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回归线(校长夏x家主五/abo/破镜重圆)更12

chapter1

“宿傩的事情都解决完了吧?”家入硝子夹着烟问道。

“嗯,他死了一切就好办了。”

“喀”的一声,夏油杰摁下打火机,将叼着的烟点燃了。

家入硝子笑着道:“都要结婚的人了,少抽点,五条不喜欢烟味吧。”

提到这事夏油杰又有些焦躁,他狠狠吸了一大口,吐出袅袅白雾。他没说什么,将烟掐灭了。

“说好戒烟呢,硝子。”夏油杰扔了烟,看向还在吞云吐雾的女人。

“啊,真小气。”家入硝子耸耸肩,陪着他把烟掐了,“感觉你会变成夫管严啊夏油。”

夏油杰笑笑,没说话。

宿傩是死了,但收尾的事情还有一大堆。两人忙里偷闲聚在一块吸口烟,又得回去处理各种烂摊子。

这并不轻松,夏油杰忙到了晚上。暂且结束今日的事项时他拖着自己疲惫的身躯往宿舍走去。

路上电话响了,几日超负荷的工作使他听到铃声就一阵烦躁,生怕大晚上还有什么急事要找。

拿出手机一看,上面赫然“五条悟”三个大字。

愣了两秒,接通电话。

“忙完了吗,杰?”五条悟声音轻快,完全不像个受伤的人。

“嗯,我最近就呆在高专了,可能没时间去找你,你好好休息。”也许是被一整天繁杂的事务影响,夏油杰觉得自己说得太过公事公办,又软了语气,补充道:“这阵子事情多,过段时间再去找你。”

“不用。”五条悟说。

夏油杰怀疑五条悟是生气了,习惯性想好好哄下他:“悟……”

没出口的话被打断了:“我在你宿舍门口等你。”

夏油杰眨了眨眼睛,心里冒出无数念头,化作无数句想说的话梗在喉口,最终只应了一声,默默加快了脚步。

推开门的时候五条悟正吊儿郎当半躺在他的床上,房里没开灯,夏油杰把刚刚点了挂断的手机收好,边走边道:“怎么突然来了,等多久了?”

“没等多久,但你也太慢了。”五条悟略有不满地说道。

“怎么不在家里好好休息一会?”

“不能来找你吗。”五条悟接道,理所当然的语气把夏油杰即将出口的唠叨全都堵住了,他环视四周,“都这么多年了,这宿舍怎么还是老样子?高专没钱升级一下居住环境吗?”

夏油杰笑着说:“那拜托御三家多拨点款了,这床确实睡得不太舒服。”

“真的?”五条悟神色认真地问了一句,看他那架势,似乎夏油杰一点头他就能让人把这床给换了。

“开玩笑的,现在哪有闲钱花在这上面,事情多了去。”

五条悟用手压了压身下的床,心想确实很硬。而五条家的床都是一等一的上品,绝对让人挑不出一丝错处。

夏油杰无奈地叹了口气,把床边抽屉里的蒸汽眼罩拆出来,为五条悟妥帖地戴上,“眼睛还会不会痛?”

五条悟摇头,这时候显得乖多了,看得夏油杰有些心软。

“先戴一会,我去洗个澡。”

趁夏油杰转身在拿衣服,五条悟偷偷拉开眼罩盯了他一会。他觉得夏油杰背后长了眼睛,还没看够就被制止:“悟,好好戴着。”

好吧。五条悟意兴阑珊地又拉下眼罩。

戴上眼罩这件事于他而言并不陌生,陌生的是戴上眼罩后模糊的世界。

他已经在努力习惯了。

宿傩是时代遗留的强者,要打败他不是件轻松的事,高专动用了大量的人员,损失惨重。最后是几位咒术师配合着给了致命一击,终将这个贻害无穷的诅咒师灭于历史长河。

咒术师一派因此付出了许多代价。例如五条悟的六眼遭受严重的损伤,大不如前。六眼给他带来的信息微薄许多,他的无下限也不能随意开启,如果强制使用,就会遭到反噬。且五条悟的眼睛长时间保持睁开状态,就会被动地接受六眼带来的信息,现在的他没有办法负荷,眼睛和大脑便会剧烈疼痛。

同样是带着墨镜,之前与现在已是大不相同的境地。

不能自如使用六眼的五条家主,相当于废物。

家入硝子说,能保住眼睛已经很好了,剩下的,只能等慢慢休养恢复。

这事没宣传出去,只有五条家的人和几个亲近的人知道。也许其他两家和总监会也有所耳闻。毕竟五条悟作为当代最强咒术师若是出了什么岔子,咒术界必定大乱。

夏油杰洗完澡出来,五条悟还维持着刚刚的姿势不变,听到声响仿若思绪被打断般迷茫地抬起头,喊“杰”。

夏油杰“嗯”了一声,他没带抑制手环,于是空气中多了股若有似无的檀香味。

五条悟干脆地摘下眼罩,用力地嗅了一口,又觉不够,小狗一样掠夺着带着香味的空气。

五条悟对夏油杰的信息素其实没什么感觉,他们俩的匹配度实在太低了。

但因为这是夏油杰的信息素,所以他闻着很来劲。

夏油杰似乎是注意到了,檀香味慢慢淡了,五条悟看了他一眼,讪讪笑了下。

“还没问你怎么这么晚还过来?”夏油杰问道。

“没什么大事,硝子不是说过几天聚一下,蛮过来看看。明天……算了,你有时间什么时候都可以,我们对一下流程。”五条悟搬出早就想好的说辞应对自如。

夏油杰动作一顿,抬眼朝他望去,很快收回目光,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接下来好像没什么好说的了,空气安静之后显得异常尴尬。五条悟不知道自己今晚何去何从,绞尽脑汁想憋出点话再聊聊,但夏油杰突然问:“婚期打算定在什么时候?”

语气不冷不热,五条悟抿了下唇,老老实实回答:“家里商量出来说是下个月。”

尴尬就尴尬在这了。

前不久,咒术界都得知了一个天大的消息:夏油杰和五条悟要成婚了。

年轻的咒术师在疑惑这两人有什么交集,同期的咒术师们多有感慨,噢,是他俩,还是他俩。

有人想起来,现任高专校长夏油杰不就是五条家主在上学时期的挚友?

不过已经过去了十年,很多事情都覆上一层尘埃,模模糊糊,看不清,说不透。

两人没再说话,这个话题像是一个开关,没人敢摁,但它就安生呆着,等着谁无意间碰触一下,偷偷在耿耿于怀的人心里炸个响,却是谁也不敢表现出来。

这是他们第二次提及这场婚事。

第一次是夏油杰知道此事时前往家入硝子处找五条悟,问他怎么回事。

五条悟说,就你听到的那个意思。

夏油杰“哦”了一声,让他好好休息。

关乎一辈子的人生大事就在这平淡的一问一答中被确定下来了。一个人问不出更多话,一个人不想再解释其他。

真是奇怪。

要结婚的人在即将转变的亲密关系中反而无所适从,将此事抛却,又能彼此装傻充愣做回最开始的朋友。

唉。

五条悟叹气,夏油杰摇头。

“很晚了,你怎么回去?”

“呃……是有点晚了,我今天一个人过来的。”五条悟颇具暗示地扔下一番话,等着夏油杰的反应。

夏油杰看上去有些苦恼,五条悟心里一紧,已经在搜刮该怎么圆场会体面些,就听夏油杰作出最后的决定:“不介意的话在这休息吧,或者我把隔壁的房间收拾一下……”

“就在这吧,挤挤一个晚上就过去了。”五条悟打断他。

夏油杰平淡地点了点头,让他去洗澡。他靠在床头看着手机,五条悟也不再自讨没趣继续聊天,快速地洗了个澡。他当然不敢去注意,夏油杰手机页面停了许久,最后暗淡息屏,而握着手机的人目光虚无,找不到落点。

都是成年人了,谁也没别扭。五条悟出来后就直接躺在床上,道了声晚安就翻身朝里合眼了。于是夏油杰将床头的小灯也摁灭,身体转向与五条悟相反的方向。

五条悟闻到床上透出的檀香味,不自觉摩挲过被子。

深幽的檀香味弥漫四处,两个睡姿僵硬的人一夜无梦。

婚礼的事由五条家全权包办。夏油杰确实也抽不出更多的时间,每天忙到天昏地暗,偶尔去看一眼五条悟,还得被拉着去对流程。

他对五条悟吐槽:“你们家结个婚怎么这么累?”

五条悟很自然地接话道:“我都说了一切从简,你敢信这已经是简化后的结果了。”

一对视,没忍住,都低低地笑出声。

一旁被忽视的管家有些迷茫地看着两个快奔三的人幼稚地大笑,觉得有点魔幻。明眼人都能看出他们关系很好,但这种好是有边界的,被当事人精准地控制在了一个不足以越界也不至于生疏的范围中,有意无意都好,只是太僵硬了。

这种氛围很诡异,就像往前走到一半硬生生停住了脚步,前边的路一览无余,但都不愿意再跨出舒适圈半步来打破堪堪维持的平衡。

好歹也养了半个月,五条悟身上肉眼可见的外伤淡了许多。现在不过是六眼的衰弱带来对眼睛的压力有点麻烦。

夏油杰照例留下一句“好好休息”便离开了,一点没有要留宿的意思。五条悟这会又希望赶紧把婚结了,夏油杰才好名正言顺地一直待在他身边。

他之前总嫌夏油杰当了校长之后越活越官方了,每次说话总带着一股说教味。从前就有的臭毛病被养得更过分了,具体体现在一见面就让他好好休息,土到掉牙的话次次都要说。

他想听的哪是这个,哪怕开两句玩笑都好。

在家入硝子面前五条悟骂夏油杰是个榆木脑袋,以此泄愤。

家入硝子没站在他这边,觉得他没事找事。五条悟更烦了。

但家入硝子说,你知不知道哪天战场上晕倒后自己的样子?浑身是血,身上没一块好肉。眼睛一闭我还以为你就交代在那了。

五条悟不懂话题怎么到这了,他挠挠头,对好友的担心感到抱歉。

夏油伤得也不轻,家入硝子补充,但他被你吓得硬是撑着把你拖回来,一定要我先给你看了才肯去治疗。他伤得那么重,成血人了还盯着你,人家只盼着你好呢。

五条悟愣了一会,轻声问真的?

他拖着我回来的?

家入硝子顿觉失言,面前好友魂不守舍的模样仿佛把她也一并带到了那一天。五条悟受了这么重的伤、宿傩在纠缠许久过后最终能被斩杀。

归根到底,是因为夏油杰在战场上被宿傩斩断了一根臂。

她清晰地记得那一日,宿傩越过咒灵直击夏油杰,两人较量几轮过后宿傩找准时机斩下夏油杰右臂,以限制其卓越体术的发挥。五条悟瞬间暴起,在那一刻发挥出了意想不到的强大力量,同样伤痕累累的宿傩得以被祓除。

之后五条悟的大脑不堪重负,晕了过去。

五条悟只默了两秒,又扯出个笑,说,一只手力气还这么大啊。

家入硝子说,别想了,人手臂好歹接上了,比你恢复得好得多。

所以你要好好休息,别让他担心。

91 Likes

私设如山,算半原作向,几乎从星浆体后都是编的,有所疏忽的地方请大家见谅:face_holding_back_tears:

11 Likes

期待后文!最喜欢太太写的酸酸甜甜的感觉了!

好看!这俩人拉扯真有意思,期待大大后文!

期待后文!

放个板凳坐坐

大蹲特蹲!!!

我吃吃吃吃吃吃大吃!!!这篇简直是我最近top期待的一篇连载了,笑死你们这是在先婚后爱破镜重圆吗……?看着简直是一对各自单身多年的挚友在互相杀熟啊!!!

7 Likes

战损爱好者来了:heart_hands:

好耶!是新文!
破镜重圆爱好者不请自来!

1 Like

chapter2

在婚礼前几天,家入硝子约两位同窗出来喝酒,同行的还有庵歌姬和七海建人。

“不能喝的自己点果汁啊。”庵歌姬拿着菜单,头也不抬地说道。

桌子上一下子笑声环绕。五条悟从容自若地说:“那我要橙汁。”

“自己点。”

菜单被甩了过来。

一打橙汁在几瓶酒里格格不入,在场所有人都习惯了,有一搭没一搭聊着最近的事。

“谁能想到你们两个人渣还是成了,当时就天天凑在一起,烦死你俩了。正好,也别祸害别人了。”庵歌姬有点醉了,迷迷糊糊地突然道。

这个话题有些微妙。当时高专的人几乎都知道两人在一起了,这两人一点也没藏着掖着的心思,大大方方地显摆。因此后来不再联系也自然而然地被认为是分手了。

恋爱时太过喧嚣,连带着分手也被迫公之于众,人人心里都门儿清。

当然,这话从没摆在明面上过,特别是在当事人面前。

五条悟快速地看了夏油杰一眼,这人刚咽下一大口酒,看样子没要开口的打算。于是他说:“过两天份子钱记得多包点。”

庵歌姬翻了个白眼:“少不了你的。”

家入硝子千杯不醉,此刻眼里还是一片清明,她笑着说:“夏油是不是要改名叫五条杰了?”

“那也不用,我家也没那么封建吧。”五条悟又看了对面的夏油杰一眼,这一眼被刚好抬头的夏油杰捕捉到,两人无声地对视片刻,然后一个继续喝酒,一个喝了口橙汁。

“娜娜米,你的旅游计划是不是得放会了。”五条悟不动声色地换了个话题。

“放心,会等参加完你们的婚礼的。”七海回答,喝了酒的他比平常放松很多。

夏油杰也笑了:“已经给你批好假条了,在马来西亚多待会吧。”

硝子说:“给我也批一个吧,累死了,都没时间出来喝酒。”

“过了这阵就好了。”夏油杰道。

“少画饼。”硝子仰头喝了一大口酒,呛他。

话题七拐八弯的,一人一嘴,最后都不知道叉哪去了,一会讲工作一会谈生活,说的话都带着酒气,连同五条悟都被感染得有些晕乎。

但他好歹是全场唯一一个没沾酒的人,在夏油杰喊停后他就得给大家叫车,送大家回去。

歌姬和七海倒好说,但……五条悟拿着手机,有些举棋不定。夏油杰仿佛会读心,下一秒就说道:“我和硝子一起回高专就行。”

“那我送你们。”五条悟立马说。

“不用了,还是叫个车吧。太晚了,你该回去好好休息了。记得戴一会眼罩。要不要我打个电话给你们家司机?”夏油杰温和地拒绝了,高专位置偏僻,来回一趟花费的时间太长。

家入硝子在一旁听了起一身鸡皮疙瘩,她想说他们可以自己叫车,五条也可以自己喊司机来接,但两个人都觉得彼此的提议很完美,各自拿出手机操作关于对方的事。

五条悟看着他们俩坐上了车,和师傅说注意安全,把车门关上后还在和夏油杰挥手,说拜拜。

家入硝子咳了一声,五条悟看她一眼,没事人一样继续挥手说拜拜。

“怎么不去五条家住?”车开了,硝子带着玩味问道。

夏油杰说:“易感期要到了,还要麻烦你先给我拿点抑制剂。”

硝子奇道:“不是吧,你也是快结婚的人了,不去找五条解决还用抑制剂?”

“啊,和结婚没关系。”夏油杰轻轻叹了口气。

“你是打算玩柏拉图?作为医生蛮提醒你们一句,适当的性生活有助于身心健康。别给憋坏了。”家入硝子打趣着,“抑制剂是给单身的人准备的,别浪费资源啊。”

夏油杰一噎,“……你也知道,我和他匹配度太低了,我们两个凑一块不仅解决不了,还可能会受伤。”学生时代惨不忍睹的第一次还历历在目,没有爽,只有疼,完事后还得打抑制剂。

匹配度低的结果就是如此惨烈,彼此的信息素并不能发挥什么实质性的作用。他作为alpha帮不了自己的omega恋人度过发情期,五条悟对他的易感期也束手无策。每次做爱像打仗,纯粹靠心理快感达到高潮。

寻常人若碰到高匹配度的对象,只需释放点信息素就能将对方勾得神魂颠倒。而信息素对于他们而言,真的只是股味道。

还有比这更无力的事吗,他和五条悟的结合并不为彼此的天性所接纳。

家入硝子欲言又止,夏油杰并没注意到她的异样,继续说道:“对了,回去还要我的信息素吗?后面可能没什么时间了,这次要不取多一点吧。”

和五条悟分开不久,家入硝子就提出要用他的信息素来配抑制剂,说是这样效果会好一点。他倒是没什么感觉,不过硝子是医生,在这方面总归有发言权。

“不用了,以后好好享受已婚人士的权利吧。”硝子说着,往后靠去,整张脸隐藏在阴影中,让人看不清她的神色。

夏油杰闷闷道:“你还是先给我几支抑制剂备用吧。”

家入硝子轻笑一声,没说行,也没说不行。

夏油杰最后还是拿了alpha的抑制剂,回去已经很晚了,但他仍在阅览文件。易感期是做不了事的,那两三天没法撑,得请假。在这个关头一请假事情只会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多,所以他最好现在多处理些能做的事。

经宿傩一战,咒术界实力大削,叫的出名字的咒术师多多少少都有负伤,他的咒灵几乎毁得没剩几只可用的。所以此刻更得提高警惕,防止诅咒师有可乘之机来扰乱秩序。

咒术总监会还在施压,这一战如劲风将咒术界吹得东倒西歪,宿傩能够复出从根本上来说是找到了容器。

那个容器,也就是高专学生虎杖悠仁,现在还陷入昏迷生死未卜,总监会又下令应该对他进行惩治,即执行死刑。

夏油杰作为高专校长遵守上头的命令是必然的,可是现在宿傩已死,虎杖悠仁又做错了什么?所谓“协助宿傩发动毁灭性战争”的说辞实在单薄。要真深究起来,没有虎杖悠仁还没办法将这位祸害千年的诅咒彻底祓除。

他知道,这只是总监会在脆弱得摇摇欲坠的咒术界树立威信的方式,他们不在乎谁会死谁活着,他们的威望始终是一切的出发点。

夏油杰的目光冷了片刻。

婚期将近,夏油杰作为主角之一每天都在高专和五条家来回跑,许多同事看见他了也会笑着道一声恭喜,他都一一谢过。

可事实上夏油杰还没顾得上体验即将步入婚姻的各种感受,反而日渐烦躁起来。

并不是针对婚礼本身。

按他推算,他的易感期来临的时间正好在婚礼前两天,他用上抑制剂恰好能熬过反应最激烈的那两天,这样婚礼之后和五条悟待在一起也不至于失控泄露出自己攻击性极强的信息素。

但他的易感期竟迟迟未到。

夏油杰不免有些恐慌,突然想起了家入硝子和他说,去找五条解决不就好了。他叹了口气,觉得结婚这件事还是太荒谬了。

婚姻关系是非常官方严肃的关系,这代表两个人,两个家庭,因为一场正式的仪式从此往后都密切地联系在一起。

说得不客气点,这只是个桥梁。有的能把两颗相爱的心连接起来,有的能把两股强劲的势力结合起来。

夏油杰觉得自己和五条悟这门婚事应当属于后者。

让他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待,五条悟作为五条家的家主,不是那个爱跟在他身后撒泼耍赖的高中生了,他站在家族的立场上牺牲一些东西来换取利益这件事也无可厚非。他牺牲了自己得到幸福的权益,为五条家在五条悟虚弱后寻求一个保障,于是找上了他。说得通,也很正常。自此五条家寻得一个强有力的盟友,这才是一个合格的家主,有精明的思考,也有果断的行动。

夏油杰没意识到,反了,反了。哪有人站在旁观者的视角看到了充斥着利益的婚姻?向来是金玉其表,当事人自知冷暖。

他现在的身份正是个糊涂的当事人。所以他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幕,比如五条悟其实是他的前男友。分开几年后直接快进到结婚,哪对旧情人能做到他们这么牛逼的。

他并不觉得五条悟对他还会留存多余的想法,所以和他重新在一起当然算不上幸福。若不是宿傩这一战要联手共战,他们还能继续掩耳盗铃做着普通的同僚。

如果不是关乎利益,五条悟估计也不会找上自己结婚。

因为他实在算不上一个合格的,能站在五条悟身边的恋人。信息素不匹配,分过手,还是他甩的五条悟,几年形同陌路,种种debuff叠加,五条悟实在背负太多不容易了,为了五条家要和这样一个让自己伤心的人在一起。

时间给所有东西都隔了层膜,像五条悟的无下限。无下限好歹还是能开关的,但人与人间被成长磨炼出来的疏离要怎么消去呢?

很多东西早就回不到以前了。

从前莽撞无畏,大喊真爱无敌的人,长大后也会为了利益将婚姻当作筹码。岁月真心无情。

婚前他们不约而同一块戴上面罩,装成早前,早到在一起前时不会出错的好友模样,婚后……夏油杰想,自己也该知分寸,别让他前男友太为难了。

很快到了结婚那天,夏油杰挺紧张的,浑浑噩噩也没睡好。为防意外找家入硝子要了个强效抑制贴,又先行打上一支抑制剂预防。

这抑制剂效果未免太好,他感觉他此刻就像个beta。

他们的社会性别都是男性,婚礼会比男女之间要简单些,但因为其中一位是五条家家主,他们走的流程就繁琐且郑重许多。

先是穿着宽大的和服前往神社,聆听神官和巫女的祝词,在神明的见证下交换戒指。

夏油杰念誓词的时候还有些恍惚,他说得很认真,五条悟看着他的眼神太过专注了,几乎让他溺死在那片蔚蓝汪洋里,使得他戴戒指的手都有点抖。

他惶恐又欢欣在这一刻与五条悟的对视。

五条悟的承诺比他更坚定,在冰凉的圆环触上指尖的那一刻,他在想他其实很少见到五条悟严肃正经地进行着某件事的样子,就像现在。夏油杰微微错开了目光,他差点就以为横亘在他们中间的分别十年没有存在过。

清醒点吧,夏油杰。他心中难免苦涩一瞬,假的,都是假的。

只有变质了的感情才是现实。

在冗长沉闷的神前式婚礼结束后,他们得随着亲属一同前往提前订好的宴厅,举办婚礼宴会。

到的人很多。看着底下坐着许多熟悉面孔,每个人嘴角扯着微妙的弧度,说着官话,像在开会。想到这夏油杰真情流露地觉得有些好笑,这丝笑意反映在他脸上时他才发现自己刚刚也假笑了半天,脸都快笑僵了。

结婚好累,再也不想结了。

夏油杰在心里呐喊,觉得这简直不亚于和总监会打交道,一时间竟分辨不出哪个更头疼一点。

他偷偷往旁边一瞟,五条悟也挂着淡淡的笑,透过墨镜,眼底同样一片躁郁。这副模样夏油杰实在太熟悉了,不如说相较从前只是换了个墨镜款式。他毫不意外此刻他和五条悟在心灵的折磨上达到奇异的统一,岁月还是慷慨地将他们的默契保留。

此刻他们是一条战线的盟友,怀抱着同样的心情,所以夏油杰认为找五条悟搭话能缓解一些身份即将转变的尴尬。

“喝得来吗?”

平常五条悟不喝酒,凭着家主的身份也没人敢灌他。但现在这个大喜的日子他就算做做样子手里也得捧着个酒杯。五条悟杯子里有低度数的果酒,他只浅尝辄止地抿过一口。

“苦。”五条悟皱了皱眉,很快又放松,言简意赅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夏油杰觉得即使奔三了五条悟也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又露出今天第二个真情实感的微笑来。

笑归笑,从这句话后五条悟再没喝过一滴酒,全都被夏油杰一饮而尽了。这回变成五条悟拉了拉他的衣角,小声咬耳朵:“喝得了吗?”

脑子有点晕,并不碍事,夏油杰迟缓地回答:“能喝。”

五条悟怕他状态不佳,拉着衣角的手慢慢往下,握住了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夏油杰仰头干了手里这杯,和别人有来有回说着话,却悄悄抓住手上突如其来的,温暖也熟悉的触感。

酒精实在太害人了,还好五条悟没有沾,他现在心跳变得好快。

快奔三的人了,喝过酒也牵过手,身边这人全身上下他都熟得不能再熟,可此时此刻这些阅历宕机得像是全被喂了狗,夏油杰手心微微渗出点汗。

结婚这件事果然还是非同凡响,夏油杰为自己先前的草率举旗投降。

他心里尚怀鬼胎,故无法坦荡如常,也无法坦诚如昨。


很好结婚了,下章就给你俩送入洞房

65 Likes

好好看蹲!

2 Likes

蹲蹲!

送入洞房!

酸酸甜甜:cry:

快去洞房啊啊啊啊啊啊
前文说他两青春期时特别不匹配,但是现在硝子的反应似乎暗示会有内情
洞房后说不定会有解释~~~

4 Likes

嘿嘿确实是有原因的 埋的小伏笔被发现了:partying_face:

2 Likes

随725份子钱

送入洞房!送送送!!!
我随一个惠(十亿)

2 Likes

送入洞房——————(高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