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蔽 by 盐

-充满性缩力的dk相互抚慰
-很意外竟然不羞耻反而有点心如止水(?)是因为一点也不色吧!!()

今年春初杰被夜蛾老师罚去站走廊,我势必要将此事闹得人尽皆知,毕竟这次受罚的人破天荒只有他,起因是夜蛾老师从他抽屉里发现一本课外书。从以往来看也没什么好罚的,咒术高专给它的学生降低了文化分门槛,只要不是太过招摇,就算碰到倒霉场合,例如夜蛾老师前脚刚刚经过,后续不到半秒时间,书就从桌屉里滑出来,也就只是轻飘飘一句带过的事。不寻常之处在于它的封面,要我形容的话是入不得眼,特别是师长的眼,因为它实在太过露骨。女模特穿着三点式内衣,双手托胸,颈脖扬起微妙的弧度。但凡是个正常人都能一秒反应它是个什么性质。因而我很乐得见夜蛾老师的脸色,甚至仍有余裕吹一声口哨,杰原本无措,听到这声口哨声后转头来瞪我。

然而此事造成的影响说大也不大,夜蛾老师比起震怒可能还是惊吓多一点,于是以“携带非健康读物”为理由给杰下了二等罚重,是我们私自划定的等级,二等是清扫高专空地上的落叶,一等是保持厕所清洁一周。夜蛾老师是过来人,过了那一阵心有余悸就开始感慨“杰也到了这样的年纪”,我听完更乐不开支,趁着走廊上人多要大声复述这句话引起大家注意,杰素来脸皮薄,又怎么会任由我得逞,情急之下竟然拿手来捂我的嘴。

挣脱之前我闻到他手上的汗味,与其说是我自救成功,更像是他主动放开我,在我的鼻息触及他手心的同时,他像是过电一样缩回手,我不明就里,最终玩心占了上风,于是走廊上是我俩哇啦哇啦的追逐战,我跑得畅快,嘴里逐渐吐不出完整的字眼,到了空地我们却不像以往那样打起来,杰只是想引开我而已。他的目的已经达到,轮到我再次调侃他脸上的涨红色,脸这么红真的是因为跑步吗,杰好逊。他忍无可忍挥出一拳被我轻而易举躲开。

然而就此事的结果来看最终还是我得志,几天后夜蛾老师聚集了所有学生要上一节“因为粗心大意而长久忽略”的生理课,此举背后的原因并没有具体透露,只是喜欢和我在课堂上打浑的杰这一次终于发不出什么声音,他几乎保持着低伏在桌面上的动作,从头至尾。生理课的教辅是一本宣传折页,上面印着人体结构图示,还特别标注了生殖器官,杰也不敢多看。

在场的人除却我和硝子都不疑有他,几乎共识地认为杰那满溢的羞耻感是出于保守——根深蒂固的优等生滤镜。那一节是晚课,课后大家各自回各自的宿舍,我憋着笑去撞杰的肩膀,他看起来有些隐忍,却还是同我保持一段微妙的距离一言不发落在后面。

直至我打开自己的宿舍门差点被他踩到脚跟,这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迎接我的会是他出于泄愤亲过来的嘴唇,我本来要问他生着气干嘛没骨气地跟过来,来不及说出的话仿佛被他吞了过去,他有些自乱阵脚,因为第一下是擦着我脸颊过去的,这之后才顺利亲对地方,我伸出去的手又好巧不巧摸到他下体,这家伙原来硬了,是什么时候的事,至此我明白过来他究竟在教室里忍什么,同时也愈发对学弟们擅自为他营造出的光鲜形象嗤之以鼻,杰和今天看到的反面教材国中生一样下流,他上气不气不接下气地来接我的话,你不觉得我们的制服和他们的很像吗。

原来如此,由于是未成年的缘故那些国中生的脸都被马赛克处理过了,现在那些脸被杰替换成了自己的,或许是这样的想象让他兴奋了吗。我的身高比起杰要高出那么小半截,见他亲得费力便好心托起一点他的下巴,再一步步摸到耳后,是和那些影片碟里的主角学的。被夜蛾查获的那本杂志已经被处理掉了,可是杰的抽屉里有更多,还有会动的,有声音的。我没有选择拆穿他。

就当作是叛逆期,偶尔我们从互为共犯的认知里获得快感,是那种揭穿了会鸡飞狗跳,但最终能够混过去的过错。比如我们明明不是恋人关系却还亲吻乃至互相抚慰,比如一到这种时候杰总不会忘记拉上窗帘,起初我以为他是想掩人耳目,后来我发现他其实更喜欢沉浸在昏暗环境,关上窗帘打开空调,整个房间里都充斥着声音,还有气味,汗味和精液味,在我们发热的皮肤表面蒸腾,这种时候就像是酷暑一样,热度熏得人迷迷瞪瞪,还附带挥之不去的黏腻感。昏沉时想起夜蛾老师白天的生理课,过早沉迷于肉欲对身体不好,于是我们恨不得把这种事也变成较劲,谁先交代到对方手中就输了。

现在房间里全是我的声音,我从杰的情色杂志上偷学来的下流话,从杰的情色CD里学来的糟糕且浮夸的叫声,学来的我爱你,最喜欢之类的也像滚豆子一样往外倒,然后想起第一次观摩他人性爱的时候杰都说了一些什么,说在这类影像里最不能相信的是由嘴巴发出的声音,叫那么高亢是刻意的失言也可能是假装的。能合拍这些CD的人只是单纯的合作关系,肉体关系,皮肉之下没有真心,通常什么都没有。

我问他这种时候的真心具体指一些什么,他说什么都有可能,依赖或者保护欲或者摧残欲,这些残缺不全的爱构成了相爱的伊始,不愧是喜欢看文学的优等生。那时候我们还没有初次越界,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红晕,有点腻人的恶心,我问那杰这是有想要恋爱的对象了吗,他说嗯。

算是有吧。

然后我们就着现成的教材,那些情色影像开始摸索对方的身体,手指围绕胸与腰侧打转,最后都会握住对方的,第一次这么做的时候我说杰的鸡鸡在我手里像心脏一样跳了一下,被他说用词太幼齿了,表情分明是在嘲笑,不像那些合拍CD的人们一样插入就好吧,只是眼前怎么渐渐有重影,杰的手也不像是提前练习一样在我的身体上游走了,而是轻轻握住我右手的第三指节,那里有写检讨写出的茧,还有曾经和他打架时伤过的部位,是这些吗,我也记不太清了,只是他摸的地方太不定,我推测出的结果而已。

但是这种事情能有开端完全是杰一手造成的,在我撞破他就着杂志配菜自我抚慰的事之后,他先是就着红晕邀请我坐下来一起看,说其实我也不介意这种事,然后我们在肉体撞击肉体的声音里探讨爱情,就当是在探讨爱情吧。我也是到现在才明白过来当时我们有多滑稽,观影结束之后我说没什么事的话就先走了,他的手心覆盖上我的手背,有很多汗,像今天一样。

但是我是天生讨厌汗或者别的什么体液的人,因而觉得此时这个房间有些太过闷人,也许也会闷死很多个秘密,比如杰的CD,很多余量的杂志,还有他喜欢的人。

说起来杰喜欢的人是什么样的呢,我是说,作为挚友我有这个资格去打探这些吧,此时此刻我们在他靠窗的小床上搂抱在一起,前胸贴前胸,我能感觉到他的心跳骤然加快,和不知所起的大雨拍打窗户玻璃的频率一样。

看来杰很喜欢她啊,他听了这话却用鼻尖去蹭我的发顶,是在害羞吧。

8 Likes

笨猫….:pleading_face::palms_up_together:t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