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回归线(校长夏x家主五/abo/破镜重圆)更12

不在一个频道笑死
猫咪:被我猜中了吧!让我宠宠你。得意.jpg
杰:……………………可恶更气了

8 Likes

笑的,完全理解岔了呀哈哈哈哈哈哈别别扭扭的大人说话不知道费尽心思地拐了多少个弯,误会越来越大了hhh

1 Like

老师求更~~~~翻滚

好想看呀,这篇为什么不在老福特更,那边感觉人气旺点

前面太黄了会被lft屏死()

2 Likes

chapter8

“那我明天再跟着你来啊?”就这样一前一后上了车,五条悟就着刚刚的遗留问题又问。

“今晚直接住在这都行。”夏油杰挂着一副虚浮的笑容,看上去好像在认真建议一般。

假模假样。五条悟看着他的侧脸,反问:“杰今晚打算住在这吗?”

夏油杰干脆道:“不要。”

住在这近距离观察你怎么照顾易感期的alpha吗。

五条悟笑道:“哦,那我也不要。走啦,回家。今天有喜久福吗?”

“……现在排队可能来不及了。”

“啊?!”五条悟难掩失落。

夏油杰启动车子,“开快点可能赶得上。”

“快,我们出发!”五条悟催他。

驾驶位上的人没回答,也或许声音被汽车启动发出的震颤声所掩埋,但身下的车子确实是比平时要快。

五条悟撑着脸,看向窗外,玻璃反射出他带笑的面容。

虽然不知道在闹什么别扭。

但夫妻哪有隔夜仇呢。

五条悟,计划通!

最后两人紧赶慢赶,买到了仅剩一份的喜久福。五条悟自己吃一个,往夏油杰嘴里塞了一个。

“甜吧。”

夏油杰嘴里满满当当,含糊地“嗯”了一声。

“那说好了,明天再来找你哦。”

身旁的人囫囵咽下一整块喜久福后终于开口,声音很轻:“找我?”

“也让我体验一下坐校长室的感觉嘛。”五条悟说着,往旁边瞄了一眼,夏油杰的脸已经不似刚刚那般紧绷。

“家里不用忙吗?”夏油杰想到昨晚五条悟被叫走的时候脸色不好,想来作为五条家主平日里要处理的事也不少。

“家里要忙什么?”五条悟自嘲一样勾起嘴角,道:“他们爱当家就让他们当,我看他们倒是比家主还能耐。”

夏油杰皱了眉头,心中思绪转了又转,干巴巴问道:“……没事吧?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

五条悟睨他一眼,原原本本套用起他的话来:“这些事本来就是我该去想的。”

说出这话的本人没想到被一记回旋镖正中眉心,反驳不是,附和不来,开口不得。

五条悟又往他不知所措的嘴里塞了个喜久福,看够夏油杰语塞的窘态,心里舒爽,主动道:“你什么都不做就行,哦,也不是,做好五条家家主夫人,别再突然给我一个惊喜。”

“惊喜”说的是他当时突然提分手这件事,夏油杰听出来了,要答允出口的单音节因着嘴里的东西变成“呜”的一声。

五条悟没忍住,笑了出来。两指弯曲,蹭了蹭夏油杰凸出的脸颊肉。

夏油杰将他作乱的手抓下来,把着手腕,示意他该走了。五条悟握起掌心,温暖的指腹便搭在夏油杰的手背上。倒像牵着手一般。

什么都不做……这样确实也很好。夏油杰心想。

比起其他,他更希望看到的是生龙活虎的五条悟,而不是那天在战场上奄奄一息的最强。午夜梦回时分,大战之后可能发生的各种不好的结局深深魇住了他,接着又会在梦到五条悟消失后惊醒在深夜。心慌、后怕。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结婚。

想看到他在自己身边好好生活,想好好照顾他,想再对他好一点。

第二天五条悟倒没像他说的一般跟着来。

早晨他提到家里的人突然将他留下,看似有事要商。夏油杰没多去过问,自己去了学校。

忙了一天回到家后夏油杰看到五条悟正在大厅发呆,注意到他回来了便准备到餐桌上用餐。夏油杰让五条悟自己先吃,他跑了一天身上还残余着黏腻的汗液,想先去冲个澡。

淅淅沥沥的水滴砸在地上,蒙蔽了一部分听觉。而随着滴答水声隐约传入的,还有模糊的交谈声。夏油杰把水关小了一下,凝神静气,确认自己是听到了五条悟在外面和人讲话,传过来的声音很闷,听不清在说什么。

但似乎不太愉快。

夏油杰又开了水,快速地冲了身子,准备穿衣出去看看。

手搭在门把上时,脑中忽地掠过昨天回家前的对话和今早,心中隐隐有了些猜想。

只是顿了两秒,他轻轻地拧动把手,门开得悄无声息。只是漏了个缝,外面的声音便没了阻挡,争先恐后闯入他的耳朵。

五条悟:“翻来覆去就那点话,腻不腻?”

男人:“您也该多多注意的啊,怎么能不打算要孩子?”

夏油杰皱了皱眉。

五条悟:“那你生?”

男人:“您……这是开什么玩笑?五条家怎么能后继无人呢?”

五条悟:“你看我现在这样怎么生?”

男人:“不……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夏油先生不是和您匹配度不高嘛,到时又该怎么要孩子呢?您不能一直胡闹下去啊。”

话还是说轻了。男人估计是想说夏油杰对上他,和一个beta对上他没有区别。

“胡闹?那你们说说,我要怎么做?”

男人似乎早有一套说辞在这等着:“夏油先生现在已是明面上的家主夫人,但您可以再纳一个小的,一旦有了孩子,休了或者怎么样都随您处置。我们已经挑选了一些人选供您过目。”

“你们早就想好了?”

男人不回答。

五条悟继续道:“我一直想问你们怎么知道的我和他的匹配度?他和你们说的还是我和你们说的?”

“要是觉得我现在家主的位置都坐不稳了,要不你们谁来?”

夏油杰都切切实实听到了五条悟语气中蕴藏的愠怒,何况正和他对话的男人。以五条悟现在的情况,竟都要被催育,甚至还要他再纳一个。家里这些人是仗着他实力没落,一个个都要爬到他头上来了。

男人有些磕巴:“家主,我们只是……建议,当然一切以您的意愿为主。”

五条悟鼓鼓掌,声音毫无起伏:“哦,好建议。”他放下了手,淡淡道:“滚。”

空气又恢复了沉静。

夏油杰闭了闭眼,竟感觉有些头晕目眩。他没怎么见过五条家的人,几天下来几乎零交流。他先前猜测五条悟对他提出结婚背后当有五条家的授意,而现在看来五条家对他的态度却是不太满意的。

他该去问问五条悟。可昨天非要划分得一清二楚的是他,无意间便将自己摆在不上不下的尴尬位置。平心而论,他真真切切不乐意看到五条悟牵扯进他和总监会的博弈之中。不然当时也不会走到分手那一步。

大抵所谓真心,不过可同甘却不愿共苦。

角色对调,五条悟和五条家的对峙不免让他忧心忡忡。尤其这源头,或者说导火索,还是他。

五条悟提出并坚持要和他结婚吗?

总不能。

夏油杰睁开眼睛,看向浴室镜子中面容严肃的男人。鬼使神差地,他将自己的头发全部束起。现在的长度已经要多绕几圈才能绑成一个规整的丸子头。

他伸手将镜子上的水雾擦去一部分,这幅造型已经有几年没有出现过。长大成人后他多以半披发造型示众,这样傻气,稚嫩,甚至和现在更为成熟的面容有所违和的造型,属于青春时期的夏油杰。

也属于和五条悟热恋时的夏油杰。

夏油杰的目光渐渐恍惚,不再胶着于镜中人。

一开始谁都没想到他俩会在一起。

五条悟和他的初次见面并不愉快,由嘴上的你来我往逐渐演变成身体上的针锋相对。他根本意想不到,这样一个战斗欲十足的少年会是omega。

要说知道五条悟是omega的那一刻心里没点胡思乱想都是骗人的。

十六岁的夏油杰羞于承认的一丝微妙的期待在两人匹配度现出的时候粉碎的彻底。

咒术界不论性别,只论能力。只要有强大的实力,omega也让人敬重三分。同样,若是只会花拳绣腿的草包,alpha也没用。

他们俩的术式就决定了他们能成为咒术界的佼佼者,代表了他们注定会顶峰相见。

这和性别有什么关系,和匹配度又有什么关系?

但若是有人不想止步于此呢。

夏油杰回了神,手一扯,乌亮的长发脱离了束缚,飘扬着又披散在肩头。熟悉的模样这才出现了。

这样还能与十年前重合吗?

总不能……

“杰!掉水里了?”五条悟在外面大喊。

夏油杰猛一抬头,故意掰出点门锁的声响,边走边应:“刚洗完。”

他把头发挽到耳后,信步下楼,神色平淡,好似自己刚刚真的被水声遮蔽,什么都没听着。

“太慢了吧。”五条悟似真似假地抱怨一句。

“吃完了?”夏油杰扫了眼桌上的残余,问。

“没胃口,不想吃了。”

夏油杰错开一瞬他的目光,随后若无其事道:“那要不要出去逛逛。”

“可你刚洗了澡。”五条悟看上去明显心动了,象征性地随口道。

夏油杰勾起嘴角,“啊,那不去了?”

“杰耍我?!”五条悟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夏油杰笑意更深,熟练地扎好一个半丸子头,朝门口抬了抬下巴,“走吧。”

要去哪他心里也没底,说要出去的话完全是气氛感情都到位了自然而然脱口而出。五条悟被烦得没有胃口,他就下意识想让他开开心心去吃点东西。

五条悟心有灵犀地没去询问目的地,和佣人们打过招呼就随着夏油杰往外走。

夜空繁星下,夏油杰明晃晃召出一个会飞的咒灵。

“你确定?”五条悟有些促狭地问道,心里翻涌起阵阵抑制不住的兴奋。

“上来。”

“咒术高专校长私自在外使用咒灵哦,被普通人看到了可怎么办?”话是这样说,五条悟翻身坐上咒灵的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

“五条家家主还是共犯,被御三家知道了可怎么办?” 夏油杰笑着操控咒灵起飞。

“五条家主是会被那群烂橘子念叨,但现在只是大帅哥五条悟和他的家属出来散个步,合法关系合法行为,这都不允许那得考虑一下让烂橘子们换届了。”

五条悟深夜出门还带着一成不变的墨镜,面前的景色只是无边无际的黑。身下的咒灵不打一声招呼,晃了两下。他便摘下墨镜,奇怪地看着前面那人,“嗯?”

很快咒灵又平稳地飞着,仿若什么都没发生过。

五条悟带上墨镜,弯了嘴角,直勾勾地盯着夏油杰,往人后背不轻不重地戳了两下,“杰,你害羞了?”

“没有。”夏油杰头也不回地否认道。

可是月色晃眼,透过耳朵时洁白的光辉都被晕染成红。

五条悟直接上手,摸到他的耳饰,拖长了调子:“哦——是我看错了?”

44 Likes

快坦白秘密吧小五,你杰已经等不了了呜呜呜呜:face_holding_back_tears:

好浪漫又可愛啊: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都結婚了別再藏啦!

这种又像老夫老妻又像初恋小情侣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啊喂(笑
太太写得好棒

爸爸妈妈请和好…

2 Likes

每天都来看太太更新了没有!

呜呜呜手机打不开论坛,好久没来了,蝶师都新更了两集 :sob:

1 Like

杰居然在吃小惠的醋吗!!!哈哈哈哈

1 Like

太香了 :face_holding_back_tears:每天都在等更新 :face_holding_back_tears: :face_holding_back_tears:请一直甜甜蜜蜜下去!!

:pleading_face:

还没有呢

我好急啊啊啊啊啊啊

好想知道五的信息素到底发生啥了!快给我去体检啊!

chapter9

任他怎么挑逗,夏油杰都不理他,最多不痛不痒地喊一声名字,意思是想让他别说了。要不是看到耳朵还是红得要滴血,五条悟差点要以为这只是一场独角戏了。

咒灵在不知不觉间越升越高,飞到高处时往下俯瞰世界都是渺小的。

五条悟消停下来,不知何时双手已经环上夏油杰的劲腰,靠在他的肩头往下看。从前只要他想,也能随时随地身处高空。但他没这个时间,也没这个兴致。

要说上一次这种时光,同样是夏油杰的咒灵载着他在夜晚的城市上空翱翔。

轻飘飘的上一次,已经承载了数十年载光阴。那会儿他们都还不是情侣。只是两个一头热的少年一拍即合,趁着热乎劲,偏要与令行禁止的规矩叫嚣一番。

那会儿也更纯粹些,讨个开怀大笑就满足得不行。最后偷溜回去被抓个正着,检讨惩罚一个不落也毫无怨言。

重新捡起这些陈旧却也新鲜的事儿,难免带了几分当时心性。高空风大,当时五条悟还只是抓着夏油杰的外套,现在仗着几分真心思已经光明正大地搂上腰了。

夏油杰坐得直,肆意胡吹的风都结结实实地刮在他身上,往后只是掀开了五条悟的刘海和自己半披的长发。

“杰!你应该把头发全梳上去的,一直打我。”五条悟乱告状,虽然头发有力地往四处抽打,但他的下巴早已固定住他这一侧的大部分头发,没几缕能欺负到他身上。

“踏出大门之前我都没想到会用这种方式出门,我发誓。”夏油杰现在无意重新去绑头发,五条悟正好好地抱着他呢,他暂时不想五条悟松开手。

五条悟抓到重点,顺着问道:“那你本来想怎么出来?”

“……”

沉默中五条悟仿佛读懂了什么,有些意外道:“这么突然?”

“……”

夏油杰决定把今晚的突然贯彻到底,不知道飘到哪儿的时候随意往下看了眼,捕捉到一片热闹的街区,操控着咒灵停在附近一个小巷里,准备带五条悟步行过去逛逛。

现在约是九点多,正是热闹的时候。一眼望去,满当当的人来人往。

“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夏油杰边走边问,他总感觉自己好似来到过这里,街头的店面乍一看都有些眼熟。

五条悟没第一时间搭话,四处看了看,随后拽了下夏油杰的手,两人站定。

“嗯?”夏油杰疑惑地回望他。

“这是新宿。”五条悟平静地吐出一句话,威力巨大。闻言夏油杰显而易见地愣住了,眼里多出几分夹杂着无措的错愕,抿了抿唇,在五条悟的注视下僵硬地扭过头,这会的眼睛比刚刚好使多了,瞬间看到了熟悉的kfc。

也不知是不是心里作祟,夏油杰感觉浑身都冒出了汗,一时间都忘了回头。

在上空时他真的只是看到这里热闹,想着带五条悟来买点好吃的,谁知道会刚刚好落在新宿——他和五条悟说分手的地方。

短短几秒,夏油杰心里交错闪烁过数种情绪,还掺和着一点被刻意隐藏起的回忆,最后想起来这的初衷,自嘲不知道自己和那些烂橘子哪个更让五条悟倒胃口一些。

就好像精心准备好后等待一盘精致的大餐,结果上来一道已经馊掉的菜。

夏油杰此刻只能尴尬地收拾自己出的一手烂牌,收回目光,堪堪维持着面上一点镇定:“不好意思,那……换一个地方?”

五条悟似笑非笑地说:“为什么要换?吃饭而已。”

话罢,他先大大方方地往前走,看上去仿佛真真是毫无芥蒂的。

而夏油杰跟上的时候心里还在不停做着阅读理解,得出的好几版答案都跟五条悟所表现出的潇洒模样大相径庭。

当年他说完分手后五条悟也没有任何藕断丝连的动作,干干脆脆地结束了这段感情。

没有吵闹,没有愤怒,没有挽留,比他们闹过任何一次矛盾都要平静。五条悟只是盯着他,问他你确定?夏油杰点点头,确定。

这段感情到这或许也算得上是善始善终。

夏油杰自己提的分手,却有几分自嘲的难过,扯着他久不安宁。思念和不习惯总是常有的事,它们来得并不突兀,而是细水长流地漫遍每个细胞,用哀愁修补他所失去的过往。

哪知过了几天五条悟又气冲冲地出现,二话不说和夏油杰打了一架。夏油杰没怎么还手,甚至差点不争气地忍不住要抱他。这几乎算是五条悟单方面的泄气,一边打着一边怒骂他,浑蛋、负心汉、渣男……把所有能骂的词都讲上了。迟来的情绪爆发得异常猛烈,五条悟的反射弧终于转到他们竟然分手了这里。夏油杰后来经常会想,是不是这件事给五条悟带来的冲击太大,以至于他要用一定的时间来捋顺了事情的结果才来得及反应。夏油杰的复盘对他本身而言是一场揪心的自虐,每每想到这难受的还是他自己。

打完才算是分干净了,那之后两人见面陌生人都不如,也只是见面,没再有什么接触了。

五条悟径直朝着kfc的方向走过去,夏油杰默不作声跟着,背地里一口气提到嗓子眼。

穿过人流,快到门口时五条悟又一转身,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怎么就冲这儿来呢。”夏油杰与他并肩,试探性地拉了下他的手,没反应。

五条悟斜他一眼,“冲这来?我找吃的而已。”

“那现在找到了吗?”

五条悟张了张嘴,话未出口,脸色倏地一变。夏油杰同样抬头,与他一对视,得出一个同样的信息——附近有诅咒的气息。

再不顾什么有的没的,此刻当务之急是追踪这个咒灵,并且在避开人群的情况下祓除这个咒灵。

放在从前,五条悟的六眼几乎能瞬间定位咒灵。但受损过后早已大不如前,不论是范围还是精准度都有所下降。

两人一同往确定出的大致方向跑去。追寻过程中也慢慢松了口气,跑出街区才慢慢接近咒灵,这说明咒灵的具体位置远离最密集的人群。

竟就在他们来时的那个小巷。

小巷透不进街道热闹的灯光,昏昏一片。咒灵诞生的地方一般有人,可这里空空荡荡,连接着南北两条街,并不像咒灵会呆的地方。

且说就算真的是,那他们刚刚落地的时候就会有所感觉。

可是咒灵怎么会离开自己的诞生之地到处活动呢?除非是有自我意识的高级咒灵。

这是最麻烦的情况了。

夏油杰拉了帐,两人放缓了步子,一点点往里走去。两个人呆在一块,即使是高级咒灵也不在话下。只是夏油杰担心五条悟的身体强行催动高强度的术式会有所损伤,自己领先一小步走在前面。

“就在前面。”五条悟轻声提醒。

夏油杰没有六眼,只能靠着自己的肉眼在昏暗中摸索。作为咒术师他对咒灵也有一定的灵敏度,可是此刻他却没能找到一个像模像样的咒灵。

他停下身,更加仔细地看过每一处角落。

最后目光定格在地面。

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悟。”夏油杰说,“这是……咒骸?”

五条悟应当比他更快认出来些,也处在震惊的余韵中,“……应该是。”

“怎么会在这里?”夏油杰奇道。

世界上能熟练制作咒骸的并为其注入咒力的只有他们的老师,夜蛾正道,同时也是上一任校长。

可夜蛾正道早在夏油杰继任的时候就死了。他制作的咒骸也全都被总监会收了起来。

是有人在模仿?

夏油杰与五条悟对视一眼,又往前两步,咒骸好好地躺在地上,对外界的风吹草动无动于衷。五条悟冲夏油杰点点头,他看到了夜蛾正道残余的微弱的咒力,这个咒骸曾被夜蛾注入过咒力——是他制作的咒骸。

如今却注满了诅咒。

五条悟运起咒力,只有一点,试探性地往咒骸那打去。本不动如山的咒骸猛地做出反应,朝着五条悟弹射过来。

夏油杰动得比咒骸更快,来不及召出自身的咒灵,在瞬息之间身体就作出反应挡在五条悟面前,手肘猛地抬起迎上奔来的咒骸。

可这咒骸在即将撞上他时竟会聪明地绕道,继续朝着五条悟冲去——它会追踪咒力的来源。

无法,五条悟发动术式正面对上来势汹汹的咒骸。那咒骸竟将刚刚吸收的咒力连同等量的诅咒力量一同反射出来,这其实没能伤到五条悟,但他下意识以原来的习惯发动出术式所需的咒力让他无法负荷,脑子嗡的一声,像在被人用手大力地搅和。

“悟!”

“没事。”

五条悟下意识地在瞬间回应夏油杰的担心。

真信了五条悟的没事夏油杰就白和他在一起那么多年。五条悟的皮肤比常人嫩得多,但他的忍痛能力竟出乎意料的强。再非人的疼痛下他都是和往常一般的模样,让人根本分辨不出他的真实感受。

“我来。”夏油杰隔在咒骸和五条悟中间,将五条悟护在身后。五条悟退后一步,缄默不语。

他利落地朝咒灵打出一发黑闪,拳风裹挟着咒力朝前迸发,势必会遭到反噬。但夏油杰趁机召出一个存储系的咒灵,想借机将这个咒骸收入其中。

可是咒灵本身就有诅咒的力量,加上他的黑闪,两者一同袭向咒骸。黑闪先一步降临,随之而来的诅咒之间的对冲更加强悍,小小的咒骸在被咒灵吞吃入腹时竟爆发出最后的能量。夏油杰迅速地又注入几分咒力,想引咒骸的力量往自己身上反弹,而避免咒灵被更强大的反噬力量所吸收。

在他的咒力打向咒骸时,一闪而过的,还有另一股力量也同时往咒骸方向打去。夏油杰一瞬便认出那是身后的五条悟又在发力,心里一紧,当下无法反应更多,只控制着更多咒力往咒骸打去。

咒骸的还击被成功分流,大部分冲着夏油杰袭来,在释放出最后力量的时刻,也成功被咒灵吞噬,好好地呆在了咒灵肚子里,等待着下一次重见天日之时。

夏油杰并不顾这些朝着他而来的诅咒,在收回咒灵的同一时刻转过身,大跨步向前走到五条悟身旁,语气有些着急:“怎么样?有没有事?”

他的手抚上五条悟的头,轻到怕动用一点力道就会让眼前的人更加难受似的。

五条悟笑笑:“杰,眉头皱这么紧像小老头一样。”

咒骸这点微乎其微的反弹能力对他也造成不了什么伤害,反而是自己下意识地使用过量的咒力操控术式致使身体承受不了。这点根本瞒不过夏油杰。

“下次不要再这样冒险伤害身体了。回去?”夏油杰无权去说五条悟不该出手云云,说实在话,他对这样的现状感到无力且难受,他比任何人都不愿看到五条悟有一天竟然不能随心所欲地使用自己的力量。

这种情绪来源于心疼比较确切,他对那个“最强”的五条悟有着惺惺相惜的爱护,但他对不论何种模样的五条悟都抱之以最为真挚的眷爱。

所以他常常设身处地,常常感到愤懑,常常想自己能否更加强大。

这世界上最有资格心疼五条悟的也只有他了。

五条悟摇摇头,“还没吃东西呢。”

“休息一会再去吧。”夏油杰退而求次,拉着他靠在一旁的墙边。

五条悟不靠着墙,反而是没骨头一样挂在夏油杰身上,找了个舒服的角度窝着,一副少见又常见的依赖模样。他顺从地闭目养神,嘴里仍继续说道:“这次我怕是有人捣鬼,老师的咒骸怎么会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

夏油杰一把抱住将重量都赖在自己身上的人,空出的一只手顺时针在他头上揉着,接话道:“而且……他对我们的行踪了如指掌。”

“啊,不想了,等着等着就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了。你说我到底吃什么好呢?被打断一下我都忘了我想吃什么了。”

42 Likes

甜到我难受,糖剂藏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