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8|黄昏回廊(DK夏X28五)by 森林之王林死鱼

这是一条长长、长长的走廊,五条悟感觉到风在脸上摩擦。走廊形成的是一个无穷无尽的圆环,这是五条悟最近最常待的地方。

 

走廊里灯光昏暗,只有走廊上等距排列的无数个房间透出明亮又温暖的光。有的房间门大敞着,里面传来男孩儿聊天嬉笑的声音,有的虚虚掩着,能听到细碎的低语,有的则是紧闭着的,只能听到起伏绵延的喘息声。

 

五条悟就这样久久地在走廊里穿行着。

 

突然,他停了下来,停在了一扇紧闭的房门前。有些记忆,像是早已存在脑海之中,但是却从未揭开幕帘。五条悟突然有了一探究竟的冲动。

 

夏油杰躺在床上来回刷着手机,自己这次好像有些过于认真了,自从昨天和悟打架之后,到现在还没有和他说一句话。如果悟好好道歉的话,这次就先原谅他吧。

 

走廊外没有传来一丝脚步声,但是门却突然被推开了。

 

“干嘛……”夏油杰还是没什么好气,但是面前的人却让他感到明显的异常,“……悟?”

 

出现在门口的人,是五条悟。即便男人没有说一句话,但是这一头白发也好,过人的身高也好,都在告诉自己这就是五条悟,然而夏油杰内心却涌上陌生感。

 

“你……墨镜呢?怎么戴着眼罩?怎么没穿校服?”夏油杰还在犹疑不定,面前的男人却已经三两步跨到了自己床前。

 

五条悟穿的显然不是自己熟悉的校服,但仔细一看,更让夏油杰觉得动摇的,是衣服下的身形。虽然青春期的五条悟就已经比普通的男高中生结实不少,但是面前的人身上可以说是没有一丝青涩,从宽阔的肩膀要紧窄的腰部,全然是成年男人的体型。

 

五条悟没有说话,他慢慢地抬起手,扯下自己的眼罩。眼前的画面从一堆咒力的聚集物,逐渐变成真实的,有血有肉的男高中生夏油杰。

 

“杰……”

 

五条悟觉得自己已经有太久没有见到夏油杰,连这个名字都叫得有些艰难。

 

与高中时代丝毫未变的声音。虽然觉得陌生,但是夏油杰几乎是用灵魂确定面前的人一定就是五条悟,并不是什么咒灵变化而成的。即便他从未见识过任何从其他时空来的人或物,但如果是五条悟,他丝毫不怀疑对方可以做到。

 

“你……过得,不好吗?”夏油杰虽然已经想到了答案,但是还是犹豫着问道。

 

其实他更想问得是,能让五条悟这样的人,忍不住徜徉于过去的回忆之中,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杰……”五条悟觉得自己再多说一个字,就会落下泪来。他伸手去抚摸夏油杰沐浴在暖色灯光下的脸,熟悉的温暖跨越了十年传到自己的手心。

 

五条悟的表情让人看得心痛,夏油杰皱起眉头抓住他的手腕,吻来得几乎顺理成章。五条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全身被风吹得冷冰冰的。夏油杰用手心抚摸着他的脸颊,撬开他的嘴唇,在唇齿交缠之间将自己身上的温度传递给他。

 

脸也是凉的,手也是凉的,裸露在外的脖颈也是凉的。手下的触感几乎让夏油杰觉得生气。他拉着面前的男人坐到床上,臭着脸帮他脱下外衣,然后用被子将两个人裹在一起。

 

五条悟被夏油杰锁在怀里,看着夏油杰超近距离的臭脸,有些心虚地小声说道:“我要是知道了,绝对会吃醋的……”

 

“你有病吧。”夏油杰翻了个白眼,又伸手摸了摸他的肩膀,“……还冷吗?”

 

五条悟很满意夏油杰对自己过保护的样子,摇了摇头,说:“不冷了……但是我站起来了。”

 

“……哈?”夏油杰花了两秒才意识到这家伙在说什么,低头看向五条悟胯间,发现小五条悟正翘得精神奕奕的,“额……做那种事情,你要是知道了才是真的会吃醋吧……”

 

五条悟抓着夏油杰的手,从自己的衬衫底下伸进去,挺起胸膛用乳头摩擦着夏油杰的掌心,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啊……那就……不要让我知道……”

 

夏油杰紧绷着嘴角,28岁的五条悟简直比高中时候更磨人。身体变得更加肉感,更加饱含欲望。不仅如此,不知经历过多少性爱的男人,已经完全掌握了夏油杰的喜好——长腿紧紧缠住自己腰的时候,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指腹缓缓滑过夏油杰紧实的背肌,每一个动作都透露着对男人身体的渴求。28岁的五条悟不会再因为羞于吐露欲望而被折磨到流泪,对小自己十多岁的夏油杰求欢的羞耻感也只会使他更加兴奋。

 

五条悟没等到夏油杰做出什么反应,就直接起身跪在夏油杰腿间,解开男人的裤链,把里面的内裤往下一拉,就把夏油杰的命根子给掌握住了,看到那玩意儿还没硬起来,拿着撸了两把就低头含进嘴里。

 

“喂……呃……”夏油杰虽然完全有机会阻止,但是五条悟的口交技术实在是让夏油杰下不了手把他推开。

 

柔软的舌头顺着开始微微充血的茎身上下舔舐,留下湿漉漉的透明津液。然后口腔紧紧裹住最敏感的龟头,五条悟还特地收紧了两颊,让肉棒在口中几乎是真空的。恰到好处的吸附感给下体带来的快感,让夏油杰几乎倒吸一口凉气。要知道,夏油杰还从还没在高中时代的五条悟那儿享受过口交的待遇。

 

他赶紧抓着五条悟的后颈把人拎起来:“你都是哪里学来的这些招儿?”

 

五条悟松了口,笑得一脸乖巧,道:“我已经吃过一百遍杰的唧唧啦!”

 

“……”夏油杰被他的回答堵得哑口无言。

 

五条悟看夏油杰已经完全勃起了,顺势解开自己的裤子,转身对着夏油杰把自己的臀肉掰开,道:“还有,屁股已经被杰插过一千遍啦!所以现在就可以直接插进来了哟~”

 

夏油杰扶额,28岁的五条悟看上去比高中的时候还要恶劣了十倍,但是线条丰盈的臀部和大腿却也更加性感了。虽然嘴上说的话让人无语,但是微微翕和之间露出的粉红的穴肉实在是诱人到过分。夏油杰皱着眉头,却也移不开眼。扶着五条悟高高翘起的臀部,他直接俯下身,将舌头贴了上去。

 

舌苔滑过菊穴的感觉五条悟一惊,腰间立刻开始发软。原以为高中生夏油杰看到自己的屁股,估计满脑子都是拿几把一捅为快。没想到,自己到了28岁还是要被他拿捏在手心里。后穴被舔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不像被插入时会产生真实的快感,倒更像是自己变得无限的小,被对方轻轻柔柔的含在嘴里的感觉。比起性刺激,倒更接近一种极致的爱抚,从里到外,都被照顾得湿漉漉软乎乎的。五条悟已经爽到忍不住眯起眼来。

 

“……啊啊……嗯……里面……啊……里面也……舔……舔到了……啊……”五条悟已经完全沉迷于这种爽感当中,侧脸贴着床单丝毫不压抑自己起伏的呻吟。

 

这叫声像是小猫爪子似的在夏油杰心里搔弄,夏油杰几乎按捺不住自己下身的欲望。他直起身,掐着五条悟的后腰把自己的下体卡进圆润的臀缝之间来回磨蹭,湿漉漉的肉棒摩擦着湿漉漉的后穴,夏油杰用饥渴到近乎凶狠的眼神地盯着五条悟的翘臀。

 

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说道:“啊……总觉得,悟的屁股夹着我的唧唧的样子,好像热狗的面包夹着香肠哦。”

 

五条悟整个人还浸泡在甜蜜又色情的幻想当中,脑海中的画面却突然被一个热狗给取代,思维跳脱如他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哈?”

 

夏油杰似乎也觉得自己突如其来的联想有点好笑,一边忍笑,一边还想把气氛拉回来。于是他抓起五条悟的腿,拉着面前的人直接翻了个身,低下头去轻轻用鼻尖摩挲着五条悟的脸颊。五条悟被突然拉近的脸帅得一惊,心里忍不住感叹自己的男孩儿即便是略带尴尬的表情也足够有魅力。

 

五条悟轻轻地吻了吻夏油杰的鼻尖,用大腿内侧难耐地蹭着他的腰,说:“别让大人着急啊,快点插进来~”

 

夏油杰当然不会让五条悟着急,他低头把住下体根部,略一挺腰前端就挤进了五条悟的后穴。那穴肉果然是被插过一千遍的水平,又湿又热又软还会吸人,夏油杰一插进去就觉得自己的后腰像是被快感擒住,紧紧抓着自己一遍一遍地往内里冲刺。

 

五条悟仰头,环着夏油杰的肩膀,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浪叫:“……嗯……啊……干……干我……好……好深……杰……杰……”

 

被后穴紧紧包裹的肉棒的形状在五条悟大脑当中,连每一根青筋就分毫毕现。这种极其深入的交欢,让两人几乎无法感觉的彼此以外的世界。

 

“悟……悟……悟……”夏油杰脑中已经无法出现别的词句,只能像一遍遍地确认一般反复地念着怀中人的名字。

 

在下身快要被后穴紧紧咬住的快感刺激到失去控制时,他揽着五条悟的腰坐起来,让五条悟坐在自己的腰间。五条悟手指脚趾都忍不住收紧,为了保持平衡只能紧紧抱着男人,并且让对方的肉棒嵌入得更深。

 

“……啊……这个……这个……姿势……不行……杰……啊!”

 

五条悟觉得体内的肉棒几乎像是顶到了自己胃,想要挣扎着起身,却又因为脱力深深地坐下去。他仰着头喘息,反复被夏油杰顶撞着身体里最深处最柔软的部分,感觉自己快要在快感中溺毙:“……啊……啊……杰……好……好厉……害……”

 

即便是再成熟的高中生,也无法抵挡自己喜欢的人在床上夸自己好厉害,夏油杰听到这种话当然控制不住,下体又是一阵明显的骚动,扣住五条悟的手腕,近乎凶狠地自下而上操弄着身上的人,充满弹性的臀肉和胯部之间的碰撞,发出清晰的“啪啪”的声音。

 

五条悟觉得自己的后穴像是要坏掉,又像是要和夏油杰的肉棒融成一体。从头到尾都没有触碰过的下体硬硬地贴着自己的下腹,而夏油杰每一次插入时带来的刺激还在不断地给身体注入快感。

 

“要……要……”五条悟感觉自己的嘴唇在发抖,“要……射……啊……”

 

五条悟觉得自己马眼一阵发颤,有乳白色的液体从前端涌出来,汩汩地顺着茎身流下去。多久没做了,自己居然还能够被插射。

 

五条悟慢慢地冷静下来,但是夏油杰还没有射。他软软地趴下去,躺在夏油杰的胸口,伸出舌头轻轻地舔弄夏油杰漂亮的下颌角,任由夏油杰抓着自己的屁股做最后的冲刺。太爱的身体,即便是不带来性快感的抽插,也让人觉得舒服。

 

夏油杰射得很多,五条悟都能感觉到液体从自己穴口溢出来。

 

高中男生的胸口真好趴啊。五条悟一边想,一边在心里笑自己没用。

 

“我……”夏油杰缓缓地开口,胸口地震动让五条悟觉得有点痒,“我死了吗?”

 

五条悟做到一半的笑脸僵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如果我还活着,怎么会让你这么难过,还这么寂寞。”夏油杰的语气当中没有一丝疑问。

 

“我要回去了。”五条悟支着夏油杰的胸口起身。

 

“回到那个让你难过的现实里去吗?”夏油杰想要抓住放在胸口的手腕,但是没来得及。

 

五条悟起身捡起丢在一边的衬衫,并没有继续回答,只是笑嘻嘻地转头看向床上的夏油杰:“好好享受吧,你的青春。”

 

18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