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鸢尾的花期是哪天

ooc致歉 全文1k5+

特别短小无厘头 不要带脑子看

五条悟醒来便开始剧烈地咳嗽。
等稍稍好些后他眨了眨眼,几乎是下一秒就伸手扣起喉咙,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喷涌而出的感觉让他不是很好受。但看着手心的东西让他更加疑惑了。
他可没有听说过什么关于花朵的诅咒。

紫色的花瓣在手心里卷缩着,仔细端详之后他发现还挺好看的,翻箱倒柜找到一个还算漂亮的罐子装了进去。然后便打算出门问问硝子他的病情。

“五条,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硝子拿着没有任何差错的检查报告放在他面前,似乎是真的因为被五条悟打扰到而生气。
五条悟上上下下地翻了一遍又一遍,好像终于把自己说服一般离开了,也许早上只是他的幻觉吧。

刚结束一天的五条悟洗完澡后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出神。四月中旬的天气变幻莫测,刚刚还下着雨,不多时又放起了晴。
他又想到了高专因为夏油杰而一直带着的雨伞,每当这时他都会自嘲般地笑笑。像是在嘲讽过去没有把他劝回来的自己,也像是对手刃挚友的无能为力。

第二天早上五条悟又是以被花朵咳醒的狼狈模样醒来,咳出来了花瓣是真的,什么异常都查不到也是真的。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想,他必须要自救。
他开始调查关于花的一切信息,但答案寥寥无几。痛苦反而越来越难捱。

然后他查到了花吐症。
原本他还欣喜地发现自己找到了答案,但越往后看笑容就越来越淡,直到完全散去,最后一点的喜悦也在巨大的落差下显得格外渺小。
花吐症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和心悦之人相爱。可是…五条悟顿时有些泄气,他的暗恋对象早就被他亲手解决了。怎么才能和他相爱呢。眼眶几乎是一瞬间变得湿润起来,然后被他压下去。

他的病情越来越严重。
所以他趁着唯一的一天假期来了冲绳。按照他的意思来看是横竖都免不了一死,那还不如死得让自己满意一点。
不过意料之中的死亡没有到来,意料之外的人却见到了。当他看清面前的人时瞳孔猛地一缩,无数次思念着的人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夏油杰。
这三个字被他拼出来、咬碎、咽下去。
“我们好久没见面了,杰。”

开口时把喉咙里的花瓣带了出来些许,嗓子哑的像是掺了沙子。夏油杰闻言愣了片刻,像是对他吐出来的花瓣感到惊讶,也像是对他沙哑的嗓音感到心疼。
“这是什么花?”
像是某种咒语一般让五条悟打开了话匣子向他倒着苦水,把花吐症的事情全盘托出。说着说着就哽咽起来,开始骂夏油杰。

“辛苦你了。”
夏油杰把所有有的、没有的,只要五条悟说了的罪名照单全收。似乎是做了很多心理建设才吐出来的话语丝毫不起作用,五条悟的泪水还是顺着他漂亮的蓝眼睛往下淌。

比起互诉衷肠,他更需要一个拥抱。
于是他真的这么做了,然后梦醒了。
不过没关系,
至少他从梦里偷到了夏油杰的气息。

他又回到了高专。
还是一如既往地上课、出任务。除了愈发严重的病以外,他没有任何变化。周围的人也仅仅是看出他憔悴了一些,全部被五条悟搪塞了回去。

四月即将过去时五条悟单独去了甜品店。更准确的是他和夏油杰曾来过的甜品店。虽然紧闭着的大门像是在嘲笑他的无知,不过这个结果早被他猜到了,所以没有丝毫失望。
他仅仅是想找回那些逐渐模糊的记忆。

他花了三天时间走遍了高专时他们走过的路,有一家不起眼的糖水店是他常带着夏油杰光顾的。五条悟像是甜食搜寻雷达,这是夏油杰的原话。
老板好像还记得他们,问五条悟怎么没点荞麦面。

点了给谁?
五条悟垂下眼。说他们绝交了。
老板连忙和他说抱歉,五条悟摆摆手说他不在意。

这句话是假的。他莫名地想着。
不在意,是他对自己撒下的最大的谎言。

等五条悟终于想起来要回家时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他在路灯下看见了他最想见又不想见的人。
夏油杰全身被光照着,给他镀了一层光边,看起来就像是随时准备离去的天使。五条悟看得一怔,胃里顿时翻江倒海,失重感几乎要将他吞没。

然后他被人拖住了。
他带着他上升,好像还碰到了月亮。

醒来时依然在他自己的卧室,鲜活的花瓣躺在他的身边。他鬼使神差地想着,这是见你一面的代价吗,杰?
嗓子哑得五条悟几乎没有办法说话,他深知遗忘痛苦是一件多么漫长的事,可他没有一丁点办法。
他忘不了,也根本不会忘。

五条悟自杀了。
听起来像是一句玩笑话,但事实的确如此。

5 Likes

好刀好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