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性恋

白月光夏油杰x男同性恋五条悟
避雷:五单箭头,歧视男同性恋社会背景,五x路人提及
五与硝铁打cb情,医学知识完全乱编
硝子戏份很多夏油戏份很少
ooc,任何不适退出

$

要不是眼前这人长得帅身上全是牌子货且身材满分,家入硝子真的会以为她碰到性骚扰了。

中性笔叩着眼前白纸黑字的合约,上面黑色加粗的标题明晃晃是“同居协议”。右手边放了五条悟的名片,上面的内容详实,家入硝子在拿到它之前已经仔细看过它主人更加详细的资料了。

家入硝子朝他挑眉,那人反而装傻充愣也朝她挑眉。

“我是您预约的心理治疗师家入硝子,您的要求是上门交谈。其中不包括签合同也不包括同居,您能明白吗五条先生?”

那人不屑的扯嘴角,他真是多亏这张脸,少受了多少怨恨。他说,“我当然明白了医生小姐。你不如看看这份合同的内容,仔细点。”

她看完了,所以才想不明白。合同上只要求家入硝子和五条悟同居,单独有房间,不付水电物业费,可以随意使用这件房子的任何一个角落,每个月发工资,而且不低。还有相当多的条款保证,不限制任何人身自由,不过正常回家时间要到这里。室内装有摄像头,家入硝子有完全的调查权,要是五条悟对家入硝子做了什么非自愿行为,随时可以拿证据。

简单的话来讲,要她兼职被包养。

俗话说得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天上不会掉馅饼。家入硝子怀揣着九分不信一分怀疑问五条悟你确定要送钱送房给我?

五条悟说签了立即生效,章刚印的,你尽管放心。还是说不够?他说着抬手在合同上的数字后面加了个零,妈的,后面跟的单位他妈的可是万啊。

没办法,他给的实在是太多了。家入硝子很轻松地摆脱了道德束缚在上面签上一个飘逸的签名。

五条悟,大总裁,由家入硝子总结。每天忙得像狗,就连家入硝子这种每天得听别人胡言乱语,没有强大心理素质病人没疯她先疯的心理职业,看到五条悟的工作量都觉得自己的工作区区聊天不成问题。一个物理攻击一个精神攻击。她下班回到她和五条悟同居的屋子里面,看着偌大的别墅心里爆发一种满足感,谁在能住上别墅的时候不兴奋?这种档次的能够享受个一天已经很满足了。

她舒舒服服地洗澡,回到房间,开始琢磨五条悟的用意。

这样奇怪的关系已经持续有一个月了。

理论上,孤男寡女,干柴烈火,你我都是成年人,一个还贼几把有钱,攀上就是赚到。结果两人比同居室友还生疏,一个忙得天昏地暗另一个更是连轴转人都见不着。硝子记起五条悟签合同时神秘莫测的笑和谜语人的提示:

“同居之后硝子就会知道我要治什么病了。”

这人真是该死的自来熟,顺畅地使用了名字。现在别说治病,毛都摸不到一条。家入硝子屈尊降贵帮五条悟养着他家那只萨摩耶,虽然说是他养着,其实她只是负责撸一撸,有专门的人来溜这只毛茸茸的大型犬。

直到有一天家入硝子习惯性裹着个浴巾就走出浴室,迎面就撞上第一次在晚上十点前到家的五条悟。她看出来五条悟想给她打个招呼,但是这个情况装作若无其事又来不及,当做无事发生又太刻意,于是他恼火地抓了抓后脑勺被剃剩下的发茬,被迫使用总裁小说经典台词说,“硝子,你这是在玩火。”

家入硝子好歹也是有个心理学学位的人,此刻尴尬不敢对视慌忙失措的正常女性行为完全没有出现的迹象,于是也就有机会留意到五条悟同样与正常男人不沾边的反应。

硝子不是什么绝世大美女,但论姿色她也不输谁。面对一个正常女人这副模样,就算心里没那个意思,看见的那一刻体内的因子就会作祟,正常的成年男性应该会勃起。五条悟除了冒犯别人隐私的尴尬之外,还真什么反应都没有多了。该怎么形容呢,硝子一时半会想不起来。

她往五条悟那边走,每一步都更加笃定自己的猜想,最后她到五条悟面前,终于想起来。五条悟看见她的眼神,就像不太熟的女同事突然看见你的裸体。她于是说,“你是个同性恋。”

五条悟坐在沙发上,仰头,胳膊搭在椅背上,说,“终于看出来了啊,硝子。”

“先说好,同性恋没法治,这个是基因问题,你明白的吧?要解决我建议你出家。”

“知道。所以我不是想让你帮我治这个。我想让你帮我忘掉一个人。”

“……什么意思?”

&

五条悟和夏油杰是高中三年的同学。

“我暗恋他。”家入硝子换了睡衣听他讲,“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最初我们是好朋友,就是,好到没有第二个的那种。”

“嗯嗯,挚友,我懂。”

“他有女朋友,高二那会找的。也是那个时候我发现我喜欢他很久很久了,可能从第一面就开始喜欢。我主动疏远了他,他不知道理由,我们甚至还吵了一架。也是那时候我发现自己可能是个同性恋。”

“我一点也不想这样喜欢他。我想过要和他当朋友假装一辈子,但是我做不到,我真的好喜欢他,我看到他和女生谈笑风生我会难过,到后面就连他和男生说话都会觉得生气——我不想影响到他。他不应该被我这种奇怪的感情困扰。如果你有一天被你最好的朋友表白,你也会很隔应吧,就连朋友都做不了了。”

“高三我申请了换班,一开始他还会来找我,我排了时间表和他错开,他没办法只能不来了。我们就这样疏远了,后来我去了家里安排的大学读,专门换了手机,联系方式还是照片都没有了。可我怎么都忘不掉他。”

“他总是在我生活里出现,最近这段日子越来越严重了。以前不会的。我以为我要可以忘掉他了。”

“你没试过喜欢上另一个男的吗?非得是他?”

“嗯。其实我是同性恋这个问题不碍事,我本来除了他应该也不会再喜欢上谁。只要把他治好了,我就可以痊愈了。”

硝子接过五条悟递给她的病历单,上面是她之前没有找到的资料,“这是我找到私人医生。”

男同性恋在社会上病不被支持。五条悟寻找私人医生的原因显然是不希望任何人知道。总裁是个同性恋,传出去不说影响个人,连公司都要被牵连。

病历本上密密麻麻记录着五条悟曾经接受过的治疗。一次又一次催眠和心理暗示,才把五条悟对那位’夏油杰’的印象削弱到现在的状态。据五条悟本人所说,他已经不记得夏油杰长什么样,声音不记得,什么都忘干净了,但就是记得夏油杰这三个字,有这么一个人,记得自己喜欢他,记得自己在高中认识他,记得自己怎么难过怎么离开。夏油杰三个字横亘在他的脑子里,怎么抹都抹不掉。

他感觉自己又要记起来了。找到硝子就是看中了硝子所擅长的地方,治疗心理影响下的记忆障碍。

理论上,还是理论上讲,五条悟这个情况应该算好治。只是恋爱问题,解开心结的问题可大可小。但五条悟特立独行,既不是放不下旧时的白月光,他比谁都想摆脱掉昔日的残影,他走神走得太厉害,工作效率已经开始有点跟不上了。又不是被伤得透彻,毕竟夏油杰从头到尾哪里知道还有这么个事,顶多是五条悟思念成疾。就像身体与灵魂相割裂,身体义无反顾地投向爱情的烈火,而精神上接受不了自己是个同性恋的同时,不愿意好友莫名其妙摊上一个从未见过也无法承担的世界。

只要不喜欢他了,也不会喜欢上新的人,那么是不是同性恋都无所谓了吧?

五条悟这样想,硝子听完愁云密布。

十年啊,连续不断的治疗,主观上的配合都没能忘掉,这夏油杰有什么魔力。

说说你最近的情况吧,硝子心存侥幸。

“我最近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回记起他当年夸我眼睛好看,一双桃花眼一定会有很多人表白。看见洗手台上的牙刷记起他当年用的是黑人牙膏,签字的时候听见他说字写端正一些,每一个人经过时都觉得要是他在这里应该也会穿这对皮鞋,吃饭的时候记得他应该不会喜欢吃这些菜,但又不知道他喜欢什么。看见你裹着浴巾走出来的时候我记得他有一次忘记拿衣服,想趁宿舍的人都不在时偷偷出来拿,赤身裸体和我撞个满怀。”

还有,还有,我当时整个脸红透了,但是你没看见,幸好你没看见。

硝子一听眼前一黑。这根本没药救。

她绞尽脑汁,说,“你试过和女人做吗?”

五条悟点头,“做过,吃药才硬的。”

完了,彻底完了。

五条悟比谁都更想忘掉夏油杰。硝子和他处了一年半载,算是看出来五条悟被折腾地有多惨。

不仅仅是之前说过的细节。梦里更是夏油杰出现的场所。有一次两人一块喝酒在沙发上睡着,五条悟是醉的,硝子是困的。半夜被五条悟的呻吟吵醒,开灯一看他面目扭曲,痛苦不堪,吓一大跳,以为这人酒精中毒,想着赶紧把人的意识弄回来先。结果一醒来五条悟就正常了,做的噩梦。其实十年来都这样,也说不上是噩梦,只是可怕的美梦,看见他们走向一个家庭,见他们十指相扣。五条悟做过心理暗示,同性恋都是恶心的。他每梦到夏油杰就恶心,痛苦,但仍然顽强不屈地一次又一次做关于夏油杰的梦,痛醒,再笑着睡回去。

梦里有他。

就是个疯子。家入硝子甚至已经无法猜测在各种各样且相互冲突的心理暗示与催眠之下,五条悟想起夏油杰会是什么情况。这些情绪在他的身体里被消化殆尽,能够冒出来的只剩空惘的思念。

家入硝子觉得再这样下去,被夏油杰困住的就不止五条悟一个了。很显然五条悟不缺钱,也不觉得自己的病有能治好的那一天,养了硝子一年半载也没提辞退或者降价。结果两人越来越熟,已经到了分享时间表,挖掘出每一个空隙出去体验情侣套餐优惠的默契程度。但家入硝子职业精神尚存,有事没事逮着五条悟进行各种方法的疗愈,虽然皆以失败告终。

好不容易又一次一块有空,介于接下来的时间表不适合去喝一场,和在名义老板实际闺蜜五条悟的心血来潮影响下,硝子被拽去超市采购食材。两个人有什么好大干一场的吗?硝子看五条悟一副斗志昂扬的架势,跟在后面。

忽然五条悟退到她的身旁,猛地攥住她的手,哆哆嗦嗦地找她的指缝试图十指相扣。硝子感觉指关节都要被他压断了,但还是配合着帮他完成这个动作。五条悟的手抖得像个筛子,胸贴快速起伏,除了那个人,还有谁能引起这位见多识广的大总裁慌张成这样。

真是太不幸了。硝子装模作高样的把身子重心靠在五条悟身上,硝子不矮,但五条悟长得高,硬是衬托出几分小鸟依人的韵味。然后准备好抬头看那位久仰大名的白月光——

夏油杰。她几乎第一眼,就在视野里锁定了那个从未有过任何外貌信息的人。黑色长发,细长的眼眸,线条硬朗,一身休闲的衣服,眼尾带笑,整个人温润如玉,绝对是个温柔的男人。是会让女人成群结队跟在身后的盐系大帅哥。

太糟糕了,真是太糟糕了。硝子觉得五条悟要喘不过气来,他的呼吸开始带上了粗重的摩擦声,立刻,马上,要把他带离这个地方。家入硝子扯住五条悟的手拉他走,没想到五条悟纹丝不动,眸光流转,要拉出丝来,要落下泪来。她顺着目光望去,夏油杰身边聚了两个女孩,半大的青春少女,夏油杰笑得更加开朗。

成家了。硝子想。

赶紧走,赶紧走。家入硝子做心理医生这几年的经验狂嚎着预警,但很明显刚刚的犹豫使机会飞速流失,夏油杰已经留意到他们了。哪怕当年被挚友莫名其妙地疏远,十年后再见面,他仍然很快地走过来,要和五条悟打招呼,又记起他们分开的不清不楚,也没找出缘由,做了一个刻意冷淡的挥手,眼里的欣喜和关切却是清晰。

“悟,好久不见。这位是您的太太?”

夏油杰很明显以己度人,28岁奔三的年纪默认五条悟这个超级童颜大帅哥肯定是成家了,和他一样。于是硝子很不幸地被牵扯进了这个奇怪的毛线团。

“……啊,是啊。”五条悟声音冷漠而低沉,只有硝子知道底下压抑着什么。他快死了,他快死了,他快死了。

“这位先生,我们还有急事,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我们得先走了。”硝子掏出自己的名片塞进夏油杰手里,没给对方机会赶紧把五条悟拖走。索性超市不远,进了门之后发现他们两个的手十指相扣根本来不及松开,硝子拉得匆忙,五条悟心不在焉。她还没说话,五条悟就像山一样坍塌在地上,缩成一团,双眼失神。

呼吸频率太快了,开始出现轻微的过呼吸症状。突发性焦虑。该死。他现在估计什么都听不见,怎么办,怎么办,硝子要愁死了。五条悟忽然开始流泪,眼睛有了点聚焦,硝子赶紧晃他,“五条悟,醒醒,跟着我的节奏呼吸,放慢,放轻松,没事了,没事了。”

五条悟抬头,看着硝子,却说,“……杰?”

硝子的心那一刻拔凉拔凉。五条悟的症状,完全超出了她最坏的预料。

接下来几天五条悟又是吐又是哭,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精神状态糟糕到极致。硝子不得不把两个人的工作都给推了,好在五条悟那边家入硝子已经混上了谣言正宫的位置,拿起手机请假非常顺畅。倒是心理治疗那边得拜托同事七海忙上一阵了。

幸好五条悟钱多。而且最近诊所那边也来了一位新的医生,多少可以分担一些。

五条悟绝对隐瞒病情了,还瞒得不少。硝子反复翻看五条悟递交给她的治疗记录,还有之前对夏油杰的叙述。情况绝对比这糟糕多了,可是五条悟是个天才,伪装好得要死,愣是没让硝子看出半点,直到与夏油杰意料之外的见面。

'夏油杰’现在已经拥有实体了,不知道多久之前。他已经开始出来活动了,小到五条悟在饭桌上多准备的一份饭,大到五条悟对着空气叫杰。不多时的清醒努力地配合就医,但仍然无济于事。硝子从五条悟嘴里撬出事情的真相:

他的确很想忘掉夏油杰,但他想要起码记住还有夏油杰这样一个人,只是这样而已。

想记得自己也有过爱的人,想要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被自己如此地爱过,想记住爱情的模样,因为之后我不会再有机会去爱一个人,我没法爱上女人,又接受不了其他的男人。我不想当一个同性恋,如果有下辈子我想好好的和你在一块,当一辈子好朋友,如果我再爱上你那也没关系,因为那不是本能而是发自内心的欢喜,只要待在你身边就够了,不会弄到起码得有一个人下不了台的地步。

在酒店厕所的隔间。谁也不认识谁,每个人都不希望自己是个同性恋,不会被任何人知道,那样最安全。每个人都很痛苦,没有人敢希图一场爱情。就连五条悟都做不到。

陆陆续续吐露了些藏了很久的心里话,五条悟莫名其妙开始转好。他告诉硝子,他要去和夏油杰见一面,你和我一起去吧。

两个人都默契地没有提五条悟为什么一见面还能认得出夏油杰。

硝子说好,于是五条悟给夏油杰打电话,他趁乱塞在硝子外套口袋里名片上的号码。

“喂,请问是夏油吗?”

出乎预料,对面传来青春期女生娇纵的声音,家入硝子一瞬间记起上次在夏油身边的黄发女孩,“夏油爸爸还没回来。哥哥你是谁啊?等他回来我转告给他。”

“这样啊,好的。我是五条悟。往这个号码打就行。”

成家了。

女孩听不出,但硝子听得到五条悟不可遏制的失落,强颜欢笑。随后五条悟收到了夏油杰的短信,两人约了星期一晚上一块吃饭叙旧,紧接着五条悟和家入硝子的工作又要变回正常了。正常的繁忙。正常。

是一家大排档,有人抽烟有人喝酒,木桌摇摇晃晃,三个人特别是两个高大男性几乎是窝在很矮的板凳上。五条悟说,以前还没这么壮实,还能勉强塞进去来着。夏油杰就接话,说,是啊,现在腿得放出来才能坐上板凳了。

硝子本来想带烟,但选择了拿酒。她很久没喝了,这里也不是什么欣赏好酒的地方,于是直接点了一听啤酒。五条悟不喝酒,他说没有明天他还要忙,得保持头脑清醒。硝子天生不醉体质,于是最后醉的反而只有夏油杰。

他抓着硝子,很显然像什么看被猪拱的白菜,醉醺醺地说,硝子,虽然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结的婚,和悟断了联系这么久,连婚礼都没收到通知,太可惜错过了这个时候。悟他当年性格超级糟糕,当心他晚年对你不好,趁早把一些财产转个人财产。这人不怎么会生气,生气了也很容易哄好。但是当年不知道出什么事了,忽然就疏远了……真是的……悟有和你说过我吗,没说过真的太绝情了,好歹当年可是挚友来着。

“提过,说你是个很好的人。他当时叛逆期,谁也不想理,等回过神已经疏远了。现在天天跟我叫冤。”硝子很轻松地胡编乱造,“说你是个非常非常好的人。”这是真话。

硝子听过夏油杰在厨房洗碗,听过夏油杰哼的歌,听过夏油杰笔尖的沙沙声,听过夏油杰在课上的回答,听过夏油杰弹奏的钢琴曲,听过他洗澡时衣料摩擦的声音,听过夏油杰睡觉时在他耳边的呼吸声。感受过夏油杰在早晨给他带的早餐,发现偶尔夏油杰在冰箱里掉落的甜品,闻到夏油杰晨跑回来一身咸咸的汗水味,缠绕在长发间悠扬的风和洗发水香味。看见过夏油杰对他露出发自内心的笑。

夏油杰的嗓音醇厚,喊起名字来温柔,五条悟的后面带一点点一点点缥缈的气,就扯出心里绵绵的丝。缠了五条悟十年,不会止于十年。

他听了,调笑说,悟怎么可能会说我很好,他没造谣我就好了,硝子不用和我客气的。

五条悟发出很响亮的表示不满的声音。他岔开话题,“话说,杰,你记得我们班上那两个男的吗?听说是同性恋来着的那两个。他们居然还在一起。”

有吗?夏油杰心里想,但醉了酒的大脑太混沌,想一下就觉得头疼,只能顺着五条悟的话说,“啊啊,那很好啊,有情人终成眷属。”

五条悟接着问,“杰不排斥男同性恋吗?”

硝子知道,今天晚上,谁也别想阻止五条悟问个水落石出。

“唔……”夏油杰酒量其实也不大,喝多了啤酒也是会醉的,“还好吧……只要他们过的好,别人怎么评判也无所谓吧?”

“那杰如果有一天被男人表白怎么办?”

“哈?我喜欢女人啊?为什么会有男人来和我表白?”

“如果呢?那个人就是想试试看呢?想象一下嘛杰!”

“呃……”夏油杰撑着脑袋,似乎真的认真想了这个场景。接着他浑身打了一个寒噤,“好恶心,完全想象不了。”

五条悟不自觉地露出的一个难看的笑,“那如果那个男人是灰原雄呢?”

“就算是熟人也不行啊!这样的话不是连朋友都做不了了?”夏油杰说到熟悉的人,酒醒了些,“怎么了?你被男人表白了?”

五条悟说,我都有老婆了,谁会跟我表白。

不会有人再想着要和你表白了。

%

“五条悟。”

家入硝子站在机场门口,五条悟穿一身紧身黑皮衣,痞里痞气,跟意大利黑手党有得一拼。现在是那场结束一切的饭局的第二天晚上,五条悟登上了前往挪威的飞机。

“走啦。”五条悟身边只跟了一个行李箱,他收拾干净了别墅里属于他房间的所有东西,日用品可以再买,全部都给别人或者扔掉了。

“就这样了吗?”硝子还是忍不住问他。

“那套房产送你啦,硝子。以后少抽烟,没人钱不够了就给我发消息,或者打越洋电话,反正我不缺钱。”五条悟低头,看向硝子,“对不起。”

“没关系。”

五条悟的同居邀请她很快就摸清楚了他的目的,不只是为了治他的病,更是五条悟想要试图和家入硝子这样一位成熟的女性相处,如果爱上了她,至少没有爱夏油杰那么痛苦。

可惜失败了。五条悟也为他的小心思道歉。家入硝子不介意这些,比起其他极端情况五条悟的利用算是微不足道,她大方地收下了五条悟的房产。五条悟笑了,转身走进惨白色灯光映照的大厅。

挪威,是家入硝子推荐他去的地方。她有认识的催眠医生朋友在那边,五条悟彻底放下了,那么让他忘记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就像切去一个病人长时间护着不给彻底切除的肿瘤,病人松开了手,医生就能轻松地彻底清除。不会再复发,不会再反反复复费心费神。

总觉得那里的冰雪,也和五条悟很像。在最北端,却有着一座活火山。

火山什么时候熄灭,从来都与覆盖的冰雪无关。热度源自深处的熔岩,翻腾,释放出无限的热量。

五条悟删除了她的所有联系方式。她也是。

周末结束,硝子生活回归正轨,资产下面多了一套价值上亿黄金地段的别墅。之后要来一位新的心理医生,主攻方面是抑郁症,似乎对情感性障碍也颇有研究。在之前的大医院混得风生水起,好像是因为搬家转来了这里。

家入硝子为报答七海建人帮她的人情,主动揽下了带人熟悉环境的工作。对接资料对接了将近有一个月,才敲定好所有环节,约了正式准备上岗的提前参观。

第一面见到时家入硝子真心觉得事情只要和五条悟沾边一定就会变得很麻烦,这个预言变成了现实。她和夏油杰手脚放哪都不是,夏油杰终于明白过来什么。

“您是未婚?”

“嗯。”

“五条悟是找你治什么心理疾病吗?”

“是的。”

“……与我有关?”

“他是男同性恋。”

“他走了,对吗?”

“去国外做催眠了。”

“去了哪里?”明明是问句,却像笃定。

“一个月前去的。”硝子全身颤抖起来,“催眠肯定结束了,我跟他说了越快越好,他忘掉了,全部都忘掉了。”

“哪里?他去了哪里?硝子?”

“你不要再去找他了。”她抬头看到夏油杰的眼睛,怎么也没法把这句话说得有底气,“你已经有家室了,不是吗?”

“什么家室?该死的,那是我处理一项孤儿院的事情时领养的两个孩子。”夏油杰不禁抬高音量,“为什么不……”

为什么不告诉我?

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喜欢我?为什么从来不说?为什么要疏远我?好不容易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你的消息,你这些年变得好耀眼,离我好远。我过来就是想要找到你说几句话,仅此而已。

夏油杰记起那天晚上他的话,因为醉了,只记得自己说,好恶心。

好恶心。五条悟怎么可以觉得那句话包含了他在内。如果是这样他得有多伤心,心碎得有多彻底。

整整十年啊。

他找那一抹蓝找了十年。找五条悟在冬天总是冰冷的手,找五条悟投入篮球的得意,找五条悟捉弄女生时的顽劣。找五条悟柔软的白色发丝,找五条悟喜欢的喜久福,找五条悟习惯穿的白色短袖,找五条悟曾经拍过乱七八糟的大头贴,找五条悟的散落在各处的声音,他的拳头轻轻锤在胸膛,这不是有你嘛,杰。

他不喜欢男人,可对象是五条悟的话,他不介意试一试。总之五条悟不要再一次消失了,他真的很好很好。

“趁还没拿起来,趁早放下吧。”家入硝子不愿意再看五条悟受折腾了,哪怕这是好事,甚至于说是天大的好事,但五条悟受不起一点折腾了。

犹豫了很久,家入还是将五条悟的治疗记录发给了夏油杰。

夏油杰点开电子档案,一条条看去。

2007年3月21日

轻度抑郁。轻度妄想症。出现幻觉。

进行药物辅助,开设药品xxx

记录者:伊地知

……

2008年12月7日

重度躁郁症,暴力倾向强。病人清醒期间同意使用拘束服以及电击控制。

药品xxx

记录者:夜蛾正道

……

2015年2月3日

大量心理暗示以及催眠多次失效,患者频繁精神崩溃。体重急剧下降。

认知障碍严重,过呼吸。

记录者:家入硝子

……

2017年12月24日

催眠结束。多次测试后没有复发现象。

后辅助一定药物治疗。经观察情况稳定,结束治疗。

记录者:乙骨忧太

……

整整十年啊。

23 Likes

好心疼啊啊啊啊啊啊

1 Like

还会有后续吗太太

1 Like

天呐!悟你爱得好痛苦!呜呜呜
催眠后不会真的把杰给忘了吧?呜呜呜
杰你要好好爱他啊!

3 Likes

会有后续吗老师,眼睛酸酸的:cry:

1 Like

要哭了,可不可以让他们在一起,呜呜呜。。。。

1 Like

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妈妈我真的很需要后续……

1 Like

最后的日期!2017年12月24日!!原作时间线悟亲手杀了杰的日子,一切都结束了,悟终于忘记了夏油杰,记录者乙骨忧太也是和原作对应的!这里的细节真是太好了

2 Likes

:sob::sob::sob::sob::sob::s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