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e You Lost ?(社畜夏x失忆五) by wyf

        夏油杰今天下班不算晚,大概是六七点的时候,他一个人从公司电梯里出来,才发现天空开始飘起了绵绵细雨,很阴冷的天气,雨点落在在红色的车灯里,已经过了下班高峰期,路面上的积水被行驶的车辆淌起层层浪花。
        夏油杰就是在这样的天气里打着伞向着便利店走去,想起来今天的菜还没买,便利店应该还剩一些食材。
         车流,人流,街上是黑色的,红色的,绿色的,夏油杰今天穿了一身黑色运动装,剪裁平整,很合身,因为降温才穿的,厚实保暖,漆黑得和这夜色一般。        

 

        夏油杰没如人群中。

 

        黑压压的一片,雨越下越大了,买好了食材的夏油杰迫于无奈,躲在公交车站下小等一会。
         一个白发的男人闯入他的视野。尽管下着很大的雨,但他的头发却在灯影里那么突出,好像生下来就会发光一般,透过灯光可以看见他被打湿的头发。还有白发下面隐藏的一双宝石验,蓝色的光辉在夜色里不仔细看有些看不出来,但是夏油杰的敏锐让他注意到五条悟的第一眼不是白发,而是他那双亲润在水里的宝石一般的眼睛。
       “好美的眼睛.....”夏油杰想。
       白发男人走到身旁坐下,全身湿透了不说,甚至还有些没有精神的样子,他坐定以后,看了眼夏油杰,然后整个人将身体重量全部倒在夏油杰身上。
      夏油杰“......”
      “醒醒!你没事吧!”夏油杰用力去推搡他,但是摇不醒,夏油杰探了下呼吸,还好还在。难道只是单纯点的睡着了?看着这个倒在自己身上的人,夏油杰心想这人是不是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于是想伸手探了下他的头看看有没有发烧,触感湿热,看来是真的生病了。
      “.......”
      “这是碰瓷吧......”
       夏油杰没想太多,打了计程车拖着这位白发小哥直奔医院,医院人不多,很快挂上号,夏油杰一看主治医生名字,轻车熟路地往就诊室走。推开门的时候,不出意外地看见一位美女正打着哈欠对着电脑肝报告,意识到开门的是谁后,老同学家入硝子随意地摆摆手,说“这次是哪里不舒服?”
       夏油杰“这回不是我,我带了个病号来。”
       硝子:“你朋友?”
       夏油杰:“我不认识他,路上晕倒了,我刚好看到了,你之前教我的急救知识也刚好用得上,我觉得他只是发烧加太累了才晕过去的,现在估计睡得正香,只是发烧了需要点药。”夏油杰顺势去探五条悟的头,奇怪的是,这人居然体温正常了。
       硝子觉得今晚的夜班有点值,光是听夏油杰说这些她都觉得很稀奇,电视剧的戏码居然在她的好友身上上演,而且还是夏油杰这种温文尔雅甚至有些寡淡的人身上。一系列检查确定只是需要开点小药之后,更让家入硝子感到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白发男子醒了之后居然忘了自己是谁。
       天知道是不是真的,奇怪的相遇,奇怪的失忆,硝子预感这无聊的医生生活即将多一些调味剂。
      “你真的一点不记得自己是谁?”硝子问五条悟。
      “真不记得,好像是他带我来的医院?喂,墙边站着的那个。”五条悟抬手指着夏油杰。
      “你是真不记得还是想碰瓷?”夏油杰悠悠开口,他对这人的傲慢倒觉得有些稀奇,换作别人可能早就生气了,但是他不一样,夏油杰对于别人的情绪性格怎么样完全不感冒。
      “好了,看来你智力正常,检查什么也没问题,说吧,为什么碰瓷?”硝子不屑地点了支烟。
      “怪女人,你怎么当的医生,老子是真不知道自己是谁。”
      “........”
      “你敢质疑我的医术?”家入硝子一改往日淑女风范,一脚就要去踹五条悟。
       夏油杰抢先上去把硝子拦下,避免不必要的纷争,正想安抚五条悟,可这家伙的臭嘴根本管不住“怪女人,医术烂怪谁?”夏油杰挺身挡在两个人中间,推搡着五条悟走了出去,硝子怒气摔门送客,还不忘丢出一张抓药单子,是真的生气了,有多远滚多远。
         夏油杰悻悻地拉着五条悟去抓药,奇怪的是这家伙从硝子领域出来以后,就没说几句话,夏油杰正想回头问问他饿不饿,哪知五条悟已经累得撑不住,又靠在夏油杰身上,夏油杰第一秒反应就是去触碰对方的额头,不是很烫,好险,因为五条悟整个人踏踏实实地靠在夏油杰身上,夏油杰才注意到五条悟的衣服衬里都已经湿透,因为衣服材质的原因吗,外表根本看不出来。整套衣服已经浸润很久了。
        “这家伙是淋了多久?”
        夏油杰一手搀扶着五条悟,一手提着今晚的食材,叫了计程车回家。

8 Likes

呜呜是没有了么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