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长眠

是苦夏时期的dk小情侣
有双性,猫塑,宫交,窒息,失禁,潮吹等要素,注意避雷!!!
“杰——来玩游戏吧。”五条悟拉长声音迈入了夏油杰的寝室门,就像是来过无数次般的自家,一手提着零食,一手握着游戏手柄,自然而然的在夏油杰身旁席地而坐。
夏油杰面对吵着要玩马里奥游戏的恋人似是习以为常,但他这一次并没有接受五条的邀请,只是摇摇头,轻声开口道:“抱歉悟,下次再玩吧,今天我有些累了…”手指抵住胀痛的太阳穴,过度劳累的脑袋仿佛定时炸弹一样突突的跳动着。思考与挣扎使他早已疲惫不堪,只要抓住空闲的时间他便不由自主的纠结着所谓的正论与否。
困惑于挚友的反常,五条悟摘下墨镜凑上前去,用那双如天空般澄澈蔚蓝的眸子细细端详对方,尝试从中能察觉些什么。
观察无果,五条悟皱着眉头随手拿来两罐饮料,听着气泡冲出的声响将其中一罐递给了身边人。“咕哝咕哝”泄愤似的猛灌下几大口,五条悟像只不被铲屎官理会而无所事事的白猫,自顾自的抄起手柄开始玩游戏。
眼线越来越模糊,游戏中的小人竟然分成了三个?五条悟空出手来狠狠揉搓起泛红的眼眶,眨巴眼思考着怎么一回事。
身边的人突然没了动静,夏油杰疑惑地转头望去,却发现一个脸红扑扑的像猴屁股的伴侣迷茫的看着他。
夏油杰赶忙捞起手边的饮料一看,上面浑然写着“低酒精果汁饮品”几个醒目的大字。
啊…这可真是麻烦了,滴酒不能沾的小少爷如今却犯傻喝到了酒精饮料。
“悟?能听到我在说什么吗,悟?”夏油杰手背覆上那绯红滚烫的双颊,摇晃着不知自己恋人所云的对方,枉想唤醒这个酒醉鬼。
感受着冰凉的皮肤表面贴上来,五条悟嘟囔着“好冰,好舒服”便直接蹭了上去。
面对男友粘人的大猫撒娇行为,夏油杰只是想快点把人安顿好免得第二天早上起来某人难以忍受宿醉的痛。
出乎意料的是,五条悟非但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一步便跨坐在夏油的腰间,下半身紧密相贴,感受着彼此的炽热。
“喂,悟——!”伸手欲要制止,却被炸毛的猫一爪子拍开。
三两下褪去碍事的长裤,五条悟还顺便将身下人的裤腰带解开来,二话不说就开始磨蹭。
感受着久违的滚烫,夏油杰双手握住那只软绵绵的腰肢,防止酿成本来就没什么力气的酒醉鬼向旁边一歪就直接摔下去的悲剧。
温热的鼻息尽数喷洒在颈间,饶是将近一个多月没做的夏油也无奈被撩拨起了一丝欲望。
怀揣着一丝能够让五条悟自己下来的希望,夏油杰扶额用一只手钳住搭在自己肩上的那双手,对着因为被突然控制住而缓缓抬起头,意识不清醒的好友劝道:“悟,你喝醉了,现在不是我们该做的时候,明天你不还得出任务吗?”夏油祈祷能唤起白猫的哪怕一丁点良知,从自己身上下去。
哪知这话激怒了原本安安静静跨坐在他腿间的五条悟,浑身的毛发都炸开来,恶狠狠的抓住人的衣领,用着自己水润的唇瓣“哐”的一下就是往上撞。
夏油杰也被彻底撩拨起了怒火,耐心被不安分的某人完全消磨,他扣住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软的不行就只能上硬的了,粗暴的对待说不定还能让悟望而退步。
灵活的舌尖撬开贝齿,刚刚因碰蹭而渗出的血珠融入两人相交换的津液,夏油杰像是没感受到口中的铁锈味,继续轻咬着早已被吮吸得通红的唇瓣。
将锢在怀中的人松开束缚,本就面上潮红的五条悟此时泪眼婆娑的平视对方,下一秒他的动作着实是给夏油杰吓了一跳。
只见五条悟已经将身上唯一的一块布料褪下,抓住夏油滚烫的阴茎就要往自己穴里塞。
夏油杰简直都快被气笑了,不轻不重的拍下白嫩的屁股,把自己的鸡巴好说歹说才给解救回来。
“悟,好歹也做一下润滑吧,这么胡来可是会受伤的。”
五条悟闻言不爽,执意要无套中出且不用润滑。夏油杰叹息着抚上那条略微湿润的细缝,两指搓捻着藏在当中不愿露出头的阴蒂,看来今天这个爱是不得不做了。
感受着怀中人呼吸愈发急促起来,夏油杰估摸着时机差不多了,分出一根手指向那口早已一开一合,不断流出淫水的骚屄探入。
异物的突然插入让五条悟的穴道不适应地僵直,涨麻的同时又带着细微的快感。待到本人适应完毕,夏油杰才开始浅浅地抽插起来。带有茧子的两根指头并在一块儿,抵住那块让五条悟爽的绷直得想要弹起的软肉按着磨。
“杰…杰…嗯,慢点…啊…”殷红的唇一张一闭,吐出难以忍住的呻吟。五条悟闭着眼俯身去探夏油杰的唇,两人就这这个姿势细细地吻在一起,感受着彼此的体温。
抽插的速度愈发快起来,腿间的水也是多得把夏油的手全淋湿了,抽出来时还拉出一根淫糜的银丝。五条悟软绵的双手就这样撑着恋人的肩膀,将因欲求不满而翕合着的屄口对准夏油杰庞大硬立的阴茎一鼓作气地坐了下去。
胀大的硬物充斥了整个阴道,龟头狠狠擦过敏感点,五条悟竟又是喘息着吹出了一股水。即使都快要顶到宫口,夏油杰的鸡巴还是留了一截在外面没被完全吃下去。
正对着挚友晃悠着身子,白猫随着急促的呼吸将屁股抬起又落下,每一次都稳稳当当的将那根铁柱顶戳到敏感无比的宫颈口。
“啊…又顶到了,呜嗯…”快感如潮水一般袭来,五条悟早已将自己爽得吐出一截软舌,小声地浪叫。夏油杰帮助在自己身上一起一伏的屁股往下猛地向下一按,惹得对方软下腰肢,瘫靠在怀里颤抖着小高潮了一回。
看着发情的白猫如此依恋自己,夏油杰暂时抛去猴子,正论什么的一堆屁事,将还在高潮不应期的五条悟翻过身来,扛起两条白皙的大长腿就开始这么大开大合的操干。
“啊…不行又要高潮了…呜嗯…杰是坏蛋…嗯!!”朦胧的蓝眸向上翻,不论是前端的领口还是那口正吞吞吐吐着巨物的小穴都一股一股的流出水液,五条悟被顶的两眼翻白,胡乱地抓住夏油杰宽厚的后背,口无遮拦地咒骂起来。
夏油杰好笑的听着身下人传来时不时的叫骂声,其中还夹杂着变了调的娇喘。
猛烈的抽插忽然停了下来,本来高潮边缘的五条回神,歪头不理解的好像在说“为什么不继续了”
“悟不是想要慢一点的吗,可是悟的宫颈口一直不欢迎我呢”坏心眼地研磨小小的宫口,带着几分侵略性又向里顶开了不少。五条悟还处在半醉半醒的状态,伴着微弱的哭腔推搡着夏油,渴望动作的继续。
“嗯…不可以,不要再顶宫颈口了…啊…会怀孕的呜呜呜……”失神地捂住酥麻的小腹,涣散的瞳孔无法聚焦地只能眼睁睁看着夏油杰一次又一次的凶猛顶撞将小小的宫口轻轻操开来。
潮吹洪水泛滥般地浇灌在龟头上,五条悟浑身都在激动得颤抖。宫腔彻底被打开,宫交麻痹的痛楚让他的柱身这时都软下去不少。
察觉到恋人的不适应,估摸着是第一次被做到这么深,于是他伸手按揉阴蒂这个敏感开关,看着五条悟不舒服而蹙紧的眉头舒展开从而又露出欢愉的表情后,才又缓缓开始动作。
“啊…杰…杰,又要去了…呜呜”高亢的哭叫伴随着星星点点的白浊喷洒出,一点一点的溅在两人胸前。五条悟的脸莫名的变得更红了,真当夏油杰以为他是太热了而提议把窗户打开大点好通风时,对方却晃晃他的手臂让他赶紧停下来。
“杰,快停下…别弄了…要、要尿出来了…”推搡着正抚上自己大腿的人,五条悟难耐地想要合拢腿,却被夏油杰强硬地撑开。“悟,就在这里尿出来吧”恶魔低语般地蛊惑人心,五条被如此低语搞得头脑发昏,但仅有的羞耻心迫使他起身想要去解决。
夏油杰紧紧抱住打算下床的伴侣,亲密地含住五条悟圆润小巧的耳垂。挣扎了几下无果,他只好烦躁地扯住眼前自然垂落的刘海,让夏油抱着他去卫生间。
伴随脚步,环抱着的姿势使两人的结合处相贴的更深了,中途夏油见怀中的人差点受力不稳扶不住快要滑落下去,托着人屁股又向上颠了几下。五条悟快被膀胱的压迫感给逼疯了,而那个怪刘海色鬼还借着这半点路途一下比一下插得深,让他差点忍不住就这样尿出来。
十多步的距离硬是让五条悟感觉被抱着边操边走了半个小时。当他本以为可以暂时接触地面好好站着放水时,夏油杰却将他以小孩把尿式的姿势对准了马桶。
“喂,杰!”五条悟羞耻地脸快要熟透了,他知道这人变态但没想到如此变态。夏油杰则是这亲亲那亲亲的,哄诱着全身毛竖起来的猫不用担心直接尿出来。
堵住马眼的同时扣挖着女穴下湿润的尿孔,夏油杰动了动尚在五条悟体内的阴茎,感受着温热的甬道颤动。“悟该学会用女穴尿出来了吧?”戏谑的话语激得他浑身一抖,阴蒂和尿孔被一起玩弄,一个也没被放过。五条悟终究是扛不住这直冲颅顶的快感,没什么味道和颜色的尿液淅淅沥沥地从骚屄流出,在马桶内溅起一小朵水花。小声啜泣着偏头埋在爱人的颈窝处,五条悟两颊飞上两片绯红,难以置信这个像发情的骚母猫一样乱尿的人是他。夏油杰扯过几张纸草草将他们两人身上的水渍通通擦干净,转身又抱着人回到了床上。
高潮迭起,五条悟放声哭泣,敏感的身子被翻来覆去的玩弄。在一次又一次抵住花心冲撞时,他难耐地扬起修长的脖颈,两腿环住在自己身上辛勤耕耘的男人。
夏油杰望着那白皙的天鹅颈此时却布满了嫣红的吻痕,爆出青筋的手不受控制般地掐住那处。
空气突然被阻隔无法通入,五条悟迷惘地抓住那只越收越紧的大手,穴里的肏干并没有因此停止。阴道内部猛烈地颤动起来,夏油杰感受着销魂的蠕动榨干,往子宫内部深处缴出滚烫的精液。五条则是吐着猩红的软舌,津液包不住般从口中漏出,哭喊着被送上了高潮,潮吹出的水积少成多在白色床单上汇成一口小洼。
“悟,悟?”脖颈被猛掐的恐惧还未退去,即便是最强也饶是被吓了一跳,产生差点以为会真就这么死在挚友手下的错觉。
“咳、咳…”微冷的空气骤然涌入刺痛干涩的喉咙,眼前的景象也逐渐清晰。见伴侣担忧且不知所错地望着自己,五条悟什么也没说,只是起身抱住对方,一头毛茸茸的白发在男友温暖的颈窝处一下又一下地轻蹭着。
“杰,该睡觉了,你也很累了吧”
“嗯”
End.

38 Likes

其实小悟察觉到杰不对劲了吧,所以才潜意识的感到烦闷通过大do特do的方式安慰杰,并且杰怎么过分弄他都不会生气只觉得杰累了需要好好休息:pleading_face:

9 Likes

是的,想要通过做爱来让杰开心一点的好猫猫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