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夏(♀)五】荒镜(三丽鸥联动梗)by 烧碱

预警:夏油杰(男)+夏油杰(女)x五条悟,是夹心,是夹心,是夹心

三丽鸥联动梗,过激xp放出注意避雷

-荒镜-

半梦半醒并不是什么好状态。

五条悟尝试动着身体,被捆住一样无法挪动丝毫,这样他有些恼火。

头一天晚上,莫名其妙地碰到了。

碰面、冷嘲热讽、动手、咬嘴唇、热吻、擦枪走火、开房。

似乎每次都是一样的流程,他不喜欢对方假笑一样的表情,非要带上床,气鼓鼓地骑上去,边骑边把那副面具打个粉碎。

这回的这家酒店位于中心商场的不远处,条件不错,价格自然也是十分美丽,攒动的咒灵气息有些奇怪却没什么攻击性,五条悟就没管,进了屋就把假笑教祖压倒扒光骑上去,夏油杰不知为何有些走神,在做了好几轮用光一盒酒店的付费安全套后,五条悟才气哼哼地去浴室洗澡。

啊啊,这么想来,那个有着奇怪气息的咒灵,该不会被这个混账教祖吞了吧。

“杰,你在搞什么鬼。”五条悟冷声问道。六眼的视野只有斑驳的咒灵残秽,甚至无法拼凑出完整的、属于夏油杰的身形。

“你醒了吗?嗯,应该是没有才对。”熟悉的声音传来,让本来就不爽的人民教师更加不爽,他正准备反唇相讥,却听到了另一个声音。

应该很熟悉的,却完全是陌生的、女性的声音。

“悟,这个咒灵,确实很有趣。”

什么……?

明明没有感觉到别人的咒力残秽才对,怎么会有……

“啊,听我说,悟。”夏油杰的声音似乎很遥远,直直往脑子里钉的感觉并不好——五条悟承认,他在这声音下高潮的次数他自己都数不清,现在这样直接用声音强奸大脑,过度过载会想吐。“听我说,你想一下你最喜欢的玩具,越可爱越好。”

可爱?

五条悟第一反应是曾经夏油杰送给他的一只玉桂狗钥匙链。

和可不可爱没关系,那个家伙当时笑得灿烂说这个很像悟就买了,第一反应是这个也无可厚非吧。

“啊啊,果然是这样。”那个女声的尾音带了点蹦蹦跳跳的波浪线,不知为何,五条悟并不觉得她应该这样说话。

唉……?应该,什么样来着?

下身似乎纳入了一汪温泉,软而柔顺地裹缚,再轻轻地磨蹭,仿佛自接触的位置滴开了冻结的霜冰,视野所及的,是一对蹦跳的、尺寸傲人弹性十足的女性双乳裹着自己软趴趴的茎柱,新奇地磨蹭。

????????

五条悟差点直接蹦起来,肩膀被一只熟悉的大手按住,这下他看到了,是夏油杰按在了他的身上。

再眨一眨眼睛,整个视野跟刷新了一般瞬间填满了各种糖果一般的颜色——他看着周围可爱的墙饰、绣着小动物的地毯、头顶的气球,接着将目光落在了夏油杰身上。

夏油杰,他,还有她。

男性的夏油杰没有穿衣服,这个五条悟知道,他们互相看了不知道多少遍裸体了。从他披散的发间,延伸出一对浅色的、山羊一般的弯角,他看五条悟看过来,毫无遮掩的意思,甩着胯间那根分量十足的东西走了过来,身后的箭头形尾巴也跟着一甩一甩,宽阔的脊背后仿佛出现了不存在的翅膀。

“悟,觉得新奇吗?”而趴在自己双腿间,正挤出香软的甜沟抚慰自己的女性,眯起一双狭长的双眼看过来的模样莫名地与曾经给自己口交的夏油杰重合,她仰起头,发间伸出了长长的、蝙蝠一样的翅膀,女性柔软的肉体毫无遮盖,她低下头,轻轻地吻了一下在乳沟里无措地挤着的小朋友,再望过来的视线看得五条悟不由自主地吞咽口水。被一个人占有、调教了多年的身体是什么样的,只要一个眼神,五条悟就觉得后穴抽搐下腹发紧。

哪怕趴在自己胯间的是女性的夏油杰。

“我收服咒灵的时候,听到了一些话。”恶魔坐在了自己的身边,炽热的鼻息打在脸侧,激得他想躲,连耳朵上的绒毛都……

等等,耳朵……绒毛……

从雪色的发间垂下的、软绵绵的白色耳朵……

恶魔似乎很满意他这样的反应,在五条悟伸手之前捏住了一只软呼呼的、毛茸茸的动物耳朵,张口咬了上去。

尖牙暧昧地磨蹭覆着绒毛的脆弱皮肤,将雪白的绒毛舔湿再坏心眼地吹一口,收获了对方可爱的反应——五条悟原本忍着的声音冲破了喉口,呜咽被囫囵吞下,活像一只被掐住尾巴的小奶狗。

啊,对,尾巴。

名为夏油的恶魔伸舌舔在了五条悟的脸颊,语调轻快地带着小勾子,一点一点地勾断五条悟苦苦维持的理智:“我听到了,愿望。‘可爱的玩具好想要’,‘为什么男孩子不能喜欢hello kitty’,这些欲望。”

“还有哦,因为离得很近,这里也有愿望。‘她好可爱,让她戴兔尾巴肛塞再插小穴吧’,‘情趣服装选什么都很好’,‘今晚要把这个婊子的逼肏烂’。”魅魔一般的女人趴得更近了些,她挑起细长的眉眼,双手托着的软绵绵的白色云彩几乎将充血的茎柱整个淹没只留下半颗可怜兮兮吐着汁水的蕈头,扬起脑袋唇角带笑,“愿望,或者欲望,悟,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这种事……谁能明白啊……!

五条悟被一前一后夹得死紧,连呼吸都困难了些,周遭的可爱装饰仿佛转起圈圈跳起舞,他睁着一双氤着水汽的天空蓝眸子,努力作出凶狠的表情瞪着正对着他的毛绒大耳朵又舔又亲的恶魔,奈何在这种情况下,凶狠也成了撒娇一样的调情。

“悟,果然只靠这里不行呢。”魅魔的声音从下方传来,她状似苦恼地叹了口气停下动作,两团柔软的、弹性十足的乳肉失了支撑,晃晃悠悠地在五条悟的耻部颤动,盖住了半丛柔软的白色耻毛。

“杰,你以为这是谁的错……你不要太过分……呜!”五条悟一直刻意忽略一边,给了恶魔先生可乘之机。他的手不知道何时攥住了蜷在五条悟屁股上方的、可爱的一小团尾巴,几乎是同时,刚刚叹气的魅魔小姐毫不客气地插进了两根手指。

“反正在这种地方,自然是越舒服越好,对吧,悟?”夏油贴着五条悟的嘴角,温柔的嗓音挂着带蜜的毒,他暧昧地揉着那团手感极佳的尾巴,在对方的眼神都快涣散的时候,突然一巴掌打在了柔软细腻的臀肉上。

魅魔小姐趁机抖着手腕按在了温柔乡的弱点,女性的手指比起男性更细长,挤压的感觉也更明显,她舔了一口抽搐着溢出前液的铃口,发间的蝙蝠翅膀都张开了些:“悟要高潮的样子,真是绝景……”

这算什么……这算什么……

有狠厉的带着血腥气的撕咬,有甜蜜的枫糖浆,半梦半醒的身体沉入漆黑的、名为夏油杰的深渊,五条悟扬起脖子露出脆弱的喉结,果不其然被恶魔先生叼住了狠狠吮吸,落下牙印的同时,承受不住的肉壁抽搐几下,自可怜兮兮的蕈口流出了浑浊的白液。

“怎么办呢,悟,只有玩后面才能高潮了。”夏油小姐盯着糊在自己胸口的液体,身后的恶魔尾巴左摇右摆,她倾身上前,柔软的胸肉贴在了五条悟的胸口,凉软的嘴唇点过他的唇峰,魅魔笑得得意,“哪怕是现在,你也想被‘夏油杰’插入,对吧?你这点我很喜欢哦。”

身后贴上了火热的身躯,毛茸茸的尾巴尖瑟瑟发抖,五条悟被身后的恶魔分开了双腿,露出刚刚被魅魔小姐玩过的、欲求不满地收缩不停的肉洞。

纯白的耳朵被硬而冷的恶魔角刮蹭,夏油熟门熟路地扶着自己那根尺寸超规的茎柱顶开泛着媚色的洞口,毫不客气地一插到底。

五条悟哀鸣一声,跪姿差点前扑,被身后的夏油扯着胳膊硬生生地拉起来,重重挺入。

好痛……!

多出来的尾巴在突然的冲击下几乎要骨折,他瑟瑟发抖地伸手捂住了柔软的尾巴,被迫承受身后又狠又深的顶弄,膝盖在柔软的床榻印出漩涡,往前滑蹭,又被夏油小姐拦了个结实。

她拢着发间的蝙蝠翅膀蹭着五条悟另一边的耳朵,柔软的手心按在了刚刚发泄过还没完全硬起来的铃口磨蹭,深色的眼睛贪婪而仔细地舔食着五条悟濒临绝顶的脸颊,从湿漉漉的发丝到蹙起的眉,从颤抖着的湿润睫毛到几乎涣散的天空蓝眼睛,从泛红的鼻尖到微张的、露出一截殷红舌尖的嘴。

她张口,含住了五条悟带着甜味的嘴唇,将柔软的舌插了进去。

要疯了,真的要疯了。

身前是柔软甘美的沼泽,身后是炙热滚烫的岩浆,毛茸茸的动物耳朵几乎被坚硬的角磨破皮,紧贴着自己胸口的乳肉细腻带着甜香,而后穴被毫无怜惜地鞭挞,一整根棍子快要捅破内脏一般往深处钻,五条悟被杰堵着的唇角流下一串亮晶晶的津液挂在脖颈,他的双手被夏油攥住后扯,可怜兮兮的尾巴自我保护一样蜷缩成小小的一团,臀肉摇晃,胸口憋闷,被堵住的嘴唇让大脑生出了无法呼吸的错觉,他在被魅魔的手指勾住系带磨蹭几下后,整个人绷紧攀上了高潮。

魅魔小姐疑惑地松开被自己欺负得红润充血的嘴唇,盯着自己只染了前液的掌心,又看了看眼白上翻回不过来神的五条悟,又慢慢地勾起嘴角。

“杰……放过我吧,杰,不行了……真的、不行……”高潮过后的后穴敏感得不像话,稍微的摩擦都能让整个肉洞颤抖着缩成一团,眼看身后的恶魔有要插到最深处的架势,五条悟使劲摇头,两只毛茸茸的大耳朵也跟着甩来甩去,“里面会……坏掉的……”

“说归这么说,悟明明很喜欢吧。”夏油先生咬住了五条悟的颈后一小片泛红的皮肤,夏油小姐亲昵地搂住了五条悟的脖子,他们一左一右地捉着五条悟的毛绒耳朵玩弄,男声、女声,带着相同的语调,说着相同的话。

“插到最里面,悟就会舒服得晕过去。”

“运气好的话,像女人一样潮吹也做得到吧。”

“悟,里面好紧,夹得我好舒服。”

“悟,腿再分开一点。”

“悟,让我进去吧。”

“悟,可以的吧,让我进去吧。”

不知不觉间,魅魔小姐的尾巴游移到了辛苦地吞吃着肉柱的肉嘴,她一边亲吻着五条悟的嘴唇,一边试探着拿尖尖的尾巴尖往里面蹭。

“杰,这是什么……不要、不要……”五条悟立刻绷紧了身体,他的胳膊发麻,身后的恶魔先生打桩机一样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他只能央求看起来比较通情达理的女性,求她不要进来。

被干得脑子发懵的五条悟却忘记了,本质上夏油杰这个人在床上的恶劣性。

魅魔小姐安抚地抚摸着他的脸颊,尾巴松开,迷迷糊糊的五条悟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恶魔先生放慢了速度,他正准备放松下来休息一下,一根细而柔软的尾巴跟随一次重重的顶弄硬生生塞进了可怜兮兮地冒水的后穴,李子大小的蕈头顶开了一处紧致高热的密地,兴奋地灌精。

五条悟打了个颤,尿口一开,温热的尿液尽数喷在了魅魔小姐下腹漆黑的草丛中。

再然后,他就失去了意识。

等五条悟再次醒来的时候,房间又变回了普通的、他们开好的房间。被子是温热的,估计夏油刚刚起床出门。他突然有些气闷,拿着枕头准备撒气,就听到人刷房卡进门的声音。

夏油杰心情很好地拿了可丽饼递了过来。

“我以为。”五条悟默默接过,啊呜一口啃掉了最上面的草莓和奶油馅儿,他看夏油杰正脱下便装换回袈裟,揶揄道,“你不会买‘猴子’的食物。”

“也许是我听到了悟的欲望吧。”被唤道名字的假模假样的教祖正扎起头发,一个圆圆的丸子正在成型。“毕竟是悟的欲望,能满足的话也不是不行。”

“你这哄女人的话说得真熟练。”三两口解决掉甜腻腻的可丽饼,五条悟也起身往浴室走,“你要先走可以走了,教祖大人。”

“这句话是真的哦,因为是悟到欲望。”换好袈裟的夏油杰笑了笑,将一个玉桂狗钥匙扣放在了洗脸台边。

听到门声响过,五条悟湿漉漉地出来,他拿着那个玉桂狗钥匙扣,出神了几秒,忽然也笑了。

行吧,等会儿就去看看旁边的商业街,有没有戴着恶魔角贝利和戴着蝙蝠翅膀的车厘。

FIN

11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