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祖转战人妻是不是有点不太对

百鬼夜行后存活if
是人妻杰
有双性,宫交,猫塑等成分,请注意避雷!!

一发解决完最后一只咒灵后,五条悟悠悠哉哉地坐上辅助教辅的车。
钥匙的转动声惊动了厨房里的人,在某位白发教师开门进来大喊着“我回来了”的一瞬间,他侧身向在玄关换鞋的人打招呼。

“欢迎回来,悟”察觉到一只体型不小的大猫靠着他的后背贴上来,将毛绒绒的头倚在自己颈窝处,惹得夏油杰发痒,轻笑着揉上那头柔软的白发:“我刚烤好了曲奇,要吃吗?”
撒着娇不愿意动的五条悟抬眸望向他,突然松开打量起他来:“从刚刚进来时就想说了,杰,你的样子好人妻哦”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家图方便的原因,夏油杰特地用美美子莱莱子送他的碎花发圈扎了一个低马尾。柔顺的黑发乖巧地垂在右肩上,配上他腰上所系的浅色围裙,颇有几分漫画里刻画的典型人妻形象。

细长的丹凤眼微微眯起,夏油杰歪头反问道:
“哦?是吗,那五条先生是要吃饭,洗澡还是…”低沉的嗓音在耳畔响起,五条悟不由得缩了缩脖子,这家伙怎么就一本正经的说出了小○片里才有的台词啊!
这么一撩拨那可不得了,两人的火都被彻底点了起来,五条悟干脆将角色扮演贯彻到底,装出不怀好意的样子,对着夏油杰开始上下其手。

“太太,你也不想被你先生知道吧?”白嫩的掌心覆住夏油杰尚未挺立但尺寸依然可怖的巨物,滚烫的温度让两人都忍不住低喘一声。
听闻伴随着窃笑的话语,夏油觉得又无奈又好笑,感情这家伙玩的还是隔壁老王的np戏码。

“五条先生,不可以,我,我丈夫快要回来了…求你不要告诉他”矫揉造作地夹着嗓子,某位“人妻”就一边回想着年少时因好奇看过的三级片,一边说出了让自己都绷不住笑快要破功的台词。
五条悟也是起了玩心,就由着夏油杰陪自己闹,尽职尽责地扮演起对“有夫之妇”图谋不轨的色鬼。

“不想让你丈夫知道的话,就好好服务我吧”
五条悟似是早就迫不及待地三两下除去身上的衣物,一手扶着夏油杰的肩膀,一手撑开早已湿润的那条细缝,将随着主人呼吸一张一合的屄口展示给面前人看。
五条悟的一口处女逼早已在这几年被滋养成被随便撩拨几下就可以出水的熟女逼。相比起学生时期没怎么被使用的粉嫩,现在被开发得但是更加艳红。
略微干燥的薄唇凑近去,感受着炽热的鼻息喷洒在油光水滑的蚌肉上,五条悟的呼吸越发沉重起来,敏感的穴口也开始分泌出更多淫液。

“这都还没开始,先生怎么就这么兴奋了?”戏谑地向逼口吹出口气,观察着那处的颤动,夏油杰把两瓣阴唇掰的更开,伸出舌头舔弄着深处的通道,时不时用尖锐的虎牙叼起藏在包皮下的阴蒂,不断细细磨弄。
潮水般的快感突如其来,五条撑住恋人宽厚的肩膀,试图防止腰部无力而倒下去。
“呜…好厉害…杰,再往里面一点,啊…”舌尖的浅浅戳弄反让他欲求不满,内部的瘙痒让他抓心挠肺。五条悟轻轻扯住在自己跨下苦苦奋斗的“人妻”,示意让他别舔了直接进来。
夏油杰见势将人打横抱起,转战卧室,拉出抽屉就准备开几包避孕套。

“别用那个,直接进来”欲撕包装的手被某只不耐烦的白猫制止住,夏油杰挑眉讶异于五条悟怎么就突然改了习性。当年将自己绑回来时,五条悟也是考虑到女性器官已发育得完全,该有的部位也都有,所以备了几盒防止搞出什么意外。

如今突然的改变反倒使夏油杰摸不清这名任性的鸡掰白毛教师为何又突然改性了。大概猜想到了原因,夏油的心情颇好,连着下半身的小小杰也跟着开心跳动了几下。
细细地扩张,确认不会将伴侣伤到后,夏油杰拉扯着没来得及脱的围裙,准备步入正轨。
“不许脱”见某人踢踢自己放在围裙结上的手,夏油杰无奈只好放弃,俯身用亲吻去讨好莫名耍小脾气的大猫。
胯下的阴茎被释放出来,滚烫跳动的龟头抵上 翕动的穴口,夏油杰握住身下人柔软且无一丝赘肉的腰肢,借力狠狠向前一挺。
“呜——”突如其来的胀大填满了食髓知味的阴道,壁内的软肉如无数张小口,把刚刚进入的夏油杰激得眉头一跳,差点没守住精关。
沉浸于温柔乡的湿软,夏油不禁握住五条不安分的小腿,大开大合地肏干起来。

“啊…杰,杰,嗯…那里…!”轻车熟路地擦过致命的敏感点,骨节分明的手反抓住脑后枕着的床被,身子颤抖了几下,穴中的暖流争先恐后喷涌而出,硬的发疼的柱体也泄出星星点点的白精,些许溅洒在两人的胸腹之间。
光滑白皙的肌肤因高潮而染上了淡淡的绯红,夏油杰饶有趣味地揉捏起恋人早已被自己滋润得同少女发育般大小的那对鸽乳,拔弄起红得欲滴出血来的樱果。
“就仅仅是动一下就能让先生爽的高潮了吗?”上扬的语调凑在耳边响起,让五条悟直直酥了半边身子,穴里也不由自主地缩紧绞住仅仅出出的鸡巴。

被人妻操到高潮什么的,好羞耻…但是真的很棒…
这么想着,五条悟将身体贴的更靠前,摇晃着臀主动迎合上去:“杰,啊…被人妻的鸡鸡顶到宫口了,嗯啊…好痛,好舒服…”没有纠正坦诚的恋人仿佛稚童般的口语,宽厚有力的手掌毫无征兆地“啪”一声拍在那只乱晃的雪白猫屁股,激起一阵淫荡的肉浪。
短暂的痛感散去便是酥麻的快感。五条悟呜咽着想要用手挡住不到一会儿就被抽得火辣辣的臀瓣。
“不要再打了…呜呜…停、停下…呃啊…”头似拨浪鼓般胡乱摇起来,泪水模糊了眼界,糊得满脸都是。五条悟抽泣着向前爬去,又被抓住脚踝狠狠顶开宫口,同时最后一掌重重扇在挺翘的蒂尖上,颇有几分惩罚不乖打算逃跑的大猫的意味。
双重的快感好像把五条悟的脑子都搅成了一团浆糊,脑海中就只剩下了“好爽,救命,怎么办”这几个字。高亢的尖叫伴随着由宫腔喷洒出浇灌在夏油杰龟头上的淫液,五条承受不住放声哭喘起来。

怎么办,子宫被操开了,被坏蛋无套中出了…
软绵的手被牵引至被巨物顶出的弧度,夏油杰按住啜泣着的猫,动了动埋在舒服宫腔里的鸡巴,轻咬他的耳廓蛊惑道:“悟不要套是因为想要生宝宝吧,你看我已经顶到这里了哦,准备好接受我的精液了吗,悟”
修长的脖颈因快感的无限堆积而难受得向上仰,充满水汽的苍蓝眼眸也因小腹的酸爽而直直往上翻。五条悟神智不清地点点头,重复着对方所说的话,嗯嗯啊啊地把舌尖凑过去。

“要、哈…要生宝宝…只要是杰的话,那就全部都射进来吧…咕嗯”欢愉痴态的神情让夏油杰晃了神,让他油然生出就这样和悟过一辈子也好的想法。
微凉的薄唇覆上向他伸出的手,夏油杰与之十指相扣。在抽插数下后,滚烫的精液冲刷过内壁,存留在子宫里及阴道内,还有不少则是顺着五条悟因高潮潮吹而痉挛不停的腿根流下。

环抱住还在高潮余韵中颤动微微抽搐着的可爱恋人,夏油杰拔开他被汗水浸湿而黏在一起的湿软白发,在对方额上落下羽毛般的轻柔一吻。
五条悟乖乖地窝在挚友的怀里,渐渐地缓过神来,把玩起比起自己肤色较为深的手。他握住那根最为修长的中指,缓缓开口道:“杰,高层那群烂橘子已经同意你进入高专了。而且如果你愿意的话,还可以任职教师一位,只不过得通过考察期并且要让我监视你罢了…”
明亮的眸子里藏了一片独属于自己的蔚蓝天空,夏油杰低头吻住他那挂着干涸泪痕泛红的眼角,示意自己没有异议,让他继续说下去。
“不过当下之急嘛,就是——”五条悟忽然兴致盎然,带着几分神秘开口道:“那就是和你的帅气多金的最强五条老师结婚啦!!”
没料到对方会突然提起这个,夏油杰脑袋宕机一小会儿才反应过来,闪烁的泪光在紫眸里打着转。
“呜哇,糟糕!是感动的要哭了吗,杰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啊…”无措地捧住那张棱角分明俊秀的面庞,五条悟像哄小孩一般左亲亲右亲亲,就着鼻尖触着鼻尖的姿势,特意装出副恶狠狠的样子,不痛不痒地威胁道:“杰你这次就别想再跑掉了”
反托起恋人的脸颊,夏油杰释怀地轻笑几声吻上那块柔软的唇角,将对方紧紧拥入怀。

“这一次不会了,悟,我会好好陪着你,直至白头偕老。”
end.

54 Likes

又甜又涩,太香了……

好香好香!!我大口吃饭!!: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