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moon rising

上班族X爱豆

有一天,特别想看优衣库990日元T恤上班族和爱豆,所以……

——

夏油杰有种很强烈的不真实感。

黏在自己身上,睡得发出轻微的鼾声,好像口水都掉在嘴角的,竟然是五条悟。

确实是五条悟。还是三个多月没见,十几天前交通事故刚出院就回来和他翻云覆雨大半夜的前男友五条悟。

夏油杰觉得头痛,觉得这是上世纪的蹩脚小说剧情。

和五条悟签了分手协议就没见过了。最近一次看到他的消息是某个社交APP开屏广告里写“GTG~巡演启动~”,夏油杰盯着广告神经病一样看了半个小时,然后摔掉手机,从便利店抱来一打啤酒。如果不是勤勤恳恳的后辈打不通电话找上门来,大概他可以在易拉罐的小山里躺上三天三夜。

头痛和胃痛成功地淡化了其他的痛苦。

但头痛也好,胃痛也好,都是短暂的,稍纵即逝的。完全不能与魔障般无法摆脱的心痛相提并论。酒醉只是让这种感觉更加牢固而已。睁开眼睛还是出勤日的一天,还是会点开APP,对着广告走神的一天,还是看到五条悟的街拍,短视频,便利店联动周边感受一如既往痛苦的一天。

后辈说他偏执,看起来脾气最好的人为什么唯独对这一点格外偏执?夏油杰无言以对。醒了一天酒终于可以直立行走了,翘班的结果就是灰溜溜地在太阳底下挨训。天气是不是会变得温和宜人,与上班族的心情好坏无关,夏油杰内心阴雨绵绵,站在冬日格外温暖的阳光下,听夜蛾重复八百遍熟悉的话,还有一句“虽然不太想说但是马上你自己就可以看到了,悟坐的保姆车……”驶过一栋民宅,瓦斯故障,保姆车被气流掀翻。

经纪公司出面确认五条悟没有重伤,连夜把他转送到私人看护中心,出了不知道多天价的封口费。狗仔找不到消息,写来写去只有一句话:巡演取消,伤情不明,复健中。

这是十几天前的五条悟。等收到“GTG伤愈出院”的推送,夏油杰觉得已经有整整一个世纪没有见到他了。

抢拍下的五条悟带着口罩,十几个录音笔挡在前面质疑他有没有毁容,他一言不发,用高高在上的闲人勿扰眼神看着镜头。犹如签分手协议时看夏油杰的眼神……卡在心里,陌生,熟悉的定格。别人视频里五条悟很近,又很远,然后距离拉长了,他头也不回地走着,同样也是夏油杰心里熟悉的定格。

——和他傍晚回到两人以前买的公寓里,一开门就看到五条悟大字躺在懒人沙发上,踢着猫猫拖鞋一样熟悉。

怀里的身体没有留下任何疤痕。

“好热喔。”五条悟口齿不清地说。

夏油杰摸到遥控把暖气往下调,再望向挂钟,才睡两个小时而已……,客厅的电视里还在放八点档。他把五条悟往沙发里挪一点,但后者立刻变本加厉地黏上来。

“不是说热?”

“你推开我就冷了。”五条悟委屈地说。他眼睛半睁不睁地,抬腿蹭夏油杰的腰。本来还是闲人勿扰的眼神,现在却显得朦胧而动情。夏油杰身体僵硬地把他继续往旁边沙发靠垫上挪。

“不要嘛?”五条悟的手摸到他下面问, “这里不是还在表达一个很想要的意思?”

夏油杰很无奈,说:“你有工作。”

说好宣传期前都休息的,伤员要过劳哦……五条悟一边抱怨,一边把全部重量都压到夏油杰的身上。夏油杰搂着他,看着他半干不干的短发;五条悟一等他进门就嚷嚷讨厌医院味道,要去洗澡,洗完又出来纠缠夏油杰,把他和经纪人商量到一半的电话挂掉,手机塞进杂志和书堆的缝隙里。很久没做了,身体的反应是骗不了人的。记忆和习惯已经变成本能动作。这种事情当然不能像文艺片里一样唯美,头脑冷却以后往往会有些尴尬地发现自己正处在房间的哪个角落,比如桌子,衣柜,比如沙发。

“快起来,先把头发吹干。”

“等下不是电话采访吗?”

“那也要把头发吹干。”夏油杰,义正辞严地拨着五条悟长长不少、软塌塌垂下来的刘海,"仪式感。"

“去你的仪式感。”

五条悟明显想大笑但是没有力气,只能不出声地微微颤抖。

有时候夏油杰并不觉得自己讲的话,或者做的表情,真有那么好笑,但是每次五条悟都乐不可支。笑点很低的五条悟,很轻易就被逗乐了,眼睛弯弯的,蓝色在薄薄一层泪水下那么剔透。他勾着夏油杰的肩膀,趴在他身上,披着刚才还吐槽很热的厚外套。夏油杰有点分不清,现实和幻梦的区别。五条悟忘记了。他记得签经纪公司,训练,出道,单飞,记得自己有一堆广告代言,甚至连和禅院家的艺人有beef的事情都记得。他也记得夏油杰,门锁密码,两个人之前出国时候偷偷找教堂结婚的事情。他唯独不记得他们冷战三个月,分居三个月,房子车子存款和猫都分得清清楚楚。

“夏油君,我好累。”

“累了还乱动,”夏油杰试图拉开他的手,“有的姿势不如看上去吧?做了才知道累。”

“还有些看上去奇怪,做起来……”

五条悟又笑了,他一边笑一边捧住夏油杰的脸,懒懒地亲吻他的嘴。熟悉的沐浴露香味是夏油杰从卖场里提回来1.5L家庭装,跟柜子里990日元老头衫一样,来来回回用了十年都没有厌倦。他抱着五条悟翻过身,换自己用体重压制他的身体,把两条有点故意作对的腿挤开。五条悟眼睛半睁,哼哼地喊:“杰……”

“嗯。”

“说好吹头发呢?”

煞风景,夏油杰心想。他低头咬五条悟的耳垂,五条悟哆嗦一下,他咬得又用力点。

“这次做完再洗。”

“你帮我洗?”

“泡汤搓背再加全套马杀鸡。”夏油杰半心半意地说。

他把早就被摸硬的性器埋进那个还是很热的小穴里。刚刚射在内部的东西抽插时泛出白沫,让五条悟的笑声明显带上了喘息。

“嗯……慢点,慢点啦……”

“还不是你自己要的,”夏油杰拉高他的双腿,直接开始用力撞击,“又要这个,又要那个,又说冷,又说热……”

五条悟仰起脸,咬了一下手指。然后在夏油杰深插进去的时候又眯着眼睛咬了一下,濡湿的指头伸过来碰到夏油杰的眼角。夏油杰握着他的手腕,吻他的掌心。五条悟颤抖地小声叫出来,变成眼角泛泪,看起来惹人心怜的样子。这种不那么狂风骤雨的做爱其实很少,因为五条悟越忙,就越变成了见面时“每一个细胞都在说爱你”的模式。夏油杰觉得自己不想再经历这种模式了。他托着五条悟的后脑,低头咬他的嘴唇,五条悟一下子喘息着高潮了,前面射出来不说小穴也喷了一次。

“这么喜欢?”

“哈哈,”五条悟顿了顿,舔过夏油杰咬出齿痕的下唇,“……你说呢?”

“别动了,”夏油杰捏捏他的脖子,“再动我怎么亲你啊。”

五条悟又颤栗了一阵,夏油杰被他夹得不行,抓着一边的臀肉戳刺了几十下之后射了进去。五条悟软在沙发上,腿还大张着,被夏油杰密密地吻过眉毛,眼角和嘴。他没有平常那么被干得死去活来,哭得乱七八糟,只是一个眼角泛泪又满足的情态。

“我说……”

“搓背。”

“等下,我是说?”

“搓背。”五条悟声音还在打颤,他需要足够的事后温存才能从那个状态里缓过来,他一向那样,“不许赖掉。”

“我哪里赖掉过!”

“啊?要我数给你听吗?”

“你还记得备忘录里写电话采访是几点?”

“……?”

五条悟露出什么做坏事被逮个正着的表情。他抖着手去扒拉地上一堆杂志,从里面挖出手机,然后仿佛要考验他的职业素养,一通语音电话已经跳了出来。


TBC!

25 Likes

呜呜呜好可爱

好可爱的杰和悟:palms_up_together::rose:

萌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