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软禁是不是有点不太对

人妻杰的前篇

有双性,失禁,宫交,捆绑,蒙眼等要素请避雷

夏油杰不知道自己已经在这间地下室待了多久了。

自从百鬼夜行一战战败后,自己就被莫名其妙五花大绑地带了回来。也不是没有想过自己可能是作为俘虏的身份,要遭受什么酷刑,但是将一个犯人缺失的手臂完全治好,又将人二话不说扔到一个五脏六腑俱全的地下室中,夏油杰甚至都不用担心会与外界社会脱轨,因为这间地下室的主人贴心的准备了各类书籍杂志以及液晶屏电视,电脑什么的,知道的是软禁,不知道的还以为住进了总统豪华套房了呢。

不过虽说右臂已经被完完整整的治好了,身上各处的小伤却只是草草地擦拭去血污,消了消毒,这让夏油杰至今都还感到隐隐作痛。

“欢迎回来——尊敬的业主”大门的密码锁第一次发出了声响,平日夏油杰无论怎么去试,试最简单的一到六,试自己的生日,试百鬼大战的日期——总而言之,一次都没有成功过。夏油杰带着几分好奇探究地望过去,却看见了一位意料之外却又情理之中的故人——

“…悟?”夏油杰挑眉出声,似是惊异于来人是某位白毛教师突然出现,但若是串联起这几天在这里的发现,似乎一切又都说的通了。冰箱里打包好的凉面,青柠味的汽水,还有衣柜里不大不小正好合身的衣物…对他这么了解的人,或许也就真的只有他的挚友兼前男友,五条悟吧。

五条悟并没有理会他的反应,自顾自地冷脸走过来,上来便将坐在床边无所事事歇息着看书的夏油杰推倒在床上。窝着一肚子火气威胁完高层那群长老的五条悟显然没有调整过情绪来,满脑子都是该怎么处理杰,又该如何保证烂橘子们不过多插手的问题。

有力的双腿夹上夏油杰的腰腹,他吃痛感受到侧肌未痊愈的小伤口开裂,密密麻麻的瘙痒伴随着疼痛席卷全身。五条悟并没有为此就从他身上下来,只是调整了下位置,避免压到更多的伤口。价格不菲的衬衫被毫无耐心的某人不怜惜地随便扯烂,细致缝纫的纽扣也不知道被蹦到了哪个角落。

接触到冷空气的肌肤瞬间寒毛激起,五条悟打了个冷颤,转而又继续踹掉裤子。夏油杰虽说被软禁了几天,但好歹也知道现今是12月份,还是冬天,况且地下室本就没安暖气,冷是肯定的。于是他便拉住了五条悟想要脱下衬衣的手,好声好气地劝道:“悟,会着凉的”哪知瞬间炸毛的猫一点也不听,抽出了腰间的皮带,摁住对方的手,将人捆在床头。

宽松的家居运动裤被人轻松垮下,粗壮滚烫的巨物就安安静静地躺在茂密的黑灌丛里。五条悟面无表情地用柔软的掌心撸动几下,看着那根尺度可观的阴茎瞬间颤颤巍巍地站立起来。抚弄着夏油杰的鸡巴,五条悟同时摸上自己跨间的那条早已湿润不少的细缝,摁着藏在阴唇下的阴蒂狠狠地磨。不过一会儿,后面的小口便一开一合地渴望着东西的插入。在穴口用手指打转打圈几次后,五条悟便换上了自己的手指,略微生涩地插进去缓缓抽送起来。成功擦过让他忍不住颤栗的敏感点,手指的抽送愈发快来,几分钟不到,五条悟的身下就积起了一小滩全是他自己吹出来的水。草草扩张完后,五条悟就握住那铁一般的肉棒,抵住自己的屄口,想要往里面塞。

“悟,好歹再多准备一会儿吧,这样贸然进去可是会受伤的哦”夏油杰炽热的眼神让五条悟原本只是有些绯红的脸颊热的如火烧云一般的红了。他不满地将雪白的绷带扯下,顺势绑在夏油杰眼前遮住他的眼睛,还贴心地把那缕倔强的刘海给扯出来,这倒是多增添了几分滑稽。

忍耐着挺腰的冲动,被剥夺掉视觉的夏油杰专注于这场莫名开始的性爱当中。身上的人果然没有理会他的阻挠,一鼓作气地猛得往下一坐,大小阴唇被完全撑开,无一丝褶皱,瞬间变得苍白。即使疼痛也没有让五条悟出声,他死死咬紧略微干涩的下唇,势要把唇瓣不咬破不放弃的驾驶。额上布满了因胀痛而冒出的细密冷汗,脖颈上的青筋也因穴内的异物刺入而爆起。

“嗯…”齿间的痛苦呻吟没忍住泄出,被夏油杰良好的听力捕捉到,他露出担忧的神色,关心道:“悟?还好吗,要不还是别做了唔…”不说倒还好一说五条悟便不知道哪里来的劲,双手一巴掌不轻不重地落在那张喋喋不休的嘴上死命捂住,挺起刚刚还蜷缩起的背,抬起僵硬的屁股,吞吐着还剩了三分之一截在外的肉柱。凭借着身体记忆,每一次都朝着那块软肉撞去,渐渐地流出的淫液使抽插更加顺畅起来,对性爱的感觉也渐入佳境。终于在五条悟一边抚慰着自己的乳首,一边潮吹着高潮了。

“呼…”在高潮的一瞬间,他便四肢酸软地伏倒在了夏油杰身上,细软的一头白发埋在对方的颈窝处,嘶嘶地喘着粗气。夏油杰亲吻着那头发顶,沉浸于五条悟身上独有的清甜气息,问道:“悟,让我来帮你吧”五条悟闻言无力地抬起头剜他一眼,没好气道:“对于你来说这点束缚很容易就能挣脱吧,有什么好问的”默认得到允许后,夏油杰三两下就将手上的皮带挣开,握住那只劲瘦有力的腰肢,顶胯俯身浅浅抽插起来。

敏感的宫口被圆润的龟头研磨着,五条悟颤抖着前端口又泄出不少精水,修剪圆润的指甲难耐地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地抓住夏油宽厚的后背。“嗯…哈…!”冲撞愈发猛烈,原本一个小小的口子被彻底攻开,进入更为柔软的宫腔当中。考虑到许久未宫交难免会有不适应,夏油杰留出了一部分时间让五条悟好好缓和一下,揉搓起翘起的蒂头,中和宫腔被强硬侵入的痛楚。

中途的休息没有持续多久,紧接着又是更加凶猛的顶入,每一记都又深又重,让五条悟产生了五脏六腑都快要被错位了的错觉。后入的姿势让阴茎更好的进入,快感如潮水一般喷涌而出,麻痹了五条悟的大脑,让他本只是在眼眶打转,能够努力憋住的泪水像关不住的闸门顺着红润的脸颊缓缓流下,沾湿原先垫在下面的枕巾,留下一片深色印记。

“呜…”猫微弱的啜泣声被顶的支离破碎,察觉到今天的五条悟过于安静了,甚至连呻吟都不曾发出过,此时身下却突然传出了疑似哭泣的泣声,夏油杰顾不得其他,连忙扯下绑在眼前遮挡视线的绷带,将人翻过身,仔细察看起来。

“悟?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了吗”平日里庄重威严的盘星教教主难免染上慌乱的神色,他将人拥入怀,用指头揩去那如断线的珍珠一般不断流下的眼泪,下意识想要凑过去以亲吻来安慰他。

凑近到一半的脸忽然被人用手抵住,夏油疑惑地歪头盯住那双朦胧,闪着泪光的苍蓝眼眸:“悟?怎么…”五条悟偏头不再看他,只是闷闷地发出模糊不清的字节,控诉道:“随意抛弃爱人的男人是渣男,不值得拥有吻”泛红的眼角愈发地红,半干涸的泪痕还停留在两颊,这让他看起来莫过于受了天大的委屈。

夏油杰闻言一怔,转而又低低地笑起来,富有磁性的低沉嗓音让五条悟听的云里雾里,更加不爽了,他一口咬上眼前人的手,留下一个泛起细微血丝的牙印。夏油杰也不恼,由着他乱来,只是抬起对方的左手,在他的中指骨节落下了一吻,虔诚地发誓道:“悟不用担心了,因为我不会再随意抛下你了。如果你不太信任我,我们大可以立下束缚”深紫色的澄澈眸子里好似闪着光,让五条悟不由得愰了神。他反应过来后,又不自在地撂下狠话:“那你要是再重蹈覆辙的话,你就死定了”好笑地看着挚友不自然地耍脾气,夏油宽厚的手掌轻轻抚上那张小猫似的脸蛋,请求般地吻上因运动而闷热到滚烫的额头:“那现在呢,可以和悟接吻吗?”五条悟缩了缩脖子,认命的闭上双眼,白羽般的睫毛颤微抖动,紧张的样子让夏油杰心生愉悦,舔舐着那嫣红的唇瓣吻了上去。

解开心结后的两人不忘初心,做爱也更是有激情,颇有当年高专时期小情侣的风范。内陷的乳头被夏油杰吮吸出来,拉扯到了如同樱果一般红艳。锋利的犬齿叼着一边研磨着,让五条悟难耐地挺起另一边,渴望雨露均沾也被好好抚慰一下。“杰,杰…另一边,另一边也要,嗯…”环抱住身上人的脖子,讨好般地将猩红的舌尖凑过去,夏油杰顺势揽过,与重归于好的恋人交换了一个甜蜜悠长的绵绵细吻。

胸前的两点被残忍的蹂躏了不知多久,肿得被不小心蹭到都可以激起肉壁内的紧缩,爽的夏油杰头皮发麻。宫口已经快要被磨蹭的红肿起来,过多的快感让五条悟什么东西都快要射不出来了,小逼上的玉茎已经什么也射不出来了,只有上面的马眼还吐露着一点点粘液。粗糙的指腹擦过敏感的马眼,惹得宫腔内又浇下一片水液,抽插的水声在空荡的地下室更加明显。

“悟已经什么都射不出来了吗,那为了悟的健康,还是不要再射了吧”狐狸一般细长的眼眸微微眯起,不怀好意的右手扯过被冷落许久的绷带,缠绕着堵住马眼,并且恶趣味地系上一个漂亮的蝴蝶结。“松、松开…杰…难受…呜…”五条悟头如拨浪鼓一般胡乱摇着,推搡着撸动自己性器的某人。“悟也该学会多用用女穴高潮了吧?”戏谑着揉捻起早就红肿得收也收不回去的花蒂,同时扣挖下方翕合着的尿孔,夏油杰炽热的鼻息尽数喷洒在恋人的耳朵轮廓,舔舐起小巧圆润的耳垂。

“不行,太超过了…杰…松手…呜啊…要、要尿出来了…呜呜呜”殷红的舌尖一截软软地留在外边,天空延展一般的苍蓝眸子承受不住加倍的快感往上翻起,最终竟是颤抖着腿根淅淅沥沥地尿了不少。“杰是滚蛋呜呜…嗯啊…怪刘海,假和尚…啊!”因为失禁的羞耻还未散去,有力的手掌却忽然扇在了奶子上,激起了一阵晃荡乳波,布满了绯淫的红痕。“悟是发情的小母猫吗,怎么能乱尿呢?”恶魔低语般蛊惑着他人的心灵,一掌又一掌接二连三落在红肿的阴蒂,乳肉上,逼出了一波又一波潮吹,而五条悟整个人就像是从水中刚捞出来一样,浑身上下都沾满了自己的淫液。

“对、对不起…啊…我、我是不听主人话…乱尿的小母猫…呜咕…哈”脑海里除了欲望与快感,五条悟什么都已经分不清了,只是一味地重复着夏油杰所说过的。“可是悟还流了这么多骚水啊,该怎么办呢?”牵引着对方的手抚摸至二人的交合处,搞得五条悟手上沾满了自己的水液。“呜呜…用…嗯大肉棒堵住…用杰的…啊嗯”无师自通地模仿着前者所说过的,五条痴迷地用舌尖舐去恋人蜜色胸肌上的薄汗,俨然一副缺主人怜爱的乖猫,渴望着主人的爱抚。

夏油杰舌头挑开对方的牙关,劲大的仿佛想要将人吃干抹净,深深顶撞了数下,他便打算直接射在里面。“杰…拔、拔出来好不好…不要射在里面…呜…会怀孕…求求你…”仅存的理智让五条悟推开夏油杰恳求他不要内射,他带着几分安抚意味亲亲恋人的唇角,将身下快要射精的巨物抽离出来,俯下身乖巧地含住了滚烫的阴茎,对着腥咸的马眼猛的一嗦。
“悟——”夏油杰眉头一皱在心理与身体的刺激下射出来浓浓精液。好在五条悟在射出的前一秒就将肉柱撤了出来,星星点点的白精喷洒在那张漂亮的脸上,以及还未收回的舌头上。

“悟,别咽下去…”夏油杰见状急急忙忙打算扯纸让他包着吐出来,哪知道五条悟喉头一滚动便尽数咽了下去。“哇,杰的也太浓了…好腥”这样吐槽到,五条悟抬起酸软无力的腿踹踹脸红比夕阳的夏油杰,窝在人家怀里出声道:“抱我去洗澡,今天回我房间睡,还有密码是我们第一次谈恋爱那天。”夏油杰无奈将人用毛绒毯子裹住,打横抱起,带着人往楼上走。

42 Likes

好香的饭……我吃吃吃…:hot_face:

晚睡果然有香喷喷的夜宵!!我大吃特吃!!:point_right:t2::pleading_face::point_left:t2:

嘻嘻嘻,有爱又激情呢,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