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神子与鸦羽少年

鸦羽少年杰X太阳神子悟

是一些夏油家族世代侍奉五条家族的设定

小杰在七岁的时候,见到了独属于他的神明,那是一个难忘的黄昏。

少年通体纯白,甚至连睫毛都是纯粹无暇的雪白,他发誓,这是他遇见的最好看的人,不禁耳根通红,只是父亲在一旁催促他下跪,木屐硌得脚都有些生疼,年幼的小杰还是缓缓向他的神明下跪,看着那人洁白的小脚和柔滑的蓝丝绸。

“你就是来侍奉我的人吗?”神明开口,冷淡又不带半分情感,太阳神子是被太阳神选中到人间播撒大爱的使者,谁出生时是纯粹的苍蓝色眸子,谁就是真正的神子,只是平凡人的身躯无法支撑强大的灵魂,所以,太阳神子都会在十八岁那年陨落,也会给世界带来十年的福气,等待着下一个太阳神子的诞生。

当然,每一个太阳神子的诞生,都会有一个墨发黑瞳的小孩随之诞生,他们的任务就是照顾神子直到十八岁陨落,不能露出自己本来的面貌,就像是藏在黑夜中的乌鸦一般,隐形忠诚。

“是的大人,我叫夏油杰,您可以叫我杰。”在内心中背诵了无数次的话语,幼小的少年用略带颤音的声音吐出,引得小神子的轻笑,他把杰扶了起来,拍拍他衣服上粘上的灰尘,抱住了他的腰,像是幼猫在选定的饲主面前撒娇。

“神子大人…他只是卑贱的平民,依照规定,您是不能查看他的长相的。”没想到小神子并没有想象中的不可一世,脸颊鼓起,“本神子想如何就如何,我就算抱杰一百次,你们这些老橘子也管不着。”

心脏剧烈跳动着,夏油杰的目光忍不住放在了小神子柔软的发旋上,看起来白白软软的头发,像是蓬松猫咪,忍不住心尖也颤颤,当然只能身体僵着,任其搂住。

悟,我会对你忠诚,直到永远。

十年后

为了隐瞒神子的身份,五条家把悟和杰送到了同一所高中,并要求夏油杰一定要好好照顾神子大人,当然常年训练体术的少年身量不断拔高,颀长的身体,宽阔的脊背,校服中无意绷紧的肌肉,都显示着此人绝非普通高中生,自然,神子大人就是不断拉长,将近一米九的身高,不同寻常的白色头发,让他在哪里都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杰——等下课我们去吃甜点吧。”神子大人眼中并没有尊卑之分,这么多年的相处,他早就把杰当成了能保护他,爱护他的铲屎官,当然养的就是自己这只大猫。

“悟,本家的人说了,你不可以吃那么多甜食,胃会不舒服。”少年低沉温柔的声音诱哄着神子,悟每次听到都会一颤,然后推开他,“你别离我那么近啦!你太热了!”口是心非的小神子并不知道这就是青春的悸动,只是升温泛红的耳根暴露了一切。

还有一年…吗。

杰的心情沉重了不少,他并不是一个能完全控制自己情绪的人,悟的一切都牵动着他的内心,自然也是早熟很多,少年每次低喘着做不可描述之事,脑海中都是衿贵优雅的白发少年,他知道自己病了,唯有将神子圈禁在自己身边,才会得到安宁,可他是世界的,并不是自己的。

诅咒一般的Yu念在少年的身体中扎根,扩大,直到长成苍天巨树和身体融为一体,无法割裂,杰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无法挽回。

永远留在我身边吧,我的神子大人。

崩坏,崩坏…只有一年了,为什么我不能独占他呢,不可触及的神明,我希望用鸦色的羽翼,缠绕您纯粹的身躯。

那是一个雨夜。

“杰呜呜…我真的不是害怕,你看那个雷,简直太大了,声音也很可怕!”看着钻进自己被窝的悟,少年不断盘虬的欲望增长,但还是搂着他,用温和的声音诱哄他。

“不怕,只是打雷而已。”

只是没想到少年越钻越紧,几乎和自己的身体贴在一起,夏油杰呼吸急促,想把这只捣乱的大猫弄下去,最后还是心软作罢,只是身体的反应让他不得不警惕,神子倒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猛地捏住了杰的性器

“什么东西!一直硌着我…好硬。”疑惑的声音让杰最后一根理智的弦绷断,他将不可一世的神子压在身下,品尝着甘甜香软的嘴唇,和他想的一样,还带着早上吃的芝士蛋糕的甜香,忍不住榨干,窃取里面更多的甜液,听到小神子喘息不知所措的呻吟,夏油杰感觉自己又硬了不少。

“神子大人,服侍您的生理需求也是我的荣幸。”悟听到杰喊他神子大人,身体都是一颤,浑身上下很快就被剥个干净,胸前粉红凹陷的乳头被含住,粗粝的舌头挑逗捻磨着那里,原本凹陷的乳头也挺立起来,火热的感觉让悟忍不住夹紧了双腿

“杰…不行,别嗯!别这么叫我。”青春期血气方刚的少年,哪有停下来的,不断亲吻着猫儿敏感的肌肤,腰腹的地方轻轻咬了一下,留下了十分明显的红痕,真是…相当敏感的身体,少年看着他,哼哼唧唧的推搡着已经散落的黑发,双腿也踢着杰的腰腹,没想到被杰搂住了小脚,用舌尖继续服务脚心

“痒死了呜呜…”雨夜淅淅沥沥,屋内却是热火朝天,服务完可爱的小脚,白玉般洁净的脚趾都蜷缩在一起,像是等待人吃干抹净的小蛋糕,杰俯下身子,粗喘着和小神子接吻,最后含住了粉嫩挺立的性器,小神子很爱干净,含进嘴里也只有微微的咸味,听着身下人的喘息,夏油杰狠狠一吸,精液就射满了他的嘴巴,眼看着杰笑着将自己的体液尽数喝下,悟几乎成了煮熟的虾子。

“混蛋啊你!老子…嗯”还没说完,悟的声音就转了调,之前明明被杰教训过,说话要说敬语的,现在舒服地又冒出“老子”之类的话,夏油杰听完,一根手指已经侵入脆弱的穴眼,混着精液一起插入,声音低哑带着戏谑

“悟不乖,又忘记敬语了,看来是要好好惩罚才可以。”说着手指就碰到了敏感的凸起,狠狠顶了顶那里,悟瞬间感觉自己身体大脑一片空白,像是起起落落的小帆船,在巨浪斑驳的海上,马上就要被大浪打翻了

一夜旖旎。

第二天清晨起来,就是懵懂还赖床的小神子,杰已经扎好丸子头,恢复成了人畜无害的模样,轻轻抚摸他柔软的发丝,这就是自己要守护一生的人,难得的缱绻和暖意包裹着二人

如果,一直这样…多好啊。

杰发现,悟已经开始慢慢忘记很多事情,比如他们在哪里吃过甜点,喜久福他最喜欢什么口味,汉堡是k德基还是M家,似乎是从最热爱的细枝末节开始遗忘,慌乱如潮水般涌进了夏油杰心里,可是最终还是回归平静,是啊,快到十八岁了。

这是上天给自己的惩罚吗

两人最后的温存时光不多了,倒计时缓缓接近零,悟也变得越来越嗜睡,夏油杰干脆请假一直陪在他的身边,多希望…他最后忘记的,是我。

“杰…你在胡说什么啊,我当然不可能忘记你了。”面对的就是爱人慢慢黯淡的蓝眼睛,还有全国经济一片向好,进入难得的巨大发展时代,夏油杰发现,他现在想哭都哭不出来,当然不能哭了,要在爱人离开的最后,留下宝贵的笑脸才好。

“悟,你的身体没事的,只是缺少锻炼,所以有些爱睡觉而已哦。”虽说是哄人的语气,可是尾音的颤抖,还是让小神子察觉到了夏油杰的无措,他吃力地伸出手,抚摸着少年早已湿润的眼角。

“杰,开心点哦,世界正在变好…永远不会忘记的,一直是你啊。”最后在绽放了一个灿烂笑容之后,怀中的人失去了生机。

“悟…你是上天给我留下的礼物,谢谢你,最后忘记我。”

“我爱你。”说完这句话,如鸦羽一般如影随形的少年,也一同倒在了温和的夕阳中,正像他们初次见面时,屋外的落日余晖。

他们安详地靠在一起,像是睡着了一般,手牵着手,肩膀挨着肩膀,五条家的人和夏油家的人似乎像是习惯了这些

“只有不动真情的乌鸦,孤独一生,才会活下来呢。”最终双方的人都叹了口气,缓缓关上了门,让少年们享受最后缱绻美好的夕阳余晖。

“他们,不会后悔的。”

end

这篇是朋友想到的设定,ta说“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像他那头白发一样,如耀眼燃烧的火焰,只有我知道,他如他的眼睛一样是温和的天空,是我愿意飞入的良夜。”

我觉得特别美丽的,遂写

19 Likes

哇啊啊!老师写的这个设定好棒!:heart_eyes:喜欢!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