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夏油老师会一遍又遍的……

双教师if 私设同性可以结婚 ooc致歉

夏油老师失忆后,又对五条老师一见钟情的故事。
无R18

——

夏油杰失忆了。

接到这个消息时,五条悟还在外地出差,伊地知在开车,五条悟没个正形躺在后座,192的身高占了三个座。

他正想着晚上和杰煲电话粥呢,硝子直接一个电话call了过来。

按道理来说硝子是最不喜欢打电话,奇怪。

五条悟撇了下嘴,调整好状态接起:“摩西摩西,硝子,有什么事吗?”

“夏油杰失忆了。”

“哦。”五条悟平静地应了一声,“还活着吧?”

“活着,没有外伤内伤,只是失忆了。”硝子也淡淡地回答。

五条悟手玩硬币:“他谁都不记得了吗?”

“嗯,他唯一记得的就是他三千多只咒灵。”

五条悟扶额:“我就知道他的真爱是那些咒灵。算了,现在讨论这些也没意义,后天我就能回去,硝子你看好杰,别让他掉鱼塘去了。”

“他不是你,他不会喝醉。”硝子呛了五条悟一句,“行了,没事了,我先挂了。”

“等等!”

五条悟的语气陡然严肃了起来。

硝子难得听到五条悟认真的语气,带着点新奇的心情问:“你有什么事?”

“让他帮我买樱花季限定大福,四天三种口味,明天开始活动,每年只有这一次,一定不能错过!”

“……挂了。”

硝子无语地挂断了电话,从走廊回到了病房,看见坐在病床上一脸茫然地夏油杰,更是无奈。

夏油杰见硝子进来了,欲言又止:“我……明天是不是要去做什么事?”

硝子蹙了下眉:“你听见我和五条悟的通话了?”

硝子不记得高专医务室的隔音这么差。

夏油杰摇摇头:“总感觉我每年的这个时候都要去做什么事……”

“……”硝子揉了揉眉心,“你还真宠五条。”

那两日的任务并没有多难,五条悟为了早日见到失忆的夏油杰,便提前一天完成了,把伊地知留在了机场,自己先瞬移走回了高专。

他倒想知道什么样的咒灵才能伤到夏油杰。

入了高专,五条悟先是看见了站在通往医务室走廊上的硝子,便笑着上去打了招呼。

“Hi~硝子,杰的状况还好吗?”五条悟想给硝子一个热情的拥抱,但被硝子面无表情地躲开了。

“拥抱就免了,你还是先去看看夏油吧。”硝子掐灭了等待时点起的烟,“他昨天在高专附近解决了一直咒灵,回来就失忆了,估计是咒灵的原因。你用六眼看看他的咒力流动如何。”

“OK~”

五条悟答应着,推门走进医务室,掀开眼罩第一眼就看见了糊在夏油杰脑门上那一团恶心的咒力残秽,第二眼看见的是……

五条悟愣了一下。

杰刚刚,脸红了?

就在五条悟摘下眼罩的那一瞬,夏油杰貌似是被眼前“陌生人”的脸惊到了,白发蓝瞳,眼睛美得不可方物,熟悉又陌生,美得不像男人,惹得夏油杰小鹿乱撞,心脏的律动都被打乱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夏油杰立刻回避了五条悟扫视的视线,心虚地撇头不看五条悟。

五条悟勾起嘴角,他可太熟悉这套小连招了,这不是当年夏油杰刚给自己表完白小鹿乱撞的样子吗?五条悟“诶嘿”两声,顿时有了逗狐狸的兴致。

“醒了呀,杰?”五条悟故意双手插兜,显出身体优越的曲线,缓缓靠近病床,然后弯腰贴近夏油杰的脸,“还记得我吗?”

夏油杰被五条悟突然间的靠近逼得身子后仰,眼神再怎么乱飘也飘不出五条悟那张漂亮的脸蛋。

近看更心动了……

夏油杰怕下一秒自己就要忍不住表白了,连忙用手抵开五条悟的脸,恢复表情管理,勉强自然道:“我们还是保持些距离比较好,先生,才第一次见面。”

“叫的好生疏啊杰,硝子没有和你说过吗?我们是——”五条悟故意在此拉长尾音。

夏油杰上钩,就按照五条悟刚刚那个暧/昧的距离和上挑的尾音,难道面前的人是自己的爱人?想到这的夏油杰不禁期待地看着五条悟。

“挚友啊!”五条悟直起腰,张开手臂,将没能给硝子的拥抱给了夏油杰,“想死你了我的挚友!我是五条悟啊!”

夏油杰如遭雷劈。

刚刚气氛都有点升温了,还以为真的会是爱人之类的关系,失望,夏油杰悬着的心算是死了。

推门进来的硝子听见了五条悟的话,无语、不解、嫌弃交织在她的表情中,最后回归淡然。

夫夫间的情趣罢了,自己为什么要管?但出于医生的职责,还是打算确认夏油杰的情况。

“先别挚友了。”硝子走过去拉开了夏油杰身上的五条悟,问道,“你看出什么了吗?”

“只是有些残秽在他颅内的脑部神经而已,估计明天之前就会恢复正常。”五条悟说。

“你打算在这陪着他吗?”硝子又问。

五条悟转头看向夏油杰,后者仍然在期待。

“可是我有任务欸——”

五条悟没有任务,他就是想逗逗夏油杰。

夏油杰眼见的失落了,他超级想和五条悟待在一起。

“别逗他了。”硝子弹了一下五条悟脑瓜崩,然后对夏油杰说,“五条今明两天都没有任务,而且都会陪着你。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该补觉了。”

说罢,硝子打了个哈欠离开了医务室,独留五条悟和夏油杰共处一室。

“熟悉的二人时光呢。”五条悟笑道。

“我们经常独处吗?”夏油杰问。

“那当然啦,既然是挚友,学生时代黏在一起应该能猜到吧?”五条悟说。

事实也的确如此,就算两个人刚开学就打架了,也不妨碍他们后来成为连体婴。

“我听硝子说,杰没有受外伤……”

五条悟转身上了病床,双腿分开跪坐在夏油杰身上,身子向前趴去,一手撑着床,一手拿过夏油杰的手抚上自己的面颊,用一种极其魅惑的神情抬着头,问夏油杰:“既然没有皮外伤,那杰要不要做一些有趣的事呢?”

夏油杰被勾得脸红心跳,身子僵硬不敢动,指尖的触感真实且柔软,哪有挚友会这样啊!难道这样做的不是□友吗?

夏油杰好像中了魅术似的,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悟……你说的有趣的事就是……”

“没错!就是拳击。”

来到体育馆的五条悟调笑着扔给夏油杰一副拳击手套:“你可是高专体术第一人,如何?来打一场?”

“……算了吧,我是伤员。”夏油杰并不打算戴上拳击手套,“你的术式是无下限吧?我的体术再好似乎也没什么意义。”

“你认为我是会在体术切磋中使用术式的人吗?看来你是真忘了,我在你身边从来不会开启无下限。”五条悟又拉过夏油杰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处,“你看,你能碰到我。”

掌心温热的温度让夏油杰感到耳根有些热,但又感觉这一切发生的理所当然,自己失忆之前似乎经常和五条悟做这样的事。

“那也算了吧。”夏油杰拿开手,别开目光,“先去和学生们上课。”

“你还记得我们的学生呀?”五条悟有些惊奇,“连我都不记得了,竟然还记得自己的职责,真敬业。”

不知为何,夏油杰从这话中听出点醋味儿,下意识解释道:“不,我听硝子说的而已,刚醒来的时候我只记得自己是咒术师。”

“哦。”

“……”

为什么感觉悟突然有点冷淡了,自己又突然心虚了是怎么回事……?

五条悟“嘁”了一声,转身走出了体育馆,夏油杰忙跟了上去。

总之,五条悟还是带夏油杰先去了教室,五条悟主要负责一年级,夏油杰负责二年级兼全年级的体术,鉴于夏油杰失忆的情况,五条悟选择了两个年级合堂,但狗卷被排除在外,这堂课带他就是降维打击了。

乙骨、真希、panda、美美子和菜菜子,还有一年级的虎杖、钉崎、伏黑以及顺平全部集结完毕,狗卷应五条悟的话站在了两位老师的旁边。

“OK——!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全都到齐了吧?今天的课程与控制咒力相关~”

五条悟笑眯眯说着,真希听见咒力二字刚想发作就被五条悟一个手势制止了:“别急——这次能兼顾你哦,真希。”

真希疑惑地皱了下眉,但还是回归了自己的位置,五条悟看安静下来了便开始介绍了今天的内容:“我呢,在夜蛾校长那借了十四只咒骸,需要除真希、狗卷外的八人用咒力控制咒骸,否则就会被咒骸攻击的哦。而真希需要一个人应对四只咒骸,用咒具攻击它们,直到它们不能再行动。”

五条悟拿着咒骸甩了甩,在松手的一瞬间,咒骸猛的睁开眼睛,一拳打在了无下限上,五条悟纹丝不动,笑道:“放心啦,咒骸的拳头软绵绵的,一点都不痛~”

几位学生看咒骸挥出的拳风吹乱了他们夏油老师的头发,对五条悟所说的不痛保持怀疑态度。

夏油杰全程默默听着,他的确也插不上话,毕竟他失忆了,课程教到哪儿也不知道,该教什么也不知道,他只能听五条悟的安排。

今天的内容好像并不是多么难,没想到五条悟还挺心善的。

“那么,各位——开始吧!

五条悟将十四只咒骸分批次扔了出去,虎杖率先控制住了两只咒骸,很轻松,他有些迷惘地看向五条悟,似乎在问这节课为什么这么轻松,以往都是地狱难度的啊。

下一秒,一只拳头直冲虎杖面门,虎杖反应不及硬吃了结实的一拳。

“痛痛痛痛痛痛痛——!”

虎杖疼得抱着脸在地上打滚,然而咒骸并不打算给他过多的时间恢复,拳头还要落到虎杖的身上,虎杖手脚并用连忙后退躲过了这一击。

“忘了告诉你们了,”五条悟装作纯良地笑着说,“这些咒骸需要控制的咒力量是随机变动的,接下来可能会有点辛苦哦。”

夏油杰愣了一下,刚刚还在夸他心善呢,没料到自己的挚友只是外表人畜无害,内里这么丧心病狂。

察觉到视线的五条悟转头,摊手笑道:“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呀,你的体术课他们也不好过。”

夏油杰手指自己:“我?”

五条悟点头:“他们都说我们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呢。”

夏油杰求证一般看向狗卷,狗卷似是回忆起了什么不好的事,表情悲痛地点头。

“说起这个,棘同学可是被你迫害最深的那一个,你说狗卷是咒言师,体术必须跟上,否则可能会陷入危险的境地,所以棘训练的强度是最高的一个。”五条悟乐道

狗卷再次悲痛地点头。

夏油杰目移。

就算是以他现在的思维来说,也是要加强狗卷的训练强度的。

“夏油老师救我啊啊啊啊——!”

菜菜子不太会控制咒力,固定输出咒力都只是勉强摸边,现在随机咒力真是要了她的老命,一点控不住,咒骸一直追着她打,抱着头逃窜,狼狈不堪。

优秀学员乙骨忧太同学已经基本能控制咒骸,看着鸡飞狗跳的同期和后辈们欲言又止,其实只要将咒力大量注入就能一直控制咒骸,但同期与后辈们没有乙骨那样的咒力总量,所以乙骨“那个……”了一会儿也没有后文。

十分钟后。

“悟……让他们休息一会儿吧?”夏油杰一只手搭上了五条悟的肩,终是于心不忍,“他们明天还有任务吧?”

“这才刚刚开始呢。今天不努力,明天就要靠我去救了,那些咒灵可不会心疼他们。”

“而且,这咒骸真不疼。”五条悟从真希那拿了一个出来,扔到夏油杰脸上,夏油杰用手挡住了咒骸的拳头,掌心有点麻,算不上多疼。

“看吧?”五条悟摊开手表示无辜。

可是为什么几位学生都是一副好像被欺凌了似的样子。

好吧,有些事情还是不能看表面的,要看内里,说不定这就是定制的呢,拳头砸身上不疼。

夏油杰刚因自己对五条悟的不信任感到一丝愧疚,就听到真希大喊了一声:“因为那本来就是耐揍咒骸啊浑蛋!”

夏油杰反应了一下,如梦初醒,真希的咒骸本身就与大家的不一样,他看向五条悟想知道普通咒骸的攻击力如何,却发现五条悟仰头看天,双手背后吹着口哨,俨然一副心虚的模样,就差有个石子让他踢了。

“悟……”

“哎呀好啦,你不如现在教教棘体术,不然单靠咒言真的太危险了。”五条悟握住了狗卷的肩推到了夏油杰的面前,强行转移话题。

狗卷汗颜,用眼神拜托夏油杰救救他。

“……算了吧,我今天状态不佳。”夏油杰推脱道。

“来嘛来嘛,又没……”

话没说完,五条悟的电话铃声响起了,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伊地知的电话。

又是任务吗?

“摩西摩西,什么事啊伊地知?”

五条悟听电话那边的话后忍不住扬起嘴角。

“嗯,嗯,好吧好吧,我马上赶到,小伊地知~”

挂断电话后五条悟“嘿嘿”笑了几声,然后拍了拍手,那些无理智的咒骸便停了下来。

“好了同学们——你们亲爱的老师接到了紧急任务,今天的训练就先到这里吧,”五条悟拽过夏油杰的手,边走边说,“杰和我一起去吧。”

说罢,不顾气喘吁吁的学生们便带着夏油杰瞬移走了。

除了乙骨忧太以外的学生都扶着腿汗流浃背,甚至菜菜子都跌在了地上深呼吸着。

“那家伙又接到任务了?”真希记得五条悟明明刚做完任务回来啊。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钉崎野蔷薇面前直起腰,“是樱花季的限定甜品吧……”

“……”

在场的学生无一不沉默。

“悟,这就是你所说的紧急任务?”

夏油杰被五条悟站在甜品店前,一只手被五条悟牵着,硬拽进了甜品店。

“对啊,卖完了可就要再等一年了,太紧急了。”五条悟笑着说。

“欢迎光临,二位先生!今天要吃些什么?”

店员小姐一看五条悟来了就两眼放光,这位五条先生不仅来得勤,买的也多,一买就是半个月的量,经理来了都得恭恭敬敬地服务他。

“听说你们樱花季限定甜品上新了?我看看。”五条悟熟练地走到前台将卡给了店员,店员心花怒放,热情地向五条悟介绍起了他们的新品。

“先生这边来!为了搭配樱花季的主题,我们特意采取了粉白搭配的方式,奶油用的是动物奶油,甜度是——”

店员给五条悟详细介绍着,夏油杰对甜品无甚兴趣,便打量起了店内的装潢和装饰,大面积的白搭配暖色调,简约又温馨,是悟会喜欢的类型。

……不对啊,以现在记忆来说自己什么都不了解,为什么自己会觉得悟喜欢这种装修?莫名就感觉与悟很相配。

夏油杰晃了晃脑袋,将多余地想法都甩了出去,还是先陪悟挑甜品吧,高专里的那些学生……等会让硝子帮忙看着。

“今年我们更改了营销方式,最近七天我们都会持续上新的哦!五条先生如果有时间可以和夏油先生一起来看看,我们店会为你们预留一份的!”

果然自己经常和悟来这里,不然店员也不会知道自己姓夏油,虽然自己昨天也来了,但是并没有透露姓名。

“那就谢谢啦店员小姐,我和杰今天还有事就先走了~”五条悟提着一次如同抄家底般的甜品量离开了甜品店,然后雇人送回了自己家。

“真是美好的开始啊。”五条悟伸了个懒腰,看向夏油杰笑道,“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我们去玩玩怎么样?”

“先等等吧,悟。”夏油杰拉住了向前走的五条悟,“先安置一下学生们吧,还有那通电话是怎么回事?”

“笨,我还觉得你自己能反应过来。”五条悟撇撇嘴,“那通电话是伊地知打给我的,说今日甜品上新了,而且貌似会大卖,来晚就要售罄了。至于学生们,我拜托硝子看着他们了,看看他们有没有悟性学会反转术式。”

所以,紧急任务就是买可能会售罄的限定甜品?

荒谬,但发生在五条悟身上又透露着一丝合理,夏油杰心中反倒也没什么波澜,他自己都惊讶自己竟然接受的那么快。

“既然悟都安排妥当了,想去哪玩儿?”夏油杰反牵住五条悟的手。

“好久没去公园了,去那如何?”

“好。”

大概是工作日的缘故,公园中的人并没有人山人海的多,只有一些学生和情侣在逛,偶尔也能看见一家三口或者四口。

既然是出来玩,五条悟自然不戴那个黑色眼罩了,而是戴上了圆框墨镜,顺便去买了一套便衣,即买即穿,给夏油杰也配了一身。

“让我想想从哪儿开始玩儿……”

五条悟这看看那看看,夏油杰就一直跟着他,可是走了半个小时也没有什么能入五条悟的眼。

只买了两个冰激凌的五条悟站在园内的河边沉默着,夏油杰吃着冰激凌没什么感觉,只是看着五条悟诡异的沉默有点想笑。

“这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聊了……是我的心境变了?”五条悟吃了一大口冰激凌,说不清话,“之前和来的时候明明看见什么都想玩来着。”

“之前是一个人来的吗?”夏油杰问。

“不,也是与你一起来的。”五条悟回答,“那时候,四年级,和你翘课出来的。”

“四年级翘课,现在翘班,还真是不忘初心。”夏油杰打趣道。

“这怎么能叫翘班呢?这叫忙里偷闲,忙里偷闲。”五条悟笑着为自己辩解。

五条悟和夏油杰靠在栏杆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前者向后者添油加醋地诉说着自己和他感天动地的挚友情,夏油杰听得入迷。

“当年你每周都要和我打几次架,我还在觉得你小心眼,没想到有次任务你竟然为了我放出整整十七只咒灵,好吧,确实被感动了,硝子还说我们——”

“二位先生——!”

一道青春的女声打断了五条悟的话,二人同时转头看去,是两位大概高中或大学的女生。

她们气喘吁吁地跑到五条悟和夏油杰的身边,缓了缓呼吸,说道:“可以采访二位几个问题吗?我们是……”

“好呀。”五条悟爽快地答应了。

两位女生一愣,发出了短促的一声“欸?”,显然没料到进度这么快,她们连自己的身份都没介绍清楚,帅哥就答应了。

“那,这位先生也可以接受采访吗?”女生又诚恳地问夏油杰。

夏油杰看了看五条悟,点点头,表示可以。

“谢谢谢谢二位!我们一共准备了十个问题,先从这位先生开始吧!”

一名女生拿起了手卡和话筒,另一名高一些的女生架起设备拍摄,拿着手卡的女生来到了五条悟面前。

“先从这位先生开始吧!第一个问题,请问您有喜欢的人吗?”

本没什么所谓的夏油杰听见这话几乎是立即竖起了耳朵,自以为很自然地等待五条悟的回答。

然而他的这套动作在五条悟眼中太明显了,挺直的背暴露了一起,五条悟轻笑了两声:“有,喜欢很多年了。”

夏油杰心碎了一下。

悟喜欢自己的概率能有多少?很低吧。

“先生很长情呢。第二个问题,在恋爱方面,您更注重精神上的契合还是外貌?”

“我嘛……”五条悟想了想,“我比较注重关系中的平等,其次是精神契合。”

夏油杰认真听着,也在心中把五条悟的标准和自己做对比,十几年的挚友,关系肯定平等,精神……不契合的话也当不了挚友吧?

夏油杰心中又燃起一丝希望。

“先生一听就是好男人。”女生笑道,“第三个问题,您认为恋人应是性格相同好,还是性格互补好?”

五条悟摸了摸下巴:“相同也好,互补也罢,最重要的是底色相同吧?性格的底色相同,就算有什么矛盾也能很快解决。”

夏油杰不住点了点头,他认同这个观点,恋爱关系中的性格底色与三观是最重要的,就算三观不同,有人愿意退让包容也行。

“有道理……第四个问题,您更愿意找一个年纪小于自己的人做恋人,还是年纪大于自己的人做恋人?”

“我趋向于与自己年龄相近的,思维方面差距不会很大。”

“哦哦。那最后一个问题,您认为恋爱应该是从朋友慢慢发展成恋人,还是带着恋爱的目的去交朋友?”

“我个人倾向从朋友发展成恋人,至于原因嘛……”五条悟颇具暗示意味地看了一眼夏油杰,然后收回目光笑道,“原因我就不多说了。”

夏油杰一直都在看五条悟,注意到了五条悟的视线是肯定的,他被那一眼看得有点心慌意乱,脸忽地烧了起来,悟看自己是什么意思?原因和自己有关系吗?也太会引人遐想了吧……!

负责拍摄的女生显然从五条悟和夏油杰的状态与表情嗅到一丝不对劲,情不自禁露出一个嘴角向下的笑。

“嗯嗯,谢谢这位先生的回答!”女生道过谢后又走到了夏油杰的面前,咳了两声重置状态,“开始了哦先生,第一个问题,您更愿意在恋爱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比如照顾爱人,或者被照顾的那一个。”

夏油杰没太想过这些,顿了几秒后说:“我认为恋爱中的双方都独立一些比较好,可以留给对方充足的隐私。但我希望我的爱人可以依赖我一些。”

“是被爱人黏着吗?”女生追问道。

“嗯,也可以这样说。”夏油杰笑道。

“好滴。第二个问题,如果爱人的穿着太过亮眼,让很多同性异性对他侧目,您会为爱人的出众而高兴还是觉得爱人被窥探了,感到不舒服?”

夏油杰不自觉将五条悟代入自己的爱人,要是悟穿得特别亮眼引的不想干的人注视的话……

“如果是正常的惊叹还好,但如果含有别的意义……我会不舒服。”

夏油杰笑眯眯地回答,五条悟认真地点了点头。

“是很正常的吃醋哝。第三个问题,如果您喜欢的人不喜欢您,而且爱上了另一个人,你会选择放手祝福还是强行将爱的人捆在自己身边?”

夏油杰的脑子几乎是立刻蹦出个答案:捆在自己身边。

其实单听这道题时夏油杰心中是毫无波澜的,但偏偏他听着听着就把“爱人”“爱的人”之类的身份代入五条悟,一旦代入五条悟,他的占有欲就开始暴涨。

五条悟和别人牵手,五条悟和别人拥抱,五条悟和别人接吻??????不行,不行,通通不行!!!!!!!!

夏油杰占有欲作祟,面上却一切如常,说道:“当然是放手祝福,总不能阻止他拥有自己的幸福吧?”

为什么不能阻止呢?自己给不了他幸福吗?夏油杰这样想。

“先生活得好通透!接下来是第四个问题,您会隐瞒让您的伴侣伤心的事吗?”

五条悟警觉了起来。

夏油杰没有注意到五条悟的变化,还在诚实地回答:“如果会给他带来烦恼的话,我会选择性隐瞒一些。”

“哼。”

五条悟冷哼一声,撇头不再看夏油杰。

夏油杰听见声响转头看五条悟,却也只是看见了一只垮脸小猫。

“怎么了?”夏油杰问。

五条悟挥了下手,忍着不爽道:“没什么,你先让她们问完问题吧。”

夏油杰虽心怀疑虑,但仍听了五条悟的话,让女生问最后一个问题。

“最后一个问题……在恋爱中,您会很重视仪式感吗?”

“会吧。”夏油杰有些心不在焉地说。

两位女生见气氛不对劲,便小心翼翼地问了最后一个问题:“这段采访可以当做视频……”

“可以发。”

夏油杰说话连时眼神都没给女生,直勾勾地看着五条悟,女生得到肯定的答复后道了谢便匆忙走了,夏油杰意识到五条悟可能是生闷气了,但他不知道为什么生气。

“怎么了?”夏油杰莫名忐忑地问着。

五条悟阴阳怪气:“会选择性隐瞒一些~”

“?”

夏油杰不太懂是什么意思,这话触了他的霉头了吗?

五条悟又“哼”了一声,他确实生气了,他气就气在夏油杰常常让自己多依赖依赖他,结果现在说自己会隐瞒一些。

五条悟还想发作,但睨了一眼夏油杰看他呆呆傻傻茫然的样子,貌似真的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五条悟有气也发不出来了。

“……算了,等你恢复记忆了再找你算账。”五条悟轻叹了一口气,“再去逛逛吧,我可不想回高专待着。”

夏油杰其实并不多么想逛,有点累,但他乐意陪着五条悟,所以他又说了一句:“好。”

逛着逛着五条悟又嚷嚷着饿了,拽着夏油杰就奔向了一个快餐店,确认店里售卖荞麦面后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

“一杯可乐,两份薯条。杰,你要什么?”

夏油杰接过菜单扫了一眼,要了一碗荞麦面,后而看了一眼五条悟192的极品身高问道:“吃的这么少能吃饱吗?”

五条悟手撑着脑袋,眉眼舒缓,说:“这边没有卖甜品的,随便吃点就好了——杰是不是一直在盯我的头发?”

被发现视线的夏油杰目移,对上五条悟的眼睛,坦白道:“我看悟的发丝好像很软。”

“天生的哦。”五条悟抬手卷了几下自己的白发,的确很软,“你的确忘了很多事呢……你还记得哪些?”

夏油杰思考了一会儿:“似乎只有高专入学前的了。”

“怪不得和情窦初开似的。”

“什么?”

“没什么。”五条悟略过了那个话题,“好怀念学生时代啊,一年级的时候连任务也少做——杰,你说我回去做我的五条家主怎么样?”

“我当然没什么意见,但我想,悟应该不喜欢家主的生活。”夏油杰说道。

五条悟想象了一下专职家主的生活,面上难掩嫌弃:“……算了,与其接受那些人的阿谀奉承,我还是和小诅咒们玩儿吧。”

“和我玩儿不好吗?”夏油杰问。

“先生,您的面。”

“嗯,谢谢。还是说,比起我,悟更喜欢诅咒?”夏油杰掰开一次性木筷吃了口面。

“只是开个玩笑啦,别那么认真。”

“先生,您的薯条和可乐。”

“谢谢。”五条悟喝了一口可乐,“你不记得了我们怎么认识的了吧?”

“不记得。”夏油杰说。

“哈哈,开学第一天,你和我打架,被校长罚站认识的。”五条悟笑着说,他提起学生时代的事总是很开心。

“为什么打架?”夏油杰问。

“因为一些事,你误会了我,就来寻仇喽,说要切磋体术。”五条悟故作伤心,“当时我被你打惨了……”

“……抱歉。”夏油杰自觉道了歉。

“哈哈,不用那么认真。”五条悟摆摆手,“说起这个,印象最深的还是我们第一次参加交流会,我不过受了一点皮外伤你就把京都的同学们全部吊到了树上,为数不多的一级咒灵全部围着他们,等任务结束了你才放下来,把他们吓得不轻,回到高专还被夜蛾老师训了一顿,哈哈~”

“……”

夏油杰默默吃面,以自己现在的心境去揣测当时的心境,估计是真的生气了,而且对悟的感情处于一种喜欢不自知的状态。

五条悟没太在意夏油杰的反应,自顾自地继续讲:“在那之后我发现,杰真的超在意我的,早饭给我带,笔记给我看,甜品给我买,我想和杰一起睡也不拒绝我,我也开始思考,我们的关系真的只止于朋友吗?”

夏油杰看五条悟佯装思考的表情,一时失笑。

“后来我细细思索后,我们的关系是——”

“挚友。”

“挚友啊!”

夏油杰和五条悟异口同声说出了“挚友”这个词,五条悟明显怔了一下。

夏油杰笑道:“挚友的默契?”

五条悟做了个“嗯嗯嗯,可能吧”的表情,然后安静吃饭了。

没意思,逗杰都没反应了。

夏油杰轻叹一口气,在刚刚的几分钟里他已经想开了,挚友便挚友吧,能一直陪在悟的身边就不错,挚友的身份已经胜过许多人了。

而且自己还是悟唯一的挚友,唯一的含金量谁懂?意思是普通朋友不能做的事他能做,好朋友不能做的事他能做,知心朋友不能做的事他还能做。

这样想想,将永恒的友谊延续下去,一直陪着悟也不错。

“嗨,帅哥,可以加个联系方式吗?”

乖乖的女声将夏油杰的思绪拉回了现实,然而那女声并不是对他说的,而是对五条悟说的。

“嗯?我吗,可以。”

五条悟向来不会拒绝这种无伤大雅的要求,反正加了好友后,她给自己发消息自己也不回,于是他拿出手机调出APP要加好友,然后猛地被站起来的夏油杰按住了手。

五条悟和来要联系方式的女生同时愣住,看向夏油杰。

夏油杰承认他破防了,他又有危机感了,他真的很想和悟在一起。

“他不方便。”夏油杰笑得危险,说话的腔调几乎算是咬牙切齿。

“……?”

女生看看夏油杰,又看看五条悟,顿了几秒后表情惊恐地恍然大悟,后退两步情绪激动地道了一句:“百年好合!”随后捂着嘴兴奋地跑走了。

夏油杰收回了手,他知道女生误会了什么,这正合他意,最好误会他俩结婚了才好呢。

五条悟也情不自禁地憋着笑收回了手机,不管是失忆前还是失忆后,杰都很爱吃醋。

“杰为什么不让我加她的联系方式啊,我看她气质挺好的,和我还很般配呢。”五条悟调笑道。

“……你别管。”

“哦……”五条悟艰难憋笑。

吃着饭,二人又随意地聊着,聊的差不多的时候饭也吃完了,走出店看天还早,便打算再遛了一会儿。

说是来公园玩,其实两个人也没玩什么,一整天先是走了半小时没找到想玩的,然后被采访,再然后就去吃饭了,吃完饭继续遛弯,沿着道慢悠悠地走着,看小孩,看学生,看情侣,看夫妻,看老人。

五条悟不知道夏油杰怎么想,反正他挺感慨的,从同窗的身份到恋人,再到夫夫,三年时间的情感纠结,一年的疏远,换来了往后日子里的快乐。

他们真的比很多人幸运,至少十三年,都仍旧陪在对方身边,五条悟可以打包票,就算夏油杰失去记忆轮回了,他也会一遍又一遍的爱上自己,而自己,也会一遍又一遍的爱上夏油杰。

太阳将要落山了,夕阳撒在大道上,五条悟在前面走着,笑得温柔,夏油杰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他不用时时刻刻地贴着五条悟走,夏油杰总会在人海中一眼望到五条悟。

“快点啊杰,我带你去坐摩天轮。”

五条悟冲夏油杰招着手,自己先跑去买票了,夏油杰笑了一下,仍是不紧不慢。

等到了售票处,五条悟已经买好票了,看见夏油杰赶来直接把票塞他手里,并附上了一句:“和喜欢的人一起坐摩天轮,是很浪漫的事吧?”

五条悟的声音不大不小,周围人声嘈杂,只让夏油杰勉强听见,他有些不敢相信五条悟说了那句话,便蹙着眉峰又问了一遍:“什么?”

五条悟的回答是回头冲他嫣然一笑,后而拉住夏油杰的手登上了摩天轮。

暮色降临,公园里的人越来越多,五条悟和夏油杰坐在摩天轮,距离天空越来越近。

不得不说,夜晚是最容易令人冲动的时间段,五条悟靠窗赏外面的夜色,夏油杰也靠窗,看五条悟赏夜色。

五条悟不傻也不呆,能察觉到夏油杰在看着自己,但他早已习惯了这种注视,夏油杰向来喜欢看自己,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夏油杰的视线只会为五条悟停留。

“一直看着我不无聊吗,看看窗外吧?”五条悟回头笑着向夏油杰说。

夏油杰感觉五条悟的声音在蛊惑自己,勾得自己心痒痒的,口中总有几句话想要吐露。

“比起窗外,还是悟更美。”夏油杰听见自己这样说,心脏的跳动逐渐加快。

那就赌一把呗,赌悟说的那个词是不是“喜欢”。

五条悟轻笑两声:“杰是想表白了吗?”

“是,所以悟要听吗?”

五条悟看了一眼夏油杰的额,他颅内的咒力残秽已经快消失殆尽了,预计还有一分半,他就能恢复记忆。

五条悟装作煎熬地思考,在一分零五秒的时候说:“听,但我只听一分钟。”

得到回复的夏油杰松了一口气,鬼知道刚刚那十五秒他过得有多煎熬,但悟既然已经答应了,那么自己已经成功一半了。

夏油杰吐出一口浊气,尽量用平静的声调说道:“我知道我的记忆并没有恢复,所谓的一见钟情也可能是见色起意,但我更愿意相信我在失忆之前就是爱着你的,你给我的熟悉感并非硝子那般的熟悉,我对你的熟悉像是来自我们在经历过生离死别后所产生的信赖与羁绊,所以我在失忆后仍然爱上了你。”

“嗯——还剩三十秒。”五条悟笑着说,“说的很动人,继续。”

“悟一直说我们的关系是挚友,那我们为什么能做挚友?是因为关系对等,互相信任与绝对的默契,挚友的关系倒也不错,可以一直在悟身边。但我不想止于挚友的身份,挚友说到底也只是‘友’,‘友’有许多,可我想以唯一的身份站在你身边。”

还有十秒。

“恋人,这种身份可以吗?”夏油杰问着。

五条悟眉眼放松,听完夏油杰略微紧张的表白,主动上前环上了夏油杰的脖颈,在后者的嘴角轻点了一个吻。

“可以。”

还有什么比这个回答更好的吗?夏油杰反正觉得没有。

还剩五秒。

“我可以吻你吗?”

四秒。

“当然。”

三秒。

夏油杰覆上了五条悟的唇,一手揽住爱人的腰,带着一点不熟练表达自己的爱意。

但这样的吻仅仅持续了三秒,在五条悟亲眼看见夏油杰颅内的咒力彻底消散后,夏油杰顿了一下,像是在复盘今天一整天的事情,随即猛地扣住五条悟的后脑,刚刚定终身温柔的吻,完全变成了他单方面的侵略。

夏油杰要被气笑了,真是平时太纵着他了,一整天都挚友挚友的,谁家挚友又亲又抱睡一张床还做的啊?真该拉开家里的抽屉让悟看看他们买的□有多少。

五条悟显然意识到夏油杰已经恢复了记忆,这也是他意料之内的事,五条悟有些想笑,一整天夏油杰都嫩的和回到dk时代了一样,又是心动又是脸红,藏不住自己的心思,五条悟总有种28岁逗18岁小孩的感觉。

夏油杰见五条悟走神了,报复性地咬破了后者的嘴角,五条悟吃痛想后仰逃开,但被夏油杰扣得更紧了。

单方面的索取持续了很久,直到五条悟被吻得一塌糊涂,有些意乱情迷喘不上来气才结束,五条悟回笼些理智,笑道:“满意了?”

“不满意。”夏油杰颇具暗示性地将手探进了五条悟的下衣摆,捏了一下五条悟的腰,“怎么补偿我?”

五条悟腾出一只手按住了夏油杰想作乱的手,另一只手用食指抵住了夏油杰的唇,贴近到可以看清夏油杰面颊的每一个细节道:“在这不行,回家再做。”

夏油杰吞咽了下:“回家后再做一次那个动作。”

“什么动作?”

“病床上,你塌着腰趴在我……”

“…哈哈,我不记得了呢:heart:

end

83 Likes

妈妈好香 我吃得好爽:pleading_face:

天啊,好香的饭。甜的我半夜在床上打滚,好喜欢:yum:

好幸福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1 Like

好可愛的文章~

OMG好纯情。。:drooling_face:

好甜!就要那么甜

omg仙品……好好吃的饭:point_right:t2::pleading_face::point_left:t2:

好幸福:heart_ha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