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8|浴室里的祈祷 by 森林之王林死鱼

夏油杰结束了早晨的礼拜,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房间内的十字架比礼拜堂里的要小不少,但精致程度却远远在外面的大十字架之上。印满浅金色羔羊图案的墙纸看上去虽然朴实,但沉稳的色调让人感到心情平和,夏油杰每次凝视着这面墙,都会觉得自己就像这些羔羊一般,在主的庇佑之下。

 

他久久地跪在十字架前,虽然日本的教徒并没有下跪的习惯和文化背景,但是他还是喜欢这样俯首的姿态。夏油杰当然不是那些为了逃避现实,寻得心灵上的平静才去信仰上帝,他曾在少年时代认真地思索自己的人生选择。周围的许多人都活得压抑而痛苦,他们需要信仰的支持,但是日本固有的信仰十分模糊不清,并不能给人们带来实际的慰藉。

 

天主教对于日本人来说,足够陌生,但又不至于显得可疑。如果自己能够用这样的宗教信仰,让周围人主动托付信赖,比起正常的生活、工作来说,也许更能够接近人生的成功。于是,怀着这样的心情,夏油杰选择了神学。

 

他闭着眼跪立。回忆着自己从学习神学开始的心路历程,他时常这样做,因为每一次的回忆就会让他更加坚定自己的信仰。成为了牧师的夏油杰确实得到了一般人所无法得到的声望,自己的教会获得的捐赠也比其他的教会要高上许多。夏油杰曾经沾沾自喜地想过——这都是因为自己的能力与魅力,但是有一天他突然灵光一现。

 

主以神秘的方式行事。

 

虽然他一直认为自己的想法出于偶然,自己的成功是基于努力和机遇,但是那些深夜之中的灵光一现,未必不是神在自己脑海中留下的印迹。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夏油杰认真地思考,自己的一切都是主所赐予,而自己要付出的代价就是将自己全心全意地奉献给主,让自己成为主在人世间的代言,让主透过自己的身体行事。像普通的牧师那样生活,已经不能完全表达自己的内心的虔诚,夏油杰开始全方位地控制自己的欲望。

 

夏油杰缓缓地站立起来,解开完美合体的牧师服,内心的一番回顾又让他感受到了主对自己的神圣指引。他将脱下的牧师服认真地折好,放在床上,全身赤裸地走进浴室,每天2次的清洁身体,是他决定为主奉献一生后每天都在做的日常习惯。

 

他每天固定时间进行健身运动,规律饮食。古代清教徒禁绝食欲的习惯早已经过时了,夏油杰心想,要献给主的躯体,必然要呈现出人体最美的状态。他缓缓地抚摸着自己的线条分明的胸腹,肌肉之下蕴藏的生命力让他感到神圣。

 

清水流过夏油杰的躯体,水珠随着他抬起的手掌滑落,滚落进腹肌的沟壑之中。热水让人的肌肤呈现出充血的状态,夏油杰觉得自己泡得有些头晕的。不能让自己沉迷于身体的舒适状态,他想要让自己清醒过来,猛地睁眼站立起来,却被一阵力量推动,重新倒回了浴缸里。

 

“什……么?”夏油杰在一阵水花平复后,终于睁开眼。

 

夏油杰觉得自己的呼吸像是被面前的景象夺走了。把自己推倒的力量来自一个男人,准确地说,这个男人的脚此刻还踩在自己的肩膀上。他全身赤裸,通体皮肤白皙,只有下腹连接这那处的部分微微泛红,肢体舒展地浮在空气中——注意到这一点后,夏油杰又仔细确认了一遍,除了踩在自己肩膀上的一只脚之外,男人确实没有其他的着力点了。

 

再加上自己清楚记得家中门窗紧闭,浴室更是连个窗户也没有,小小的排气扇根本不可能进人,那也就意味着眼前的人只能是凭空出现的。这个事实让夏油杰在震惊之中还压抑不住地兴奋。

 

男人美丽到晃眼的身体赤裸裸地呈现在眼前,如水般清澈的蓝眼睛更是惊魂夺魄。

 

“好美……”夏油杰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说出了这两个字。

 

男人挑起嘴角无声地笑了,他被水沾湿的脚掌在夏油杰的肩膀上轻轻地摩挲着,像是在感受他肌理的质感。然后,他前脚掌微微使劲,从肩膀一路抚摸到夏油杰的前胸,脚掌来回轻踩的方式,几乎是在玩弄夏油杰富有弹力的肌肉。皮肤雪白的脚背覆盖在在夏油杰健康的小麦色胸肌之上,让画面显得格外下流。

 

当然,在夏油杰看来,这一刻当然和下流沾不上边。这世上不可能会出现美丽至此的生物,而他并不妄想主的真身出现在自己眼前,但是眼前的貌似男人形体的,只能是上帝的信使——天使了。而他这样出现在自己面前,想必也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代表上帝来给自己降下最真实的神迹。

 

他轻轻托起男人的脚掌,男人蓝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讶异,似乎没想到对方会主动触碰自己。男人的躯体就像是被玉石雕琢而成,任何一丝角落都是美丽无暇。夏油杰轻轻地将男人的前两根脚趾含进口中,柔软温热的舌尖缠绕在脚趾之间,让男人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夏油杰并没有注意到,男人下腹的部位开始越发变红。

 

男人似乎无法继续保持舒展的浮空状态,他缓缓地落下来,慢慢地坐进夏油杰的浴缸里,一脚还被夏油杰含在口中,另一只脚则大大张开放在夏油杰身侧。脚趾被吮吸的感觉十分新奇,男人默默感受着自己脚尖带来的刺激,手掌轻轻抚摸发热的下腹,下体也开始变得兴奋起来,染上了粉色的阴茎看上去还有几分可爱。

 

夏油杰几乎沉迷于这种吮吸之中,当他睁开眼时,男人已经落到了与自己视线平行的浴缸之中。

 

男人呼了口气,十分满意地笑起来,道:“做得很好……你,果然很棒。”

 

夏油杰并不知道这句话之中意味着什么,只觉得自己的行动获得了神圣的认可。男人在水中跪立起身,双腿跨在夏油杰身体两侧,膝盖紧贴着夏油杰的胯部左右。原本被水隐没的腰胯显露出来,发红的下腹和阴茎直挺挺地顶到了夏油杰面前。

 

男人看上去呼吸急促了不少,伸手从自己的脖颈一路抚摸到下腹,一脸难耐地看向夏油杰,说:“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夏油杰觉得自己的大脑已经完全过载了,对方的下体赤裸裸地指着自己的鼻尖,而自己脑子里能够想到的事情只有一件……

 

他握住眼前的阴茎,将它含进了嘴里。男人的阴茎并没有特殊的气味,而且比普通男性的下体美观不少,所以当夏油杰把它含在嘴里时也没什么抗拒感,当然,夏油杰也并没有含过别人的阴茎。别说是男人了,将自己全身心奉献给主的夏油杰,连女人的身体也没有碰过。

 

“啊……好棒……”男人仰起头,抓着夏油杰的散落的长发,忍不住顶胯,让自己的下体前端几乎深嵌进夏油杰的咽喉。

 

这种窒息感并不让人讨厌,夏油杰甚至反而更加兴奋起来。他无师自通地握住自己的勃起的肉棒,前端已经直挺挺地翘出了水面,夏油杰上下撸动的手带起细碎的水声,吸引了面前男人的注意。

 

深红的龟头前端溢出了亮晶晶的透明液体,看上去十分惹人爱。男人弯起嘴角,让自己的下体从男人口中退出,起身往后退了一点,还顺手扯了浴缸的水塞。

 

泡澡水慢慢地往下降,夏油杰紧致的肉体和勃发的肉棒完全裸露在空气中。男人用怜爱的眼神紧盯着夏油杰的肉棒,忍不住用自己的身体去摩擦那根东西。

 

男人的胸部虽然不比女人柔软,但是也有饱满的肌肉和挺翘的乳头。夏油杰看着男人先是用结实的小腹来磨蹭自己的肉棒,接着又抓着自己的龟头,去玩弄胸前粉色的两点,这种下流的姿态,以及通过肉棒感受到的柔软触感,让夏油杰的下腹兴奋到发酸。男人一遍遍用夏油杰的龟头在自己的乳尖周围打着圈,直到他的乳头上沾满了夏油杰透明的前液。

 

“乳头……翘起来了……”夏油杰怔怔地看着眼前诱人的一幕,忍不住伸手去抓男人的胸脯。手法可以说是毫无章法,但是男人似乎并不介意,反而十分享受,挺起胸来让夏油杰随意玩弄,直到他的胸前留下发红的手印,乳头也比先前大了一圈。

 

“夏油君……很有才能嘛……”男人的脸上也开始带上了红晕,连他自己也没想到夏油杰这么快就开始学会了在男人身上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

 

差不多是时候了。男人转过身去,把手扶在浴缸边上,高高地翘起臀部。柔软的囊袋被夹在两腿中间,连褶皱都比一般男人更少一些。把视线上移,就能够看到两片圆润结实的臀肉之间,隐藏着的紧闭的粉色穴口。男人虽然没亲眼看过自己这部位,但是也料到自己的身上想必没有一处是难看的,所以虽然故意摆出了一副羞怯的姿态,但更多的还是兴奋。

 

他想让夏油杰亲手掰开自己的臀瓣,恣意凝视自己身上最隐秘的部位。不仅如此,还要玩弄它,挑逗它,逼自己在羞耻感中用颤抖的声音求饶。

 

夏油杰的手放在了男人臀瓣上,轻轻掰开之后接触到冷空气的菊穴微微地缩紧了。男人开始紧张起来,他能感觉到炽热的视线正落在自己的穴口处。

 

“嗯……”男人最先感觉到的是手指。

 

夏油杰常年把十字架的珠链挂在手上,祈祷到深情的时刻还会将十字架放在嘴边亲吻。漂亮的手指修长干净,无论是放在前襟上,还是端起红酒杯时,都会凸显其骨骼感,让人想要含进嘴里。让男人忍不住呻吟的是,这只手现在正在爱抚着自己的穴口。

 

“嗯……啊!”紧接着的是舌头。

 

湿润粗糙的舌苔滑过后穴的感觉,像是大脑被人轻浮地舔了一口,兴奋感和耻辱感都油然而生。男人心里也想不通,夏油杰这家伙明明从未经人事,但却如此无师自通,居然还懂得手口并用地帮自己放松后穴。

 

可以进来了吧……男人脑中迷迷糊糊地出现了这个想法的那一刻,夏油杰已经跪立起来,将自己的肉棒前端挤进了男人的臀缝中,两人默契得简直像是已经做过一百遍。

 

夏油杰并不知道到自己肉棒的形状和尺寸都属于相当优越的水平,虽然身下的人吞吃得艰难,但他自己只觉得肉棒被夹得爽到发麻。不仅如此,夏油杰抹了把睫毛上的水珠,口中发出粗重的喘息,除了下体传来的快感之外,此刻视觉上的刺激更是让人头脑发热。身前的男人腰压得很低,纤长的脊背,紧窄的后腰连接着肉感丰盈的臀部,穴口表面的褶皱被肉棒撑到极致。

 

虽然体内的粘膜一开始被异物破开,侵入的感觉说不上有多好,但是男人的身体可谓是天赋异禀,夏油杰才插进来没多久,就能感觉到后穴处慢慢开始主动地分泌出粘液来。火热的肠壁被顶到尽头的肉棒撑到完全平滑后,男人已经能够听到体内的肠液被带起发出细微的水声了。

 

发烫的呼吸落在冰冷的瓷砖上汇聚成一片小小的水珠。虽然湿漉漉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让人忍不住起鸡皮疙瘩,但是和夏油杰相连的后穴却火热异常。身后的人终于忍不住紧紧抓着男人臀肉,开始挺动腰肢。

 

“啊……啊……呃啊!”肉与肉相贴的快感,后穴被填满的快感,还有……夏油杰挺立的肉棒冲击着自己体内敏感点的快感。男人一手撑着浴缸边缘,腾出另一只手玩弄着自己的乳头。在空气中变得冰凉的手指带来了一种别样的战栗感。

 

夏油杰注意到他的小动作,突然起了坏心眼,揽住男人的身体抱在身前,抓起男人的手腕不让他自己满足自己。

 

男人无法摆脱夏油杰的桎梏,只能够转头去瞪身后的人,但是因为被操得没有力气,眼神也变得可怜巴巴,像是哀求又像是撒娇。夏油杰突然感觉心生怜爱,抓着男人的肩头吻了上去。

 

吻人的感觉极好,尤其是两人做到兴头上时,这是夏油杰从未想到过的。男人的嘴唇柔软红润,因为陷在性欲之中,两眼放空,舌头也任人玩弄,口中的津液也兜不住了,不断滴落下来,挂在嘴角看上去格外淫荡,嘴巴也合不上,只能发出细微的喘息:“啊……啊嗯……啊……”

 

夏油杰一边下身疯狂冲撞,一边对着男人的双唇辗转舔吮,一吻再吻,丝毫没有注意到对方一瞬间呼吸紊乱,狠咬在自己下唇上,直到男人反手抓住身后人的长发,夏油杰才发现男人早已经喷射在自己的下腹处,阴茎已经软趴趴地垂了下去。

 

夏油杰看到男人已经高潮,有些不好意思地想要退出来,但是男人却伸手抓住他的腰,主动用自己的肉穴套弄夏油杰还硬邦邦的肉棒。夏油杰了解了他的意图,重新把握住男人的腰肢,全力做最后的冲刺,快感让夏油杰控制不住力道,胯部一次次拍打在男人饱满的臀肉上,留下了粉红的印记。

 

男人似乎也挺沉迷其中,仰着头靠着夏油杰的肩膀,把重量全交给了夏油杰,自己则闭着眼感受被肉棒操到深处的愉悦感。

 

“要……要……射了……”夏油杰从背后紧紧抱住男人,还忍不住张嘴咬住了男人的肩膀,连射了好几股,全都射进了男人的后穴里。

 

高潮后的两人静静地相拥着,男人的手与夏油杰紧抱着他的手掌交叠,简直像是心意相通的爱侣。夏油杰觉得自己似乎应该跳起来,怒斥自己的堕落,但是却放不开男人的身体,忍不住想要在多抱一会儿。

 

“天主……大人……”夏油杰将头埋在男人的颈间,默默念着,谁知男人竟然忍不住嗤笑出声。

 

夏油杰疑惑地抬头。男人挣开了夏油杰的怀抱,转头面对着他。下腹原本只是发红的部位,现在已经浮现出了鲜红色的妖娆纹样。

 

“这……这是……”夏油杰觉得自己的嘴唇在微微发颤。

 

“这个?”男人说话的声音似乎比刚才浪叫的时候低沉了一些,语气之中还带着轻佻的笑,“这是淫纹呀~”

 

“哈?”夏油杰觉得自己的大脑好像停止了思考,“天使……会有这样的东西吗?”

 

“天使?”男人抬起修长的腿,一步跨出了浴缸,转头笑着反问,“谁告诉你说我是天使的?”

 

“那你……?”夏油杰内心开始浮现出糟糕的预感,但还是不愿意相信自己面前的现实。

 

“我是魅魔啊~在人间的时候叫我悟就可以~”男人凑到夏油杰面前,蓝色的眼睛满是愉悦,似乎很喜欢夏油杰的反应,“我看你这么虔诚,才来给你一些奖赏,不喜欢吗?”

 

“但是……天主大人……天使……”夏油杰内心已经崩溃到不知道该说什么。

 

“别念叨什么天主了,你的天主大人可不会这样出现在你面前!至于天使嘛,”男人拎起旁边的毛巾,慢慢擦干身上的水珠,突然他露出一脸坏笑,“天使可是连屁眼都没有!”

 

擦完身的男人把毛巾往夏油杰脸上一扔,笑着说:“快擦干出来吧,你难道以为我做一次就吃饱了吗?”

 

2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