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入虎口

,

羊入虎口 上
18x25
都是第一次,但是我懒不想描写
(夏油杰越写越像干了很多次的)
想写BDSM来着结果发现根本不会。
很多地方的细节也没处理好(文笔烂死了)
五条悟会自己开发但是没doi过夏五双方做完以后意犹未尽(?)
总之喜欢对方还想再来一发非常不懂大学生,我真不知道一天有几节课)
不会用论坛所以直接就在电脑上码完字复制到手机上没分段就发了)

夏油杰18岁那天,几个朋友带着他来到红灯区 “别这样嘛班长,都成年了还不玩玩吗?”“就是嘛,别扫兴嘛”夏油杰被几个男生推搡着,“啊,这…我不太感兴趣 还是你们自己去吧。”“诶?不感兴趣吗?班长你该不会是gay吧?”其中一个男生开玩笑道说实话,夏油杰也不清楚自己的性取向,大概是双性恋或者是无性恋吧。对于那些各种类型的美女自己都毫无波澜。夏油杰拒绝了那几个男生,他们也没再纠缠夏油杰,栽进红灯区潇洒去了。夏油杰扶额,转身回去,但走着走着发现自己迷路了,路过一家店时,夏油杰透过橱窗看到一个男人,那是一个白发的男人,夏油杰看不清,但鬼使神差地进去了。”欢迎光临!请问您需要什么呢~”夏油杰进门朝着白发男人的方向望去,透过橱窗时就感觉这个男人不一般,走进一看确实是个美人,白发蓝瞳,白皙的皮肤,还未脱去的稚气,令人垂涎。“我们这边…”“我要他”夏油杰伸手指了指白发男人“啊,这位客人,他不…”“好啊,不过,我很贵哦!”白发男人站起身朝夏油杰一笑“钱不是问题”“那走吧”白发男人在前面带路夏油杰跟着白发男人,进了走廊尽头的那间房,一进门就看到展示柜里各种各样的鞭子夏油杰好像在A片里见到过这些“用过吗?没有的话就试试吧?”五条悟打开衣柜挑选衣服“呐,你叫什么?叫我SATORU就好”“SUGURU”“喔,SUGURU,想让我穿什么衣服?女仆?黑丝?”“都穿上”夏油杰瞟了五条悟一眼,从展示柜上一个一个挑选鞭子。五条悟穿好了衣服,低头发现衣柜下面放着的猫耳,顺便戴在了头上“喵,SUGURU开始吧。”夏油杰转头,差点没被这场面当场喷鼻血,五条悟穿着黑丝女仆,头上还带着猫耳,色到鸡鸡爆炸。夏油杰强装镇定,背过身继续挑选合适的鞭子,突然,在旁边的桌子上发现了一个玩具——那是一个猫尾形状的按摩棒,夏油杰将它丢给五条悟,“塞进去调到最大然后趴在地上。”五条悟接过按摩棒,比量了一下,尺寸还不小,五条悟心里这样想着,原来自己赞助的的房间还有这玩意。比自己平时用的还大…“啪。”一鞭落在五条悟身上,措不及防,五条悟身型一抖。“小猫分神了喔,我刚刚叫你干什么?”夏油杰居高临下看着五条悟五条悟轻笑,有意思嘛,刚刚那一下打在了他的锁骨和胸上,很痛,却有一点爽五条悟爬向床头柜,想从里头取出润滑,“啪”又是一鞭,五条悟“呜”的一声趴在床上,回头不解地看着夏油杰“喔,忘记说了。小猫要自己想办法喔,你应该可以的吧。”夏油杰双手抱胸。房间的灯很暗,夏油杰是逆着光的,五条悟看不清夏油杰的表情是喜是怒。转身用手指沾了点津液,向身后探去,虽然没了润滑的帮助,但碍于平常五条经常开发自己的身体,扩张也并不难,五条悟打开按摩棒一点一点塞进去。“呜…”按摩棒不偏不倚的碾过他的敏感点,酥麻的快感直冲脑门。五条悟夹着按摩棒趴在夏油杰面前,“屁股翘起来,夹好了。”夏油杰的声音从上方传来。一鞭落下,五条悟闷哼一声,把屁股翘的更高了,“SATORU 叫出来。”夏油杰开口命令“啪”又是一鞭,夏油杰打的很重,打在五条悟的腰和屁股上,那一道边界整齐的鞭痕下方皮下出血,显现出可怖的淤血。不顾五条悟的抽泣和哀嚎,夏油杰第三鞭落在了他的后腰上,这次他有收力,但对于五条悟来说还是不小的折磨。五条悟差点晕死过去,疼的满背都是冷汗。“SUGURU…我不行了,放过我…”五条悟向着夏油杰求饶夏油杰收起鞭子,附身捏住五条悟的下巴。另一只手探向五条悟的阴茎。“哦呀,小猫不听话呢。什么时候射出来的?五条悟颤抖着,讨好似的轻咬着夏油杰的手指,对不起对不起地说着“嘛,放过你,跪过来帮我舔。”夏油杰坐在床边看着五条悟,五条悟伸手去扯他的裤子“啪”的一声夏油杰把五条悟的手拍了下来,无视五条悟不解的眼神“用牙齿”。五条悟顿了顿,用牙齿叼起裤链向下拉,被内裤禁锢的男根弹到五条悟脸上,五条悟伸出舌头轻轻吮吸龟头,激得夏油杰发抖。太大了,根本吞不下,五条悟被撑的口腔发酸,夏油杰将手插入五条悟发丝间,抓住五条悟的头开始抽送“呃呜…”五条悟被顶的干呕,喉咙的收缩包裹这夏油杰的龟头,爽翻了,第一次被口交的感觉太棒了,夏油杰射在了五条悟的嘴里。“咳咳”五条悟被精液呛到了,全部咽了下去,还有一点残留再五条悟的脸上“唔嗯!”夏油杰轻轻地踩在五条悟的阴茎上,“不要…SUGURU…”“嗯?小猫没有权利反坑喔。”说罢,加重了脚上的力度,隔着裙子被踩的感觉很奇怪,布料摩擦着龟头,既无法带来快感也摩的难受。“哈啊…”被夏油杰踩着的五条悟不断发出呻吟。“SATORU这样好色哦,说起来刚刚也是像飞机杯一样给我口交了哦!”夏油杰掐住五条悟的下巴逼迫他仰视自己。欣赏着五条悟被自己踩着逼出眼眶里的泪水。“好,上床吧。”夏油杰拍了拍五条悟的头。夏油杰分开五条悟的腿,“真是色情呢,SATORU光是按摩棒就出了这么多水呢。”五条悟有些不耐烦,暗自翻了个白眼,“是是,快点把你那硬到不行的肉棒插进来吧。”“啪”夏油杰一巴掌拍在了五条悟的屁股上“SATORU,你要记住,你现在没有资格命令我。”夏油杰拔出按摩棒,换上自己的肉棒一顶到底,DK除了嘴鸡鸡就是最硬的,前列腺被碾过,五条悟发出一声惊喘,肉棒填满五条悟的后穴,前所未有的快感,夏油杰掐住五条悟的腰将五条悟钉死在自己的阴茎上,粗暴地开始抽送。“呜啊…哈啊…”五条悟被夏油杰顶的说不出完整的句子。“噫!唔…不要!不要顶那里!”每一下的抽插都照顾到了五条悟的前列腺,五条悟弓起腰迎合,快感冲刷大脑,后穴不自觉的夹紧夏油杰,夏油杰被五条悟夹着,闷哼一声,轻拍五条悟的屁股示意五条悟放松,五条悟喘息不断“唔嗯…SUGURU…慢点、慢点、”前列腺传来的快感快把五条悟的理智击溃了,夏油杰喘着粗气,无视五条悟的请求,继续朝着五条悟的前列腺顶弄“SATORU真是个爱撒谎的小猫,下面紧紧咬着我不放呢~”身下的小猫呻吟不断,夏油杰又抽送几下将阴茎抽了出来,小穴的空虚感让五条悟将视线移回夏油杰身上,夏油杰将五条悟翻了个身,以正常体位猛地一顶,五条悟抬腰迎合夏油杰,身下传来的快感使五条悟双眼上翻,夏油杰向上摸索,捏住五条悟的乳粒,挑逗似的揉捏,五条悟被布料磨得难受,但一出口依旧是断断续续的呻吟。“不行…SUGURU快停下、、嗯!好难受…要坏掉了!…”五条悟受不了向夏油杰求饶夏油杰将头绳取下来绑在五条悟阴茎上“呜、不要这样、SUGURU…求你了…我想射”“乖,叫主人”“呜…主人…嗯啊!求您了让我射…”夏油杰附身吻五条悟的脸颊“好孩子,再忍忍跟我一起”“唔啊啊!好爽…SUGURU…”夏油杰喘着粗气,在深处顶弄了几下射在了套里。身下的人被操的出神,舌头挂在外面忘记收回。夏油杰内心os:卧槽完蛋,见色起意了。快溜在那之后,夏油杰和五条悟都意犹未尽,都是彼此的第一次,半年以来都想要找合适的伴侣,哪怕只是他的五分之一,可是还是以失败告终了。九月开学季,夏油杰上了大学,坐在教室里等待老师进来“啪嗒啪嗒…”皮鞋踏地的声音越来越近,夏油杰抬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头白发的男人,夏油杰心头一颤,因为他也是如此的发色“哟!大家好,我是你们的老师,我叫五条…”五条悟突然顿住了,他看到了夏油杰,双方对视,五条悟一惊,巧合吗?不对,那张脸记得清清楚楚,就是他,半年前的约炮对象是如今自己的学生什么的太羞耻了,何况自己还是下面那个…“SATORU…”五条悟把剩下的话说完后,整节课不知道怎么过去的,脑子一片混乱,下课后就飞速逃离了,他怕夏油杰认出他。一天节课后,五条悟飞速收拾东西想离开学校“嘎吱——”门被打开了,夏油杰推门而入,五条悟紧张地盯着夏油杰,夏油杰走向五条悟扣住他的头接吻。“唔嗯…”夏油杰撬开五条悟的嘴,舌头滑进去和五条悟缠绵,半晌,五条悟推开夏油杰,“夏油同学…”夏油杰看着五条悟疑惑,捂住他的嘴“五条老师,嗯…到底适合叫你‘老师’还是‘SATORU’呢?不过不重要。”夏油杰突然凑近五条悟的耳朵。“如果你不清楚我们的感情是否一样 我就射到你里面装不下为止。”TBC有后续,最后一句其实并不适用这里来,但是当时写的时候同学说想看我写这句话所以就写了(?)

10 Likes

好香

最後那句好色喔

tbc是什么

有后续但是中考后会发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