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仆(NC-17)

女仆1
已交往,2BDK
不正经的黄色笑话,纯手癖作
五cuntyboy
夏第一人称

我真是疯了。

站在卫生间里,我用力深呼吸,裙子底下空荡荡的,总是有种赤裸下身的微妙感。我把手搭在门把上,把它捂热了也没能鼓起勇气压下去。

隔着毛玻璃,我看见他的轮廓贴得很近,然后突然一个清晰的巴掌印贴上来,很有恐怖片的氛围。

他把门拍得啪啪响,嘴里嚷个不停:“杰、杰~杰——开门啊,不是穿好了吗?”

我给他烦得头疼,没打招呼直接推开。我听到他惊呼,再看人已经蹿出去一截。没撞扁这孙子的鼻梁让我大为失望,悄悄在心里竖了个中指。

他盯着我一直看,上下扫过的视线像有实体那样,搞得我很不自在,头一回体会到女性的困境。

“喂,看够了吧,我要去换掉了。”我说。

“不要啊,哪有这样广告半小时播放三分钟的。”他又是那副懒洋洋的调子,听起来就很没个正型。“唉,你怎么没穿内裤。”

“第一,我穿了,不要用那种会让人误会的说法。”说到这个我就来火,抖开那叠复杂衣物的时候,黑色轻薄的布料掉到地上,在展开前我还在思考这是头饰还是腰带,看清之后闹了个大红脸。

“第二,用六眼窥视别人裙底,你是变态吗?”

“第三……算了没有第三。”我真说不出口那小片片布连蛋都兜不住要怎么穿。

话说完他没吭声,我有点意外,往常我们总要拌一会嘴,我转过头去看他——对,我如果我看到他嘲笑我的脸,一定会忍不住揍人,所以到现在也没看他的脸。

……不过说实话我有点意外,他的表情跟我想象中的大相径庭。墨镜有点掉下来了,挂在他的颧骨上,飘忽的眼神特别明显。我看见他的耳朵是红的,突然也感同身受,莫名其妙开始害羞,热度从脖根一直往上烧。

这是要怎样?!我在心里大喊,特别想从这种情境里逃走。后知后觉想起这家伙拜托我的样子,在不着调里好像确实混着几个百分点的认真和期待。

大概是潜意识接收到了这些信号,我才会鬼使神差地答应下来。

我摸着脖子,拼命思考话题,想把我俩从这种怪异的气氛里拯救出来。但逻辑深潜总没走两步就被那只通红的耳朵绊倒:我觉得他很可爱。继而想到我是真栽了,好在不是单恋,我在胸口画十字,佛祖保佑。

“那个。”我俩同时说。

又同时哑火。

“你先说吧。”我叹了口气,把话头递给他。

“就是、就是那个——”他食指贴在一起,看起来扭扭捏捏的,时不时看过来的样子特别怪,有点好笑,我感觉滤镜碎了一点,放松下来。

“那个什么?”我催他。

“要不要做?”他说话的时候眼神特别锐利。

当我刚才什么都没想,会对这玩意有什么期待是我这辈子做过最错误的决定。不过好在鄙人也不是什么好鸟,所以我跳过说教的环节朝他笑了笑。

“做。”

“对了,你刚才想说什么?”

“不重要。”

“哦。”

平心而论,悟给我的这身衣服做工真的很好,合身又服帖,大幅度地转动胳膊也没什么问题。皮鞋也是,非常合脚,踩在宿舍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哒哒声。不知道他从哪弄来的大码女装,可能是蓄谋已久,但我现在没空计较这个。

裙子实在有点长,我担心踩到,就提着裙摆朝他过去。我走一步、他退一步;他退一步、我跟一步。饶是好脾气也受不了,我竭力保持嘴角的笑容,把他逼到床边绊倒坐下。

“躲什么呢,少爷。”

穿都穿了,我决定融入一下设定,效果比我想得还好,他红了个彻底,脖子和衬衫交界的地方显眼的不得了。

“谁躲了?!”

“对、对,你只是想过来坐着。累了吗少爷, 我来伺候你更衣吧。”

我抬起膝盖压到床上,挤进他腿间。隔得衣服实在有点厚,底下的触感不是很清晰,蹭他权做调情,聊胜于无。

只不过对悟来说似乎挺是受用,他夹住了我的腿,嗓子里呜呜哼哼的。

这样也好,我伏下去,勾掉他的墨镜,从额头开始亲。他一直在眨眼,睫毛扫在我下巴上,痒痒的。

我继续吻他,山根、鼻尖,略过了嘴唇直接亲在下巴上。他小幅度地挣扎了一下,应该是感觉不满,但我也已经很是熟练地掌握住《五条悟使用手册》——往下摸到乱动的手,十指扣在一起再去亲他脖子,很快就能让这家伙安分下来。

我在衣领能遮住的地方吮了几个吻痕,他的皮肤有点烫,烙得我嘴唇发麻。我用空闲的那只手去解衬衫扣子,顺便就揉进去抚摸胸肌。我拽着他没把锻炼落下过,现在享用的都是我自己的劳动成果。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揉着软弹的肌肉我都想唱哈利路亚。不过面上还是我矜持地不显,压着嘴角维持人设。男人对乳房总有点特殊的爱好,我也是,悟也是,所以我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有什么问题。

我用手掌包裹住一整块肌肉,轻轻用力肉就从指缝里挤出去。我揉它,很快手下的乳头就像个小石子一样硌在手心里,就感觉幸福有时候真的挺简单。

悟特别敏感,只是玩乳头反应都很强烈,我一直在想他能不能靠这个就高潮,打算改天试试。现在还是来点更直接的,我用舌头接替手指,绕着乳晕去舔,吸吮的声音有点响,他时不时紧紧手指抓牢我,我就松口亲亲肌肉安抚他。

尚且自由的那只手就没安什么好心了,目标明确地去扒他裤子。好在这是合奸,他还算配合,不怎么费劲。我把手摸进他的内裤里,揉过柔软的毛丛兜到一手水。

他湿的好厉害,我不算意外,轻轻用手指分开那两瓣肉唇往里摸,指腹沾满他自己的水去揉阴蒂。

“唔…不要一上来就摸……”

我轻轻抬眼,从声音和肌肉反射来判断他的感觉。悟看起来很舒服,我就无视了他话里的“拒绝”。我们之间性爱的频率不算低,很快就脱离了什么都不懂的童贞阶段,我也学会了不是什么都要按他的说法来:大多数情况下,不要就是要。

“是吗,少爷?可是有好多水,不舒服吗?”

我继续逗他,但也没太多余裕,老二卡在内裤里硬得有点疼,继而稀里糊涂地胡思乱想。我想,早知道刚才就穿那条布片了,起码现在不至于夹到鸡巴。

他听我说话,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尖哼,伸手抓在我的发团上,扯得发根有点疼。我决定从别的地方开始打击报复,我单用拇指揉那粒肉豆,并指滑进下面的开口。

那里面简直像活水的源头,湿得不成样,又软又黏,两根手指进入得相当轻松,再沿着肉壁的褶皱压过去,悟的声音就又变了个调子,听起来特别色情,又很可爱。我的手势类似狐狸,里外一起欺负他,乳头也没放过,吸得又肿又红。

抓我头发的那只手撒开了,他用去捂自己的嘴堵住声音。悟的自尊心很强,还是不太能放得开,但好像对做爱有瘾,有事没事就拽着我往床上滚。就好像这回,只不过还没怎么样自己先受不了了。

我不爱惯着他,还是我行我素。我清楚,他已经快高潮了,耐受值简直为零,比蝇头还弱。就习惯第一次先用手指让他去,再慢慢操开里面,他总会叫出来的。

所以我故意把水声搅得很大,揉阴蒂的力气也增加,没有一点体恤的想法。听他闷闷的哼叫,反而兴奋地加快呼吸。

“好湿啊,悟,听到了吗?”我叼住他的耳朵,把话随气吹进去。

他拼命把头偏过去,夹紧了我的手指痉挛,有一点暖流淌进手心,这就是去过一次了。

我随手把那些抹在他大腿根,趁人失神的时候往裙子底下兜,有点急切地把老二放出来。我自诩还算正人君子,但从来都不是什么圣人,现在也不能算趁人之危。故而趁着男同学动弹不得的时候肏他屄这事,我干起来毫无心理负担。

插入的感觉特别好,不过我没用过飞机杯,性经验也仅限初恋,理论上来说,缺少对照的情况下,评价他是名器实在有失偏颇。但是,去他妈的,谁跟你在床上讲这个。

我把鸡巴往里送,只进去三分之二就碰到环口,悟的阴道有点短,兴奋起来会展长一些,但总归吞不完,一直顶宫颈就会叫痛,到底也没什么好办法。我去亲他,哄他放松,摇起腰往里操。

“嗯、嗯…杰、轻一点……”

我特别入戏,跟他说好的少爷,缓下来抵着他的敏感区慢慢碾。他把我夹紧,柔软湿热的肉吸一样地裹上来,有那么一瞬间我都要忘了自己姓甚名谁。

又慢了十个八拍,我才想起来好像上头了忘记戴套。

不射在里面就没关系吧,汗从额角沁下来,我抿着嘴,实在没那个自控力现在喊暂停。 自欺欺人地觉得悟大概不会注意到。

我又亲他,在他下巴柔软的窝里吮出印子,侧头的时候看到摆在床角的穿衣镜,印出来的画面还怪让人意外。

那看起来……嗯,更像放荡的女仆骑在主人身上吃自助餐。我挑了挑眉毛,罩开裙子完全把我俩交合的下身遮住,再伸手托他的脖子,把脑袋按进胸口。

我带他侧过身,特地去看镜子。我知道六眼会以一种特殊的方式看清现状,不过肉眼窥得的视错觉总归更不一样。

我把下巴垫在悟毛茸茸的发顶,喘息加重,操他的动作没停,搅出来咕啾作响的水声。

“呼……好舒服,少爷、好、好厉害,再用力一点……”

往常我从没讲过这些,换个角度讲荤话有点太超规格了,现在就是借着性欲莽出来也磕磕巴巴的,什么也没想,直臊到耳根,恨不得把舌头吞掉撤回前言。

不过好像还有比我反应更大的家伙,我听见悟发出一声泣音,下面收紧,夹得我几乎动不了。我嘶了口气,也顾不上尴尬,干脆破罐子破摔地继续。

“少爷,嗯……你弄疼我了。”我说。

不过其实他湿得已经跟失禁没多少差别了,屄里又滑又腻,一抽一抽地收缩,我把他捂着嘴的手拽下来,生怕这家伙把自己闷死。少了封条,那点零碎的唔哼声就变大。他被我操得犯笨,看向我的瞳孔都有点失焦,顶进去就叫一下,好像发声娃娃,比AV色情。

看着他的表情我就小腹发酸,悟的脸太漂亮了,艳色压在颊上又是只有我才见过的情景。

我抿抿嘴叹了口气,不忍心继续欺负他。剩下没说的话就收起来,吻他的嘴唇,舔进去勾吻舌头。

我把悟抱到身上来,颠着干那穴肉。他一大只的特别有分量,进得好深,我爽得不行,箍着他的胯往下压,不叫人躲逃。

在吻里我尝到一点点咸味,好像又把他弄哭了,感觉有点抱歉,但是不想改。荷尔蒙冲得脑子犯浑,我替我亲爱的男友原谅我自己。

他开始抓扯我的衣服,哼着说难受,我知道他是离高潮就差一点点,很爽快地摸下去揉他已经充血凸出来的阴蒂帮他一把。没揉上一会悟就坐在我身上哭着高潮了,眼泪掉下来砸在我脸上,除了可爱我想不到别的形容词。

我抱着他拍抚后背,透支十年的自控力慢慢往外撤,他夹得好用力,我差点没忍住。这个时候轮到我吃体位的亏,他往下坐实我就跑不掉。我挤着气音说你起来,他非在那摇头,搂着我的脖子还故意夹我几下,坏得没边。

我急得感觉头发都要炸开的时候,悟凑到我耳朵边上,蚊呐似的嘀咕一句。

“就射里面嘛……”

我感觉世界安静了一瞬间,理智告诉我不能这样,实在不负责任,但很快就被性欲一巴掌扇飞。

喉咙很干,吞了好几次口水也没润好。我让悟躺下来,扶着他的膝盖送腰,抽送几下抵着宫环射精,这绝对是我人生里最强烈的高潮,内射的心理快感直拔巅峰。我弓下背额头贴到他胸骨突上。这太刺激了,起码对我来说是这样,我感觉整个人都发飘,白色极快地占据视网膜,而在褪去的时候又缓慢到让人心焦。

我回神的时候就躺在他胸口上,喀秋莎散掉了,悟正在拆我的发团。我亲一下他的胸部,坐起来阻止他捣乱。看了眼时钟,时间还早,还够再来一发。

40 Likes

"在胸口划十字,佛祖保佑"还有"不过鄙人也不是什么好鸟"真是好有意思的想法捏

5 Likes

好色情……像色情娃娃一样顶一下叫一下的悟好色情……撒娇要求被内射的悟好色情……被榨得失去理智的杰好色情……

4 Likes