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池

,

偶然刷到土耳其一家吸血鬼酒店的口嗨。没什么逻辑。一个泳池引发的车。

夏油杰渐渐醒来,入目的是石窟穹顶和华丽的金色吊灯,烛光摇曳不定,墙上家具的阴影也随之摇摆。金边椭圆镜子里身着白色丝绸浴袍的夏油杰在酒红色大床上尤为显眼,他慢慢起身摸索出路。这是一座巨大的城堡,城堡主人显然是某个富豪。他转了好大一圈一个人影都没见着,出去的门上了锁,唯一的收获是发现了一处通往地下室的暗门。夏油杰别无他法只能试试向下探索,旋转石梯潜入黑暗深渊中,墙上的烛火忽明忽灭。足足有七尺高的石梯终于结束了使命,引领夏油杰来到地下室入口。木门上诡异的图腾似乎在嘲笑弱小的人类,夏油杰无视推开它,视野突然开阔但仍幽暗。再往里进,一个小小的吧台从黑暗里渐显,吧台后面一位白发调酒师慢慢转身看向夏油杰,他苍蓝色的双眼像两颗玻璃珠,皮肤光滑地像上好的瓷器反射着冷光。“他真像个人偶。”夏油杰在内心评价。城堡内没有别活物,他只能硬着头皮上前搭话,试图了解现状。
“你好,请问这是哪里?”
“不先来杯酒吗?我的手艺世间仅有哦~”即使是调侃的语气仍不见“人偶”脸上有任何表情。
夏油杰想要套话不好意思拒绝邀请,但对方根本没有提供菜单,“那就来一杯你最拿手的吧。谢谢款待。”
“感谢的话说的太早了哦~”“人偶”仍然没有什么表情,只有“玻璃珠”似乎折射了一丝狡黠,夏油杰以为是错觉忽略掉了。
漂亮高挑的调酒师转身去拿高墙上各色酒瓶然后忙碌起来,很快就把一杯血红色的鸡尾酒放在夏油杰面前,“请享用五条悟大人特制的‘血色砂糖’~”,停顿一下马上补充道“你一定会喜欢的~”这次夏油杰没有错过无机质的漂亮脸蛋明晃晃的狡黠笑容。就着美貌鸡尾酒似乎更美味了,海量的夏油杰居然感到意识开始朦胧,紧绷的神经开始放松,但他还留有一些理智“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这是哪里?”
“你怎么不先问问我是谁?”玻璃珠里似乎燃起蓝色的火焰,闪亮亮地盯着人类。
夏油杰再一次落败,被苍蓝之穹深深吸引,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他,“你是谁?”
还没听到回答下一瞬他就身处酒吧边上的泳池中,“欢迎来到我最喜欢的‘血池’。”
“你要生生世世记住我的名字,再也无法忘记,我是五条悟。”
不给夏油杰反映时间,五条悟迫不及待地吻住愣神的人类,他灵活的舌头温柔舔舐两片薄唇,轻柔地仿佛是沾湿两片花瓣,随即五条悟的舌头悄悄溜进对方的口腔寻找他的舞伴,迟钝的人类终于有了反应跟着五条悟的节奏享受起这个吻。五条悟一边描摹着夏油杰的蝴蝶骨,一边将吻延续至人类脖颈,这修长紧绷的脖子尤其敏感,夏油杰喉结上下滑动,忍不住呻吟出声,一个预感在他脑海里悄悄显现但他已经无暇反抗:“他要咬我了。”微微刺痛过后是无尽燃烧的情欲。夏油杰仰起头看到血池的穹顶竟是一面巨大的镜子,镜子忠实的反射着两具纠缠在一起的肉体,一切微小的震颤都被映照出来,色气翻倍。吸血过后人类有一些晕眩,更方便吸血鬼摆布,镜中一头白发突然沉入水中随即水中的某个部位被更温热的口腔包裹,夏油杰不由轻哼一声,手伸向池中的脑袋,在水下摸着光滑的脸颊,精致的小脸因为含着巨物而鼓鼓囊囊,此时只能看见红色池中漂浮的白发,夏油杰想知道五条悟此时的表情,他尝试用手指描摹五条悟眼眉,“悟,你这样,难受吗?”越发卖力地吞吃是五条悟的答案,不知是第几次深喉挤压,夏油杰释放了自己,他的灵魂似乎去到了镜中,此时他身处何处要如何出去已经不再重要。
五条悟从水里慢慢站起来,白发带起池中水仿佛变成粉色,他定定地看着人类,在人类迷蒙的注视下才咽下对方的精液。
“杰,谢谢款待~”吸血鬼不想人类失血过多准备亲亲抱抱之后让人类去休息。但人类似乎并不领情,用吻把吸血鬼推至血池边缘,夏油杰似乎想反客为主,把吸血鬼双手高举过头怼在池边不断在吸血鬼嘴唇上吮吸轻咬。吸血鬼故意示弱使得人类更加得寸进尺,夏油杰双手托住五条悟强健的腰部把吸血鬼抬起坐在池边然后低头含住对方性器,未经人事的粉色性器立刻给予回应膨胀起来。吞吃了数下,夏油杰用手扶住柱身一边舔着冠状沟一边抬眼观察五条悟的表情,这次没有任何阻碍,全身泛着粉红的五条悟完完整整暴露在他面前,蓝眸眯起,双唇微张,断断续续的呻吟从中泄露,夏油杰想要更多这样的五条悟,他把目光投向吸血鬼臀缝,趁着一记深喉把臀缝掰开插入一根中指,吸血鬼一个机灵夹紧后穴。
“杰,你在干什么?那里不可以!”还硬着的吸血鬼准备逃跑,却被人类拽住强行拖回原位,随即囊袋处传来酥麻湿润的快感。吸血鬼的迟疑给人类再次侵犯制造了机会,这次是两根手指缓缓进入,人类迅速找到了凸起的位置轻柔按压,五条悟整个人过电般微微弹跳了一下,夏油杰乘胜追击又加了一根手指缓慢按摩五条悟柔软的内里,同时用舌尖抵住乳孔挑逗,拨弄粉色乳头。后穴逐渐扩张放松,夏油杰抽出手指还在两人面前展示指缝间的肠液,没等吸血鬼反应过来就将性器顶了进去,“悟,这个池子的高度正好~是不是你精心设计的结果?”
“可恶的人类居然还有余裕调侃我!哼!我要让你笑不出来!”五条悟腹诽,好胜心起,双腿缠住人类坚实腰部双手却按住夏油杰的奶头用掌心轻轻摩擦。夏油杰先是被五条悟缠上来的冲击力倒退几步,随即胸口传来酥麻的痒意再加上五条悟后穴不断的收缩有点站不住了。“杰是不是累了,轮到我出力了~”五条悟狡黠一笑,眨眼间松开缠住夏油杰腰部的双腿并在身体保持连接的情况下一个旋转从仰面调整到俯身被后入的姿势,“杰,骑上来~不要退出来哦~”不愧是心灵相通的两人瞬间明白对方的意图,夏油杰保持插在五条悟身体的状态收起双腿将身体的重量交给五条悟的臀部,双手放在五条悟的腰上保持平衡,与此同时五条悟抬起双腿让身体尽量在水中悬浮。“要开始咯~”五条悟像只白鲸一样在水中起伏游起来,速度不慢,随着身体的浮沉,他们紧密连接的地方也上上下下的摩擦,在这个过程中有不少水被夏油牌打桩机鼓进五条悟的后穴并且发出噗嗤噗嗤的色情声音。“杰我的腰厉不厉害~快夸奖我呀~”夏油杰又新鲜又爽不想说话,只能发出近乎闷哼的声音,五条悟玩脱了在池子里游了好几个来回两人一同达到高潮。
他们在血池里七天七夜没有出来。
第八天早晨,“悟,我想,我想你初拥我。”夏油杰有些不好意思,期待蓝眸肯定的回答。
“一开始我们已经完成了初拥呀,杰。那杯血色砂糖就是我的血。”

10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