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修复蜻蜓 连载中

块引用
五条悟看见一只蜻蜓

他隔着玻璃打量夏油杰。
这个怪刘海、假菩萨、好好学生、罪大恶极的诅咒师、他的挚友、被亲手斩杀的失败者、他的…恋人。随着思绪,五条悟放在兜里的右手指动了动,仍有些若有若无的黏腻感觉,是在整理杰的头发的时候碰到的。时间再往前回溯,他用术式亲手斩杀了挚友,【芘】。他感到中指和食指僵硬,因为太久没有动作成了交叉的形状。在基督教里是祈求好运的意思,是夏油杰告诉他的,【万福玛利亚,你充满圣宠,主与你同在】。

01

那时候他们刚入学没多久,实力也没到后来可以完全分开执行任务的程度。一个清晨,两人刚刚拔除完在一村庄附近的诅咒,五条悟又不想那么快回校,于是四处乱逛,夏油杰虽然不那么情愿,但抱着与新同学友好相处的态度还是随他去了。

正好是周日,村庄附近的教堂里还有做礼拜的声音,牧师正进行祷告。五条悟在外面探头探脑看不出个所以然,一个跨步就想冲进去,一向慢他半步走的夏油杰却拉住了他。

“杰!你不想进去坐坐吗?老子可是第一次遇到教堂祷告!”五条悟挣脱未果,半拉下墨镜,两只蓝色的眼睛瞪着夏油杰。

“我们这么中途进去是不礼貌的行为,悟,而且……”夏油杰不那么赞成的看着他,可后半句还没说完,五条悟已经不耐烦地转头,挑眉“你是不是又要开始长篇大论称谓的问题了?杰————真啰嗦”

夏油杰只想叹气。

他发誓,在见到五条悟这个似乎从来不知道怎么和同龄人相处,只会用拳头解决问题的同期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的高专生活会那么和睦的过下去,如果顺利的话,还能交上一两个知己好友。但是五条悟,他们见第一面的时候对方就毫不留情的调侃了他的发型;他买来糕点想和对方分享的时候,五条悟又吐槽他的口味奇怪。

夏油杰不想再忍,两人就在教室这么缠斗了起来,都默契的没有使用术式。后来自然是被夜蛾要求禁闭自省,可五条悟又不时扭头盯着他,似乎想说什么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在夏油杰回以视线的时候一幅很不屑的样子装起了盲人。

夏油杰自认为和这样一个幼稚的小孩子相处实在没经验,他在心里把两人的关系画上了大大的叉。

晚上,他打算把糕点收起来一个人品尝。准备入睡的时候,五条悟又在深夜别扭的敲开他宿舍的门,很没有礼貌的坐在他床上开始吃喜久福。

“怪刘海,甜品上的品味还是不错的嘛”

夏油杰忍着深夜被吵醒的怒气站在床边,试图告诉他两人刚打完架还没和好,并且这样的行为很不礼貌的事实。

谁知道这人一点也没有和人相处的经验,用甚至称得上在给夏油杰做骑士受封礼的语气说,“你的意思是,如果是朋友就可以这么做了吗?”
夏油杰感觉自己在和一只不懂人话的猫试图交流,他已经不抱着能和五条悟成为朋友的想法了。

正抱胸想着怎么召唤咒灵把五条悟扔出窗外,低头却看见五条悟黑暗里透亮的蓝眼睛正盯着他,嘴角还沾着奶油渍。

像猫。

夏油杰怔住了。他看着五条悟的嘴一张一合似乎在说什么,可自己的思绪被什么凝滞住无法挪动。

五条悟不管他在想什么,仍自顾自的说些既然我和杰成为朋友,那杰以后当然也可以来我宿舍请我吃喜久福啊 杰和我做朋友真是荣幸之类的话,语气自然的仿佛他早就在心里有这个想法,夏油杰也已经欣然同意了。

夏油杰看着五条悟的眼睛,点点头选择妥协。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认为自己是被不知名的原因迷惑了才会选择一次次包容五条悟,甚至和这个幼稚的同期成为朋友。

那个晚上之后,五条悟拥有了自己在咒术回战的第二个宿舍,他以太晚不想动弹的理由拒绝回去,似乎长在了夏油杰的床上。两个人不可避免的又打了一架之后叠在一起沉沉睡去。

接下来的故事顺理成章,他们理所当然的成了好兄弟好伙伴,虽然还会时常掐架,但是总会莫名其妙的和好然后又黏在一起出任务。硝子在每次打架又和好的过程中默默做一个旁观者。她总和夏油杰在天台聊天,或是什么都不干,只是看天。

夏油杰迎着风借火给她,还用手掌默默护住火苗,自己却不抽一口。硝子笑他明明只是表面上的好学生,又偏要装出一幅彬彬有礼的样子。

尤其是对五条悟。

夏油杰说硝子胡编乱造,他明明一视同仁。硝子挑眉看一眼他颧骨上的伤——体术课和五条悟因为谁先喝这罐可乐打架而留下的,夏油杰似是没察觉她视线一般,无动于衷的摁短信。

【杰 老子需要喜久福做镇痛 买了勉强原谅你】

【悟…不要用老子做自称,还是毛豆生奶油味吗?】

夏油杰正想对硝子说有事先走,硝子挥挥手赶他,你对五条悟也太纵容了。夏油杰说这只是 dk 的和好方式而已。

正常吗?当然。虽然五条悟时常会做出些超越正常朋友界限的肢体接触,但夏油杰把它们归类为五条悟在交朋友方面没有经验,所以缺乏分寸感和自己太大度的结果。

02

夏油杰在短暂陷入回忆之后,整个人又恢复了以前带点佛性的样子。面对五条悟老古董的嘲讽只是叹了口气就不再做声,夏油杰看看朋友瞪着的眼睛,睫毛迎着光出现些泛金的色泽。

心里顿了顿还是伸手把他的墨镜推回鼻梁上,“礼拜结束之后会有糖果,我们到时候再进去吧?“

哄孩子的语气,五条悟却很习惯且受用。又像液体状的猫一样贴回夏油杰身上开始等待教堂里的人离开,用大拇指和食指捏捏夏油杰的厚厚耳垂,问他怎么今早不戴耳钉。

是忘在宿舍了吗?杰真是个粗心的笨蛋。

…如果不是你昨晚非闹着要把墨镜和耳钉放一起比大小,怎么会不见?
五条悟忽略他略显责备的语气,头侧靠在夏油杰右肩上,手指开始玩他的头发,“这才发现杰的耳垂那么大,以前家里的下人常说,耳垂大是有福气的意思。杰要感谢我帮你发现了这一点哦”。

有福气吗…夏油杰只感觉对方毛茸茸的脑袋在他肩颈那一块蹭的痒的不行,心里默默想起硝子的话。

自从国中时发现自己能看见咒灵并开始尝试使用咒灵操使之后,他就鲜少有过和朋友出去游玩的经历了。
这并不是说夏油杰在人际关系方面出了什么问题————恰恰相反,他和同学相处融洽,会和同学在下课时打篮球,也替不情愿值日的人打扫教室卫生。甚至有很多女生对他抱有好感,可以称得上典型的老好人。

但有这么亲密的朋友却是头一遭。

夏油杰一直自诩要成为保护普通人的伟大咒术师,抱着这一信念,他看着没有咒力的同学们渐渐带上了保护欲,甚至是轻微的怜悯。

因此和所有人都隔着淡淡的距离感————放学去拔除废弃医院里遗留的咒灵,这种事情当然不能和无咒力的普通人说。带有些中二感的国中夏油杰同学决定独自扛起这一责任,也就不那么有时间去维系,或者说是在乎友情维系了。

五条悟相反,在和他的相处中夏油杰发现这人比他还更不擅于和人打交道,也可以说五条悟把所有人都看成从他世界经过的一个摆件:高层是正在腐烂的橘子,家中下人是战战兢兢的蚂蚁,普通人是…五条悟可能压根没考虑过无咒力的人的存在(这也是他们一直以来争吵的源头)。

那么夏油杰呢?五条悟幼稚恶劣的亲近,以及执行任务时大笑说出的“我们是最强”,夏油杰应该是五条悟心里为数不多平等对待,甚至是依赖的人。

这么想着,他对自己似乎终于寻找到,这段时间对五条悟产生的莫名的情愫的原因了。想要靠近,想凝视他的眼睛,只是因为他俩是超越了一般朋友关系的挚友。

至于五条悟对于夏油杰头发以及其他地方(比如夏油杰的枕头)的莫名热衷,也只是因为夏油杰是他最信赖的人。

夏油杰对自己的想法有些暗暗的得意。硝子说错了,悟和他根本没有什么不正常,最强的两人合该这么亲密。

这样想着,夏油杰迎着阳光的眼睛微眯了眯,他决定容忍这只在试图缠绕自己刘海制作一个波浪卷的手了。

“悟和我都没什么做亲密朋友的经验…那么该怎么相处,到底有多纵容对方,也都只是由我们两人制定的规则。”

夏油杰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一下,应该是辅助监督在催促他们回校交任务报告。他第一次选择恶劣的忽略了金属机器的震动,并把这归咎于五条悟的心跳声太响。

但至少现在,他更想和五条悟呆在一起。

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