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Burning Desire

, ,

五条悟回到休息室准备坐下歇会儿时,就看到了夏油杰。准确来说,他没看到夏油杰的人,只是看到了对方肌肉发达的小臂。夏油杰正躺在他的赛车底下为他修缮着底盘的一些零件,他左手握着一只改锥,右手则紧紧地扒着底盘边缘。五条悟坐在一旁喝苏打水,看着那只古铜色的小臂不由自主地一阵心痒。

夏油杰终于修好了车底盘上的零件,他灵巧地从车底滑出翻坐起来,长发盘起的丸子头刚好恰到好处地勾在了某个螺丝上,一下子散落下来披在他身上。夏油杰笑着去盘发,他脱下沾满机油的手套轻轻叼在牙齿间,然后伸出手拢起自己的长发,随意地扎了个高马尾。夏油杰穿着件白色的跨栏背心,松松垮垮地挂在他蜜色的肌肉上,完全无法遮盖出那些呼之欲出的荷尔蒙。

五条悟看着对方,惬意地含着吸管嘬上那些充斥着气泡的水液,他的大脑飞快转动着思考——他是男同性恋。

五条悟是最不该当赛车手的人,他是赫赫有名的五条氏财阀的独子,按理来说他都不能和他父亲乘坐同一架飞机。但是偏偏他就要当赛车手,且谁也劝不住他。他就是这样的人,炽热得像一团要燃尽全世界的火,迸发着汲取生命中每样他意图征服的事物的养分,且以此为乐。这也就是为什么在五条悟意识到他喜欢这个修车工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本能的兴奋。

五条悟坐在原地,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匍匐在车底工作的男人许久,用目光把对方上上下下品味一番后,终于忍不住开口搭话道:“你叫什么?”

夏油杰还没意识到五条悟是在问他,他抬起头张望了一下,确定自己身后并没有其他人,这才尴尬地笑了一下,答道:“夏油杰。”

“松本先生的妻子生病了,他请了几天假在家照顾。我是总部派过来代班几天的维修人员。”夏油杰解释道,“您叫我夏油就好。”

“好的,杰。”五条悟自顾自地直呼了对方的名字,“你想不想吃冰激凌?”

“冰激凌?”夏油杰拿起肩头搭着的毛巾擦了一把汗,笑着回道,“说实话,是想的。”

“那走吧。”五条悟腾地一下站起来,抓起头盔直接就扔到了夏油杰的怀里。

“现在!?”夏油杰慌张道,“现在还是工作时间,我不能…”

“没关系啊。”面对不知所措的维修工先生,五条悟抛了对方一个wink,“反正我才是老板,你知道这点吧?”

五条悟长腿一迈跨进车座里,从车窗里探出一个毛茸茸的白色小脑袋,“快来,我请客总行了吧?”

既然真正意义上的顶头上司这么说了,夏油杰也只好妥协,“好,这就来。”

他总不能带着满身的机油味坐到车舱内,于是夏油杰只能脱掉了背心,随手从旁边抓了不知道属于谁的飞行夹克裸着上半身穿了上去。随后,他又拿着手里的毛巾仔仔细细地擦干净双手,掸掉裤子上的灰尘之后,才打开车门坐进去。

“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坐在我的副驾上。”五条悟玩味地看了裸穿外套夹克的夏油杰一眼,“杰说不定是第一个呢。”

“五条先生怕不是跟每一个坐过副驾的女孩都说这种话吧?”夏油杰笑道,“那我应该是第一个男性?是我的荣幸了。”

“叫我悟就好。”五条悟撇嘴,“我们年龄应该差不多大吧?”

“我比五条先…比悟要小几个月。”夏油杰及时纠正了称呼,“我们确实年龄相仿。”

五条悟嗯哼了一声,继而一脚油门驶出去,“我们去吃一家很有名的Gelato吧,我很喜欢那家,你也会喜欢的。”

“好的。”

沉默半晌后,夏油杰又忍不住开口问道:“悟,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嗯哼?”

“你为什么要赛车?”

“喜欢啊。”五条悟轻笑一声,“这有什么可问的。”

“因为我会开赛车,而且我开得很好,这还不足够吗?”

“但是你是那个五条家的人吧?”夏油杰犹豫地小声说道,“赛车的风险这么大,你不会担心吗?”

“担心什么?怕我死了财阀集团没人继承?”五条悟略带讥讽意味地说着。

“倒不是…我只是觉得悟很厉害,又很漂亮,有点磕磕碰碰的话,哪怕只是毁了脸都很可惜。”夏油杰打开车窗,任由外面的风吹过他的脸,“悟应该去过更有意义的人生才对。”

“赛车对我来说就很有意义啊。”五条悟答道,“而且,我又不是靠脸挣钱,我不在意这个。再说了,我不会出事故的。”

“怎么说呢?”夏油杰笑道,“悟果然和报道上说的一样啊。”

“才华横溢?稳操胜券?手到擒来?”五条悟兴致勃勃。

“一样自负。”夏油杰微微挑起眉头,“当然,我并不是在批判你。”

“正相反的是,我觉得这是悟的魅力所在,也是一种魄力。”

“我姑且把这当成赞扬吧。”五条悟歪过头去瞟了夏油杰一眼,“我们到了。”

五条悟所喜欢的这家Gelato不愧是网红店,人气相当高,门口排队的至少有三十几个人。颇为张扬的赛车一停在冰激凌店门口,就吸引了一堆人的目光,片刻之间就有不少人认出了这是五条悟,一时间洪涌而上,争着抢着想要一个自拍或者签名。

夏油杰被这架势吓了一跳,立刻乖乖地闪到一边等五条悟料理完他的小型粉丝见面会,在旁边作壁上观,先去排着队了。

大约过了一刻钟,五条悟才从激动的人群中挤出来,他紧紧抓住夏油杰的手臂,有些不满道:“你都不帮我。”

这是在撒娇吧?夏油杰哭笑不得,“我怎么帮你?我这不是帮你排队了吗?”

“好嘛。”五条悟嘟囔道,“那你请我,我要五个球的。”

“能吃完吗?”

“你管我。”五条悟凶巴巴地回以对方,“我要草莓芝士、薄荷巧克力、茉莉百香果、西西里开心果…和焦糖海盐吧。”

“小心拉肚子。”夏油杰不客气地怼回去。

“我可是你的老板诶。”五条悟推了推从自己鼻梁上滑下来的墨镜,开玩笑地说道:“小心我把你炒鱿鱼。”

夏油杰连忙举起手示意投降。

不像媒体所宣传的车王那样,要么是一边倒的无端骂声,要么就是一边倒的疯狂吹捧,现实中接触到的五条悟比夏油杰想象得更有人味些。他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是个不可一世的天之骄子,竟然也会因为冰激凌化掉而弄得满手黏糊糊,慌乱地大叫着紧急舔食掉化掉的奶油,倒显得像个小孩一样。

吃过冰激凌后,他们原本想去附近的商业街稍微逛一下,可惜五条悟的脸实在是太显眼,每走三步就能碰到几位疯狂粉丝追上来求合影。无奈,他们只能作罢,还是夏油杰提议,说自己知道一处风景很好但是人迹罕至的地方,他们便开着车去了夏油杰口中所说的这处地点。

其实夏油杰不该与任何人分享这个地点的,只因为那是他从小到大的秘密基地,每次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或者是他觉得需要远离人群来整理思绪的时候,他就会跑去湖泊旁边,在走到芦苇群深处后,在那处坐下来后,安安静静地看着湖面上粼粼的水光,看着那些落在湖面上捕食的飞鸟,找寻自己内心深处的宁静。在他人生最不堪的时候,他也最终流落回了这个地方,他投了湖,却又没有选择死亡。当他挣扎着从水草中脱出,狼狈地拽着芦苇杆爬回岸上的时候,映入他眼帘的是清晨新生的太阳。那初阳太过耀眼,以至于夏油杰也萌生出了再试一次的想法。为此,夏油杰从未跟人说过这个地方,但是在今天的这个时刻,面对五条悟,他竟然破天荒地说出了自己深藏许久的这个秘密,又把对方带来了这个原本只属于他自己的地点。

五条悟很久没有待在这种纯粹的自然环境之中了,风吹过树叶发出微小的沙沙声,和海浪冲过沙滩的那种声音相似,却又不尽然相同。金黄色的芦苇有如麦田般随风摇曳着,抚过五条悟的面颊带来阵阵痒意。他笑着,被夏油杰拉着手往前走,流金般的芦苇群被他们拨开一条道,又踩出一条路,等到他们走到再也无法继续前进的时候,整片湖泊便彻底映入眼帘,有如从天上掉下的一面镜子,又或是未经雕刻的一片玉石,在光的照射下显现出各式的流光溢彩。而五条悟看着看着这幅美景,却又顽童般的打破了这难得的宁静,他一边扯掉自己的上衣,一边往湖那边狂奔着,不顾身后人的劝阻,义无反顾地跳入未知之中。

他沉入湖水里,冰得几乎让人胆颤,却又如此清凉,让他满心杂乱的想法一时间全部清空。五条悟从水面上冒出头来,大叫道:“好凉!”

而夏油杰蹲在岸边,早就笑得难以自持,他看着湖里白得发光的人,又觉出对方着实可爱,于是也不好苛责对方怎样,只得哄着对方快点上来,小心感冒。

“杰!下来!”五条悟不依不饶地大叫,“陪我!”

这是何等刁蛮的要求,这甚至谈不上是一种请求。夏油杰哭笑不得,手却早已开始往下拉飞行夹克的拉链。他今天修了一整天的车,早就想要找个机会冲澡解乏,如今跳进湖里泡水倒也不失一种放松,再加上何必搅了彼此的兴致呢?他并不是不渴望和五条悟这样胡闹一番。

于是夏油杰也跳到了湖里,五条悟被溅了一脸的水花倒也不生气,反而大笑着游过去,拉着对方往湖里深处去。夏油杰也被湖水的温度冰了一激灵,他本能地紧紧抓住五条悟的手,和对方贴得更近了一些,试图以此用彼此的体温来缓和一二。五条悟像藏在湖里的一条白蛇似的,白晃晃的一片肌肤闪得夏油杰几乎睁不开眼,被对方如此亲近地贴着,夏油杰难免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你平时都这个样子吗?”

“什么样子?”五条悟反问。

“肆意妄为。”夏油杰笑道,“但是又让人完全没办法拒绝你。”

“杰不是说这是我的优点吗?”五条悟眨了眨眼,“个人魅力,没办法。”

“确实。”夏油杰罕见地没有反驳对方这一说法。

得到了夏油杰的肯定,五条悟咯吱咯吱地笑着,相当满意于对方的态度。他和夏油杰放着名贵跑车不管,非要泡在这一池湖水里,竟也寻得半晌偷欢,五条悟整个人都快要挂在夏油杰的身上,他轻轻抚摸了一把对方湿滑的脊背,无意间扭过头去就想要烙个吻在那里。

夏油杰吓了一跳,瞬间下意识地闪退开。

五条悟也吓了一跳,他不解地面对着夏油杰,“我以为你…”

“不是。”夏油杰皱了皱眉,“我不是同性恋。”

想起几个小时前颇为尴尬的不欢而散,夏油杰有些无措地搓了一把自己的脸。他深深地叹了口气,一时间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才好。他并不是没有对五条悟有所动心,但是他始终都无法跨过同性的这道坎,说到底,男人之间要怎么做才好?

夏油杰把自己摔在了窄小的宿舍床上,思绪万千间点了一根烟抽着。因为工作需要,他会在修车厂的集体宿舍里临时暂住几天,在结束这项工作后,也许他也就再也见不到五条悟了——想到这里,夏油杰有些莫名的失落,他不知道这失落感是件好事还是坏事。

夏油杰叼着嘴边的烟有一搭没一搭地吸着,脑子里一片空白。百无聊赖间,他诡使神差地打开了Instagram,或许这个时候他更应该打开Pornhub,但是他还是点进了搜索栏,输入了五条悟的名字。在惊人数量的follower一栏下面,是五条悟发出的刚为奢侈品代言拍摄的新海报,他裸露着上半身,唯独纤瘦的腰间系着金色流苏状的一根腰带,牛仔裤将将卡在腰胯上,露出欲盖弥彰的鲨鱼线。再有就是那张堪比天神的脸了——五条悟不需要太多妆容的修饰,他要做的只是露出他那双眼睛,那双比宝石还要璀璨,比天空更加吸人眼球的湛蓝色眼睛。被这么一双眼睛盯着,轻而易举就被勾了魂也是无可奈何的。

再下一条post就是五条悟的一张自拍了,这甚至是原相机,大概只是五条悟随手摁下快门的产物。可惜上帝就是对他格外怜惜,给了他一张随手一拍也无可挑剔的脸。夏油杰盯着这张自拍里的那双眼睛,盯着那两瓣水润泛红,好像涂过唇膏般柔软的嘴唇,肖想着一些他不能够宣之于口的欲望。

这也许不能解释夏油杰为什么正对着五条悟的照片手淫。

被性欲裹挟着交出自我的夏油杰在恍惚之间想到,他或许撒了谎,他并不是对五条悟全无欲望。

无名的情热已经烧得夏油杰神智不清,他伸出手去拢住那涨大到几乎握不住的性器,缓缓地喘息的同时无情地上下快速撸动着,以一种不怎么温柔的手法试图尽快疏解掉欲望,从这不堪的欲望之网中逃出。可是他却做不到,夏油杰紧紧地盯着手机上属于五条悟的那张漂亮得堪比某种精灵的脸蛋,感觉脑子都烧掉了一半,理智早就停工,促使着他遵从本心,想象那些他本该不该有的想法——他想要的是五条悟的手抚摸在他的阴茎上,需要的是五条悟的嘴唇附着在圆滚的龟头上,伸出他那条能说会道的灵巧舌头舔舐…

“你在干嘛?”

夏油杰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吓得差点大叫,要不是他的意志力坚强,他非得被吓软了,从此彻彻底底地阳痿不可。他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望向那声音的来源——

五条悟正趴在窗口,略带暇意地笑着看向屋内。也许这要怪夏油杰刚刚没有关上露台的窗户,引得某只贼猫闯入,但是谁又能想到会有人出现在那里呢,这也怪不得夏油杰不小心。

五条悟是偷偷冒着大雨开车过来的,他的浑身上下都被雨水浇湿了,真真落实了落汤猫这一说法。而他也不给夏油杰发信息,也没有敲响他的门,偏偏就是要从露台窗户这里翻进来,想必也是为了避人耳目,不被修理厂宿舍内的其他人发现他们两人的关系。

关系?他们是什么关系呢?

五条悟从窗户那里跳进屋内,灵巧得真像只猫。而夏油杰躺在他那张窄小的床上,手还抓着自己的性器没放开,早就没有了辩解的机会,于是他几乎是自暴自弃道:“在想你。”

“想我?”五条悟浑身湿漉漉的,像在雨夜闯入的女鬼或是妖精。垂下来的白色碎发下是那双勾走夏油杰魂魄的眼睛,而那双眼睛的目光终究落在了夏油杰肮脏的欲望之上。五条悟盯着他,像是用眼神把夏油杰奸个透彻,“想我就变得这么硬了啊。”

五条悟不能再说任何一句话了,因为夏油杰知道,哪怕对方再说出一句什么本来无足轻重的话来,他都会彻底失去理智,让今晚成为他们彼此人生中再也无法挽回的一晚。

所以,夏油杰吻住了五条悟。

他们已经不需要再说什么了,此刻再说什么尽是多余,只有彼此的体温是真切的。

五条悟身上还有大雨浇过,湿漉漉的冰冷水气往外冒着。而夏油杰却烫得像块烙铁,几乎是被对方抱住的一瞬间,五条悟就不受控制地呻吟出了一声。属于夏油杰的温度快要将他烫伤,也让五条悟一瞬间就被欲火点着了全身,区区一个野兽撕咬般的亲吻已经不能够再满足他的空虚。五条悟立即就伸手下去握住了对方身下过分生机勃勃的那物,也满意地听到了夏油杰难以抑制的抽气声和满含快感的喘息声。

下一秒,夏油杰已经压制着五条悟,把他推倒在了那张小床上。木质的单人小床早已年久失修,不堪其扰地被两个成年男性的体重压出一阵咯吱咯吱的声响,但是早已无人在意它,夏油杰和五条悟正忙着扒掉彼此身上的所有衣物,五条悟喘息着,伸手出去抓捏他肖想期盼已久的那对大奶,而夏油杰则忙着在五条悟的脖颈间种下一个个亲吻,将痕迹布满对方白皙如牛奶的肌肤之上。他们两人一时间竟然都兴奋得像是处男一样,完全不知章法地互相安抚着,抚摸过彼此每一寸的皮肤,或是吻,或是舔舐,或是手指抚过。

五条悟急不可耐地往下摸索,恨不得把手黏在对方那根东西上不放开,“快点…”

夏油杰自然是比五条悟还要急的,他早硬得发疼,巴不得直奔主题去摸对方的屁股,只是碍于所谓的绅士情节没有草草急匆匆地扒开五条悟的臀缝。如今催促的倒成了五条悟,夏油杰便也不再客气,用大拇指卡住臀缝捏住肥软的臀肉,便开始用两只给对方做准备。

令人惊讶的是,那处并不是干涩的,而是滑腻的。五条悟早在翻入他的窗户之前就做好了准备,自己做过清洁和润滑,竟然湿着屁股就找了过来。意识到这一点的夏油杰被欲火烧得更加难耐,他嘴上骂着婊子和荡货,不留情面地就直接纳入三指去开扩里面的甬道。五条悟呻吟着,把头埋在枕头里低低地笑着,想必也是在笑身后的人被自己拿捏住,露出不堪如野兽一面的样子。

既然如此,夏油杰便不再墨迹,他扶住自己涨大得有如婴儿小臂般粗长的性器,抵住那湿润饥渴着翕张的小穴,便动腰向前推入穴道内部,把五条悟整个人压进了床里。现在五条悟倒是笑不出来了,他尖叫着,拼了命地像是要往前爬,却又被那根硕大的玩意钉死,犹如雌兽般受困于雄兽身下,被迫承受了整根如同凶器般要了人性命的巨大阴茎。

开始是几乎要死了一样的胀痛感,意志坚强如五条悟也忍不住发出哭腔来,好在夏油杰胯下的东西非常好用,无论怎么操进去都会磨蹭到五条悟体内最敏感的那处。所以很快,五条悟就把这将死般的感触忘却,一头栽进了淫乐地狱里,被夏油杰弄得欢快到无止境地尖叫,流出喜悦的眼泪,发出他都难以自我辨识的羞耻声音。

被誉为本世纪最伟大的赛车手,五条集团唯一继承人,金枝玉叶般的人就被他这么压在身下承欢,在这样一张破旧狭窄得不成样子的小床上喘息着,求绕着,被灌以极乐的享受。他的第一次完全不应该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他们在修车厂员工的集体宿舍里,这里充斥着各式各样的味道,不属于五条悟应该接触到的那个阶层的味道——烟味、汽油味、机油味和消毒水味。五条悟的那根粉嫩的金贵鸡巴蹭在被洗刷了无数次,但是发黄得已经洗不出来底色的廉价床单上,兴奋得不住地往外吐着前液。

夏油杰不管五条悟如何央求他轻点,他只是把浑身滑腻得像块凝脂的人翻过来,从上到下贯穿着对方。他们两个就这么挤在一张窄得完全躺不下两个人的小床上,摇得风雨欲来,喘息和呻吟已经盖过了外面的雨声,也许隔壁躺着的人早就听到了他们的交媾声,正琢磨着夏油杰什么时候交了女朋友,又或者是从哪里找了如此稚嫩的雏妓,或是嫉妒或是羡慕地偷听着他们的动静打着手枪。这里没有人知道,所谓的车王,不可一世的五条悟正被操得涕泪横流,眼白都翻上去些许,他躺在一张破败的宿舍小床上,盖着一半上面有被烟头烫出来的洞的被褥,抓着上面摆着可乐罐当烟灰缸的床头柜,正叫得比女人还大声。

夏油杰的那根东西太有资本,把五条悟的整个人生都要搅乱了。五条悟忍不住自己的叫声,他正爽得上头到完全找不到北,逐步深陷乙状结肠的龟头磨着他最最要命的那个区域,让五条悟一边往外喷着前液的同时,屁股也不争气地冒出不该出现的水液来,已然被操成女人的模样。

五条悟用指甲扣住夏油杰脊背上的皮肉,硬是伸长了脖子,又把之前没能印上去的那一个吻烙了上去,他啃咬着对方的每一寸肌肤,又带着无尽的渴望向夏油杰索求。而夏油杰也给了五条悟最想要的东西——一个吻。

五条悟几乎昏过去,他揪着夏油杰散落下来的一缕长发,满脸泪痕却又笑得肆意,“说什么不是男同性恋…这不是很会操男人吗…?”

夏油杰不说话,夏油杰只是笑,然后把五条悟整个人翻过来,又操了进去。

146 Likes

冲飞了,老师太会写了:innocent:

1 Like

91老师更新,全世界的下午女都吻了上来

18 Likes

91老师…掌握我xp的神

3 Likes

妈妈!妈妈喂饭啦!太好冲了啊,这黏黏糊糊的感觉,暧昧到出水的氛围,夏日燥热的感觉!啊啊啊啊啊夏五有91太太是福气!

夏油·第一次操男人但是天赋异禀·杰

3 Likes

91你是古希腊掌管性张力的神

夏杰,一款最适合艹男人的男人,悟猫猫的专用打桩机~

7 Likes

91老师我爱你…

雨夜,宿舍:smoking:光看文字就很有画面感了

1 Like

设爆了,,91妈咪。掌管我xp的卡密

91老师。。。。落泪了

看了91老师一篇文我蛇了一瓶营养快线 :hot_f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