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booba惹的祸 by luoxiasummer

又名(男友太爱我的柰子怎么办)

01

这是夏油杰和五条悟交往的第三年,依旧是睡到中午的太阳晒屁股,拱起的被窝才有一点动静,先是微小的动静,像是人身体小小的痉挛,隔了好久夏油杰才慢慢睁开眼缓过神来,他抬手先理了理头发,昨天两人玩得依旧很疯,过肩的长发都有点打结。

睡的太晚,以至于到现在脑子还是懵的,侧过头看了下翻身把脸背过窗边,还在呼哧大睡,睡的正香的人,夏油杰满脸复杂,背后估计又被抓开了,伤口微痛,不过最痛的位置还是——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布满牙印、惨不忍睹的胸口,陷入沉思。

他不止一次好奇,甚至下批个皮去论坛匿名提问,怎样判断同性情侣间的感情?男友太爱我的柰子了怎么办?但是想想还是算了,太丢人了,可能还没等他蹲到解决办法,他就在社交媒体首页大火了。

说起他和五条悟的孽缘,三天三夜都说不完,但归结一句话就是,五条悟就是个老涩批,两人的关系完全始于肉体。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健身房,那会儿他刚刚搬到这个街区,工作之余想放松下就在家附近办了张卡。穿好健身服,还没在跑步机上跑热,迎面就走过来一个男人,准确的说是夏油杰看一眼都会确定的帅哥。那人看来和自己差不多大,个子更高些。一头雪白的短发,连睫毛都是纤长的白色,下面是一对透亮的蓝眼睛,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目光过于炽热,以至于夏油杰都想下意识地伸手挡住身体,虽然根据常理,衣服不会因眼神被烧着。

“有什么事吗?”出于礼貌,夏油杰还是先开口了。

“有哇!靓仔,我有个朋友说他很欣赏你的奈,呸,胸肌,他想问问你是怎么练的,认识一下吧~”

没听错的话,他刚刚是想说,柰子吧。夏油杰27年的人生,第一次觉得和人交流hold不住场子了,嘴角微微抽搐。

还没等他想出缓和的回绝理由,那人把手机屏幕已经凑过来了,递过来一张二维码,同时发动星星眼攻势。原来真的有人能用眼睛说话啊,那双眼睛分明在说,“扫一个吧~扫一个吧~拜托拜托”

无奈从口袋捞出手机,扫了,申请好友的提醒刚发过,那边就火速确认了,像是深怕自己反悔。

“我不装啦,我叫五条悟,就是我想加你嘿嘿嘿…”加了微信又紧锣密鼓问到了名字,男人咧嘴笑得格外灿烂,一点不尴尬地当场戳破了自己的谎言。

这就是他们的开始。

等他们正式交往后,某一个晚上的事后,五条悟主动坦诚彼此的初见,“你当时穿着灰色的外套,我还没注意到你。等你把外套一脱,嘶,我眼睛都看直了,里面那件黑色的紧身衣真是完美的把你身上的每块肌肉都勾勒出来了,尤其是你的柰子!”说着还手不规矩地又趁乱摸了一把,捂着被打红的手背缩回来眼睛依旧继续馋,口水都要流下来了,“那可真是太漂亮了,又圆又鼓,啧啧啧啧,女人都比不过你吧……说起来我平时可高冷了,从来不主动加人,想不到吧~”

“呵,恕我眼拙,我可完全看不出来。”夏油杰冷笑回应,尤其强调“完全”两字。

“你看不出来很正常啦,你眼睛那么小。”不怕死的五条悟还特地伸手比划,大拇指和食指只留下一点点缝隙,“就这么小~”

这是他们在床上的常态,夏油杰很多次都觉得,明明自己是1的位置,却感觉自己就是个公关店里的鸭子,还是被五条悟这个淫棍白嫖的那种,不被嫖死就被气死,二选一,或者一起来。

退一步越想越气,无法堵住男友这张骚话满天飞的嘴,只能用身体行动来堵住他的嘴,把他重新卷进被子里折腾到,让他没力气再像个流氓样视奸自己身子。

02

在谈恋爱之前,五条悟只能通过朋友(本人单方面盖章)身份,来意淫友人的身子,不是天天在微信上滴滴他一起来健身,就是约他去海边城市潜水,两人身边朋友都看在眼里,五条悟之心已经是人尽皆知了,深怕夏油杰哪天和他出来完穿的不是紧身衣,而是相对休闲款,不能把身材曲线勒出来让他大饱眼福。

但人的欲望总是难以满足了,达到了这个目标就想更近一层,直到夏油杰那边终于松口,两人确定关系,在第一次上床的时候五条悟再次感受到了谈恋爱的妙处——以前隔着衣服不知道,夏油杰这家伙看起来彬彬有礼的儒雅青年,从胸部上方到肩头有一大块的纹身,黑色的不知名的花顺着肌肉弧线蜿蜒攀附,像是活了一样。

一贯对纹身持不好不坏态度的他,视线所及,突然就被打开了某个xp开关,猛咽了下口水,当然和他心中的大餐比起来,带着浓重神秘色彩的纹身都成了配料,不过这是能让大餐锦上添花的重要配菜。

夏油杰躺在床上,手背在脑袋后面,难得紧张,虽然已经实现确认了自己不是受那一方,但对上正上方那对泛着绿光的眼睛,他突然觉得自己像只待宰的羔羊,肉质格外肥美的那种。

“那么,我要开动咯~”五条悟双手合十,神态比在饭桌上还虔诚。

仪式结束,这只饿狼就扑了过来,屁股直接坐在夏油杰腹肌上,两手悬在空中,似乎在寻找最佳下手地点。

夏油杰肤质本身就偏小麦,再加上平时出门也不怎么注意防晒裸露在外的皮肤就成了深蜜色,为了暗自提防五条悟这只色狼占便宜,他特别讲男德地几乎在最热的时候都穿着件短袖,从不赤膊上阵,所以从胸口到人鱼线,和手臂处形成较为明显的色差。

五条悟俯下身,仔细端详对象的大奶。即便平躺着也有明显弧度的饱满胸肌上镶嵌着粉褐色的乳晕,粉意不仔细看还看不太清,要凑近了才能发现。一想到两颗乳粒就藏在其中,他鼻子热热的,还伸手摸了下确定没流鼻血。

“喂,你看够了没?”

酒店房间开着冷气,在空气中暴露这么久,那两粒乳头已经怯生生从中间突了出来,夏油杰明显听到头上的呼吸声更重了。

“够了够了,我这就上手了~”五条悟迫不及待把手张开,整个附上去拢住,放松状态下的乳肉从指缝间溢出,“呜呜呜,好软啊杰…”明明是实施猥亵动作的人,却像是完成了长久的夙愿,感动得热泪盈眶。

揉够了乳肉,原本暗红色的胸口上被留下了暧昧的五指痕迹,五条悟低下头,潮热的鼻息打在乳头上,引得夏油杰低呼,一阵酥痒传至全身,身上的肌肉跟着绷紧。他没想到原来自己的柰子也这么敏感的。

五条悟可不让他躲,伸出艳红的舌尖卷住一边的乳粒,含在嘴中吸吮。刚开始还想没长牙的小孩吃奶样,小口小口的嗦,后面力气越来越大,像是一定要吃到奶的架势,边啃边拿牙尖轻嚼。

“嘶,你轻点”,夏油杰伸手想把胸口趴住的一大只推开,无果,这厮的嘴就像是和自己的柰子长在一起了,难舍难分。等五条悟终于依依不舍地把乳粒从嘴里吐出来,左边的小豆子已经又红又肿,还带着湿漉漉的睡意。五条悟不是一个厚此薄彼的人,先用鼻尖蹭了蹭右边未能光顾的,随即张开嘴巴把乳晕连带附近的乳肉整个含近两唇之间,脸颊微微凹陷,吸得格外起劲,另一边也不闲着,不时伸手掐弄下肿胀的乳头,又揉一揉像刚出炉的面包一样膨胀绵软的胸肌。

光是吸奶都快吸了十多分钟,夏油杰推不开他,到后来只能伸手把他后脑勺护着,另一只手搭上他的腰线,像是真的在哺育一个巨婴样。没办法了,是自己对象,不宠着还能分咋滴?

最后,终于是吸爽了的五条悟心满意足的抬起上身,非常满意又自豪的欣赏自己刚刚努力的杰作,自家对象布满唇印齿印的胸膛,然后异常乖巧老是地任由夏油杰扶着腰,快速翻过身,把自己压在身子底下。

直到夏油杰把性器插进来,胯部开始使力抽送时,快感的浪潮很快席卷了两个人。意情迷乱间,五条悟双臂环住夏油杰精状的腰部肌肉,感受那里随着插弄动作的紧绷和松懈,忍不住在心里感慨,真的是让自己捞到宝了,自家男友腰好腿好活好,脸也好看,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夏油杰大汗淋漓地忙着做活塞运动,防备心正低,他舔了舔因流汗而缺水干涩的嘴唇,出其不备地突然拱起后背,舌尖正正好舔上了面前的粉棕色乳粒。

“啊…”穴腔内本就火热粗大的性器又胀大了,做爱中途的乳头敏感的很,夏油杰差点没被他刺激地直接射出来。

五条悟眨眨眼,对上夏油杰掺杂着欲火和怒火的眼神,非常无辜的眨眨眼。

“我错了,”下次还敢。

夏油杰也懒得再跟他废话了,直接抱着他的两条腿,快进快出,一次插得比一次深和重。

两人最后大概是做了三四次,等到一滴都射不出来了,夏油杰才终于决定放过他,抱着早已睡过去的人合眼了。

这次应该能把他做老实点吧,夏油杰想着,在彻底失去意识前,怀里的人突然吧唧吧唧嘴,说起梦话,“杰你柰子这么大,应该说我焯你吧?”语气那叫一个理所当然。

草,五条悟你他妈完了。

夏油杰猛然睁开眼睛,直接翻过身附在他身上,声音粗哑,含吻他的耳垂,低语,“悟啊…我今天觉也不睡了,就陪你玩……”

第二天早上,日过三竿,唤醒夏油杰的不是酒店的叫醒服务,不是明媚的大太阳,而是胸口处熟悉的濡湿触感。他掀开眼帘,有点不确定的看到五条悟这厮从昨晚睡在枕头上的姿势,又拱进被子里,像个煮熟的虾米,眼睛都没睁开,无师自通地找到了自己乳头所在地,吸吮起来。

大早上看到这一幕真是又色情又诡异,夏油杰睡意全无,冷着脸掐着他的下巴把乳粒从嘴里解救出来,光裸着上半身坐了起来。

嘴里吸的好好的,突然就被人拿走了,伸手一摸,也不是那个手感,五条悟睡眼惺忪,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跟着他一起坐了起来。

“杰~早啊……唔你怎么醒这么早?”

“早。”

没发现身旁人周身隐约弥漫的黑气,五条悟目光涣散,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随意的一个瞥眼,双眼突然睁大,他几乎从席慕斯大床上跳起来,手指着夏油杰,准确地说是他的锁骨下方,“杰!你的柰子怎么左右不一样大?!发生了什么事!谁对你干的?!告诉我,我去揍他!”

昨晚本就通宵了,还靠在床头放空的人差点没被五条悟紧锣密鼓的追问导致心脏骤停被送走,夏油杰太阳穴那青筋暴起,嘴角却勾起一个极其阴森恐怖的微笑,他一字一句说,“还能是谁?你个崽种睡觉也不老实,跟个章鱼一样嗦成这样的。”

五条悟眼睛眨巴眨巴,一拍脑袋,恍然大悟。很快他又笑的像偷腥的猫,贼兮兮地又凑过来,“那我将功补过,帮你把两边弄对称哈~”言出必行,他真的就扑过来,嘴巴开始嗦另一边明显小很多的乳头。

借着容易被煽动的晨勃,夏油杰又狠狠爆炒了他一顿,上交了公粮。

03

同居这么多年,夏油杰逐渐摸清了自家流氓为数不多又雷打不动的喜好。这个人明明是个懒鬼,却能坚持去健身房的根本原因就是想保持好身材的同时,到处看看有没有赏心悦目的肌肉,自己就好死不死的赶上了。

后来五条悟竖着四个指头,对天发誓,他物色到现在,只看上了夏油杰的。当然可信度有多少,就有待考核了。

五条悟还有个爱好,就是喜欢玩玩抖音,拍点秀身材的视频。比如现在,白发男人站在镜子前,拿着手机左拍右拍,一会儿摸摸最近维持的不错的腹肌,一会儿又刻意地把肩头新练出来的肌肉挤出来。

等把自己那段录好了还不算完,非要拉着夏油杰一起,说要在账号上公开出柜,要给大家看看自己的男友有多好。

夏油杰拿他没办法,但毕竟是第一次对着摄像头,看着那个黑漆漆的小圆孔,不知道该摆出什么姿势,只能表情略带僵硬,从下至上撸了下自己的胸肌。放松的乳肉被抬高,又在重力作用自然垂落。用五条悟的话来形容就是,“涩飞了,裤裆炸了”。

“嘶——”不称职的摄像师倒吸了口气,镜头后面眼睛都绿了。急匆匆地按下结束键,等不及剪辑上传新视频,五条悟直接甩开手机,飞扑过来,丝毫不担心夏油杰接不接得住的问题。

夏油杰这边刚站稳身子,一手护好他的背,一手托着他的屁股,任由两条腿紧紧盘踞在腰上,而五条悟早就急不可耐地上手,左右摸了一轮了。边摸着揉着,嘴巴也不肯闲着,发出痴汉般的感慨,“杰的胸真是又大又软啊,像个大水球,还捏不爆嘿嘿嘿….不过仅此一个,哦不,两个,两个都是我的,真好~”

当然夏油杰作为1,不会一直让自己陷入这种被动的局面。

某晚剧烈运动的时候,他学着五条悟平时的玩奶套路,现学现卖地含上一口入肉,舌头卷着,嘴里咬着,把五条悟粉嫩的奈子也嗦肿了,冷白光滑的胸口上遍布暧昧的齿痕和吮痕。

第二天早上起来,两人穿衣服时候都不约而同低声痛呼,家居服内里磨到被吸破皮的乳头,擦到就疼,更别说真的套上去了。

因此,五条悟光着上身,火速在网上下单‘情侣宽松大t’,还特地看了下尺寸选了xxxl的。夏油杰瞟了眼订单页面,不免纳闷,他们俩的身材最多买个xl不就行了,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两人就光着上半身,等了好几天,快递终于来了。五条悟一拿到就迫不及待地拆开,怂恿夏油杰赶紧穿上试试。

果不其然,尺码买大了好多,领口和袖口都格外的大,衣服松松垮垮,胸口空荡荡的,只能说唯一的好处就是胸不会被磨了,但整个人看上去套了块破布有什么区别。

“悟,你怎么买了这么大的衣服?”夏油杰转过身去给五条悟展示,“要不退回去找商家换个码子?”

五条悟摇了摇食指,围着他转了一圈,最后满意地点点头,“没错,就是要这个码子。”

“什,么?”夏油杰还没问完,没穿上衣的五条悟像只泥鳅样飞快顺着衣服下摆,钻进t恤里,这个码子一个人穿肯定打了,但两个人套进去就刚刚好,还多些活动空间。

难得两人休息了几天,夏油杰柰子上的伤口都结疤掉了,现在只留下淡淡的印子。钻进衣服里的五条悟还能干嘛,当然是熟练地做着自封的嗦奶工作啦。

等到被人隔着衣服捏着后颈,五条悟才哼哼唧唧、不情不愿地从领口钻出来,他故意弯着腿,一脸无辜地仰视着夏油杰,掐着嗓子,怯生生地喊了句,“妈妈~”

夏油杰沉默了,目视前方。五条悟见他没反应,故意把两人身子再贴近些,张嘴咬了咬面前还带着青茬的下巴,还是没人理。

就在五条悟在反思是不是这次真的有些过火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双手拖住的胸口深深起伏了下,随即两人想贴的小腹处,有个又热又硬的东西抬起头来了。

“哟,这不是我们的小小夏吗?~”一贯很有“礼貌”的五条悟热情地和它打了声招呼。

在他准备握住小小夏之前,夏油杰抢先一步按住他的手,粗重的鼻息看得出是在努力克制欲望,“悟,我问你个事,你要老实回答我。”

“好哇,什么事。”

夏油杰顿了顿,思忖之下艰难开口,“……你到底是喜欢我的柰子,还是喜欢我这个人?”

等了半天,没想到就是问这个啊。

“夏油杰你这人,怎么能怀疑我对你的感情呢,我当然是爱你这个人啦!”五条悟川剧变脸,晴天转小雨,开始隐隐抽泣,指腹抹泪,虽然是只打雷打不下雨的那种。

他强烈谴责,“你可真是个负心汉!要知道外面的人排着队想上我,我还不给上呢!”

“真的吗?”夏油杰不禁递出怀疑的眼神。

“真的,”五条悟异常坚定,“比珍珠还真,比你的柰子还真,苍天有眼,我要是说假话,你的奈子明天就缩水萎缩。”

得,当他没问,夏油杰在心里暗自发誓,以后他不会问这种废话了。他无奈吐出一口气,双臂肌肉用力,把五条悟整个人抱起,往卧室走去。他心里很明白,马上他的柰子又要开始疼了,肾也是真的要透支了。

献上一个非常短的番外:

电视广告,女人摸男人的背,关切地问:“是不是肾又透支了?”

好学的五条悟进行一个学习借鉴,对着刚洗完澡的夏油杰,贴心凑过来:“是不是柰子又想被嗦了?”

1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