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posa de Sueño (3)by 一击必杀

蝴蝶

夏油杰刚刚结束紧急任务回高专的时候,唯一亮着的是散发着微弱荧光的自动贩卖机。

这次的咒灵等级不高却意外难缠,夏油杰在山林穿梭半天终于逮到收伏。咒灵玉令人作呕的味道从喉头蔓延至口腔,晚饭也没吃,甚至水都没喝,浑身脏兮兮的悲惨男高中生拖着疲惫的脚步登上宿舍楼的楼梯。

打开灯,眼前的场景让夏油杰的呼吸都短暂停止。

最强,他的挚友,他的暗恋对象正毫无防备的酣睡在他的床上。埋在臂弯的小半张脸显出往日难见的乖巧,长睫随着平稳的呼吸轻颤,夏油杰无来由的想起家入硝子给他看过的一首诗。

那里有一句,梦的蝴蝶。

五条悟便是他梦的蝴蝶。

夏油杰脱下沾了灰的高专制服,挽起凌乱白衬衫的袖子,他放轻脚步,想要叫醒五条悟。

走近的景色更让他呼吸凝滞:五条悟穿着一条贴身的黑色长裙,因为俯卧而朝向他的背裸露在外,两条细细的黑色吊带缀在蝴蝶骨两侧,与白色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冲击着夏油杰的神经。

五条悟虽然身量高,可人却瘦。他的术式足够强力,可与夏油杰比起体术却稍差些。

夏油杰仔细回想,五条悟从没在自己面前露出这么多肌肤。

他的目光沿着五条悟突出的脊骨攀缘向下。五条悟没穿鞋子,白皙的长腿顺着裙子的开叉伸出来。那双腿也是美的,恰到好处的肌肉附着在骨骼上。

夏油杰与五条悟搭档时总喜欢看着五条悟恣意大笑着一腿踢向咒灵,那是极具力量感的一击,夏油杰常常为此着迷而不自知。

五条悟的呼吸声很轻,像轻盈的羽毛骚动着夏油杰。他的手指悬空停留在脊背、手臂与大腿。

他希望五条悟醒来,他怕控制不住即将吞噬自己的,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他不希望五条悟醒来,他希望他梦中的蝴蝶永远停留在他的心尖。

五条悟没有醒来。

夏油杰想,只有这一次,只有这一次。

悟,请原谅我吧。

他的指尖顺着五条悟银白的毛茸茸的头发来到他棱角分明的下颌;拂过脖颈,短暂停留在喉结;又沿着脊骨继续向下。夏油杰不只满足于手指尖的触感,他将整个手掌攀上五条悟的小腿,一寸一寸滑进裙摆里。

因为常年练习体术,夏油杰的手掌与指节都生着薄茧。裙摆丝滑冰凉的触感与掌下温热的肌体让夏油杰额角生汗,五条悟天生色素浅淡,连体毛都很少,皮肤的手感更是好的难以让人言喻。

我在抚摸咒术界的最强,五条家的未来家主…我的,挚友。夏油杰紫色的眼瞳浸满兴奋。

五条悟因为逐渐深入的抚摸有些不适,但只是微微蹙眉,将垫在头下做枕头的手臂换了个方向,身子一扭。夏油杰的手因为五条悟姿势的改变直接滑入大腿根部。

夏油杰一惊,随后又是疑惑。

悟…似乎没穿内裤?

他心一横,直接架起五条悟的双腿。轻薄的丝绸布料因为重力堆叠在向上抬起的小腹,五条悟的下半身完全展现在夏油杰的眼前,五条悟依旧没醒来。

可他首先被一片蓝色混合着紫色的光吸引住目光。

五条悟身上的裙子并非全黑款式,胸口用蓝色与紫色的碎钻拼凑出一只巨大的蝴蝶,蝴蝶翅膀的前翼包覆着五条悟的胸,放松状态下的胸肌竟如女人般弹动了两下,夏油杰一下子硬了。

目光转移至下半身,夏油杰发现了特殊之处。

五条悟的阴茎尺寸不俗,较本人肤色略深可仍算得上白,头部湿润。处于半勃状态的阴茎下,本该生着睾丸的地方却藏着一条肉缝。

那处生的极小极隐蔽,颜色透出粉红,阴蒂更是藏在深处,夏油杰轻轻地用指腹捻了一把,那张小口竟吐出一小摊晶亮的水液,与此同时五条悟的眼皮正在跳动。

五条悟长着女人的穴。

夏油杰彻底被击沉了。

男子高中生总有着发泄不完的精力,夏油杰也曾在深夜打开手机里仅存的几部黄片,有男有女。女人的肉体与充满情欲的高亢叫声并不能叫起自己,男性低沉的喘息似乎也没起什么作用。

夏油杰坐在浴室,冷水顺着散下的长发掉进下水口,他闭上眼睛,粗暴地握住自己,上下撸动,五条悟的脸却总闪现在眼前。他强迫自己不去想,不去想嘴角粘着奶油的五条悟,不去想任务完成后眼中有光的五条悟,不去想……

等他再次睁开眼,手里的白浊已经顺着水流冲走。

夏油杰终于明白了,他不喜欢女人也不喜欢男人。

他只喜欢五条悟。

他握着五条悟的膝弯折起双腿,单人床发出嘎吱一声,旋即俯身,狠狠地吻上五条悟的双唇。

五条悟在他吻上来时便睁开了双眼,碧蓝色的眼睛里是挚友的黑发和他瞬间放大的脸,嘴唇被人啃咬,他下意识想要张嘴叫痛,这正遂了夏油杰的意。他的舌头顺着微张的口滑入,卷着五条悟的舌尖,像是要将它吞掉。

最强打得过咒灵,可抵挡不住这样的攻势。他挣扎着想要起身,手刚撑起上身就被夏油杰抓住,膝盖蛮横挤开五条悟,迫使他分开双腿。五条悟被吻得喘不上气,涎液顺着嘴角流下。

“哈…杰…咳咳…杰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对不起呢,悟,可我也是第一次接吻哦。”

嘴上说着对不起,狡猾的狐狸却并未停下动作。他亲在五条悟的脖子上,又在喉结处咬了一口,偏长的犬齿留下了更深的痕迹。他将五条悟推倒,手掌拖起他的后腰,将五条悟的小腿架在肩膀上。而五条悟被裙子蒙住了头,只露出一点下颌的边界。夏油杰用手制住乱动的五条悟,嘴不停歇,在柔软的胸肌上嘬吻了两下,声响大的连乱动的五条悟都不再动了,而是偏过头,布料下传出小动物般的呜咽。

夏油杰张口含住了五条悟的龟头,舌尖在铃口处戳动,五条悟被刺激得挺起腰。从未给人做过口交,最强的尺寸又不一般,这一下直接戳在夏油杰的喉头,他下意识想要咳嗽和咽口水,口腔的颤动与吞咽动作收紧的肌肉让五条悟动的更厉害,夏油杰决定惩罚不听话的猫。

他改用左手支撑五条悟的后腰。没了手臂束缚的五条悟想要推开埋在自己下腹作乱的黑色脑袋,可阴茎还被人含在嘴里,大脑被逐渐放大的情欲控制,最强不知所措。

夏油杰的右手摩挲着五条悟的阴唇,指尖的粗糙茧子摩擦着嫩肉,可中心的小口还不肯张开,于是夏油杰更加卖力,他努力回忆起片子中的桥段,不时用指甲抠弄五条悟裹在包皮里的阴蒂,中指试探着戳弄着花心。同时嘴巴更加收紧,尽力放松喉管,直到鼻尖抵在五条悟小腹稀少的毛发上。未经人事的小穴在夏油杰的轮番攻势下热情的淌水,夏油杰因此兴奋,越来越快吞吐着五条悟的肉棒,直到五条悟的声音拔高,阴茎抽动着射在口腔里,同时女穴跟着压出一道水柱。

五条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蚂蚁啃噬般的麻痒沿着尾骨上窜,他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很快,头脑像是浸在蜜糖里一样,意识起起伏伏,夏油杰加快动作让他射出来以后更让他大脑放空。

他知道自己异于常人的地方,他并不为此羞耻,而五条家的大人们显然难以接受未来家主是个双性人。家里的老奶妈从他小的时候就教导他自己是不一样的。他从没碰过自己的女性部分,也没有如老奶妈嘴里的寻常女性一样来过月经,他以为那部分只是多余的无用的,可夏油杰告诉他,自己可以从这里汲取不一样的快乐。

“杰…杰别再…别再弄了,我…”被口到射精,小穴还不争气的潮喷,刚刚还激烈挣扎的最强完全脱力。

夏油杰这才注意到五条悟脸上的裙子,他揭开黑色布料,五条悟的脸红透了,上半身的皮肤都连带着染上红晕。被吻的红肿的嘴唇呼出热气,那双往日如冰封之湖的眼睛,冰似乎也融化殆尽。

“不是悟先跑到我床上,穿着这身衣服毫无防备地睡觉的吗?”不是悟先勾引我的吗,不是悟先邀请我的吗。

夏油杰整个左臂环绕着圈着五条悟的窄腰,他看着在自己不懈努力下一张一合的花穴勾起唇角,将嘴里五条悟的精液吐到掌心,抹在五条悟的小腹上,浓稠的精液不可避免的滴落在裙子和裙子前胸的碎钻上,看得五条悟更加脸红。

他的舌头再一次被夏油杰捉住,精液的味道不怎么好,但这一次五条悟没有拒绝,而是揽着夏油杰低下的脖颈,笨拙地学着夏油杰吻他的方式回应。他舔吻着夏油杰的上颚,咕啾咕啾的水声让两人更加兴奋。

一吻完毕,夏油杰和五条悟同时睁开眼睛。两人的姿势已经变成了拥抱,心脏贴着心脏,眼瞳映着对方。五条悟眯起蓝色的大眼睛,额头靠在夏油杰颈间,头发蹭得夏油杰痒痒的想笑。

“悟,别闹了。”“杰,我喜欢你。”

两人的默契好像薛定谔的猫,既存在又不存在。两个人诧异对视,开口却是。

“谁闹了!”“悟,我也很喜欢你。”

“杰,太逊了,怎么这么晚才表白,害得我等的好苦!”炸毛的猫掐着夏油杰脸上的软肉,看着夏油杰一张俊脸变了形,心情变好了,五条悟又放开手。

“悟才是,装的那么好,我还以为我这辈子都没机会表白了。”夏油杰无奈地揉了揉被掐疼了脸。

五条猫猫的眼睛滴溜溜地转,看着眼前的夏油杰,他突然明白了一些事情。

“所以那天,和硝子逛街的那天!你是故意的,对不对?故意和那两个女生聊天的对不对?”见事情败露,夏油杰也不直接回答,反而慢条斯理地解起了扣子。

五条悟也会偷偷看夏油杰,夏油杰自己也知道,正因为五条悟的偷看他才会不放弃暗恋五条悟。五条悟通常会在结束体术训练换衣服的时候看自己,或是自己喝水的时候。

夏油杰总是知道五条悟喜欢什么。

看着五条悟的视线顺着自己的动作飘忽,夏油杰随手将衬衫扔在床下。趁着五条悟沉迷于自己肉体时一把将他摁倒在床上。

“那么,悟穿这条裙子也是故意的对不对?”

背着昏暗的灯光,五条悟看不清夏油杰的表情。可望向他的目光让他知道,自己今晚肯定是别想睡了。

夏油杰话说的是很有气势,可真的提枪上阵又有些手忙脚乱。

为了掩饰自己的慌乱他只得啄吻着五条悟的脸,一只手伸向床头柜去掏角落深处的避孕套和润滑剂。这些是家入硝子让他准备的,看似冰冷的女孩子对于情感问题比他们两个要敏锐多了,不过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家入硝子笃定自己是top,现在看来自己真的要好好感谢她了。

五条悟被夏油杰的啄吻亲的咯咯直笑,他笑着说杰好像小狗,可再抬头对上夏油杰微笑的脸,加上身下的冰凉触感,五条猫猫才意识到压在自己身上的不是什么小狗,而是一只早有预谋的狡猾狐狸。

虽然刚刚夏油杰一番努力,五条悟的女穴已经湿润,夏油杰依然觉得那朵肉花容纳不下自己。

下体内流出的温热的淫水混合着冰凉粘稠的润滑剂激得五条悟一阵颤抖,过多的水液经过夏油杰的手指搅回体内,五条悟觉得夏油杰的手指好像搅动着他的神经一般,甚至都没法去问他为什么会准备着避孕套和润滑剂。

夏油杰自然是专注于开拓小穴,那处女性器官和五条悟本人一样秀色可餐,浅淡的粉色因为夏油杰的爱抚逐渐加深,像是高级餐馆会盛上的鲜嫩蚌肉。

手指钻进肉缝里,紧致高热的穴道便紧紧缠住夏油杰的手指,他试探着多加了一根手指,看着五条悟只是轻微的颤抖便继续深入,他摸到了一处凸起,手指戳弄,身下的猫儿便控制不住叫出声,夏油杰知道自己怎么能让五条悟快乐起来了。

他的手指模仿性交的动作,加快速度在五条悟的穴里抽插,每退出一次就带出一股淫水,五条悟还会随着自己的频率喘息。夏油杰的阴茎硬的发疼,他粗暴扯开自己的腰带搭扣,蹬掉校服外裤和内裤。

五条悟迷迷糊糊间终于看到了今晚即将进入自己的那根东西,猫猫吓得向上一窜,差点磕在床头。

那简直称得上凶器了,五条悟自己的尺寸就不错,夏油杰的更甚。绝对超越东亚男性平均尺寸的肉粉色的柱体被两三条鼓动的青筋环绕,囊袋饱满,龟头因为完全勃起不时摩擦五条悟的臀缝和大腿根部。五条悟心里直打鼓,他结结巴巴地叫停夏油杰。

“杰…要不…要不下次吧?”夏油杰被小猫的天真弄得没脾气,都到这个份上还有停的道理吗。

“悟,你能行的。你是最强对不对?”

五条悟的脑袋已经不太清醒了,夏油杰哄小孩似的哄骗着他,他点点头答应。

在哄猫同时插入第三根手指加快抽插的速度,激烈的水声骤然变大,夏油杰的大拇指还加重力道碾着五条悟的阴蒂。

五条悟无声尖叫,完成了今晚的第二次潮喷。本来垂软的阴茎因为女穴的高潮缓缓的弹动两下,马眼滴出几滴透明的腺液。

夏油杰慢慢抽出送进五条悟穴里的半个手掌,那些没吹出来被堵在阴道里的水液也涌了出来,五条悟的水喷湿了他的浅灰色床单,身上的裙摆也喷的浸湿。

小猫被手指玩的有些痴痴的,蓝色的眼睛难以聚焦,只是看着夏油杰的脸失神。他吐着舌头喘气,黑色的细条肩带垮下肩膀,胸口起起伏伏,带动着前胸的碎钻蝴蝶翩然欲飞。

夏油杰再也忍不住了,扯开一枚套子,套住茎身抵住五条悟张开的穴口。

挺腰深入,紧致的触感隔着橡胶套让夏油杰头皮发麻。

窄小的阴道里好像有无数小嘴,夏油杰破开堆挤的穴肉向前时,那些小嘴就会热情包裹住茎体和龟头。夏油杰得停下缓一缓才能忍住射精的欲望。

五条悟这边也不好受。手指自然比不上阴茎的尺寸,那根东西热热的,一点一点填满自己,五条悟从未体会过这种感觉,只觉得灵魂都被夏油杰占据。

夏油杰的龟头偏大,刚进去就撑的五条悟有些不舒服,可随着夏油杰缓缓深入,五条悟的不适感渐渐消失,甚至不自觉地将腿勾上夏油杰的后腰,直至全根没入,二人都松了一口气。

“悟不愧是最强啊,连这方面都有这么强的适应力。”夏油杰低下头看着完全吞下自己的小穴,笑着轻吻了一下五条悟的嘴角。

“杰…好厉害…一点都不疼欸。”小猫对性爱的新鲜感还没有过去,夏油杰打算乘胜追击。

他开始缓缓动作,阴茎退出一半又猛地顶进深处,速度虽慢力度却不小,五条悟抓着夏油杰小臂的手一下子收紧,挠了夏油杰一胳膊红印子。

夏油杰也不恼,而是伸手散开已经乱了的丸子头,他俯下身,重又托起五条悟的腰。他和五条悟面对面,两人鼻尖的距离近乎可以无视。散落的黑发垂落在五条悟脸上,比身上的裙子还要黑,质感还要好,五条悟看得入迷。

“悟,我要动了。”

夏油杰说话时呼出的热气让五条悟潮红的脸偏向一边。

“你不是…已经在动了……”

五条悟的话音因为夏油杰的突然袭击戛然而止。开荤的男子高中生显然不打算让五条悟再温吞着适应自己,大开大合地操干着五条悟的花穴。

粗壮肉棒沾满水液,在颜色粉嫩的肉花里扯出深红色的软肉。五条悟比他白上许多,他小麦色的手臂掐住五条悟雪白的胯,糟糕的颜色对比让夏油杰更加兴奋。

先前扯出的穴肉又在下一来回的抽插中粗暴地被塞了回去。夏油杰埋在五条悟的内里,不受控制地摆腰,随着一次一次撞击,龟头好像触及到了一处更隐秘的地方。

奇怪的好奇心驱使夏油杰狠狠一撞,这一下竟生生撞开了五条悟的宫口。五条悟瞬间睁大双眼,眼泪一下子顺着眼角往下淌。

夏油杰赶紧停下去捧五条悟的脸。他吻掉五条悟的眼泪,发现五条悟眼睛微微上翻,呢喃着会怀孕的,不要顶了这类的话。

生理反应实在太过明显,穴里的肉棒直接胀大一圈。五条悟被扩开的更满了,他下意识收缩了一下被撞的有些麻木的花穴。

阴茎被吸得更紧,夏油杰放任自己的欲望,他将五条悟抱起来翻转过他的身子,龟头顶着五条悟的敏感点狠狠一旋。

五条悟又潮吹了,短时间内第三次潮吹让他甚至喷不出成型的水柱,快感沿着像要击碎脆弱的神经。抚慰自己阴茎的动作停下,尽管已经硬的发疼可他就是射不出来。

夏油杰抬高五条悟的屁股,强迫五条悟塌下腰,他的双膝跪在五条悟小腿内侧逼他分开双腿支撑自己,肉穴因此张的更开。后入式使得肉棒以更刁钻的角度钉进五条悟的穴道,龟头毫不费力就接触到宫口。

宫口与阴道相比,尝起来是另一番滋味,柔软的芯子嘬住龟头,令人上瘾。

夏油杰整根抽出又整根没入,水液被一股股打成泡沫,水声混合着肉体拍击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房间。

五条悟高亢的叫床声再也没停过,夏油杰又恶劣地掴了几下他的外阴,阴唇和阴蒂被打的红艳艳的,穴肉因为疼痛绞紧,夏油杰发出满足的叹息。

他边操着边时不时抠弄五条悟的阴蒂或者揉扯他的阴唇。

五条悟已经完全不清醒了,情欲完全裹挟住最强向来聪明的头脑,杰哥哥老公的胡乱喊着他,结果换来夏油杰更激烈的干他。

汗水顺着脖颈流下,夏油杰甚至想,就算此时死在五条悟身上他也不算白活一遭。

五条悟迷迷糊糊的想,夏油杰作为处男也太离谱了点,不仅惊人的持久还能这么熟练的让自己爽到。

虽然长着一套女性器官,可这套器官发育并不完全。五条家的私人医生早年间给他做体检时已经说过他不会怀孕。

可当夏油杰叩开宫口时他还是告诉他不要顶了会怀孕的,全然忘了夏油杰戴着套,而自己的话只会火上浇油,换来夏油杰更猛烈地干自己。

五条悟身上的裙子已经完全不能看了,裙角刚刚被自己抓烂,可怜兮兮地垂在腰际;两条细吊带,一条被夏油杰的粗暴动作扯断;胸前和小腹的布料揉皱,沾满了先前他自己的射出来喷出来的东西,连碎钻蝴蝶上都沾满精斑。

刚刚的后入位,夏油杰终于射了一次。隔着套子,温热的精液没法进入五条悟的子宫,他松了一口气,喘息着。

夏油杰的胸膛贴着他的后背,他心脏有力的跳动声传到五条悟的耳朵里。

夏油杰的手覆在他的手上,比他稍大些的手严丝合缝插入他的指缝间,热乎乎的,有些汗湿的手让他感到安心。

夏油杰显然不会就做一次便放过五条悟。

他被夏油杰抵在墙上,后背冰凉凉的墙面冻得五条悟一阵颤抖,很快又被体温捂热。夏油杰掐住他的大腿,先前被捏着的腰胯已经呈现出两个泛着青紫的手印。

夏油杰摘下射满的套子想要打上结丢掉,可是半天没系上。五条悟缓过神,嘴角挂着浅浅的乖笑看着夏油杰笨拙的动作。把夏油杰看得更心急,索性直接把套子扔在床单上,他想,反正总要洗,床单更脏一点也没关系,然后拽着五条悟亲吻。

夏油杰想要再打开一个避孕套的时候,五条悟躲开他的吻,那个吻印在了他的嘴角。他伸手虚虚拢住夏油杰重新挺立的阴茎,生涩地上下撸动。白皙的手抚上肉色的自己,技巧不够,但那可是五条悟。

夏油杰不由得咽了下口水。他尽量让自己的声线听起来不那么颤抖。

“悟,怎么了?不戴套的话对你身体不好。”

“可是,我想要杰就这么进来。我想要,杰,我只想要你。”

悟的要求我怎么可以不满足。

他顺从了五条悟,托举起他的双腿,重新进入他。

那口女穴已被夏油杰滋养得淫靡无比,颜色从粉色转为艳红,阴唇轻微的肿胀倒衬的那处像绽开的花。花液缓缓流出,阴蒂因为夏油杰先前一番努力有点破皮。不过既然五条悟没喊痛那就算是没问题。

肉穴真正包裹上阴茎,夏油杰才懂得为什么人类会产生肉欲。若是五条悟这样的人,这样的穴,他甘愿沉醉其中。没了橡胶套的阻隔,他们真正合二为一。

五条悟唯一的支点便是埋在他体内的夏油杰的肉棒,整个人被夏油杰托起抱在怀里操,他的四肢缠住夏油杰,力道大像是将夏油杰揉进怀里。

龟头一次一次戳弄着脆弱的宫口,五条悟的阴茎也被夏油杰掌控在手里,而他则亲吻着夏油杰,他发现自己平时嘲笑夏油杰练习体术与格斗真是大错特错,他的胸肌比自己的更为饱满,夏油杰现在是自己的了,五条悟自然爱不释手地揉捏着。

夏油杰挺享受猫咪的踩奶服务,更不会亏待猫咪,他让五条悟搂紧自己的脖子,便护着五条悟的头站了起来。

他抱着五条悟下了床可自己还嵌在体内,走了几步路五条悟就受不了了,让夏油杰放他下来。

夏油杰选择性失聪,当没听见闷头猛干,失重状态下肉棒嵌进五条悟难以想象的深度,手下的小腹肌肉都隐隐的显露出夏油杰阴茎的形状。

夏油杰再放下五条悟的时候,他的头垂在自己肩膀上,已经眼睛上翻,口水顺着嘴角流下。他没有射在五条悟身体里,在最后撞了几十下的时候抽了出来,射在了五条悟的大腿上。

“杰,不要了,真的不能再来了……”

夏油杰也累得要命,可他还是认命地抱着五条悟去了浴室,做了简单的清理。五条悟身上的那件裙子几乎成了一条破布,于是夏油杰把自己偏宽松的衣服找出来给五条悟套上。

宣泄过情欲后身体发出疲惫的警告,他强撑着撤下同样脏乱的床单,草草换上新的,将五条悟轻轻放在床上。

在一片狼籍里,已经睡着的五条悟是唯一的洁净。

他掀开被子一角,小心翼翼地躺了进去。眼皮快要黏在一起,他试探着,将五条悟抱进怀里。

“杰,我们交往吧……”

“好,快睡吧。”

42 Likes

:hot_face::hot_face::hot_face::hot_face::hot_face: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