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对我说谎

,

灵感来源:同名美剧《lie to me》
报案人(?)夏油杰x微表情研究博士五条悟
我只是被戳xp了(汗

“五条,待会应聘的人会过来。”硝子点着烟在早晨8点踩死线进入五条悟的办公室,也是她的办公室,叮咚一声打卡成功。

“哈?”五条悟也没在干正事,估计他这么早到的原因只是昨晚睡在这了。这个人还窝在懒人沙发里,一米九的个子不见踪影。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出来扒住沙发的边缘使劲,一阵衣料摩擦声,一个长着白毛的脑袋从一团软绵绵的东西里面冒出来,“我什么时候说要招人了?”

“你看看你还忙不忙得过来。”家入硝子捞起五条悟乱七八糟的办公桌上,不会破坏生态平衡的一份文件,“一个文件夹里行政经济刑事案件全部都有,你还真是把你自己当救世主了。”

“可是我不想……”

“你不缺钱。我很缺人。你就当给我买了个男人行不行。”

“还是个男的!”

“不管你想不想放假反正我想放假。下层的劳动力算是勉勉强强够了,但能决策的就我们两个,你多招一个进管理层提高效率会死吗?!”

五条悟自知理亏,在沙发里面发出愤怒的呜咽以示抗议。最终还是钻进休息室的卫生间里好好打理自己。

干起正事五条悟还是很靠谱的,起码。家入硝子努力地安慰一下自己,视线又转回桌上乱七八糟的文件。

是不是应该给他招一个秘书……

五条悟刚刚打理完自己,被家入硝子例行夸一句人模狗样之后,准备整理一下自己像鸡窝一样海拔增高30厘米的办公桌。门忽然被人敲响,五条悟往那边飞了句进来,门被推开。

他往门那边看,正想着应该是他今天叫的家政服务,一抬头先愣住了。

还是八点四十五啊?这么早就来应聘了?先不说对方有没有做好准备他五条悟反正是没做好。于是家入硝子在旁边看着两人隔着凌乱的办公桌大眼瞪小眼。

“你很愤怒?”五条悟问。

“啊?”来人是一名有着黑色长发的男人,很是少见。两边耳朵戴了耳扩,一撇怪刘海垂在额边,眼睛细长,身量不小,目测一米八五以上。穿了一身正式的黑色西装,勾勒出来的肌肉线条标准分明。

这也太不良了。五条悟直接印象分一个五折优惠,还对未来领导感到愤怒,哪怕你是个笑眯眯眼温和风度也没法逃过五条悟的眼睛!五条悟叼着笔,想出了第二个问题。

“你觉得说谎究竟意味了什么?”

“我并不认为谎言一定错误。谎言不过是一种达到目的的途径,处决于使用他的人和其为此服务的目的性质。”

“那么你遇到谎言,会选择拆穿吗?”

“会。”

五条悟瞪一眼硝子。

硝子毫不犹豫回瞪。

“你不能通过。”五条悟说,“看见谎言确实是一种能力,但若是没法加以善用,还是不要来这里了。”五条悟从办公桌后面绕出来,比男人更加优越的身高优势近距离俯瞰,压迫感十足,“还有,你的笑真的很令人恶心。”

男人脸上的笑瞬间绷不住了,他拉下脸,威慑力和五条悟不相上下,“您闹够了吗?”他在这里莫名其妙陪着这位聊了一会的天,还有被骂,菩萨来了都没法忍。得亏他有漂亮的脸蛋,不然一开始他就不会继续。

“哈?我在闹?提醒一下你而已,不是喜欢拆穿谎言吗?正论家?”五条悟一手指戳在男人的胸口,“明明就不爱笑,何必呢。”

“你在回答第二个问题的时候厌恶都要压不住了,还口口声声说着冠冕堂皇的话。”墨镜背后的蓝色眼睛澄澈如镜,能够照进心底,“看得出来你在努力掩盖。说点实话很难吗?跟我学——人类就算最恶心的东西,他们一点也不值得救——呵,说中了。正论家。”

“出去聊聊吧?”

眼见男人抓住了五条悟的手腕,两人看上去要打起来的架势。家入硝子拧眉,准备从源头上制止五条悟的闹腾。

这时门忽然开了,站在门外是有着金黄色头发,一身白色西装豹纹领带,领着个公文包的标准社畜。他毫不遮掩地露出看狗的表情看面前两个拽着对方领子好像准备亲嘴的男人,透过他们两人间的缝隙,和错愕的家入硝子对视。

“你好。我是来应聘的。”

正在对峙的两个人看向他。一个整个人处在懵逼的状态,一个是脸上满是被拆穿的愤怒,七海建人说,“如果这是什么测试的话,我认为这可能是出轨被抓的场面?”

两个人在家入硝子的哈哈大笑里迅速分开。七海建人已经很识趣地走到在场唯一靠谱点的硝子身边,两人简单地进行交流。

于是五条悟忽然满脸通红,后知后觉意识到什么,说,“那个,您是夏油先生?”

完了完了,他把报案人约的安排完全忘掉了。而且他一进门时如果不是什么愤怒……

家入硝子也反应过来,摆个手势让七海稍等,走到夏油身边,拉开烟盒弹出一根询问他要不要抽。得到拒绝的回应之后叼到自己嘴里,说,“夏油先生的话,麻烦您稍等一下,下午应该可行。因为时间安排的问题对您造成困扰十分抱歉,所以……”

刚进门时的瞳孔紧缩,如果不是代表了愤怒,那么就是……

“他也是同性恋,你们要不要趁这个早上交流一下?”

五条悟像那个什么熟透的虾。

“他是下面那个,没撞号吧?”

七海建人和家入硝子很默契地消失在门口。

夏油杰玩味地看缩在办公桌装死的人。他递出手右手,中指和小指因为长期的写作微微变形,有粗糙的茧。“我是夏油杰,重新认识一下吧,五条先生。”

五条悟接过那只手,手心触上另一个人的体温时一个激灵,“五条悟。你可以直接叫我名字。”

“先生这么自来熟的么?”

“当然不。”五条悟撑住办公桌,凑到夏油杰耳边,温热湿润的气流包裹他的耳廓,“这是炮友的特殊权利。”

19 Likes

蹲蹲

哇哇哇哇,天呐,蹲蹲蹲,好香的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