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猫与狐

,

春困秋乏,五条悟已经躺着夏油杰的腿上睡着了,而夏油杰盯着书上的文字也是一点看不进去,干脆把书放下了。

坐着睡确实不舒服,但眼皮一闭上就会陷入无休止的困意里。

困,可天光大亮。他拿起一条毛巾盖在双眼上就睡了。

一觉醒来后,天边已是黄昏将尽。

吻,二人想把所有的温柔都用在此刻。相互依恋着,五条悟整个人都趴在他身上,身体上的松散劲还没过,软绵绵的,只想被抱得更紧。

吻毕,五条悟就靠在他的怀里。夏油杰正揉捏着他酸麻的脖子,五条悟却转身在他唇上轻轻“啄”了一下。又回到原来坐姿的悟打了个哈欠,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夏油杰只做轻笑几下,搂着他的腰慢慢附上来。

“悟,你想试一下吗?”他问的是什么不言而喻。

“你会?”

不会,毋庸置疑。

夏油杰反问他: “试试?”五条悟听完就想跑了,却又被夏油杰拦腰压了下来。

啊?杰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厚脸皮。

五条悟仗着没有他的同意,夏油杰就不敢对他做些什么,开始提条件:“你先给我做。”

“用嘴,杰。”哦,看来是为了上次的事情来报复他。

“可以。”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五条悟也开始肆无忌惮的挑逗夏油杰了。不是摸摸他的喉结,就是踩一下他的腰腹。怎么捉弄杰都不够。

“悟……我要做了。”

裤子被脱下后,夏油杰又遇见了那熟悉的家伙。这次没有弹它,轻轻地摩擦着,不过一会儿那小家伙就进入了它梦寐以求的地方。被口腔所包裹着的温暖是手法所比较的,确实很舒服。

才开始,杰就发起了猛攻,牙齿的磕碰,让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真是够了,技术真差。五条悟想。

可之后所带来的快感,却让他难以自持,身体控制不住的顶弄,紧绷着的腰腹。断断续续的呻吟声被他吞进了肚子里,最后还是忍不住叫了夏油杰的名字。

一点点的逼着他缴械。

在快射精的时侯夏油杰又把它吐了出来,手指快速揉捏了几下,精液就尽数落在了他自己的衣服上。

夏油杰把弄脏的衣服脱了下来,抱着五条悟就进了卧室,把他放在床上,就去柜子里找他买回来的那些东西。

真枪实干,绝不作假。

夏油杰捏着五条悟光滑的脚腕就把他拉得更近了一些。

“杰……”

“悟,你想正对着我做还是背对着。”

他的恋人还在询问他的想法,真抱歉,他好像没有选择。

“随你吧……”说着他的一条腿就被压到了肩膀上。双腿大张着的样子看着满是诱惑。

身上的衣服早就不翼而飞,床上只剩下两具光裸的肉体。当那冰凉的液体接触到穴口时,不禁瑟缩一下。青涩的反应,俩人都是如此。当手指探入穴内时,五条悟早就用枕头遮住了自己的脸。

听着令他面红耳赤的水声,这个真的是他?奇怪的感觉,控制不住的呜咽声被咬碎了,囫囵吞进肚子里。

当手指被穴肉咬的更紧时,夏油杰就退了出去。转而取代他的还是自己,他带着他的套套回来了,还是很紧,两个人都不好受,他只能慢慢的顶进去。

五条悟正在适应这种饱胀的感觉,自己已经完完全全被打开了。酸涩的感觉,眼泪早就把枕头晕湿了一片。夏油杰伸手拿走了他的枕头,抹去了他眼角的泪水,亲吻着他的鼻尖。

五条悟改用手臂遮挡在眼前,又轻轻的睁开一只眼,偷看夏油杰,发现他怎么也脸这么红。混蛋杰还害羞上了。

真是不巧,透过手臂间的小缝隙,二人的视线又撞在一起了。

不知道顶到了什么地方,五条悟的呻吟声再也藏不住了,夏油杰听见了,只觉得身下更硬。他俯身吻上悟的唇,和他一起把快感藏起来,现在就只剩下两个相拥的挚友了。

原本挡在眼前的手臂也环上了夏油杰的脖子,他们难舍难分之际,所有的战栗,动情都显露出来。

“悟……你高潮的样子…很漂亮。”

这是在夸他吗?

少年人的青涩,给身下人带来了欢愉和痛苦,他们也不再满足于浅浅的抽插,而是鼓足了劲,想把一切都给填满。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慢慢的,精液也从穴口挤了出来,可怜的穴口被干到发肿也只能承受,吞吃着不断进出巨物。那双攀在夏油杰腰上的腿不断掉下来,后来却紧紧地缠在了他的腰上,随着他的动作收缩、颤抖。

“……杰……你。”

夏油杰能猜到五条悟想说什么 ,然而叫他的名字他只会更兴奋,不会停下。

但顾念着二人都是第一次也没有敢做的特别狠,也就一、二…差不多几次后夏油杰带着五条悟去浴室清理。他倒是看起来满脸餮足,五条悟整个人都晕头转向的。

够了,太难受了。

被温热的水包裹过时,才放松下身体。现在更加敏感,致命的催情药也比不过此时的他。

“杰……你别玩了。”所谓的正常清理,时间尤为漫长。夏油杰舍不得放过此时的五条悟,还是在与他亲昵了一会后,抱着他回到了卧室里。

14 Likes

好温柔…

好有感觉的文风,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