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定向封锁 无限流AU(4.27更新)by伐无道

*无限流AU,私设较多,以死灭洄游为型调改乱编的无限游戏向,会整合成长篇,大概

*主打无脑爽文双疯批

死灭洄游本质是打破既定天与咒缚规则的相对独立次元,以「帐」的覆盖范围作为影响现实世界的范畴,后期五条悟的管理权失效后发展为暴力目的性的直接深入现实的“游戏机制”

2 Likes

*末日要塞篇

01

钢筋横在地上虬结,残垣碎下的缺口参差不平,走几步尽是这般废墟,而几处围起的铁栅似乎被暴力撞开过,门板锈迹斑驳且摇摇欲坠。

死气笼罩着整个E城,连乌鸦振翅的嘈声都显突兀。灰原雄连大气都不敢出,拿起生锈沉重的锁扣住门,不清楚这有没有用,好歹有个心理安慰。他确认锁紧后才稍稍松了口气,转身贴着墙坐在七海建人旁边。后者闭目养神,沉声开口:“还有多少?”

他没有说什么还有多少,灰原很有默契地听懂了:“弹存吗?还有百分之三十。”

七海终于睁开了眼,琉璃色的眸子暗淡沉晦。太少了。他想,眉宇不自觉皱起,遂即起身拎起一旁漆黑的枪械,三两下咔嚓上了膛。

灰原忙跟着站起问:“要干什么?”

“天亮后第二次尸潮就会来袭,要突围就在今晚,你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休整。”七海垂着眼淡淡道,“睡吧,我来守。”

这并不是个安全的驻扎地,一个人回复战力必然相对的持续消耗另一人,可七海的语气太过不容置疑,灰原抱着枪支愣了会儿,很快进入浅眠。

第三者的脚步将楼梯踏得嘎吱一响,两人同时清醒警觉地对视一眼,显然——E城遍布徘徊着独行丧尸,并不一定是锁定他们而来,但距离靠近狭于一米再隐蔽都会被发现。七海建人无声做了个手势,灰原看得清楚,意思是:突围提前,做好准备。

下一秒,七海举起枪对准窗外九点钟方向扣下扳机,灰原在同一瞬间猛地撞开旁侧的铁门,趁着几米开外丧尸注意被转移的空隙卸下枪栓,近身以枪柄狠狠砸向丧尸脑侧,并紧接着将枪管捅进它喉腔里扣动扳机,后者应声倒下。

他很早就和七海建人讨论好了战术:丧尸反应迟钝,他们会在不确定来袭数量的情况下优先选择声东击西,然后两人分开行动达到清理丧尸的最高效率,其次为保证每颗子弹不被浪费,最好是近距离一击毙命。

灰原雄抬头,很远地看见了七海发射的讯号。他们的所在地已被尸潮包围,在天亮前丧尸未进攻状态下突围无疑是最优解,但丧尸人海相挤成墙,一但暴露只会更加麻烦。灰原的弹存已近告罄,此时只能凭七海的信号找准包围缺口冲出去。

灰原低头重新上膛,忽然间眉眼一凛,凭直觉将头一偏,一只干枯的手臂在下一秒从他肩头上擦过。灰原这一躲便被逼到了废墟死角,他抬头见是另一只可能在先前那只旁边的丧尸,他只凭之前的脚步声以为只有一只,想来这走路没声的兄弟生前多少受过点儿专业训练。

这个方位对灰原来说等于是堵死了,第一次在半封闭的环境下遇上丧尸,他不能完全有把握在不感染的情况下解决对面。

丧尸眼层蒙翳,上下颌无意识地半张着,居然还很讲卫生地没流下唾液来。它伸长末尾打着卷的指甲,猛地朝灰原扑去。

然而下一刻它的衣领被很稳地拽住,正好停在了和灰原脸对脸的暧昧距离,不过没有深情对视多久,它又被移开,然后被一脚狠狠一踹,撞进水泥墙里,碎块应声倾地,陷成个恐怖的大洞。

灰原愕然回头,见来者是个个子极高的陌生人。这人奇怪地蒙着一层漆黑的眼罩,一头雪白的银发十分晃眼,眼罩下鼻梁俊挺,漂亮的唇抿成一条线,整张下半脸极其完美。一般个子高的男人都体态魁梧壮硕,但这人体态颀长,好像他只是个当红模特,刚刚一脚把一百八十多斤的成年丧尸一脚踹进水泥墙的不是他一样。

这人朝灰原微微弯腰,用十分热情亲切的语气对他说:“小哥,我初来乍到不太熟悉,你有空兼职当个导游吗,一小时两万円这种?”

灰原还没缓过神来,刚张了张口,一旁的丧尸颤巍巍地爬起,转头就朝眼罩男人扑去,显然已被触怒锁定仇恨值。后者一个眼神也没给它,直接干脆利落的一个抬拳,又将其打飞陷进另一面墙上,本来就被腐蚀一角的墙顷刻碎成四分五裂。

灰原:“……”

如果这换作普通人,早就和慈悲的上帝见了面,然而这位丧尸兄弟大概恰好十分精通铁头功,第二次撑着错位走形的关节站起来时很优秀地连个伤口都没有。男人似乎略有讶异的扬起了眉,灰原隔着严实的眼罩不能确定他是否真的动了眉毛,但莫名感觉他就是扬了。

灰原雄终于有开口的机会,对面前的人道:“感染者只能通过规定的武装清除,其他任何物理伤害都不会奏效的。”

那人笑了:“这样啊?”

灰原松了口气,刚想说要不我去解决吧,只见那人手里不知何时多了把深黑透亮的冲锋枪,灰原这才发现自己手上的一把莫名其妙的没了。男人随意一抬就将枪举到了标准水平位置,接着甚至没怎么瞄准就扣下了扳机,数米开外非定靶移动向前的丧尸被径直击中眉心。而男人的神情依旧懒洋洋的,手却很稳,显然没有半点受后坐力影响的样子。

【恭喜泳者「五条悟」命中了第一个感染者,请再接再厉~】

系统的命中提示在副本频道弹出,这里一般没有人会去注意,但灰原雄立刻判断出这大概是面前的人的名字。

游戏开始怎么说都有一会儿了,才命中第一个,还不怎么懂规则的样子,怕是中途被卡进游戏的倒霉新人。

“灰原!你怎么这么久都没去汇合?你……”

七海建人向灰原找来,率先呼唤了队友的名字,待走近才看清在场还有另一个人,猛地停住脚步,瞳孔放大——

五条悟放下冲锋枪,理了理黑色眼罩,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

时间回到半个小时前。

袯除委托定在神奈川县,国内的任务一般都费不了多少时间,所以五条悟像往常一样逛街似的就去到目的地。闹市中心人流鼎沸,半空霓虹灯盘嵌了整个城市。

五条悟并不急着去完成委托,还很悠闲高兴地进了一家当地甜品店,每样点心各买双份,自己拎着一袋边走边尝,剩下的大包小包全交由辅助监督艰难地扛着。

“五条先生……”辅助监督伊地知洁高终于鼓起勇气叫了他一声,试探道,“我发在你邮箱的委托细则概要,你看了吗?”

透过甜品袋的缝隙,伊地知看见五条先生本人正专心解决手头上的草莓芭菲,其间含糊地“嗯?”了一声作为回应,就知道五条悟又忘记,或者说又懒得去看了。

“根据「窗」的情报,本市锁定范围直径五百公里内,有一级咒灵出没的痕迹,据残秽初步判断数量在两到三只之间。”伊地知认命地一板一眼背起报告,“暂时没有他人介入的迹象……”

“伊地知,”五条悟忽然出声打断,“那里为什么有面镜子?”

“啊?”伊地知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有街头人群摩肩接踵,奇道:“哪里的镜子?你是指服装店橱窗摆着的那些?”

五条悟沉默地依旧朝着那个方向看了一会儿,又收回目光笑了:“不,没什么。”

伊地知似乎是习惯了五条悟经常性地奇葩神经发作,没把这一插曲放在心上,将甜品放回车里后就领着五条悟前往案发地。

诅咒一般滋生在阴暗的角落,几个拐角后的巷尾有一间废弃的电站无疑适合出没条件。电站唯一的合金门上了锁,伊地知放下帐后将钥匙交给了五条悟,就离开前往约定地点待命了。

五条悟掂着手里冰凉的钥匙,却没有立即开锁,他沉默了一会儿,选择拿出内部联络器往外发送了一条通令,接着轻轻握拳,联络器应声凭空炸开,碎成无法衔接上的齑粉簌簌散落。然后他才丢掉锁和钥匙,一脚将门踹开。

室内早已搬空,只有四壁蒙上的灰尘随着这粗暴的开门扬起,电路机箱早就停止运行,周围一片死寂。五条悟抬脚走近屋内,扫视了一圈,忽然目光一凛,蓦地转过身。

进来时的门业已消失,再回头,原本目光所及皆是灰黑的电站场景替换成了广阔的废墟。

谁能令五条悟走入圈套?

五条悟推测对方设置了两重步骤。第一个是镜子,在把注意投入不存在的镜子上时即默认与其完成了某种对接,等同于镜子确认了目标。第二则是他踏进门的一瞬间,空间迅速完成跳跃切转翻叠,不可控地将他关进了独立于原来世界的空间,也就是说,只要五条悟达成「走入室内」这一触发条件,对方就可以启动事先准备好的设置强制性将他带出原世界。

问题就是,该将这里定义为与领域相同的微型维度,还是像只放置了帐或其他结界的相对独立空间?

五条悟猜两个都是。

所有对突发情况的判断在一瞬间内由五条悟脑内完成,他打量着所处的环境,眯起了眼。

【欢迎新泳者「五条悟」登入死灭洄游~您已进入世界场单人副本《末日要塞》,请完成指定任务,避免淘汰】

突兀的机械合成声音响起,在字幕随之出现的瞬间五条悟险些以为大脑遭到入侵,旋即果断否决了这个可能。

这大概类似于寻常电子手游的系统提示公告,并不专门针对一个人发布,只是以脑电波的形式传达。五条悟不知道这是怎么做到的,但能肯定这就跟有个人远远喊了一嗓子被你听到了一样,构不成任何实质影响。

此刻他注意到了有人逼近——姑且将它称作人。六眼在远距离探查到那人骨形关节扭曲得诡异,甚至有些皮肤组织溃烂,眼睛向外翻,整个晶状体蒙上了白翳,颌骨等部位似乎不受神经控制地顺着重力向下张开,然而它脚程极为超常,其移动速度根本不能以普通人的标准衡量。

要准确地形容这种病态感染,大概就是身体抛却了所有保护机制,只留下并强化了能有攻击作用的骨架。

很没人性的变异,五条悟如此评价。

肉体变异到了这种程度,精神上则会跟着脑死亡,五条悟并不讶异这哥们无冤无仇见他就当喜久福咬,他的无下限对付它的物理攻击还管用,只是当他伸出手指发射出咒力时就察觉到了不对。

并不是他不能使用咒力或者术式,而是似乎感染者对咒力相关攻击全数无效。

五条悟挑起眉,刚要试着一个肘击将感染者揍趴下,忽然听见不远处传来枪响,顿时改变了注意,决定不浪费时间在脑子有问题的人身上,脚尖一转,即刻锁定一个方向去了。

————————

“我不是在问你这个——”七海建人语气明显不善,接着很头疼地叹了口气,“算了。”

五条悟帮灰原雄显然不是一时正义感爆发路见不平,他是要为自己摸清楚自身所在地的情况,但灰原全然不在意那么多,一下子就和五条悟混熟了,两人乐呵呵地打成一片,居然还聊得很来。

“前辈猜得很准!这个游戏和现实有一定来往,但相对于原世界独立,也就是说现实世界中泳者很多!”灰原雄和五条悟聊着聊着不知怎么聊到了现实世界中的职业,于是灰原很自来熟地称呼起了前辈。

“你可以把这里当成某种意义上的VR游戏体验,它本身以游戏机制的形式存在。”七海补充道,“但由于是本人登入,所以在这里生命值清零,现实中也会立即宣告死亡。”

事实上,《末日要塞》只是个新手聚集的初阶副本,第一是主线任务一目了然,通关装备都有提供,使游戏简单很多;第二是降低了泳者对咒力的依赖,未尝不是种减少泳者间互剿的保护;第三则是病毒只能通过丧尸咬中的方式感染,系统甚至不卡死亡率,以至于《末日要塞》成为死灭洄游中难度系数最低的副本之一。

所以七海和灰原不比五条了解游戏太多,但好歹针对这一个副本差不多是摸清玩法了。

“游戏与现实的时间差以1440:1换算,按照游戏内的时间制,每2个洄游日就会有约1000个丧尸组成的尸潮进击E城,主动攻击泳者,而泳者只具备10%的初始武装,更多的装备需要前往副本内的三个补给地获取。被感染后也不是没有办法,在一个洄游日内找到解药即可,但游戏进度才走了没多久,这属于主线任务,依旧没有任何进展。”

他们又回到了之前的暂栖地,中途多了位萌新队友,七海建人耐着性子给五条悟挑重点讲解,只有灰原雄很善解人意地说人话:

“就是说游戏一天现实一分钟,你要保住小命就不能摆烂。”

七海接着说:“正面对付尸潮很耗弹存,距下一次尸潮来袭只剩五分钟。”

灰原:“就是说如果不和你叽呱我们早能突围了。”

七海:“我们刚清了一波弹存,手上可使用武装业已见底,接下来的计划是强行突围尸潮,前往最近的补给地补充装备,懂了?”

灰原:“就是说——”

“游戏不对术式作限制,你们却依赖系统武装,说明你们两个人的术式属于直接伤害类型,等于说你们处于劣势,为防止感染,在但存告罄的情况下会选择强行突围?”

五条悟打断,悠然靠在唯一还算干净的石墙上,两条长腿交叠,他抬眼,语气带了点儿玩味:“突围的主力就这样给到我这个刚认识几分钟的陌生人身上,这样好吗?”

灰原看着沉默的七海,才明白了五条悟话里的意思——他不是在说七海把重任丢给新人丧尽天良,而是在怀疑七海对五条悟实力莫名的信任,是否在现实中就有针对他日常做了了解。

七海静了几秒,淡淡开口:“六眼术师五条悟无人不晓,你多虑了。准备好了的话现在就行动。”

五条悟笑了一声,没说好还是不好。他站直调出初始武器,却不是和灰原那把同出一辙的冲锋枪,而是极轻便的左轮手枪,还在指尖把玩绕枪柄潇洒转了一圈。

七海抬了抬目镜,和灰原走在后面做副手,提醒了他一句:“注意,你的弹存近有百分之十。”

五条悟闻言侧过脸,面部线条衬得锋利。他绽开一个轻佻傲慢的笑:

“足够了。”

3 Likes

02

亘古的太阳缓缓将在灰色的土地上降临,如同烽火的光流泻出金的讯号,数百号丧尸逐渐开始狂躁,凝成几聚可怖的迁徙队伍,向E城中心进发。

六眼在瞬息就瞄准了尸潮的薄弱处,五条悟自然不会傻到先砰砰两枪把丧尸都吸引过来,他将手枪反扣在手心,顺路捞了把废墟旁倒塌断裂的铁杆,交臂一转扫倒两个感染者,接着抬腿猛地将膝盖撞向其一倒下的面部,后者这一下子撞得天灵盖都快破了,往后倒了数米。

五条悟的动作很紧凑,背后长眼似的稳准抓到扑来丧尸的衣领,借手肘发力一并将其撞飞之后墙,建筑被撞开一个大洞,碎石危落。

五条悟以铁杆为主器械,借自身及霸道的力道将围上的尸群扫开,遇到难缠的他会手指一勾转过手枪,冷冷地不带丝毫停顿按下去,弹无虚发。他们始终保持前进,着实给七海和灰原省了不少麻烦。

七海心理飞快计算着剩余路线,却忽地听五条悟冷不防对他们道:“我建议前方改道,朝两点钟方向走。”

七海皱了皱眉:“为什么?原定的才是突围的最佳路线。”

“因为有人在突围时选择往我们一样的道路靠来。”五条悟漫不经心地回应,利落的咔嚓两下换弹,将追来的感染者一击爆头。

不消他多说,七海很快感应到了陌生咒力的逼近,将眸一瞥,见竟是一条硬度极高的龙形咒灵,游戏中自然被赋予了高判定,它摆尾刹那间丧尸如浪震开,下一刻巨齿之疽自地下破出,在尸潮中碾过一条让道,似乎是另外几个诅咒的配合,为不远处发枪声响起处而服务,如同劈开红海的摩西,势不可当。

五条悟注意到了这些,心里想,这种术式太犯规了吧。

其实论犯规,五条悟的无下限才是整个副本最大的buff,因为致命的丧尸感染于他而言基本无效。

但对方操纵为自己服务的不是式神,而是货真价实的诅咒,五条悟从未见过这种术式,自然有些好奇。不过他难得选择了大局为重,以走出尸潮包围为先,然而身后的灰原雄却大叫起来:“这人在干什么?不是说突围吗,为什么攻击我?!”

五条悟将一个感染者脖子狠狠一拧,闻言回头看了一眼,来自他人的咒力不仅攻击了灰原,此时正横扫向他们而来!七海侧身而避,五条悟则收回视线,转而顺着咒力来源望去:“不是那个操使的咒力。”

“是……感染者。”七海注意到了攻击源,眉宇戾气很重地一拧,“异化强度更高的丧尸携带了咒力。他妈的,泳者攻击无效,怪物就许用咒力,这狗屎游戏。”

这被新刷出的高阶丧尸拥有咒力,主打一个随便乱用,看到人二话不说先扔个咒力冲击波。那边的咒灵操使显然也被攻击过,龙与蛆同时朝它俯冲而来。

与此同时距其更近的五条悟也不会干愣着,锁定其方向后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其移动而上,伸手将五指张开作为一个危险的抓取姿势。然而就在即将触到的一秒间,丧尸脑门就被后方打出了个血洞。

五条悟立即收回力道,很快调整站定,此时丧尸向一侧倒下宣告死亡,而身后的人正握着枪,细长眉眼上挑,与五条悟猝不及防对视。

这人黑色长发挽在脑后扎成丸子,只留一绺垂在额侧,他是典型的亚洲面孔长相,琉璃色眸子沉暗,耳垂还钉着耳扩。他挑起一侧细眉,将枪口移开收回,咒灵游走在他数米远外。

五条悟心想:好怪的刘海。

尸潮被这动静吸引,哀嚎着浩荡涌来,前路逐步聚拢。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冲了出去,咒灵率先开道,恰好给五条悟最大的发挥空间,术式顺转在他指尖迸开,将两侧尸群震散,咒灵操使接着几下解决剩余靠近的丧尸,两人居然莫名其妙打成了配合,效率高了不止一点。

随即旭日悬定,犹如利剑穿透海腹,几人迅速脱离了尸潮的包围。

黑发青年很眼尖地在路边发现了一辆轿车,他对着窗口将驾驶座浑浑噩噩的丧尸击毙,找准车钥匙开了门,将丧尸丢出车外坐进了车内,却并没有立即启动,这明显是让五条悟一行人同行上车的意思了。

七海和灰原有些惊讶犹豫,倒是五条悟吹了个口哨,一点也不见外地打开车门坐上副驾驶,两人自然不再踌躇,也跟着上车了。

黑发青年没问要去哪,直接启动汽车,向着E城地标最高的几个建筑开去。

“术式很稀有嘛,我都没见过你。”五条悟连安全带都懒得系,开门见山地笑着和他搭话,“是外地的自由咒术师?”

黑发青年笑了,偏过琉璃色的细目,伸手将五条悟旁侧是安全带代劳扣上,边挑眉漫不经心地回答:“夏油杰,金盆洗手的诅咒师,你当然不知道了,亲爱的六眼大人。”

毕竟术式和打扮都太过特立独行,咒术界更是无人不知当代六眼术师五条悟,被认出来实在太容易了,于是五条悟并不惊讶,听闻夏油杰的话也不作多评价。

五条悟的重点反而关注在了夏油杰奇怪的刘海上,毫不加掩饰地十分感兴趣地打量着他,夏油杰不愧是能跟得上五条悟的超强战斗力诅咒师,已经和七海一样学会无视五条悟的奇葩行为。

“我们的目的地应该是一致的,找到三个补给点其一填充武装。”夏油杰道,“到达之后就分开行动吧。”

“别嘛,一起行动才更好玩啊。”五条悟说着转头问七海和灰原:“对吧对吧,和夏油杰一起打游戏很有趣吧!”

七海阖上了眼决定不搭理五条悟,只有灰原很热情地应和:“对啊对啊,夏油先生超级厉害的!”

夏油杰:“……”

五条悟慢慢收回了调笑的表情,懒洋洋道:“你看起来已经摸清了补给地的方位,不管是具体还是大概的,既然同属一个阵营了,你应该对主线任务有些头绪吧?”

“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夏油杰很无奈的样子,然而没有生气,只是问道:“你们觉得那些感染者是什么?”

“只剩攻击欲的行走捕兽夹,丧失身体原本机能的躯壳,或者会动的尸体。”五条悟随口回答。

“感染者只是躯体脱离神经中枢控制,丧失了自我修复能力,或许你的形容也是对的,但那个高阶丧尸对我做了个口型,我几次才反应过来,”夏油杰指了指自己喉咙,“它说:‘杀了我’。”

五条悟似乎想反驳,夏油杰没给他机会:“这个游戏处处都在违背现实,比如对泳者术式的限制、赋予和剥夺,根本就是天与咒缚悖论,再比如感染者脱离了生物定义的范畴,却在意识上保留了残余属于人的神志,也就是说不是他们的神经死亡,而是病毒感染的躯体压制了神经。

“所以他们是活人,活生生的人,懂吗?”夏油杰淡淡道,“游戏在让我们逐渐习惯「击杀」这个动作,为的是以后的高阶副本泳者间毫无心理负担的厮杀,死灭洄游的本质是暴力,合作不能共赢,所以即使是难度系数最低的副本,也总有近一半的死亡率,明白了?”

7 Likes

寫得真好

哇!好酷的設定
沒有想到設定是為了高階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