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囚爱

––王宫中的人都知道,冷漠无情的国王陛下唯独迷恋着囚禁在深处寝宫中无人见过的王后。
夏囚禁五,俗套但不狗血,是有点点虐的1V1纯爱文,HE预警。
病态有点疯但还没完全疯的黑化教主•夏油杰国王X自愿受缚但冷脸生气的最强•五条悟王后。
一个精神不稳定的夏油杰需要靠吸五条悟来维持精神稳定的故事。
开头路人视角,推进剧情用,从炮灰到助攻。
*非正宗西幻,架空世界,请勿在意西方背景东方名和各种逻辑细节


<第一章>

「真奈美大人,您明天就要出发去视察贵族们的领地吗?」
「是啊,谁让那帮傢伙最近又在搞小动作,国王陛下只好派我去跟他们好好『聊聊』了。」
在宫殿铺设红毯的长廊上,两位女子一前一后相继走过。
菅田真奈美抱着一叠公文,将一头柔顺的浅粉发撩到耳后,抿唇一笑,带着点不放在眼里的轻蔑:「如果他们再不安份点,可就别怪陛下给他们点苦头嚐嚐了。」
「真奈美大人说的是。」泽乃琳恭敬地点头称是,走在菅田真奈美身边却特意放缓一步,以尊显其地位。
泽乃琳是王宫中新晋的首席侍女官,原本只是一位普通的侍女,却因为被赏识而职位晋升。
而一手提拔她的人,就是眼前的菅田真奈美,深受国王陛下信任的内庭总管大臣。
菅田真奈美负责打理王宫内一切事务,但她的才能不仅仅于此,更是一位极有手段的外交型人才,因此被夏油国王下派去巡查贵族们的领地。
于是宫殿内的事务,便被菅田真奈美交给泽乃琳代为管理了。
「我交代给妳的那些规矩,妳都记住了吧?」
「是的,真奈美大人。」
泽乃琳乖巧应声,菅田真奈美却仍然有点不放心,蹙起了双眉,再次耐心地叮嘱:「日常事务没什麽好说的,不听话的拉下去该罚就罚,不用手软。如果宫里有闹事的,可以去找宫廷侍卫长让他带人镇压。」
「但是要记住。」菅田真奈美顿了一下,神情有些複杂:「绝对不可以冒犯深宫内的那位王后。」
「那位王后,是真的存在的吗?但听说,从未有人见过她……」泽乃琳诧异地抬起头来,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菅田真奈美板起脸,严厉地瞪了她一眼,将她吓住后才又开口说话:「我说过了,不能有任何的冒犯,包括言语上的。王后是王宫内最尊贵的人,妳甚至可以得罪国王陛下,但绝不能惹王后不高兴。」
「连国王也……?」泽乃琳震惊了,内心升起疑惑––从没听说过王后能比国王权力还要大的,更何况是一个据说被幽禁在深宫中无人见过的王后,菅田真奈美为什麽会这麽说?
菅田真奈美像是能看穿她的心思,冷笑了一声:「因为我们的国王陛下只听王后的话,对他百依百顺、无有不从。」
「所以如果妳犯了错,可以去跟王后求情,但是得罪了他,整个王宫谁都救不了妳。」菅田真奈美的神情浮现一丝冷漠,显露出了她身为掌权者的铁血本质:「王后是个还算好说话的人……但大部分情况下他的心情可不怎麽好。妳接手王宫内务后,如果他有什麽命令都必须遵从。记住我说过的话,绝不能惹他不高兴。」
菅田真奈美在留下严厉的警告后,就忙着继续去处理出宫的准备和手续公文了。
留下泽乃琳一个人,站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脸上仍带着微笑,神情中的谦卑恭谨却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眼眸里浮现出的讥诮:「只是个依靠陛下宠爱的王后吗……能让国王言听计从,是有点棘手。」
「但我也不是没有半点机会,以后会如何,还不好说呢。」

~~~~~~~~~~~~~~~~~~~~

乖巧顺从只是表象,泽乃琳一直有着自己的野心––她想成为整个王国最尊贵的女人。
而那个位置,当然就是王后。
泽乃琳虽然只是个侍女,身份低微,却在各种关于王后的传言中,看见了一丝希望。
无论何种传言,共同点都是从来没有人见过王后的真身,无人知晓她是谁。国王为什麽隐藏了她的身份、将她囚禁在深宫中不允许任何人见她?
泽乃琳认为答案非常好猜––当然是因为王后的身份见不得人。
可能是个妓女,也可能是个奴隶,谁知道呢?反正肯定都上不了臺面,因此才让至高掌权者的国王陛下都宁愿隐瞒她的身份。
那麽,作为首席侍女官的她,凭身份和礼仪教养,肯定不会比那个王后差到哪里去。
泽乃琳信任自己的手段,既然身份已不是问题,剩下要解决的也就是如何从王后手里将国王的宠爱争夺过来了。
从菅田真奈美那打探来的消息与听过的各种传言结合后,泽乃琳脑海中对于王后的形象跃然而出––一个不甘心被囚禁却无能为力只会耍性子的软弱女人。
虽然从传言来看,国王实在爱极了王后,镇压那些不满无法联姻的贵族也要娶她,还非常宠爱顺从,不允许任何人冒犯她。
但再好吃的东西吃多了都会腻,更何况是一个抗拒国王而被囚禁的女人。
抵抗一两次是情趣,总是抵抗就是不识趣了。如果王后已经麻木到听话那就更好了,这样无趣的女人想必国王很快就会感到腻了失去兴致。
盘算好一切,泽乃琳野心勃勃,就等着日后寻到机会接触国王陛下,好勾搭他。
而令她没想到的是,这个机会来临得猝不及防。
正式上任的第一天,宫殿辉煌的大厅里,泽乃琳将侍女们集合起来排成行列,照着名单挨个点名,安排着今天的任务时,一个身影便从敞开的大厅门口闯了进来。
来人身材高壮,皮肤黝黑,戴着一顶白色的贝雷帽,鼻樑上夹着墨色的镜片,神色严峻,打眼一扫,看出了泽乃琳是一群侍女中的主事者,嗓音浑厚地开口:「我是米格尔,有事禀告国王陛下,烦请带路。」
「是、是……?」被突然闯入看起来大有名头的大人点名,泽乃琳吓了一跳,慌忙应下,才刚转身想带路,却想起自己根本不知道国王在哪,顿时有些手足无措。
「等等。」幸好,米格尔似乎看出她的慌乱,叫住了她,皱起眉头:「我没见过妳,妳是刚上任的?」
「是的,我是代替真奈美大人管理宫内事务的。」泽乃琳匆忙转过身来,恭敬地低下头行礼。
「我记得真奈美是昨天出发的……」米格尔摸了摸下巴回想起来,也就没再多说什麽,转而开口提醒她:「夏油平时都是待在王后那里的。」
竟然直呼国王陛下的名讳!
泽乃琳垂的头更低了,能如此亲密地称呼真奈美大人和国王陛下,那麽这位米格尔大人肯定就是陛下的亲信之一了,得好好巴结:「是,我知道了。」
菅田真奈美临走前,带过泽乃琳走遍了王宫认地点,当时深宫的那个神秘的房间虽没进去过,但菅田真奈美也严肃叮嘱她那是绝对的禁地,没有要事不能擅闯,所以记忆深刻,位置在哪她还是记得的。
泽乃琳挥散了侍女让她们照安排好的事务去做,自己则带着米格尔向房间走去。
一路上,米格尔步履匆匆,面带凝重,要不是顾虑着王宫的规矩,觐见国王陛下需要由侍女或侍卫通报,恐怕他早就自己闯进去了。
所以泽乃琳也不敢耽搁,加快了步伐将米格尔带到了王后所在的房间前。
这个房间位于整个王宫的最深处,镶嵌着一扇浮凋华丽的白金大门,连门上的叩环都是璀璨的黄金製成。
第一次如此近的来到这道大门前,终于要见到国王,泽乃琳才后知后觉自己已经紧张到出了手汗,按捺下内心的忐忑,捏了捏裙角擦去手汗,然后才举起手轻轻地敲上华贵的白金大门。
当敲门声静下来后,泽乃琳才听见了门内隐约有着什麽动静,却没有传来任何回应。
米格尔明显已经等不下去了,咋了下舌,直接上前推开了大门,特意放大的浑厚嗓音带着点叹气式的语调:「很抱歉打扰你,夏油,但有大麻烦不得不让你来处理。」
厚重的大门被缓缓推开,原该与地面发出的摩擦声被柔软的地毯吸收,室内的场景完全展现在两人面前。
极为宽敞的房间内傢俱少得空荡,唯独中央摆放着一张豪华的大床,延伸到顶端的木柱吊起了如烟雾般的白色帷帐。
地面上铺满了昂贵的真丝地毯,一排拱形窗户全拉上了暗红的窗帘幕布,阴暗的房间内唯独在床头边点燃了一盏烛台,明灭的火光微微摇曳。
白帷帐内的大床上,透出隐隐绰绰的两道人影晃动,一上一下交叠,沉浮在柔软的床舖中。
伴随着米格尔毫无顾忌地大步闯入,在上的那个人影停下动作,直起身叹了口气,留恋地俯首在身下人的脸颊落下一吻,柔和说道:「等我回来。」
层层帷帐撩起,又被放下。
夏油杰拽起扔在地上的衣袍,随意往身上一披,凌乱的黑长发丝散落在敞开领口露出的大片饱满壮实胸肌上,面无表情的俊朗脸庞透出邪气。
忐忑跟在米格尔后面走进房内的泽乃琳忍不住看红了脸,这才想起自己不该直视王颜,连忙垂头摆出行礼的姿态。
「所以说。」夏油杰毫不在意自己正散发出带有浓郁侵略性的男性费洛蒙气息,伸手捞起部分发丝,在脑后束成一团发尾翘起的丸子头,含着锐气的狭长眼眸漫不经心地扫视过来——
「找我有什麽事?米格尔。」

-TBC-

38 Likes

写得好好期待期待

1 Like

老师我爱你,好喜欢囚禁play

蹲蹲後續!!

啊啊啊好喜欢,期待后续

好香好香!!

香香╰(´︶`)╯

蹲后续!!

蹲蹲后续!

蹲蹲

好有性张力,蹲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