油杰不再怀疑,报出了自家的所在地。

少年发出一声长长的啊,似乎很苦恼,夏油杰领悟了意思,估计是不同路,他刚要开口说不顺路的话也没关系。少年却抢先一步将雨伞递给他,也没管他抓没抓住。

“这把伞给你吧,反正对我来说也没什么用。”少年说,他摆摆手,转身只身一人走出了庇护所。

“等等!”

夏油杰完全没料到这样的展开,他急忙撑开伞冲进雨幕,少年已经走了很远,他腿长步伐快走起来速度不是盖的,并且他离开的方向是距离夏油杰家完全相反的位置。

夏油杰只好撑着伞,用目光一直追逐着少年的背影,发现一个细节。

少年的步伐依旧轻盈,柔软蓬松的发丝在空气中舞动,没有任何被淋透的架势,似乎雨珠全都避开了少年一样。

——他到底是什么人?

神明?——妖精?

2—

他们一起淋过很多场雨。

这是十六岁的夏油杰脑中忽然冒出的念头。

他是在一年前入学高专的。

那也是他第一次知道咒术,知道咒术界。他被夜蛾正道发现,并邀请入学东京咒术高专。他记得那天天气很晴朗,空气也燥热得厉害,树木间鸟鸣啁啾地叫着,仿佛夏天没有个尽头。

夏油杰不喜欢夏天。

头发太长不仅热,处理起来也很麻烦,一天出了汗就要洗一次头。而且夏天永远有着不明原因的热闹,明明热的让人想要逃离烈日去一个四季如春的地方,它却还是热闹,蝉鸣日日夜夜高声鸣叫,人也不知疲倦的发出大笑,喧嚣又吵闹。那些丑陋的诅咒日夜滋长,挤满了医院坟地大街小巷各种地方。

他总觉得夏天是最繁忙躁动的季节。

他却在某个瞬间,几乎觉得他爱上了夏天。

夜蛾正道向他介绍着高专内部,郁郁蓊蓊的树林肢节错综缠结,抬眼望去漫天绿油油的叶子,随风起伏,绿色的波浪宛如形成一道道凝波的碧痕。

“高专一年级加上你现在已经有了三个学生。他们跟你一样拥有者罕见且强大的术式,你们是历代数届以来最有希望可能成为特级咒术师的学生。”

夏油杰询问了另外两个学生的名字,在心中暗暗记下。作为一个“转学生”,他得给他们留一个好印象。

但当他真正来到教室,见到那个时常出现在回忆里的少年时,还是不免错愕。

白发的少年坐姿很懒散,双腿抬起搭在桌面,椅子的前两只脚离地,单薄的支撑着这个长手长脚的少年。无论是暴雨还是晴空,他似乎都被万物眷恋着,阳光偏爱他,便迟迟不肯从他身上离开,以至于他看起来像是沐浴在光中的一缕白色幻影,苍瞳依旧如初见般蔚蓝,雕塑一样的脸庞,恍若与印象中的画面逐渐重叠。

“…啊!是你!”

他吃惊的叫着,差点把连人带椅子一起摔下去。

这实在是滑稽的一次正式见面。

直到坐下来,夏油杰心里发出生无可恋的声音。

五条悟趁夜蛾不注意,扔了张纸条到隔壁桌。

夏油杰没有看他,犹豫一会儿还是拿起纸条拆开。

你果然还是来了啊

夏油杰一顿,他抬眼望了过去。

五条悟咧嘴一笑。

后来的事情不用加以描述。

总之,他们成为了好朋友。

夏日多雨。

夏油杰完成了任务,他找了块地方躲雨,指腹敲着键盘,发完消息后安安静静坐在台阶上。他一条腿曲起,手肘撑在膝盖上,手背支着下颚。目光投向远处的湖面。

他总是被猝不及防的大雨淋透,明明每次出门都看过天气预报,可每次还是会抽到大奖,如果不是有五条悟亲自认证夏油杰没被什么奇怪诅咒缠上,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夏日必淋雨的诅咒。

五条悟的书包里总是带着一把伞。

他会撑着这把伞找到躲雨的狼狈版夏油杰,然后狠狠嘲笑对方一通,就拉着对方站起来,用宽大的伞容纳对方。

“杰没有我果然不行吧。”他说。

“是没有你的伞不行。”夏油杰严谨的纠正他。

“杰还真是无聊透了。”五条悟用肩膀推搡着他,俩人挤来挤去,最后夏油杰一把夺过五条悟的伞,“好好走路,不然就把你踹出去。”

五条悟啧了声,抱怨道:“杰真冷酷,亏我大老远来接你。”

“你一直在附近吧。”

“嗯?”

“上次你找我要了个咒灵玩,它可以跟我共享视觉。你一直把它带在身上。”夏油杰侧了侧头,说。

“哇哦。杰是什么偷窥变态狂吗?”五条悟故作嫌恶的抖了抖肩膀。

“悟的六眼应该不是摆设吧。”

还有一部分,下次发。

11 Likes

大大写的好棒!想看后续!

期待后续!!

期待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