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假如

dk假如悟发现了杰吞噬咒灵球的苦差……

吞噬咒灵是一种什么味道?五条悟想起那些丑的千奇百怪的东西只作鄙夷。那味道一定堪比下水道,想到这他就有些担忧,杰的这份苦差不好做。

九月,夏季的慢热带。即使杰苦夏也不再消瘦,偶尔他们聚在一起时尝点小吃之类的东西。还记得他有次故意把可乐撒在杰的身上,杰召唤咒灵追着他跑了半个学校。

傍晚教室更显冷清,斜阳钻了空子照在睡容惬意的硝子身上。等到她起身时,发现这里空无一人,无奈俩人渣没一个叫醒她。

五条悟走在大街上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喜久福家又出了新口味,他觉得还可以。正想邀请杰来品尝。他在哪呢?

几公里的距离,还是直接过去吧。

哦,还在做任务,真敬业!

小巷子里黑漆漆的,只能看见杰的背影。他没有转身过,气氛也很古怪,“杰?”没有回应,五条悟只看见他弯着身子抽搐,发抖,状态很不对劲。

五条悟向他跑去,喜久福也被扔在了地上,夏油杰并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现在这副狼狈样。但五条悟却欺身而上想要一探究竟,“杰,你是笨蛋吗?咒灵的反噬要瞒着所有人,你才开心吗?”夏油杰此时也没有想好说该说什么,任凭他质问。

过了一会终是等到了一点声音,杰说:“悟,抱歉,让你担心了,我只是有些难受。不早了,回家吧。”

五条悟一直跟着他回到家里,夏油杰也全当默认了。进了杰的家中五条悟就坐在沙发上什么也不做,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交流。

这寂静像是被浓烟扼住了喉咙。等到脚步声临近,依旧没有交流。五条悟吻上来时夏油杰也停下了手中的活,他睁开眼就看见了五条悟气愤的神色。沉默中猛烈的烧着的情愫,谁也不让着谁。

夏油杰掐着五条悟的脖子,想让他冷静下来,却又被他咬破了唇角。真是让人不爽。

他们就这样打进了客厅里,唇齿间的血腥味散不去,忍不住让人蹙眉。分开时,还能感受到悟的舌尖勾了一下他的上颚。眼神中强烈的欲念碰撞在一块,所有情绪都席卷而来。

“悟,我没有想瞒着你,只是不想道尽苦楚,吞噬咒灵的味确实很恶心,有时候产生了反噬,就会很反胃。”

反噬,痛苦,恶心,焦虑,无一不诠释了这糟糕的工作。

万籁俱寂,用温情缓解此刻的焦灼不太合适 。每当他们在一起时,就想把这伪装撕烂。

坦诚相见,这就是你想要的。

啧,又咬人了。

“悟,你能不能有点正常的交往方式?”夏油杰想把压在他身上的人推开,可却难以撼动一点。任他咬吧,反正校服是立领的。

这吻似乎永远都不够,即使舌尖被吮到发麻,夏油杰也依旧压着五条悟的脖子和他吻得更深。

还没分开五条悟就有些蠢蠢欲动了,拉着夏油杰的一只手,就往下身探去。还没摸到时,那手已经把裤子解开了,硬挺的,直往他手心里钻。

五条悟想动一下却忘了自己已经交出了把柄。手指轻轻划向尾部,不过是让火愈演愈烈罢了。

五条悟眼巴巴的看着夏油杰,“杰,你能快点吗?”

夏油杰说:“闭嘴。”五条悟只好俯身在他耳尖处吻了一下,之后所有的喘息都是以如此近的距离传入夏油杰的耳中。

手掌抚弄的力气越来越大,耳畔的热气吹来吹去,夏油杰且只觉得烦躁。忍不住使了坏,手指在顶端打着圈,在五条悟没注意时掐了一下。

耳边传来一声闷哼,白浊流了大半张手,他便随意的弹了两下耷拉着脑袋的柱身。

杰不由得调笑了几句,“悟,你好快。”
,“悟,你喜欢我这么做?”,“你现在的脸很红。”

看着五条悟那只进气不出气的模样,笑着吻了吻他的眼角,没有泪,只作气态。

索性他没有多生气,一会儿就哄好。

“悟,我很难受。”

再明显不过的暗示,五条悟也欣然同意。他趴在夏油杰的腿间,两手解开了他的裤子,放出了那硬到发烫的性器。

这算咒灵吗?五条悟想。

发现了怎么样都是他自己吃亏的五条悟,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吃进嘴里……吃???

夏油杰看着五条悟犹豫不定,最后还是张开了嘴,将顶端含了进去。那露出来猩红的舌尖像蛇尾一样缠了上来,被包裹着的紧闭的火热地方,真是个宝藏。

那活物只知道往嗓子眼里钻,五条悟憋的眼泪都出来了,刚想喘口气,性器又趁着空档子插了进来,忍不住的干呕,却将柱头吸得更紧了。夏油杰忍不住顶了几下,五条悟只能张着口承受性器的顶撞,咽不下去的口水,顺着嘴角溢出,场面很是淫荡。

五条悟整个鼻腔内都充斥着夏油杰的味道,强烈的性欲味一点一点打破他的防线,他整个脑袋都晕乎乎的。半眯着眼睛,泪水就滑了下来。想用舌头抵住,可这无用的反抗更是刺激了性器,后脑的头发被揪起来又松开,强迫他吃进去一点,再缓缓退出来。

来回几次,五条悟的嘴角发麻,眼眶早就红了。望向夏油杰的眼中噙着泪,让人忍不住怜惜。

五条悟暗想:“小爷我都快死了,杰你还想做到时候!”

难耐的粗喘声,夏油杰的下腹也发酸,终是在一次顶弄中射了出来。五条悟控制不住咳嗽起来,夏油杰在一旁帮他顺气,接来一杯温水让他漱口。可那体液还是没有吐出来多少。

缓过来神,五条悟擦了擦嘴巴,“混蛋……杰。”

五条悟似乎没有注意到他们之间的距离更近了,夏油杰伸手在他的唇上擦过那些本没有的东西,唇瓣颤动间,悟的模样愈发昳丽。

他眼中的意味太浓烈了,手指顺着嘴角插了进去,却被软舌抵住了。五条悟推开了他,说:“杰,你有完没完了,哈?”

“悟,明天可以继续。”

“杰,小爷我不需要。”

吃饭是吃不成了,二人达成共识,出去吃。一路上没少拌嘴。

7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